國泰航空盧家培:香港快運被收購後仍將獨立運營
2019年04月20日02:25

  國泰航空顧客及商務總裁盧家培: 香港快運被收購後仍將獨立運營

  21世紀經濟報導 高江虹,張玉靜 北京報導

  作為香港成立的第一家航空公司,國泰航空在過去幾十年里一直是全球航空業的佼佼者,無論是航線網絡、服務品質還是創新意識,都曾被中國航空公司視為楷模。

  然而,這樣一家優秀的航空公司,卻在2016年和2017年連續虧損,創下了其成立73年來首次連虧,服務品質也出現滑坡,為了扭轉頹局,2017年初,國泰航空推出了三年轉型計劃。如今,三年轉型計劃已經接近尾聲,國泰航空在過去兩年里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有哪些成功的經驗和不盡如人意之處?

  此外,2019年3月27日國泰航空宣佈將在今年全資收購香港快運,此前從未涉足廉價航空的國泰為何突然對香港快運出手?國泰航空顧客及商務總裁盧家培4月17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專訪,獨家詳解個中原委。

  三年轉型成效

  《21世紀》:關於貴司的架構重組計劃,這幾年下來,公司架構有何變化?

  盧家培:2017年主要是總公司,特別是管理層的調整。重組的目的不僅是減成本,而是要使整個組織架構決策速度加快。海外分公司的重組主要是去年在做,除了一兩個國家外整個重組基本上完成。

  《21世紀》:能否更具體地說明一下重組後公司內部發生了哪些變化?

  盧家培:我們主要是看組織方面如何能夠配合公司的發展。比如說要做一個新的產品,整個過程的溝通都在同一個團隊里,所以整個流程會比較清楚。

  海外有幾個較大的變化。如在機場方面,以前航站部有專門的組織,機場貨運服務也是分開的,現在都集中由同一個董事管理。因為飛機特別是客機,下面有客人的行李,也有貨運,所以兩個團隊的合作是很重要的。另外,電商和線上營銷的人才在海外招得比較多,因為現在很多東西都數據化。

  《21世紀》:重組計劃實施的兩年時間里,你們認為自己做對了哪些?不太盡如人意的地方又有哪些?

  盧家培:其實一兩年對航空公司來講是很短的時間,所以過去一段時間,我們主要還是做好最基本的——如何去管理我們的收益,提高服務水平。此外,我們有長遠的計劃,如將來機隊和航線網絡的發展,準備香港第三條跑道開通。更重要的是接下來幾年整個大灣區的發展,這些方面我們也花了不少心思。

  至於不盡如人意的地方,我會告訴同事們注重三點,第一點是接地氣。第二,反應要快。世界變化很快,你也需要在短時間做出改變。第三就是創新要膽子大一點。之前一段時間我們在這三個方面做得不夠好。

  收購後香港快運仍將獨立運營

  《21世紀》:國泰正在收購香港快運,收購完成之後,國泰對快運的發展有何規劃?

  盧家培:基本計劃是有的。我們希望快運繼續作為一個低成本廉航,不會把它變成另一家國泰。其營運方面也會相對比較獨立。其實現在還不能算完全收購下來,但預計今年年內可以完成交割。

  《21世紀》:國泰為何會介入廉航市場呢?

  盧家培:其實我們觀察廉航的發展已有很長一段時間,國內外也有不少(收購廉航)的例子。我們從來沒有說不去做廉航,恰好現在機會來了。另外,我們看到市場對廉航也有一定的需求,而這一塊是國泰所欠缺的。

  《21世紀》:收購了香港快運之後,國泰在香港市場占比過半,價格體系是否會更穩定?

  盧家培:競爭在香港一直以來都非常激烈。除了本地的公司,現在飛來香港機場的有110多家航空公司。廉航模式本地加上外來的現在也有十幾家。這種競爭對價格當然會構成一定的壓力。其實包括我們在內的非廉航公司有時價格也非常有競爭力。以後我們也會繼續多做一些票價的推廣。

  至於收購了快運會不會在價格方面變得比較穩定,其實很難說。因為價格主要還是由市場去決定。對於客戶來說,不只是有我們一家航空公司可以選擇。但我們的看法是價格一定要有吸引力,但安全是第一,還有整體的服務與品牌很重要。

  《21世紀》:在收購港龍時,兩家公司花了很長時間進行融合。現在香港快運是完全不同的一家內地公司控製的,收購它會帶來融合的問題嗎?

  盧家培:我們希望快運的運營是比較獨立的。如今國際上很多航空公司都發展了廉航子公司,但一開始很多公司都沒有聯營在一起,慢慢很多公司都有了中轉的安排。所以雖然快運會相對比較獨立地營運,但我們希望將中轉做到無縫(銜接)。所以我們不會花很多時間去讓快運融入國泰,反而要多花心思做好客人的中轉安排。

  利用大灣區新定位協同發展

  《21世紀》:粵港澳大灣區究竟對國泰是機遇還是挑戰?

  盧家培:前幾個禮拜我帶了一批總經理到大灣區參觀了一些公司,其中有一些科技企業。大灣區有不少科技公司發展很快,他們研發的東西也許能幫到航空公司。反過來香港在國際化與市場化方面的優勢,也許能幫他們走出去。

  其實,航空公司是一個很有趣的角色。一方面我們是他們的客戶,很多他們研發出來的東西也許對我們很有用。另一方面,他們也是我們的客戶。其實我們去年新增十個新航點,特別在國外有一些科技中心。我們過去幾年新開的航點和航班,波士頓、都柏林、西雅圖等等都是IT中心。這樣可以使大灣區跟國際上的IT中心連在一起,這是國泰航空作為大灣區航空公司的一個小小的貢獻。

  《21世紀》:在大灣區規劃中,廣東還將新增和擴建數個機場,是否會加劇香港航線競爭壓力,如何應對?

  盧家培:這個問題可以從幾個不同角度看。

  第一,整個大灣區的市場發展很快。現在香港在建第三條跑道,深圳與廣州也都有新的進展。但如此多的投入和新的建設還是不能滿足需求,所以市場是越來越大的,絕對夠大家分。

  第二,我們作為國際航空公司,曆史較長且在全球有200多個點。我們在海外的200多個分公司也有責任把客人和投資旅遊送來香港,再通過香港去大灣區,這是我們一個很大的優勢。

  還有就是整個大灣區的發展。其實不同的機場,不同的企業,合作很重要。雖然地上每一個機場都在建新的航站樓與跑道,但空域的協調需要每一個單位都參與合作的。我們知道國家民航局花了很多心思把不同的機場等連在一起,儘量去協同每一個機場的發展。在定位方面,大灣區相關文件說得很清楚:香港是國際航空運輸的中心樞紐。作為香港的航空公司,我們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

  另外,我們在聯運方面的動作也不少。前年開始我們已經有海運方面的聯營,開始是香港澳門,去年11月我們與珠江客運進行了合作,現在基本上整個大灣區的海運都已經連接起來。下一步就是巴士聯營,今年1月份民航局跟香港特區政府簽了新的協議,通過港珠澳大橋發展大巴共享。我們期待後面還能聯通火車,這會涉及到很多複雜的安排,需要時間去研究。

  (編輯:賈紅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