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平:整體大幅度降準可能性降低 結構性降準需求仍存
2019年04月19日19:04

  每經專訪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 整體大幅度降準的可能性明顯降低 結構性降準需求仍存

  每日經濟新聞 記者 冷輝

  稍早前,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數據顯示,經初步核算,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213433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6.4%,與上年四季度相比持平,比上年同期和全年分別回落0.4和0.2個百分點。

  這表明今年一季度經濟增長的數據,明顯好於市場預期,體現出了較為積極的信號。此外,2019年一季度社會融資規模增量、人民幣貸款增加額都較為亮眼。這些是否意味著宏觀經濟方面已經探底?貨幣政策又是否會出現新的變化?

  在4月18日舉辦的第五屆中國國際不良資產投資與破產重整峰會上,《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上述問題專訪了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他認為,從數據來看,宏觀經濟已經觸及近期運行的底部區域,二季度出現反彈是有可能的。而對於近期市場討論較多的降準話題,連平認為從不同體量的銀行來看,中小銀行對於降準具有更大的需求。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圖片來源:主辦方供圖)

  | 宏觀經濟企穩、觸及階段底部

  從一季度國民經濟運行數據來看,連平認為中國宏觀經濟已經觸及近期運行的底部區域,是企穩向好的。從不少數據都出現超預期的態勢來看,二季度增速出現一定程度的反彈是有可能的,二季度GDP增速有可能要比一季度高。

  連平表示,這說明一方面中國經濟自身確實還是有潛力的,很有韌勁;另一方面前期政策的推動,已經逐漸顯現效應。去年以來積極財政政策的力度是比較大的,實施了較大規模的減稅降費;貨幣政策則持續開展逆週期調節,因為利率水平已經很低而沒有降息,但存款準備金率多次下降,目前處在一個比較中性的水平。鑒於流動性已經合理充裕和利率水平逐步下降,普遍降準的空間在縮小,但結構性地針對中小銀行的存款準備金率下調還是有可能的。未來政策效應還會繼續顯現。

  連平表示,基建投資增速有小幅回升,但還不夠快。鑒於前期政策力度不小,估計二季度以後基建投資增速可能會有所加快。從房地產市場來看,由於部分城市庫存水平已經合理、部分城市調控有所鬆動,一些城市房價有上漲的壓力。從物價來看,CPI上漲是豬週期及豬瘟病拉動的,而非貨幣因素所致。PPI出現止跌企穩甚至反彈,表明了總供給和總需求之間的關係正在改善,生產和工業領域中已經發生了積極的變化,接下來PPI再出現負值的可能性已經很小。工業領域價格溫和上漲有助於經濟增長。

  從前述的工業生產、價格、投資等各個方面的因素來看,連平認為二季度以後宏觀經濟可能趨向回升,下半年增速比上半年高一點的可能性是存在的。預計未來一段時間這種趨勢會越來越明朗,更多的宏觀經濟數據會轉好。

  | 結構性降準空間仍存

  近期關於降準的討論比較多,連平認為總量上並非沒有空間。從中國的情況來看,存款準備金率相對還是偏高一點。但也不能簡單地跟國外做類比,要看國內實際的情況。現在的情況是:國內金融機構負債增速是明顯低於資產增速的。信貸投放的增速現在是13%還多,存款的增速只有8%左右,中間差距有五到六個百分點。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央行數據顯示,3月末,本外幣貸款餘額147.77萬億元,同比增長13.3%;本外幣存款餘額189萬億元,同比增長8.3%。

  連平認為,當前,非信貸的社會融資增速不理想,金融機構信貸增速能夠較快地增長,有這個必要;而負債增加持續跟不上,接下來銀行信貸能力是會有問題的。因此,存款準備金率仍可以適當做些調整。

  “從市場化改革的角度看,利率並軌不可能一步到位,需要合理規劃、穩步實施。”連平表示,存款和貸款基準利率的取消,導致金融市場上兩個最重要的“錨”就沒有了,對金融業的影響會比較深遠。利率市場化改革需要有一個平穩的市場環境。如果融資供求關係比較緊,利率本身就有上升的壓力,推進利率改革可能會導致市場整體的利率水平往上走,實體經濟就會承受壓力。理想的情形是在比較寬鬆的情況下,基準利率放開導致貸款利率水平有所下降。

  連平認為,從總量上來說,未來還是有降準的需求;從結構上來看,當前更需要定向降準。一些中小銀行負債非常困難,投放的信貸主要是小微、中小民營企業,存款準備金率比較高的話,對他們來說服務小微企業的能力就受到限製。對中小銀行應該給予貨幣政策支持,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率。另外,為了推動大型銀行給小微企業提供貸款,存款準備金率也可以適當下調,以支持大銀行給小微企業貸款。

  連平判斷,近期結構性降準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考慮到目前整個經濟形勢已經發生了明顯的變化,整體性降準的需求和緊迫性正在變小。

  | 增信用並非“大水漫灌”

  央行數據顯示,2019年一季度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累計為8.18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2.34萬億元。其中,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6.29萬億元,同比多增1.44萬億元。

  一季度社會融資規模增量和人民幣貸款增加的數據都比較亮眼,超過預期,這是否說明寬貨幣向寬信用的傳導現在已經打通?貨幣政策是否會出現變化?

  對此,連平認為,打通貨幣政策傳導機製現在還不能輕鬆的下此結論。信用改善是有的,整個信貸的增速確有提高,但相比過去一些年份也談不上是大幅增長。在其他社會融資增長比較緩慢的情況下,信貸再不增長,恐怕就難以滿足實體經濟的融資需求。

  連平提到,雖然社會融資規模的總量確實是比前些年要多,比如1月、3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都是超預期的,但增速還是處在合理區間,因為GDP在較快增長,名義GDP在擴大,信貸總量增加與之相匹配並適當快一些是正常的。當下還是需要有一個平穩的信貸增長來支持實體經濟。

  連平指出,貨幣政策還是會堅持逆週期調節的基調,信貸增速會保持一個高於去年的水平。從最新的數據變化看,可以判斷,二季度以後貨幣政策偏鬆調節不會再明顯地加碼。比如說降息、大幅度整體降準,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必要性越來越低了。另外,貨幣政策工具還得留下一定的空間,以應對難以預料的國際環境的劇烈變化。

  (本文來自於每經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