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曉波:郭台銘2020參選其實早就有跡可循
2019年04月20日09:02

  69歲郭台銘,6.7級台灣地震

  來源:吳曉波頻道

  4月17日,新北市板橋慈惠宮。

  年近70歲的郭台銘戴著墨鏡和鴨舌帽,身穿白色襯衫搭配紅色馬甲,手握話筒哽咽表示:“媽祖早就託夢給我,叫我出來做點事。”

  說這話時,他的身邊圍了一圈人,有穿著工作服的工作人員,有前來參拜的市民,更多的是時不時按下快門的攝影師,以及手舉話筒的記者。

  很明顯,這不是一時興起的對外表態,而是一場事先宣揚的“發佈會”。

  關於這場發佈會,網上流傳著一段播放次數以百萬計的視頻。小巴注意到,在短短的1分36秒的講話中,“媽祖”二字被反複提及,多達十幾次。

  而離開慈惠宮後,郭台銘又輾轉去了關公廟參拜,參拜時他又說了相似的話:“讓我有機會站出來接受您的指示,替台灣這塊我生我長的土地、各行各業做一些事。”

  關於郭台銘的這一撥操作,大多數網友的反應是這樣的:

  郭台銘將成為第一位企業家參加台灣地區領導人的選舉。

  有台灣媒體表示這將會對當前“藍綠白”的大選格局造成巨大沖擊,但許多台灣網民仍在郭台銘臉書賬號下留言表示支持。

  金融市場的反應,某種程度上也代表了社會主流對此事的態度,受參選消息提振,郭台銘旗下各公司股票大漲,身價一日增加近10億美元。

  而更有意思的是,郭台銘宣佈2020參選當天,台灣地區發生了6.7級地震。

  沒人能證明地震和郭台銘類似“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的論調是否有必然聯繫,但兩者之間的某種巧合讓好事者莫名興奮。

  而這些,也讓小巴不禁想起了2000年前,陳勝吳廣在狐狸廟塞的紙條:“大楚興,陳勝王。”

  郭台銘2020參選,其實早就有跡可循。

  2008年的台灣地區領導人候選人“出奇地令人失望”,當時就有聲音拱選郭台銘,“還有民眾跪在鴻海總部大門前,勸他出來參選”。

  2014年,同樣有人要郭台銘出來參選,他回應說:“這是台灣最不值得做的一個工作,這絕對是個害人的位子。”

  但在2016年特朗普當選那一天,事情有了轉機。有台灣媒體披露說,郭台銘當天晚上召集鴻海高層開會,詢問在場的人:“對於2020年大選,你們怎麼看?”

  如今,2020大選將近。這段時期內,郭台銘對政治事務的發言異常頻繁。

  對於高雄市市長韓國瑜提出的“防務靠美國、科技靠日本,市場靠大陸,努力靠自己”,他第一時間予以糾正,“應該是防務靠和平,技術靠研發,市場靠競爭,命運靠自己。”

  而對於媒體是否參選的提問,郭台銘給出的回答也一直都不置可否。直到在4月16日參加某論壇會時,他終於鬆了口:“這兩天做決定。”

  隨後,他在臉書上留下了一段長文字,記錄自己關於選舉的想法,文末總結道:

聰者——稍安勿躁覓棟樑。智者——三思謀定而後動。明著——和平轉運帶解凍。我現在在思考我應該做聰者、還是智者,還是明者。

  對此,台大政治學研究所唐湘龍評論說:“台灣絕大部分的政治人物,對於台灣和強權之間關係的論述,就是韓國瑜的那套。但郭台銘是真的做過生意的人,對經濟和政治有思考,這是其他參選人不可能有的格局。”

  商人從政,郭台銘不是第一個。

  在他之前,最有名氣的是同樣在69歲時參選的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

  上任後,這位“地產大亨”的每個決定,都貫徹著“讓美國再次偉大起來”的強大信念。不論是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建立隔離牆,還是反對美國做世界警察,商人談判、逐利的本能被發揮得淋漓盡致。

  他能夠將美國帶往何處或許是一場正在進行的政治實驗,但在他當選之後,不斷有商界精英站出來說要參與政治,小巴整理了一份不那麼齊全的名單:

2017年1月,埃克森美孚前CEO蒂勒森被川普提名為國務卿,隨即解除與埃克森美孚的所有關係;

2017年3月,Uber副總裁離職,計劃參與當年秋季堪薩斯州的大選;

2017年5月,棄商從政5年的馬克龍當選法國總統;

2018年6月,星巴克創始人舒爾茨辭去相關職務,半年後,有媒體稱他正在尋找以獨立參選人資格角逐2020年總統大選;

近日,曾棄商從政、三次當選紐約市市長的布隆伯格,正重新考慮是否參與2020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

  而在特朗普上任一年後,哈佛大學商學院畢業生正在或準備棄商從政,競選公職的人數增長了一倍。有人甚至表示,“在特朗普當選之前的商學院學生的奮鬥模式已過時!”

  商人從政已然漸成趨勢,但政商關係卻仍有糾紛。

  小巴記得多年前有一篇刷屏的文章叫《請商人遠離政治》,對商人極力褒揚的同時,把政治說得十分不堪。

  但很快,就有人站出來反對:商人參與政治,未必是賞心悅目,但沒有人有資格譴責這種個體意願,也沒有人有資格預先剝奪這種個體權利。

  過去的那麼多年里,選擇商而優則仕的不多,畢竟有太多的干擾因素讓想要說出口的答案懸而未決。

  在現代社會,我們都不再是單向度的人,我們都生活在多種符號構成的社會空間里。而政治運作的核心在於選賢任能,每個人的不同底色都不應該成為被迫遠離政治的理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