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孩自費赴非洲一月 揭露尼日利亞穿山甲交易
2019年04月20日23:03

  原標題:中國女孩自費前往非洲一月,揭露尼日利亞穿山甲交易

  新京報訊(記者 李玉坤)4月10日,新加坡在不到一週的時間里截獲了第二批穿山甲鱗片,這些鱗片重達12.7噸,約來自21000只穿山甲。前不久,我國海關公佈了打擊象牙等瀕危物種及其製品走私十大典型案例,很多涉案的瀕危動物及製品也來自尼日利亞。

  3月14日,一名化名“非洲俠”的中國女孩自費前往非洲尼日利亞一個月,揭露當地市場中的穿山甲交易,而在這些交易中,華人扮演了並不光彩的角色。

  作為動物保護組織的中國綠發會也關注到來自尼日利亞的穿山甲走私,已經致信尼日利亞相關方面,推動穿山甲的保護。記者從中國綠發會瞭解到,尼日利亞環境部目前已經回覆中國綠發會,邀請中國綠發會5月20號到22號到尼日利亞一起商量穿山甲瀕危物種保護和合作的事情。

  尼日利亞分佈兩種穿山甲

  曾經,中國南方地區還能見到中華穿山甲在竹林穿梭,尋找螞蟻或白蟻的巢穴。但被視為藥材和食物的中華穿山甲,自上世紀60年代以來數量急劇下降,在1995年左右“商業性滅絕”。

  全球共有8種穿山甲,除了中華穿山甲,還有印度穿山甲、馬來穿山甲和菲律賓穿山甲分佈在亞洲;非洲有4個穿山甲品種,分別是黑腹長尾穿山甲、白腹長尾穿山甲、大穿山甲、南非穿山甲。

  尼日利亞主要分佈兩種,黑腹長尾穿山甲分佈在尼日利亞東南部,它們生長在初級和次級雨林,人工森林(灌木叢處),沼澤森林和農田;白腹長尾穿山甲主要棲息在尼日利亞的低地熱帶濕潤森林,森林-熱帶稀樹草原相間的地帶中以及在沒有獵殺的地區,也可能生活在耕地和休耕地中。

  根據調查,黑腹長尾穿山甲、白腹長尾穿山甲兩種穿山甲在尼日利亞當地被捕抓在市場上消費或交易,其鱗片被用於入藥,包括傳統的非洲西藥,其數量正在持續銳減。

  當地人不吃穿山甲

  “非洲俠”提供的視頻和照片顯示,當地人賣穿山甲是很平常的,華人在當地很容易能買到穿山甲。

  在當地的華人數量是很多的,已經超過20萬人。去了之後,“非洲俠”發現,在大街上或者在商場、超市隨時隨地可以見到華人。

  當地信仰以基督教、伊斯蘭教和穆斯林教為主,食用魚肉、雞肉、牛肉、羊肉,對豬肉和野生動物的食用需求較小。很多售賣穿山甲的人告訴“非洲俠”,他們抓的穿山甲大部分是賣給華人的,因為當地人不吃穿山甲。尼日利亞還比較貧窮,華人在當地算是比較富有的群體。

  雖然隨著人類活動增加,當地原始森林在減少,但“非洲俠”調查發現,當地被販賣的活體穿山甲都是在當地林區抓捕的。當地氣溫比較高,能達到36、37℃甚至更高,如果從別的地方運來就會死亡,因為穿山甲不耐高溫。

  用中文兜售,一斤穿山甲鱗片只賣95元

  “非洲俠”去的第一個野生動物市場在拉各斯市,中文名叫“小漁村”。“這個市場讓我永生難忘,也是很驚恐、驚訝,只有想不到沒有看不到的。”

  “‘小漁村’離我住的地方比較遙遠,當我來到這裏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我的車子還沒停下來的時候,當地人就圍過來,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講,要不要買穿山甲?”非洲俠說,因為是下午,當天活的穿山甲已經賣沒了,“市場中還有當地人拿穿山甲鱗片問我買不買,還有一條被扒了皮的穿山甲尾巴要賣給我”。

  除了穿山甲,這個市場還賣其他野生動物,她看到案板上放著大鴇、蜥蜴,還有龜、蟒蛇等。

小漁村市場上售賣的野生動物。
小漁村市場上售賣的野生動物。

  後來“非洲俠”又趕早去了一次小漁村市場,那是個星期一,當地人告訴她,如果她昨天來的話,會買到很多。“這個市場是星期天為主,因為華人星期一到星期五工作,到星期天的時候會來到這個市場買穿山甲。當地人告訴我,他星期天的時候賣了五隻”。

  非洲俠展示的一段視頻中,當地人用非常流利的漢語向她兜售一隻活的穿山甲,並表示“要多少有多少”,售價“一萬八、一萬六(奈拉),多的可以賣到一萬五(奈拉)”。

  “這個人還要賣給我穿山甲鱗片,每個月能給我提供200公斤到500公斤,價格很便宜,1萬奈拉一公斤,折合人民幣190元左右。”非洲俠說。

  加中國人微信推銷,能送貨上門

  “非洲俠”後來來到摩洛哥市場,這個市場是當地比較大的一個菜市場,也售賣穿山甲。

  “我到這個市場的時候,當地一名小夥子主動跟我說,你要不要買穿山甲。而且主動要加我微信。我加了他微信,他當時給我發圖片。”“非洲俠”說,她回國之後,這個小夥子抓到穿山甲還會給她發圖片,說著向記者展示了這個當地小夥的朋友圈和聊天記錄。

當地人微信朋友圈展示所要售賣的穿山甲。
當地人微信朋友圈展示所要售賣的穿山甲。
當地人通過微信向她推銷穿山甲。
當地人通過微信向她推銷穿山甲。

  “非洲俠”很自責地說,她在這個市場犯了一個錯誤,沒能救下兩隻穿山甲。

  “這個小夥子給我看圖片,說今天有兩隻穿山甲,你要不要?可以送貨上門,一隻1.5萬奈拉。我心軟了,我想如果這兩隻穿山甲我不買,也會成為別人的盤中餐,我買下來,這兩隻穿山甲還能活。其實我是犯了一個低級錯誤,他送來時,穿山甲已經奄奄一息。因為天很晚了,我想明天早上放生,但是還沒等到天亮,這兩隻穿山甲已經死亡了。

當地人微信朋友圈發佈的抓獲的穿山甲。
當地人微信朋友圈發佈的抓獲的穿山甲。

  “我這讓我很心痛,我沒能把它們救下來,反而成為販賣鏈條的一部分,我覺得是犯了一個錯誤。我希望別人不要犯我這樣的錯誤。”“非洲俠”說。

  尼日利亞的打擊行動

  在尼日利亞,穿山甲在法律上其實受到最高保護。

  2016年9月29日 在南非約翰內斯堡召開的第17屆《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 COP 17)大會上,全部 8 種穿山甲由CITES附錄Ⅱ升至附錄Ⅰ的提案被通過。穿山甲得到此項公約的最高保護。尼日利亞簽署並批準了《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同一年,尼日利亞頒布《瀕危物種法》,將穿山甲這一瀕危物種列入附錄一中。

  2018年統計結果顯示,尼日利亞共緝獲穿山甲及其鱗片14833噸,價值約9億美元。尼日利亞海關總署表示,尼日利亞的穿山甲緝獲量居世界首位。

尼日利亞野味市場上販賣的穿山甲。
尼日利亞野味市場上販賣的穿山甲。

  比如,僅去年3月15日,在尼日利亞伊凱賈緝獲的穿山甲鱗片販賣案件。在一名中國人的公寓內發現了329袋穿山甲鱗片,重8.4噸,價值17.2億奈拉 (約合人民幣3300萬)。

  作為動物保護組織的中國綠發會也關注到來自尼日利亞的穿山甲走私,已經致信尼日利亞相關方面,推動穿山甲的保護。記者從中國綠發會瞭解到,尼日利亞環境部目前已經回覆中國綠發會,邀請中國綠發會5月20號到22號到尼日利亞一起商量穿山甲瀕危物種保護和合作的事情。

  巨大暴利引來大量走私行為

  根據“非洲俠”的調查,穿山甲在尼日利亞當地的價格約300元一隻,穿山甲鱗片190元一市斤(10000奈拉),也就是95元一斤,價格非常便宜。而在中國廣西,2017年初有人在網上公然叫賣穿山甲,活體“1500元一斤”。

  巨大的價格差異引來很多走私行動。

  今年以來,多國海關破獲多起穿山甲走私案件,除了文章開頭提到的新加坡海關截獲的穿山甲外,今年2月1日,香港海關與內地海關採取打擊跨境走私瀕危物種的聯合行動,在葵湧海關大樓驗貨場的一個貨櫃內,檢獲約8300公斤穿山甲鱗片,這是香港海關有記錄以來破獲最大宗的走私穿山甲鱗片案件,集裝箱來自尼日利亞。

  尼日利亞官方此前稱,穿山甲並非在尼日利亞被捕捉,尼日利亞是被當作成非法走私穿山甲及其製品的中轉站。但是,根據“非洲俠”調查獲得的信息,尼日利亞當地確實存在抓捕、販賣穿山甲的活動,“一個月能夠提供200公斤到500公斤的穿山甲鱗片”。

  此外,尼日利亞的穿山甲一部分可能來自鄰國喀麥隆,最近幾年調查結果顯示,穿山甲鱗片主要來自喀麥隆南部和東部地區,一些非法走私犯長期販運穿山甲及其製品,主要供應尼日利亞市場。今年2月22日統計結果顯示,喀麥隆在不到5年時間內共緝獲2萬噸穿山甲鱗片。

  有人因國內太貴而吃穿山甲

  “非洲俠”說,她在尼日利亞詢問過20多個人,都問同樣一個問題:穿山甲真的好吃嗎?

  “他們回答並不好吃,穿山甲有一種味道是去不掉的。但為什麼還要吃呢?有人說能提高免疫力不得瘧疾,還有人說抗癌,也有人說治療皮膚病和催乳,還有說這個東西壯陽,男人吃了身體比較強壯。”“非洲俠”說,還有少部分人表示,中國已經幾乎沒有穿山甲了,國內太貴了,在這邊這麼便宜,為什麼不吃。

  她覺得,在尼日利亞,人們缺乏對穿山甲及其他瀕危野生動物的保護意識。如機場、酒店等一些公共場所幾乎看不到任何有關野生動物保護方面的宣傳廣告,提醒來尼日利亞旅遊、工作的華人重視對穿山甲的保護。非洲俠說,“我感覺到,當地的華人覺得吃野生動物是不犯法的,就像吃一隻雞一隻鴨那樣簡單。”

  入藥也是原因,藥效須重新審視

  在傳統中醫中,穿山甲是可以入藥的,這也導致了一定程度的穿山甲被捕殺。

  中國綠發會秘書長周晉峰建議世界衛生組織將傳統醫學納入到國際疾病指南,應該以可持續性和科學性為前提。他認為,中國傳統的醫學里中華穿山甲是入藥,但由於過度的使用和棲息地破壞等因素,導致了中華穿山甲商業性的滅絕,這點毋庸置疑。因此傳統醫學對野生動植物的利用一定要加強科學管理。

  “我們的祖先說穿山甲是中藥,有幾個前提,一是穿山甲是下品藥,有毒,不要輕易食用。我們在穿山甲的搶救過程之中,做了檢測,穿山甲身上充滿了病毒、細菌,是非常危險的。最近網上流傳一則消息說,雲南白藥可以治很多病,因為含有7種中藥,其中就包括穿山甲。顯然是寫錯了,雲南白藥英文版、拉丁文版都寫的穿山龍,穿山龍是一種植物,多年生纏繞草質藤本,是雲南白藥的主要成分。對於穿山甲能壯陽的說法,更是瞎扯,沒有科學根據。”周晉峰說。

  北京中醫藥大學一位專家也表示,穿山甲甲片的成分或藥用功效,跟人的手指甲作用相當,過去人們對穿山甲的藥性看得過於神秘了,現在臨床大多用海藻、牡礪等替代了。

對話

  “當地一個人一個月能抓十隻穿山甲”

  “非洲俠”說,她能鼓起這麼大的勇氣,冒著危險去尼日利亞調查,就是希望所有的華人同胞不要食用穿山甲,因為中國的穿山甲已經接近滅絕,如果再這樣繼續吃下去的話,我們的後代只能在書里才能看到這麼可愛的生物了。

  4月19日下午,記者對話了從非洲歸來的野生動物保護者“非洲俠”,聽她講述了在尼日利亞調查的艱辛。

  在當地調查要帶警察

  新京報:你是什麼時候去的,待了多長時間?

  非洲俠:我在尼日利亞調研了一個月,3月14日出發,4月14日回北京。

  新京報:是什麼原因讓你開始關注穿山甲?

  非洲俠:我在國內也是一名野生動物保護誌願者,一直在一線做野生動物保護。我個人我比較喜歡穿山甲,穿山甲在中國已經商業滅絕了。再就是近年來多起穿山甲走私案件都指向尼日利亞,所以我就決定去到那邊看看。

  新京報:在那邊有沒有遇到危險?

  非洲俠:我們出去要隨時帶警察,在當地交錢備案後,就可以派一個警察保護你。警察都帶槍,因為當地治安非常不好,經常有綁架案和搶劫案發生,很多都是針對華人。我的警察在調查時就跟別人持槍對峙過,像電影大片場景。

  新京報:你調研一個月的過程當中,有沒有遇到比較大的阻礙或者困難?

  非洲俠:有一次我生病了,有三四天沒有出去調研。也有過中國人懷疑我去的目的,問我為什麼詢問穿山甲,感覺對我心存戒備。

  新京報:你在那邊是以什麼身份調查?

  非洲俠:我在那邊有個中國朋友開酒店,我都說是在這個酒店打工上班的,要不然別人會更懷疑我來的目的。

  當地收入很低,販賣穿山甲的人穿著好一些

  新京報:你去了“小漁村”市場和摩洛哥市場,只有這兩個市場專門賣野生動物,還是尼日利亞隨便一個市場都賣穿山甲?

  非洲俠:這兩個地方是比較有名的。我去了之後問過中國人在哪裡能買到穿山甲,這兩個市場是大家公認的。

當地市場上賣的穿山甲。
當地市場上賣的穿山甲。

  新京報:這兩個市場的還賣什麼東西?

  非洲俠:“小漁村”市場就是以野生動物和魚類為主的一個市場,靠海邊;摩洛哥市場在當地算種類比較齊全的市場,蔬菜、煙、酒、茶、服裝什麼都有賣。

  新京報:在市場做買賣的人,他們的生活狀況在尼日利亞是什麼樣的水平?

  非洲俠:在當地算是比較貧窮的。高一點的平均每個人每月人民幣五六百塊錢,有的人只有人民幣二三百塊錢的工資。

  新京報:賣穿山甲的這些人,生活狀況好一點嗎?

  非洲俠:明顯好一點,當地有些人肚子都填不飽,但是販賣穿山甲的這些人,看穿著和拿的電話,比當地窮人要好一些。

  新京報:他們的中文是怎麼學來的?

  非洲俠:他們的中文是針對買客學習的,不標準但能溝通。

  新京報:你有沒有問過捕捉一隻穿山甲耗時多少?

  非洲俠:我問過一個當地人一個月可以抓幾隻?他說他一個月捉十隻左右,不是每天都可以捉到,但一個月一個人就可以抓十隻。

  只看到華人在購買

  新京報:尼日利亞在吃穿山甲只有華人?還是華人是主要群體?

  非洲俠:我看到的只有中國人在買。非洲調研過程中,我只有看到華人吃穿山甲,但也不排除有其他國家的人會購買。

  新京報:穿山甲走私的主要流向你知道嗎?

  非洲俠:對於走私,有知情人透露,走私穿山甲鱗片是以海運為主,在當地大量收集,然後以集裝箱海運的方式運到各個國家,包括中國。

  新京報:當地人是如何看待這些愛吃穿山甲的中國人?

  非洲俠:對於這些捕捉和販賣穿山甲的當地人,他們是認為,你們吃,我才能有錢賺。當地平均五六百的工資,他抓一隻穿山甲的話,一個月的收入就出來了。

  新京報:你個人認為保護穿山甲最應該做的是什麼?

  非洲俠:最重要的是還是宣傳,告訴當地的華人這是違法的。很多人不知道在尼日利亞穿山甲也是受法律保護的,他們認為不在中國吃就不犯法。

  新京報記者 李玉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