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倫敦辦公室可能面臨大裁員,中國市場將成重要收入來源
2019年04月20日08:25

原標題:野村倫敦辦公室可能面臨大裁員,中國市場將成重要收入來源

日本最大券商野村的倫敦辦公室可能面臨大規模裁員。

據英國《金融時報》4月19日報導,野村CEO永井浩二(Koji Nagai)宣佈大幅削減成本,他表示,“我們別無選擇。”

澎湃新聞記者也從接近野村的相關人士處核實到了裁員消息。

這家日本最大的經紀和投資銀行過去3個季度的業績是10年來最差的,2018年年報顯示,野村淨該年度虧損8.69億美元。

讓歐洲業務適應英國退歐不確定性的任務一直很艱巨,整個集團士氣低落,自願離職的步伐正在加快,影響整個行業的不利趨勢暴露出野村決策中的缺陷。

Nagai剛剛宣佈了一項10億美元的大規模成本削減計劃,這是他擔任首席執行官7年來的第三次。這一次的計劃是進行重大的管理重組,並關閉20%的國內分支機構。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稱,Nagai的基本困境是顯而易見的。他需要一個成功的海外業務,以抵消他預計的國內業務下滑的影響。不幸的是,野村在海外遭遇不幸的曆史很長,而且目前沒有跡象表明,野村現任首席執行官已經找到了破除厄運的方法。

儘管他的目標是支持該公司的主要融資業務,並專注於在美國和中國擴張,但內部對他的做法的批評越來越多。直接參與其中的人士表示,圍繞戰略的爭論正變得越來越激烈。

Nagai向英國《金融時報》表示,野村駐倫敦辦事處可能面臨大規模裁員。駐倫敦辦事處的高管們私下指責,東京的總部將全球業務“視為對衝基金”:大幅削減短期內會出現問題的業務,但在市場轉向後,不得不重建這些業務。

投資者也感到擔憂。在2013年至2015年的“安倍經濟學”(Abenomics)繁榮時期,以及野村國際業務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首次恢復盈利之後,野村的股價與東京市場其他股票一道飆升。但自那以來,野村的股價已大幅下跌,並且看起來毫無起色。

野村的高管私下裡表示,緊縮的感覺無處不在。該公司明白,其海外旗艦業務使其有別於國內競爭對手。報導認為,野村的中國夢至少還活著,而且可能成為一個重要的收入來源:2019年3月,野村獲得了中國證監會批準,設立一家由野村控股的證券合資公司。

野村東方國際證券的註冊資本為人民幣20億元,業務範圍為證券經紀、證券投資諮詢、證券自營、證券資產管理。這家合資公司共有3名股東,控股股東野村控股持股51%,東方國際(集團)有限公司持股24.9%,上海黃浦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持股24.1%。

在美國大型投行精英中獲得永久席位的夢想似乎已被野村放棄。

Nagai解釋,削減成本和重組計劃的大部分內容,都涉及打破僵化的、容易出現瓶頸的“矩陣”管理風格——員工可能有不止一個老闆——這是20年前為應對之前因過度投資俄羅斯債券而引發的危機而建立的。內部人士表示,正是這一體系最終阻止了野村將收購雷曼的成功轉化為更大的成功。

Nagai揭示了做出這些改變的必要性和為什麼沒有更早發生的原因。

他表示,長期以來,削減系統方面的成本一直是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他已決定採取“嚴厲措施”。他表示,矩陣式管理結構是以往重組中遺留下來的。“公司內部對這一決定表示反對。當我告訴員工應該按照大趨勢來做的時候,他們說完全同意,一定要這麼做。但當我們在他們的業務層面詳細討論細節時,他們給了我所有不這麼做的理由。因此,討論陷入停滯。”

在一些分析人士看來,Nagai的計劃帶有絕望的味道,缺乏明確的重點,而且姍姍來遲。另一些人則認為,他的戰略是一種有效的、經過深思熟慮的嚐試,旨在界定這家日本最負盛名的金融服務品牌的業務。

獨立分析師布賴恩•沃特豪斯(Brian Waterhouse)表示,“由於野村是(日本)第一,它一直認為自己必須在所有市場上都是第一。我想,野村證券首席執行官現在面臨的問題是,決定是只在日本做大,還是在亞洲做大,還是在全球做大。”

在野村內部,Nagai的支持者認為,本月宣佈的成本削減計劃可能會自然而然地解決這一難題。但是,有分析師表示,即使假設計劃執行的完美,也不能保證收入會回升。

穆迪日本高級信貸官佐藤俊作(Shunsaku Sato)表示,“野村積極解決盈利能力問題的事實是積極的,但現在判斷改革對盈利能力的影響還為時過早。”

分析人士表示,儘管在海外業務中找到正確的模式將至關重要,但最大的戰場將在日本國內——尤其是如果永井預計將遭遇巨大阻力的話。野村的國內業務面臨的主要威脅,與其核心客戶群——富裕的退休人員和小企業主——的年齡增長有關。野村與這些人有著數十年的關係。

里昂證券分析師Hideyasu Ban表示,問題在於,野村在吸引這些客戶子女方面做得不夠成功。這些客戶年齡在20多歲、30多歲和40歲出頭,他們更自然地傾向於SBI和鬆井等在線券商。

Ban說,野村尚未感受到這種轉變的全部影響,但隨著日本走向一場大規模的“遺產繼承活動”,野村可能會越來越多地感受到這種影響。在這場活動中,客戶會死去,但他們的財富將轉移給那些從未在日本最負盛名的品牌銀行工作過的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