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勒報告:特朗普“通俄”無實證,但他也沒洗清妨礙司法嫌疑
2019年04月20日10:55

原標題:穆勒報告:特朗普“通俄”無實證,但他也沒洗清妨礙司法嫌疑

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

當地時間4月18日,美國司法部公佈了特別檢察官穆勒對2016年俄羅斯涉嫌干預美國總統選舉的刪節版調查報告,雖然這份長達400多頁的“通俄門”調查報告並未證實特朗普在2016年大選中與俄羅斯方面有合謀,但對他涉嫌妨礙司法並未下定論。

有民主黨人士隨即表示,報告中有關特朗普不當行為的證據令人不安,可能招致國會調查。不過暫時沒有跡象顯示,民主黨在國會的領導人將嚐試通過彈劾把特朗普趕下台。如果進行彈劾,要在民主黨領導的眾議院開始,但要特朗普下台將需要共和黨領導的參議院的支持,而這種可能性不大。

特朗普將這份報告的結論視為重大勝利,他在白宮參加一場活動時說,報告公佈後他“度過了愉快的一天”。他還在社交媒體上發了一張美劇《權力的遊戲》海報風格的圖片,並在推文中寫道,“致那些恨我的人和激進的左翼民主黨們,遊戲結束了”。

不過,《紐約時報》以“一個水深火熱的白宮:憤怒的特朗普vs.不聽話的手下”為題報導稱,從400多頁的穆勒報告中浮現出來的白宮,是一個充斥不誠實文化的衝突溫床。“特朗普曾多次威脅要解僱那些不聽話的手下,而他們也多次以辭職來威脅,不願踰越規矩和法律的界限。”

完全證明自己無辜?

這份長達448頁的調查報告用了22個月時間準備,期間共發出500份搜查令、2300份傳票以及一系列起訴書。穆勒在報告中說:“報告未能斷定總統涉嫌犯罪,但同時也不能證明其清白。”

穆勒提出,國會有權禁止總統濫用其職權,“這符合我國憲法的製衡框架,以及任何人都不能淩駕於法律之上的原則。”

報告描繪了一幅對特朗普總統很不利的畫面,但沒有對他發起任何刑事指控。外界分析,穆勒此舉是呼籲國會接手,追究特朗普是否妨礙司法公正。

《紐約時報》報導稱,特朗普的確曾試圖破壞調查,但他的手下違抗了他。

報導稱,當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告訴特朗普,一名特別檢察官已於2017年5月獲得任命時,特朗普很生氣:“我完蛋了,”他說,覺得自己的總統任期要毀了。他告訴塞申斯,“這是我經曆過的最糟糕的事。”

據該報告披露,特朗普開始嚐試除掉穆勒,卻遭到了自己手下的阻撓。2017年6月,總統指示白宮法律顧問唐納德·F·麥克加恩去撤換穆勒,但麥克加恩沒有聽從。他非但沒有執行總統的命令,反而寧可決定辭職。

兩天后,特朗普讓另一位他信任的法律顧問科里·萊萬多夫斯基命令塞申斯結束調查。萊萬多夫斯基不想這麼做,於是把球踢給了同事里克·迪爾伯恩,後者也是“對這任務感到不自在,並且沒有予以落實”。

CNN19日的分析報導稱,正是唐納德·F·麥克加恩拒絕執行命令使得特朗普免遭彈劾命運。

另一項涉嫌妨礙司法的行為是特朗普曾經試圖阻止公佈調查相關的證據。

2017年,特朗普曾幾次要求助手霍普·希克斯不要公開2016年其長子等人與俄羅斯律師會面相關的郵件。特朗普還否決了其長子原本要發佈的關於此次會面的聲明,這份聲明中提到,會面對像有可能有對選舉有幫助的信息。

特朗普向助手口授了一份新的聲明,稱此次會面是關於兒童收養的,並未提及對方稱自己有不利於希拉里的信息。但是報告稱,這些證據不足以證明特朗普的行為是為了阻止國會或“通俄門”特別檢察官得到相關信息,因此無法證明他妨礙司法。

CNN分析稱,該份報告之所以沒有指控特朗普妨礙司法是有多個原因:特朗普沒有已證實的罪行(即“通俄”)需要其作出妨礙司法的行為;特朗普的許多下屬並未執行他的命令,因此並未發生真正的妨礙行為;特朗普的許多行為是公開的;其許多行為(如解除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的職務)也在其總統職權範圍內。

“過去兩年里,一個始終未解答的問題是,為何如此多的人撒了謊,更改了他們的說法,對公眾以及聯邦當局作了誤導性聲明。這個問題推動了聯邦調查局(FBI)的調查、國會質詢及新聞的審查。”《紐約時報》的報導寫道。

報告發佈後,特朗普很快宣佈,這份報告完全可以證明自己的無辜。

但聯邦當局並沒有特地排除他。他們寫道,特朗普在任期間的行為“造成了一些困難的問題,阻礙我們最終確定沒有發生犯罪行為”。

沒有證據證明“通俄”

穆勒報告的上卷關於“通俄門”一事,下卷關於總統是否妨礙司法公正。報告公佈後,美國媒體將重點聚焦在了後者。

報告中,穆勒也透露俄羅斯政府與特朗普陣營之間的“諸多關聯”,並表示總統的團隊“預期能透過俄羅斯竊取與公佈的資訊,在選舉上得利”。這裏指的是民主黨陣營遭黑客入侵竊取的電郵。

但穆勒的結論認為,沒有足夠證據證明特朗普陣營涉及與俄羅斯共謀犯罪行為。

不過,該份報告認為,俄羅斯官方一直施圖對2016年的美國大選施加影響,幫助特朗普獲勝。報告稱,俄羅斯政府認為,如果特朗普當選總統,俄羅斯會從中獲益,並且也採取了相關的行動。

這份報告還詳盡地揭示了令聯邦調查局擔憂的許多可疑互動。其中很多已經被報導過。例如,人們早就知道,年輕的競選團隊助手喬治·帕帕佐普洛斯被告知,俄羅斯政府有希拉里•克林頓的“黑料”,即數千封電子郵件。但這份報告走得更遠,顯示帕帕佐普洛斯建議俄羅斯政府明確提出與特朗普競選團隊合作,破壞克林頓。

對此,俄羅斯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迅速回應稱,穆勒的報告毫無新意,其中沒有任何俄羅斯干涉美國大選的有力證據,莫斯科不接受類似的指責。

國會對彈劾總統存在分歧

分析普遍認為,根據美國憲法,國會從“通俄門”報告出發,對特朗普提出涉嫌妨礙司法的指控,甚至有提出彈劾的可能性。CNN分析稱,下一步的“戰鬥”將在國會中圍繞特朗普妨礙司法的嫌疑展開。

如果要成功彈劾總統,需要眾議院過半票數讚成彈劾提議,再由參議院審理,並需要三分之二的參議員同彈劾意。據CNN分析,目前參眾兩院分別被共和黨和民主黨控製,因此即便眾議院投票通過彈劾提議,參議院也很有可能否決,所以特朗普被彈劾成功的可能性並不大。

《紐約時報》報導稱,眾議院議長、民主黨人佩洛西等人十分清楚彈劾總統的風險。前車之鑒就是1998年至1999年的共和黨人提出的克林頓彈劾案,彈劾失敗反而改善了克林頓的形象,對共和黨不利。

報導分析稱,加上參眾兩院的兩黨席位等因素,佩洛西一直試圖往彈劾特朗普的想法上潑冷水,她認為比起彈劾失敗、增強特朗普核心支持者的力量,不如直接在2020年大選中擊敗他。

眾議院多數黨領袖、民主黨人斯特尼·霍耶也對CNN表示,基於現在的情況,彈劾特朗普是“不值得”的,並表示在18個月後的大選中“美國人民會作出判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