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馳維權女車主被催債 維權商戶:絕非奔馳水軍
2019年04月20日23:17

  原標題:奔馳維權女車主被催債,維權商戶:為自己維權,絕非奔馳水軍

  近來,“競集守藝人”美食廣場的部分商戶們,四處奔波。

  西安奔馳車維權女車主已經與奔馳方達成賠償協議。看著電視鏡頭中維權成功的W女士(化名),商戶們說,他們認出,她就是曾經“競集守藝人”美食廣場的運營人員薛某,此前已經失聯了大半年。

  因為失聯,美食廣場的商戶紛紛停止營業,當初投入的大量資金也不知所蹤。據商戶們統計,美食廣場的運營方共拖欠約20家商戶及供應商,共計至少575萬元。

  “我們的訴求就是返還我們投入的資金以及兩個月的營業額,同時希望薛某出面說明情況。”商戶曹女士表示自己的訴求很簡單,然而要實現起來太艱難。

“競集守藝人”美食廣場大門貼出的通告 本文圖片均由澎湃新聞記者 朱奕奕 攝
“競集守藝人”美食廣場大門貼出的通告 本文圖片均由澎湃新聞記者 朱奕奕 攝

  商戶:營業兩個月,和運營方失聯

  4月20日下午2點,澎湃新聞記者來到位於閔行區愛琴海購物公園四樓的“競集守藝人”美食廣場,廣場內有十多家餐飲類店舖,目前都完成裝修卻處於關閉狀態。店舖內部積灰嚴重,店舖外也不見人,只有物業圍起的圍欄。

  “我們就在此地營業了兩個多月。”商戶曹女士告訴記者,他們和上海競集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競集公司”)於2018年1月簽下了聯銷經營合同,經曆了五個多月的精心籌備,於當年6月15日正式開店。原本想安心做生意的曹女士不曾想到,兩個多月後的8月17日起,她便與當時招募他們入駐的運營方薛女士和徐先生失去了聯繫。2018年9月15日至20日期間,美食廣場內的各商戶紛紛停止營業。

  和運營方失去了聯繫,為何商戶就無法經營?

  曹女士向記者出示了當時簽訂的合同文本,原來該美食廣場內商戶使用的付款碼都是競集公司提供的收款碼,而且無法修改,每月的營業額都是直接打入競集公司的企業賬戶,商戶只能等競集公司扣除25%的租金費用後返還營業額。而競集公司一旦失聯,他們的流水就此消失,“營業一天虧一天”。

  而且,據商戶透露,競集公司扣除的營業額在實際情況中遠不止25%。

  一家湯圓店的商戶方女士告訴記者,她家首月的營業額有1.5萬元,然而競集公司以人工費用、運營費用變動等原因,最終只返還了2500元的營業額。 而另一位商戶,王濤先生的店舖是其中運營狀況最好的,第一個月的營業額是7萬餘元,競集公司返還了3萬餘元;第二個月的營業額是10萬餘元,競集公司返還了6萬餘元。第三個月,王濤的店舖仍在營業,但當月並未收到任何返還。 還有一些商戶在自己組織的微信維權群內表示,營業的兩個多月都沒有收到應當返還的營業額。

  接受澎湃新聞採訪的多位商戶表示,2018年8月17日起,他們通過各種方式都無法與美食廣場運營人員薛某以及競集公司總經理徐某取得聯繫。據曹女士回憶,部分商戶得知,薛某在上海住處位於徐彙區某處,他們便經常前往小區周圍,尋覓薛某的身影。2018年10月16日,有商戶在徐彙某小區附近遇到了薛女士,並要求賠償。薛女士選擇報警,雙方在派出所進行協商調解。

  商戶方女士透露,當時,薛女士的律師高某到場記錄,薛女士表示會履行合同義務,然而,當晚薛女士被徐某接走後,再次失去了聯繫。

  直至2019年4月初,商戶們看到一女子在西安奔馳4S店內為自己維權的新聞登上熱搜。“我們當時看到視頻,一眼就認出了是她,不管是聲音還是長相都一致。”商戶方女士說,當時不少商戶以及施工方就前往西安尋覓,並且在微博上發文試圖維權。

商戶與競集公司簽訂的合同
商戶與競集公司簽訂的合同

  為何商戶們要“追著”薛某不放?

  商戶們的維權行動經媒體報導後,不少網友表示,薛某隻是競集公司的監事,並非股東,為何商戶們要“追著”薛某不放?

  商戶曹女士回答是這樣的,“2017年底,前來跟我們接觸,並進行招商宣傳的就是薛女士,她向我們傳遞了‘一起做美食博物館’這個理念,而且在合同上籤字的也是她。”因此,很多商戶認為薛女士應當對他們負責。“我們每個商戶付出了大概20至30萬的入場進駐費,5萬的押金。”曹女士說,入場費根據店面大小為22.5萬元至29.5萬元不等,售賣湯圓的方女士由於店舖較小交了22.5萬元的入場費,經營淮揚菜的王濤先生交了29.5萬元。

  王濤先生也接受了澎湃新聞的採訪,他表示,薛某在當時招商時,出示的名片是競集公司的運營總監,很多招商細節都是薛某和商戶敲定的。而在西安維權時,表示是薛某家屬的徐某也有參與招商,其當時的身份是競集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創始人及總經理,這是大家“追著”薛某和徐某的原因。

  “他們要求入駐費及押金全額支付,但店面情況卻遠不如當初薛某招商時承諾的那麼好。”王濤說,開業時間是夏天,但美食廣場場內的空調力度極差,室內溫度一直在36度以上,不少前來吃飯的顧客抱怨炎熱難耐,“物業說是競集公司負責的裝修,用的是製冷力度較差的水空調。”同樣,曹女士當時店舖內的情況也非常糟糕,大雨天店舖內“水漫金山”,漏水導致機器無法使用。

  此外,美食廣場內的洗碗工等工作人員以及店舖的裝修施工方,也是由競集公司招募併發放工資的,不少人員表示,並沒有拿到自己的工資。4月20日下午4點,一位美食廣場的施工方代表告訴記者,競集公司曾要求分十期支付工程款,“施工完成後他們只支付給我們一期”。

  根據商戶向記者提供的一張表格顯示,據“競集守藝人”債權人統計,競集公司共欠下商戶、員工以及施工方錢款至少575萬餘元。

合同內容
合同內容

  商戶維權遭遇網絡暴力,稱絕非“水軍”

  商戶們的資金去向不明,上網維權卻遭到網友的辱罵。記者注意到,很多上網維權的商戶被網友認為是“奔馳公司派來的水軍”。

  商戶方女士表示,自己真的是很無奈,“我也認同薛某向奔馳維權的方式,但不代表她就是個十全十美的人,至少在我這邊她就是不守信用的。”

  曹女士透露,美食廣場內的商戶大都是小本經營,不少還是初次創業的大學生,人均三十多萬的投入,虧損基本上就是“傾家蕩產”了。“哪裡有錢請律師來起訴?”曹女士稱,經媒體報導後,終於有律師前來伸出援手,表示願意低價提供代理訴訟服務,有些商戶已經啟動了法律維權途徑。

  商戶曹女士和王濤先生也都確認,自己從未獲得過奔馳方的相關聯繫,並非網傳的“水軍”或者“黑子”,只是同樣的維權人。曹女士說,“網友的邏輯不太對,奔馳已經和薛某達成了賠償協議,肯定希望這事情盡快被淡忘,怎麼還會來找我們當水軍”。

  4月20日晚間,澎湃新聞記者根據曹女士提供的手機號,試圖聯繫薛某以及徐某,然而薛某的競集公司工作手機號已經停機,而徐某的手機號始終在通話中。此前西安奔馳維權事件中,澎湃新聞記者曾與徐某通過手機號取得短信聯繫,然而今日記者再就此問題求證對方,徐某再未回應。截至發稿,記者尚未與兩位當事人取得聯繫。

  律師:競集公司若存在違約,應當進行賠償

  就商戶們維權中的疑問以及網友們的不少問題,澎湃新聞記者當日諮詢了瀾亭律師事務所的鄧高靜律師。

  “公司和公司股東是兩個概念”。鄧律師介紹,在法律上公司是獨立的主體,公司的責任由公司承擔,與公司的高管沒有直接聯繫,本事件中商戶、供應商都是和上海競集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簽訂合同的,合同的相對方是這家公司,而非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東或者監事,公司的人格與其法定代表人、股東、監事的人格是相互獨立的,對合同負有履行義務的是上海競集公司。

  至於上海競集的股東、法定代表人、監事是否要承擔責任,鄧律師表示,需要有證據證明公司的財產與上述人員的財產存在混同或者上述人員利用職務之便侵占了公司的財產,或者公司的股東存在出資不實或者抽逃出資等情形,需要進一步調查前述信息。

  同時,根據商戶的描述,競集公司在合約簽訂後存在違約行為,例如並未按時返還商戶的營業額,返還的比例與合同規定的扣除25%不一致,以及未能盡到運營美食城的責任等,導致商戶的虧損,競集公司應當進行賠償。鄧律師建議,商戶走法律途徑維權,立案後可以由法庭提供調查令來查明競集公司內部的財務狀況是否存在混同。(澎湃新聞記者 朱奕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