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揚"直升機撒錢"的英勳爵:生育率溫和下降有益人類
2019年04月19日15:04

  宣揚“直升機撒錢”的英國勳爵:老齡化不是問題,生育率溫和下降對人類有益

  來源:WEEX

  阿代爾·特納勳爵(Lord Adair Turner)曾在其專著《債務、貨幣和魔鬼》中提出政府可考慮調控工具的極端形式——財政赤字的公開貨幣化融資(Overt Money Finance),也就是“直升機撒錢”。這位英國勳爵近日又語出驚人,認為老齡化不是問題。

  Turner近日指出,在自由選擇的情況下,全球人口逐漸縮減是值得歡呼的。對人類福祉挑戰最大的人口問題不是低生育率和人口老齡化,而是在巴基斯坦等這些中東、非洲國家中,目前仍然維持著的高生育率和高速增長的人口問題。

  在Turner看來,生育高峰已過的現象並不令人驚訝。其他東亞國家地區也都出現了生育率低於人口更替水平的現象。例如,日本生育率為每個婦女平均生育1.48個孩子,韓國是1.32個,台灣是1.22個。

  Turner表示,人口數量下降不可避免。根據聯合國中期展望,東亞國家總人口將從目前16.4億降至2100年的12億。而這不僅是東亞才有的現象。伊朗生育率1.62,遠低於人口更替水平,越南生育率1.95,也略低於人口更替水平。大多美洲國家,從加拿大(1.56)到智利(1.76),生育率都遠低於2,或正以很快的速度降至2以下。

  比較顯著的一個規律是,發達國家的生育率普遍較低。例如,智利生育率遠低於阿根廷的2.27,Maharashtra 和 Karnataka這些相對富裕的印度邦生育率已降至1.8左右。而在相對貧困的印度邦Uttar Pradesh 和 Bihar中還有高於3的生育率。

  Turner認為,對於推斷人類行為的普世規律始終應保持謹慎的態度。但他表示,正如Darrel Bricker 和John Ibbitson 在新書《空蕩蕩的星球:全球人口縮減帶來的衝擊》(Empty Planet: The Shock of Global Population Decline)中建議的,似乎可以定義出這樣一個普世規律。美國和西歐國家自從生育率在20世紀70年代首次降至2以下後,只有在相對貧困國家的第一代移民入境時期才帶來生育率的上升(例如,美國在1990-2010期間的平均生育率略高於2)。

  Turner進一步指出,在所有成功的經濟體中,女性都受到了很好的教育且有自由選擇的權利,一個低於人口更替水平的生育率正是在個人多樣化行為選擇下產生的平均結果。一些女性(通常15-20%)選擇不生孩子,很多選擇生1-2個小孩,而有一些仍然會生很多。所有他們的選擇都被尊重;平均而言,他們的選擇可能更傾向於導致最終人口數量的逐漸縮減。

  許多人反對人口數量縮減,認為這意味著更少的勞動人口需要供養日益增長的老年人口。但Turner認為,儘管像日本曾經曆的人口數量驟減,或許是不可控的,但是生育率溫和下降至低於人口更替水平(比如1.8)將不僅是可控的,而且將有益增進人類福祉。

  在Turner看來,養老金系統可通過提高平均退休年齡來維持,這不僅將激勵社會健康的老齡化,還將令人們享有健康的身體和精神狀態進入到過去被認為的老年時期。勞動力的小幅縮減,讓勞動力變得更緊缺,有助於抵消自動化對實際工資和不平等的負面影響。

  同時,從全球角度來說,更低的全球人口將降低對食物的需求,零碳經濟中對生物能的需求,以及保護生物多樣性和美麗自然風光的需求,從而減少對陸地資源的競爭。

  Turner認為,在自由選擇下產生的全球人口下降,應該是被歡迎的。即使相對溫和的觀點,亦認為人口數量下降是不自然和不可持續的,而且老齡化的社會必然導致社會活力下降,大規模的人口遷徙將成為人口下降地區的必需。

  對於那些認為要用人口遷徙來應對地區人口減少的人,Turner認為,他們必須要面對的一個簡單事實是:假如地球上所有的人都享有繁榮和自由選擇權,那麼從地球以外的星球引入人口以應對全球人口可能的下降將不是一個可行的對策。

  雖然,全球人口下降可能在一個世紀以後才會出現。事實上,對人類福祉影響最大的人口問題並不是低生育率和人口老齡化,而是在大多中東國家(如巴基斯坦)和非洲國家出現的高生育率和高速人口增長。根據聯合國數據,這些國家的人口可能從當前的13億增至2100年的45億,即使那時非洲的生育率降到與人口更替水平(據聯合國中期預測達到2.14)接近。

  Bricker 和 Ibbitson 指出,生育率下降可能比聯合國中期預測的速度更快。但當前的人口下降速度要低於聯合國十年前預測的速度。因此,對2050年世界人口的預測有所增加,聯合國從2008年時預測的92億增加到了最新在2017年時預測的98億。在某些北非國家,如埃及和阿爾及利亞,生育率下降到人口更替水平後近期又出現了反彈。

  在北非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人口增長,使得要達到特定的人均投資水平,用以維持經濟快速增長或產生足以吸收快速增長中適齡工作人口的新增崗位,變得更難。相應的,失業的年輕人口將可能在未來數十年對政治穩定產生威脅。

  Turner指出,生育率下降的速度加快將對這些國家產生巨大益處,同時也會讓全球永續發展更易實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