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來人口首現負增長 美國人在逃離紐約?
2019年04月19日19:44

  十年來人口首現負增長,美國人在逃離紐約? 這些地方成為他們趨之若鶩的“退休天堂”

  21世紀經濟報導 21財經APP 向秀芳 廣州報導

  國際大都會紐約遭遇了十年來首次人口負增長。綜合房產稅、個人所得稅和銷售稅等稅收與個人收入水平比率來看,紐約州的稅收負擔全美第一,稅負水平達到13.04%。

  “大蘋果”(Big Apple,紐約市的昵稱)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大了!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最新數據,國際大都會紐約遭遇了十年來首次人口負增長。

  與此同時,數據顯示,美國南部的得克薩斯州、佛羅里達州、亞利桑那州等地對人口的吸引力在提升。是紐約人在逃離紐約?還是全美乃至全世界人們湧向這個“移民大熔爐”的熱情在消退?

  人口流動的背後,往往與經濟密切相關。而在稅收無小事的美國,經濟的變化與稅收政策息息相關。分析人士認為,除了特朗普政府移民政策收緊導致移民數量減少,民主黨人執政下紐約和加利福尼亞等州的高稅收政策,可能也是影響人口遷移的重要因素。

  紐約人口十年來首現負增長

  美國人口普查局日前發佈的數據顯示,紐約近十年來首次遭遇人口負增長問題,過去一年(統計範圍內)淨流出人口約4萬人。在五大行政區中,僅史泰登島(Staten Island)人口小幅增加,其它四個區均淨流出。

  具體來看,2017年7月至2018年7月一年間,紐約市常住人口同比減少0.47%至840萬人。此外,2016年7月至2017年7月一年間,官方預計紐約人口將增加7000人,最後被下修為減少3.8萬人,同比減少0.45%。

  人口淨流出的背後,除了常住人口往外州遷移,也與國際移民數量減少有關。人口普查局官員此前估計,從2010到2017年,大約會有7.8萬居民從國外移民至該城市,但修訂後的數據為每年約5.4萬人。

  該部門首席人口統計學家Joseph Salvo分析指出,以往年輕居民湧入推動城市人口增長的趨勢正不可避免地放緩。彭博報導指出,自2016年以來紐約市損失約7.7萬常住人口,從而令截至2018年7月的居民總數重回2013年的水平。

  關注美國政治及移民政策的加州華人律師張軍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指,導致人口淨流出的因素可能有幾個:首先是國際移民數量減少,一方面,通過美墨邊境等渠道進入美國的非法移民急劇下降,以往這類非法移民入境後都會選擇紐約、加州等對移民相對友好的地方落腳;另一方面,來自世界各地的合法移民減少,無論是投資移民還是親屬等其他合法移民方式,排期越來越長、審查越來越嚴,給部分移民客戶的計劃帶來了影響。

  張軍向記者分析指出,紐約和加州等情況類似的地方,多是民主黨人長期把持的重鎮,較高的稅收可能是人口流動背後的重要考慮。以他所在的加州為例,共和黨人幾乎從州到市到縣政府層級的發言權,都不能對民主黨人形成製衡,民主黨通過的政策在企業監管、勞工福利等方面的要求,令企業感到負擔加重,紛紛出走。同時,富人稅收負擔也在加重。不少加州人在往旁邊內華達州、亞利桑那州等地轉移,那些州稅賦相對較低,對企業可能更友好,有些地方個人所得稅也非常低。

  事實上,紐約市情況並不是特例。數據顯示,美國其他幾大都會區也面臨人口流失的問題,比如說,洛杉磯都會區去年人口減少約0.1%,芝加哥地區也下降0.2%,“鐵鏽地帶”中心城市匹茲堡、克利夫蘭也有類似趨勢。但位於美國南部得克薩斯州的城市,如達拉斯、沃斯堡、阿靈頓等則吸引了人口流入。而東南部佛羅里達州、西南部亞利桑那州和西墨西哥州,已經成為美國人的“養老天堂”,吸引著大批退休老人湧入。

  擇一城終老,關鍵還得看稅率!

  “擇一城終老,遇一人白首。”這可能是大多數平凡人最樸素的人生夢想。對普通美國人來說也不例外。

  老Michael快70歲了,看起來仍精力充沛,一年中大部分時間在旅行。雖然子女孫輩眾多,但都在不同州各有生活,只有聖誕節等節日會偶爾團聚。

  退休前,老Michael在紐約曼哈頓工作多年,安家在哈德遜河對岸的新澤西州,每天坐巴士或輪渡通勤。去年,老Michael告訴記者,他打算把新澤西州的房子賣掉,和妻子一起搬到南方的佛羅里達。如今,他們已在佛羅里達州海邊買下了一棟小房子,準備好過退休生活了。

  工作在紐約,居住在新澤西,最後到佛羅里達養老,老Michael“穿州過省”的生活,看著略顯周折,卻很“美式”,是不少美國人人生路徑的縮影。而這種安排背後的驅動不外乎對“美好生活”的追求,無論是年輕時擠進大城市紐約找機會,還是老來搬到低稅州養老。

  根據搬家公司United Van Lines的一項調查,位於美國西南部的新墨西哥州近年來迅速“崛起”,已成為美國人退休首選目的地。這項調查覆蓋了該公司去年截至11月30日的26998名客戶。

  有42%的人表示,搬到新墨西哥州是出於退休考慮;佛羅里達州排在第二位,38%的人選擇這個“鮮花之城”是為了退休;而加州旁邊的亞利桑那州緊隨其後。與此同時,調查顯示,退休的美國人正成群結隊地逃離擁有“花園州”美譽的新澤西州以及東北部的緬因州和康涅狄格州。三分之一人表示,促使他們逃離花園州的主要原因是成活成本。

  “我在佛羅里達州也住過幾年,在當地開車,你會發現很多來自外州,尤其是北方州的車牌,甚至不少來自加拿大。”張軍向記者表示,佛羅里達州陽光明媚、氣候溫暖,而紐約等北方各州冬天漫長,老人自然喜歡選擇在這裏退休。而且,長期以來,佛羅里達州在老人看護、看病、安養等方面形成了完備的體系。

  位於加州旁邊的亞利桑那州和新墨西哥州情況類似。張軍舉例稱,亞利桑那州距離加利福利亞州很近,氣候對北方老人而言更吸引,同時當地稅收和房價相對較低。“現在亞利桑那州州長是共和黨人,生意人出身,不是傳統政客,上任後大力推進高科技行業的稅收、工會政策改革,他希望從加州招商,現在加州不少企業和商人對亞利桑那州很青睞,所以,這個地區近年來經濟增長情況不錯。”

  美國人常把富蘭克林的一句名言掛著嘴邊:“世界上只有兩件事是不可避免的,那就是稅收和死亡。” 對於他們來說,退休安排這種人生大事,不考慮稅收的情況恐怕是很罕見的。

  根據美國WalletHub網站數據,綜合房產稅、個人所得稅和銷售稅等稅收與個人收入水平比率來看,紐約州的稅收負擔全美第一,稅負水平達到13.04%。伊利諾伊州、新澤西州和加利福尼亞州進入前十位,稅負分別達10.08%、10.02%和9.57%。

  相比之下,德克薩斯州排在第33位,稅負8.15%,佛羅里達州排第47位,稅負6.64%。偏共和黨的紅州整體稅負顯著低於偏民主黨的藍州。

  錢隨人走,“紐約們”恐陷惡性循環?

  人口和財富的轉移,最終會轉化為地區經濟增長、就業水平、地方稅收、甚至國會席位方面的變化。

  根據美國經濟分析局最新的各州GDP數據,2018年第三季度,佛羅里達GDP增長3.8%,得克薩斯州增長3.7%,亞利桑那州增長4.3%,而紐約州增長2.8%,加州增長3.5%,新澤西州3.3%,伊利諾斯州為2.5%。

  美國媒體援引“How Money Walks”作者Travis Brown的數據分析,1992年至2016年期間,紐約州流失財富達 995億美元,超過其他任何州。排在第二的是加州,流失財富達586億美元,之後是伊利諾伊州501億美元,新澤西州354億美元。

  對類似時間框架(1985年至2016年)內人口遷移的數據分析反映出了背後的財富流動,數據顯示,這段時間內,紐約州約175.36萬居民搬到了低稅州,伊利諾伊州近73萬居民選擇離開,加州則為65萬,新澤西為54萬。

  隨著富人和企業的外流,地方政府的稅收收入減少,財政壓力難免會增加。張軍認為,甚至可能容易形成惡性循環。像此前亞馬遜放棄把第二總部放在紐約,就導致紐約失去上萬個就業機會。一方面企業、富人逐漸逃離,地方稅收受到影響,同時,為維持現有福利水平,政府不得不提高稅收,最後,導致更多企業和個人考慮遷出。

  自從“占領華爾街”運動之後,紐約人對富人的“要求”似乎越來越高。年僅29歲Alexandria Ocasio-Cortez就來自紐約,她去年通過中期選舉成為美國史上最年輕的女議員。今年1月份,她一鳴驚人地呼籲對美國富人徵收70%的重稅,引發美國輿論嘩然。而亞馬遜紐約第二總部的最終流產,也與當地部分官員反對給予亞馬遜稅收優惠有關。

  不過,在張軍看來,紐約、加州這些地區仍然具有自身的魅力優勢。而且,在美國的“鍾擺式”政治下,如果紐約、加州、新澤西州、伊利諾斯這些地區人們到頭來發現,民主黨人當政導致企業和稅收流失嚴重,那麼,在以後的選舉中,他們可能又會選擇對企業更友好、對高福利相對不那麼支持的人選,政策沒準又會改變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