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紳探》抄襲《神探夏洛克》?只能說模仿起來不怎麼用心
2019年04月20日20:03

原標題:《紳探》抄襲《神探夏洛克》?只能說模仿起來不怎麼用心

由白宇等主演的民國懸疑推理劇《紳探》目前正在視頻網站播出。該劇講述的是民國時期的上海灘,不斷髮生著的各種離奇大案。闖蕩在各種案發現場的高智商偵探羅非(白宇 飾)、初出茅廬但武力值爆表的女警探秦小曼(尤靖茹 飾),以及衣食住行皆在實驗室的帥氣法醫本傑明(季晨 飾),成為“探案小分隊”的“鐵三角”,偵破各個案件。

《紳探》劇照。圖片來自網絡

但《紳探》一播出,社交網絡上就有不少觀眾指出,《紳探》的許多地方簡直太像英劇《神探夏洛克》。這究竟是致敬、模仿還是山寨式的抄襲?也有粉絲辯稱,模仿是進步的階梯,對此我們又該如何看待?

《紳探》像《神探夏洛克》?

《神探夏洛克》是英國廣播公司BBC自2010年出品的電視系列劇,由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馬丁·弗瑞曼搭檔主演。該劇改編自阿瑟·柯南·道爾創作的偵探小說《福爾摩斯探案集》,將原著的時間背景從19世紀搬到了21世紀,講述在繁華熱鬧的倫敦大都市中,時尚的大偵探夏洛克·福爾摩斯和他的朋友約翰·H·華生的探案故事。《神探夏洛克》是紅遍全球的劇集,國內粉絲眾多,從片頭曲到服化道到人設都深入人心。假若有劇集大面積借鑒《神探夏洛克》,輕易就會被觀眾看穿。

《神探夏洛克》海報。圖片來自網絡

《紳探》便是如此。你要說是致敬,那麼致敬可以光明正大,並且限於個別經典梗。但《紳探》就不僅僅是個別借鑒了。

片頭曲一響起,是不是覺得有點熟悉?這片頭曲的風格和器樂與《神探夏洛克》很相似。

接著大偵探羅非出場。羅非在自己家做子彈實驗,滿地都是血漿,他的神情非常變態。這與夏洛克的出場如出一轍,夏洛克是在停屍房鞭屍,以觀察屍體會不會有傷口和流血,讓人第一眼感覺很變態。

兩個人的人設相似點高達80%,都有天才般的推理能力,都很孤傲,都有蠢萌的一面。甚至兩個人的著裝:西裝、風衣、手杖,都是濃濃的英倫風。

《紳探》劇照。圖片來自網絡

雖然《紳探》里羅非的搭檔換成了女的,但她與羅非的關係產生和化學反應,多少也有夏洛克與華生的影子。比如夏洛克和華生一同住在貝克街221B的公寓里,房東是個絮叨的老太太;羅非與秦小曼同住在沙利文公寓,還是對門,房東是個風韻猶存的寡婦,但也一樣絮絮叨叨。夏洛克一見面就分析起了華生,羅非也分析起了秦小曼。華生與夏洛克相互依靠,並肩作戰,從中產生了緊密的情感,羅非與秦小曼則是曖昧滿滿。

不過,人設的相似也算“情有可原”,因為現在國產懸疑劇,哪一部不是“雙男主”或者“男女主”,倆人一動一靜,一文一武,性格上形成互補,才能碰撞出更多火花。但《紳探》就連服化道的細節或者一些案件的細節,都與《神探夏洛克》相像。比如英倫風的房間佈局和裝飾,受害人的死亡姿勢,留下線索的方式,羅非的某些小動作……

這著實不得不令人懷疑:《紳探》的編劇、導演在創作和拍攝時,是不是看了太多遍《神探夏洛克》?

《紳探》劇照。圖片來自網絡

模仿需模仿在點子上

粉絲們千萬不要動怒,好像實事求是地說出有模仿的嫌疑,就是在貶低抹黑一樣。事實上,模仿本身並一定是負面的,模仿也可以是一種學習方式。

人從一出生,就開始了模仿的曆程。任何一門技藝的習得,也是從模仿開始的。何況,模仿也可能成為進步的階梯。就像攀爬一座沒有人攀爬過的高峰,需要開闢新的道路,需要大量的試錯,但第二個攀爬的人,就會比第一個人輕鬆許多,因為第一個人留下了成功的經驗,後來者省去了走彎路的成本。模仿能否帶來進步,取決於兩點:一,是否模仿到點子上,是否把精華部分學到家了;第二,模仿之後是否有精進和改善,是否能夠讓原技術更上一層樓。

具體來看影視劇領域,模仿是很難避免的。我們現在看到的許多業已成熟的拍攝技法,比如長鏡頭、蒙太奇等,也是在模仿中不斷完善的。而不必諱言,跟荷李活的工業體系相比,或者跟《權力的遊戲》這樣的作品相比,國產影視工業體系和作品成色,實在是相差得有點遠。這個時候,完全獨立的原創當然值得讚賞(但也應該看到,這樣的成功率太低了),但模仿和學習,也應該得到寬容看待。

模仿不是問題,問題在於如何模仿。春節檔的票房冠軍《流浪地球》就是一個極好的範本。導演郭帆在採訪中毫不避諱地承認,2014年底第四屆中美合拍展會期間,電影總局安排了包括郭帆在內的幾位青年導演到派拉蒙做短期“訪學”,就是在這次訪學中,他心裡種下一顆工業化的種子,之後生根發芽,才有了後來的《流浪地球》。

《流浪地球》劇照。圖片來自網絡

《流浪地球》上映後被譽為“開啟中國科幻電影元年”,因為它奠定了科幻電影工業化的根基,而“工業化”是郭帆去荷李活訪學感受到的,那就是“要標準化,要可量化,之後才能被分配,被分配才能分工,分了工才能夠提高效率”。所以《流浪地球》從劇本編寫到特效製作,完全是標準化、流水化運作。工業化的底子,就確保了《流浪地球》有一個良好的底色。

《流浪地球》的模仿,就是模仿在點子上了。所謂“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它學到的是一種生產方式和生產思路,而這也會給國內影視工業體繫帶來啟發。

《紳探》模仿的恰恰是無關緊要的東西

作為英劇的典範,《神探夏洛克》同樣有值得學習和模仿的地方。它的真正精華——當然不是主人公的出場方式或者片頭曲這些“邊角料”,而是——製作出《神探夏洛克》的模式。

《神探夏洛克》從2000年至今,總共拍了4季,每一季才3集,每集90分鍾(國產劇一般45分鍾,折算後每季6集),平均4年才推出1季,而且每1季都有3個編劇分工。為什麼推進如此緩慢?為什麼不趁熱打鐵賺快錢?這就是英劇的生產模式:慢工出細活。

雖然劇迷們調侃道,“昨日一滴相思淚,今日方流到腮邊”,但等待的過程也是甘之如飴,因為這代表著主創者不想馬虎應付,劇本、拍攝、表演、後期等每一個環節,都是精益求精。像之前互聯網上流傳著《神探夏洛克》第三季第二集華生結婚拍照那段的截圖,360度無死角單反拍攝,拍攝了所有重要角色的照片,而最後這些照片在劇中僅是一個十幾秒的片段——哪怕僅是十幾秒,也要以最專業、最精緻的方式呈現。

《神探夏洛克》劇照。圖片來自網絡

國產懸疑劇要像英劇那樣“慢”或許不太現實,你看我們的懸疑劇動輒三四十集,拍攝週期一般就三四個月,《紳探》24集就有很多人大呼“良心”了(雖然24集的篇幅已經相當於《神探夏洛克》目前4季的總集數了)。但英劇那種嚴謹、認真、對觀眾有敬畏心的創作態度,至少是可以學習的。

公正地說,跟國產許多劣質懸疑劇比,《紳探》在懸疑部分有了一定的長進,尤其是該劇的第一個案件《初來乍到》,節奏得當,頗多反轉也很出人意料。但它的整體質感依舊一般般,癥結還是國產劇的老問題:“多快好省”。劇本漏洞多,很多推理幾乎都是靠腦補,兩個主人公簡直像“神”一般,看一眼各種關鍵信息就脫口而出了。內景部分的服化道還算合格,但一到天台的外景戲,棚內拍攝的痕跡就不要太明顯了,特效也僅值五毛。本來可以大做文章的民國背景(這就是我們可以跟美劇英劇有差異化的地方,結合中國特殊的曆史背景形成新的風格),到了劇中就成了一種懸浮的“民國範兒”,更像是架空,只是方便編劇脫離現實邏輯各種“胡編亂造”。

《紳探》劇照。圖片來自網絡

哪怕是模仿,《紳探》也沒有模仿到《神探夏洛克》的精華,恰恰是那些可有可無的“邊角料”,它模仿了。為什麼不換個片頭曲呢?室內佈局稍微換一下很難嗎?主人公不能換個出場方式嗎?男女主角非得住一塊嗎?模仿這些“邊角料”,非但無法提升整部劇集的成色,反倒引來了“抄襲”的質疑,實在是得不償失。

□從易(劇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郭利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