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馬錫擬售10%的屈臣氏股權:這筆生意 李嘉誠不甘心
2019年04月19日22:38

  這筆生意,李嘉誠不甘心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華商韜略”,作者賈澎。(備註:本文由華商韜略3月22日首發)

  那次收購讓淡馬錫撿了個大便宜,被撿了便宜的是商界超人李嘉誠。

  大跌眼鏡

  3月20日媒體報導,淡馬錫正考慮以約30億美元的價格,出售手中10%的屈臣氏股權。

  潛在的接盤者,可能是騰訊或阿里。對此,阿里、騰訊稱對市場傳言不予置評,屈臣氏方面也未回應。

  類似傳言,並非首次。

  今年1月財聯社報導,在收到一些收購意向後,淡馬錫正在研究如何處置屈臣氏股權,部分出售是可選方案。

  “淡馬錫”為馬來語“Temasek”的音譯,是新加坡的國家主權基金,由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妻子何晶擔任CEO,主要進行股權投資。

  屈臣氏,則是李嘉誠的長江和記旗下連鎖企業,也是全球最大的連鎖經營體系之一。

  2014年3月,淡馬錫以440億港元購入屈臣氏約25%股權。

  這次收購,淡馬錫可謂撿了個大便宜。

  2013年底,傳聞屈臣氏準備在2014上半年,於香港、倫敦兩地同步上市,集資最多780億港幣。當時屈臣氏的整體估值,在1920億港幣到3120億港幣之間。

  但在2014年3月21日時,和記黃埔(第二年與長江實業重組為長江和記)毫無徵兆地忽然宣佈,由淡馬錫認購屈臣氏控股24.95%股權,收購價格為440億港幣。隨後,上市這件事,也就擱下了。

  輿論嘩然,機構大跌眼鏡。

  因為折算下來,此次交易屈臣氏整體估值僅為約1770億港幣,大幅低於市場對屈臣氏的估值區間。

  而彼時屈臣氏旗下門店過萬,不僅是和黃核心資產之一,也在和黃所有業務里業績貢獻第一。

  2013年,屈臣氏收益總額1491.47億港幣,占和黃總體收益總額的36%;息稅前利潤117.71億元,占和黃整體的18%,並且當時正處於業績上升趨勢中。上市既能進一步釋放價值,也可以讓李嘉誠財富再創新高。並且,當時香港、新加坡和英國,都在爭取成為這份優質資產的上市地點。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屈臣氏被“賤賣”給淡馬錫都毫無道理。

  李超人為何做出這樣的選擇?

  現金牛

  屈臣氏誕生於1828年。當年,一位叫A.S. Watson的英國人在廣州開了家西藥房,取名廣東大藥房。由於沃森的粵語讀音為屈臣,這個門店又被叫做屈臣氏。

  1841年香港淪為英國殖民地,屈臣氏隨之南遷入港。到19世紀末時,已擁有超過30家門店,主營化妝和日用品。1966年,屈臣氏被和記黃埔洋行收購。1979年,在當時華人首富、世界船王、同時也是彙豐董事包玉剛的協助下,李嘉誠從彙豐銀行手上接下和記黃埔,隨之拿下屈臣氏。

  彼時,和記黃埔市值60億港幣,是當時香港最大的上市公司之一,而李嘉誠的長江集團市值不過6億。

  在李嘉誠治下,屈臣氏進入發展的黃金期。進軍內地市場也成為重要戰略動作。

  1989年屈臣氏在北京開了第一家分店,到其開始發力擴張時,已經是2003年前後了。如今,屈臣氏在內地已經擁有超過3200家門店。

  但屈臣氏的主要業務卻在歐洲。其在歐洲經營的店舖數量超過6000家,為屈臣氏集團貢獻了近一半的營業額。

  2000年後,屈臣氏開始大舉海外併購,把商業觸角伸向全球。目前在全球24個國家都有門店,總數達14400家,年銷售額過千億。

  李嘉誠以地產、零售、能源、通訊、基建5大板塊建立了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零售業的平均毛利不到15%,淨利潤不到3%,但卻有著舉足輕重的“現金牛”作用,為商業帝國的穩步擴張,提供了穩定而充足的彈藥。

  李嘉誠曾說過:“公司有了Profit(利潤),但沒有Cashflow(現金流)時,業務大多會撞板。”

  雖然長期以來,和記黃埔零售業務的盈利只占總盈利不超過10%,但其年銷售收入近1200億港幣,占整個和記黃埔總收入超過40%。這在2008年金融風暴來臨時,為和記黃埔抵抗風險提供了強大保障。

  對於和黃來說,屈臣氏既是不斷盈利的優質資產,又是產生現金的重要戰略資源。從和黃分拆出來獨立上市,是最順利成章的選擇。

  但風險,往往來自意想不到的地方。

  李嘉誠要跑了!

  全球金融危機咆哮的2008,歐洲經濟跌入穀底,李嘉誠敏銳地察覺到抄底良機。2010年,他加速抄底,步步為營,成為英國最大的單一海外投資者。

  與此同時,為應付龐大的資金需求,李嘉誠開始大規模套現香港和內地資產。每年僅一次大宗資產交易的多年慣例被打破,到了2013下半年,更是達到一月一賣的頻率。出售標的包括南京國際金融中心、上海東方彙經中心、香港嘉湖銀座商場及廣州西城都薈廣場等。

  彼時,長江基建和和記黃埔海外業務版圖遍及全球50多個國家,占集團業務的80%。長江集團香港員工為3萬左右人,海外員工高達20萬,早已是跨國公司。

  李嘉誠的商業帝國在香港的影響力,被稱為連颱風也要改道的“李氏力場”。一舉一動,萬眾矚目。

  以李嘉誠為代表的一代港商,大多以地產起家,積累了巨額財富,以至於此後無論他們涉足什麼產業、商業版圖擴張到哪裡,人們也習慣地稱他們為“地產大亨”。

  1990年代中後期開始,香港房價不斷高漲,貧富差距越拉越大。對“地產大亨”的輿論風向,也在微妙地改變著。

  於是,在李嘉誠在大舉進軍歐洲的2013年,很多香港人認為,李氏家族看淡兩地經濟,正加速撤走資產。

  一個明顯的證據,是屈臣氏旗下的百佳超市,彼時佔據全港70%的零售超市份額,但在那年7月,李嘉誠卻在評估出售百佳。

  脫亞入歐?作為香港經濟騰飛的最大收益者,李嘉誠的這種“背叛”讓人無法接受。

  指責接踵而來,到屈臣氏擬上市時,更是達到高峰。

  上市風波

  屈臣氏收購百佳超市是在1972年。到了1984年,李嘉誠看到了中國有限度開放外資零售業政策的機遇,在深圳開設了第一家合資百佳超市。

  這比屈臣氏還要早5年進入內地市場,更早於沃爾瑪、家樂福、正大集團等外資零售入華近10年。當沃爾瑪進入中國時,百佳超市已在北京、上海、廣州開設了近50家門店。

  但隨著競爭加劇,百佳超市的毛利率出現持續萎縮。

  2013年7月,和黃發佈公告稱“正就對以百佳為主要品牌經營的超級市場零售業務進行策略性評估”。

  市場對此解讀為,和黃欲為屈臣氏的分拆上市贏得更好的估值,而剝離可能拖累業績的百佳超市。

  不久,百佳即啟動招標。

  消息一出,各路資本聞風而動。然而,8家競標者中出價最高的,也僅有28億美元。不但達不到和黃的40億美元叫價,也達不到李嘉誠35億美元的心理底線。

  於是,到10月時,和黃又發公告,稱“不會於此刻以私人交易方式出售百佳業務”,同時表示,將策略性評估範圍擴大至屈臣氏集團所有零售業務,“不排除於適當市場就所有或部分業務公開招股的可能性”。

  一時間,市場認為屈臣氏集團上市已成定局。

  到了年底,消息更加具體清晰:屈臣氏準備2014年上半年在香港及倫敦兩地同步上市,集資最多780億港幣。

  對於在倫敦上市的說法,李嘉誠曾提到:按英國當局規定,如果公司總部前往英國,更容易取得當地上市資格。

  英媒對此解讀為:李嘉誠正考慮把屈臣氏總部由香港遷至英國。

  消息一出,在很多港人心中,李嘉誠的形像一落千丈,甚至從楷模淪為奸商。

  85歲高齡的李超人,彼時心中的感想,不得而知。但在2013年12月03日,沉默5年的他,破天荒地接受了一次長篇專訪。

  專訪中,李嘉誠解釋自己是“低買高賣”,希望外界不要定義為“撤資”。也道,長和系“一定不會遷冊,永遠不會離開香港”。

  在2014年2月28日出席長和系業績會時,李嘉誠再次強調:“會在兩個地方上市,因市值相當大,但香港一定是其中之一。”

  “大家應該滿意了吧”

  然而,沒出一個月,2014年3月21日,和黃突然宣佈:股權被低價賣給了來自新加坡的淡馬錫。後者表示,看好亞洲尤其是中國長期的增長潛力。

  雙方也一致同意,在適當時候安排屈臣氏集團上市。

  在新聞發佈會上,李嘉誠表示:“是我們主動聯絡的淡馬錫。”

  談及屈臣氏上市地點問題,李嘉誠改口道:“只考慮新加坡同香港。因為三地上市,準備工作很多。”在時間上,他說預計“兩三年內”。

  此後,李嘉誠再也沒提過屈臣氏的上市了。

  2014年5月27日,有消息又稱,屈臣氏吸引了22家銀行團參與,共融資150億港幣。融來的資金,與3月淡馬錫的440億港幣一起,償付其股東和記黃埔集團欠下的借款;同時,也將向股東派每股7港幣的特別股息,用來回饋香港股東。

  李嘉誠似乎嚐試用這種方式,給港人一些精神補償。

  若按當時市場對屈臣氏估值的中間價2500億計算,與淡馬錫的交易,也讓李嘉誠賬面損失了185億港幣。

  當時李嘉誠表示:“人家說香港是屬於李嘉誠的,這次我把屈臣氏在外國賺到的錢,用來貢獻給香港,大家應該滿意了吧。”

  然而“大家”似乎還不滿意。

  “撤資論”並未銷聲匿跡,反而變本加厲。

  2015年9月,一篇《別讓李嘉誠跑了》的文章刷屏。因為影響太大,87歲的李嘉誠不得不寫了一封公開信。

  信中他強調:“李嘉誠不會跑,也不願跑,更跑不了。”

  去年3月16日,90歲的李嘉誠宣佈退休。今年年初,他助華為打開了英國5G市場;而今,也依然在努力幫助中國企業走向世界。

  李超人確實沒有跑,“也不願跑”。

  而今,新零售衝擊下業績增長放緩的屈臣氏再出傳言,業界推測淡馬錫可能失去了等待屈臣氏上市的耐心。

  2013年以來,市場對連鎖零售業可謂是越來越看淡,而從傳聞批露的交易價格看,當年買了便宜的淡馬錫最終也並沒有占到多大的便宜,多年過去,屈臣氏的估值不但沒有比2013更貴,反倒是更便宜了。

  回頭再看,李嘉誠當年迫於壓力擱置上市安排,可謂是錯過了收穫屈臣氏的好時期。眼睜睜的看著一場漂亮的仗打成了這樣子,屈臣氏可算是李嘉誠這些年最糾結,甚至憋屈的生意了。而他原本是看對準了機會,也看到了風險的。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即便是公開強調自己不喜歡意外的李嘉誠,也難逃意外的風險。這是商業交易里的無奈,在這越來越變幻的環境,也可以說是常態。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資訊,請點擊下載智通財經App)

  相關股票

  長和0000182.800-0.400-0.48%

  時隔17年再有“長和系”公司擬在港上市,標配“65歲+”老將,數十億美元市值“神話”會否重現?智通編選14分鍾前新股前瞻│虧損兩年力求上市,李嘉誠+創新藥能否救和黃醫藥於“水火”劉躍嶺4月18日李嘉誠旗下運營商力挺華為:禁購將讓5G商用推遲一年半騰訊網3月23日這筆生意,李嘉誠不甘心華商韜略3月23日傳淡馬錫擬出售10%屈臣氏股份 騰訊(00700)、阿里巴巴(BABA.US)或參與競購劉瑞3月20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