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資本流動真相:一季度大放光彩的外資
2019年04月19日07:11

  一季度跨境資本流動真相

  本報記者 陳植 上海報導

  一季度跨境資本流動新風向

  4月18日,國家外彙管理局發佈了一季度跨境資本流動數據。從數據中可以清晰描繪出當前資本跨境路徑。首先,市場主體的購彙意願正在下降,銀行遠期結售彙已經連續7個月保持順差,且順差額度逐月加大,表明人民幣彙率越來越穩已經成為共識。其次,在一季度大放光彩的外資,流入股債市場達289億美元,官方表示這個數值還有增長空間,預計後期或有解決彙率風險對衝問題的相關政策出台。資本項流入額的持續增加,將有助於成功抵消經常項外貿盈餘縮水壓力,為中國資本跨境流動持續平穩均衡“保駕護航”。

  導讀

  隨著今年人民幣彙率穩中有升,若風險對衝衍生品流動性不足與工具不豐富等問題得到妥善解決,今年海外資本流入人民幣債券與A股的金額有望超過1500億美元。

  隨著今年以來全球經濟與國際貿易增速有所放緩,資本項海外資本流入對中國資本跨境流動持續平穩均衡的作用日益增強。

  外管局最新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境外機構淨買入人民幣債券與A股上市公司股票的金額分別達到95億美元和194億美元,其中一季度境外機構的A股淨買入金額達到去年的45.6%。

  “當前國內資本市場中境外投資者偏低,債市股市的外資占比只有2%-3%的水平。在進一步擴大開放和便利化政策下,未來中國將成為全球投資者多元化配置資產的重要目的地。另外,中國債券市場吸收的來華投資主要是境外央行等機構以中長期資產配置為目的的資金流入。因此,未來境外資本流入仍具有較大提升空間。”外彙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表示。

  受此影響,多家華爾街金融機構認為,今年證券投資項的境外資本流入額增速依然會跑贏外商直接投資(FDI),成為中國資本項外資淨流入額持續增長的最大貢獻者。

  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吸引的境外各類資本淨流入額達到4838億美元,較2017年同比增長9%。其中,來自直接投資性質的資本(FDI)淨流入增長23%,占比為42%;來自證券投資的資本淨流入增長29%,占比33%。

  但有海外對衝基金經理指出,若境內債券股市彙市的風險對衝衍生品不夠豐富,流動性不足等問題得不到有效解決,海外資本對A股與人民幣債券的加倉步伐很快會進入瓶頸期。畢竟,目前流入A股與人民幣債券的海外資本,主要是跟隨MSCI全球新興市場指數與彭博巴克萊全球基準指數,屬於被動配置。若要吸引主動型基金加倉A股與人民幣債券,則需要豐富且高流動性的風險對衝衍生品讓這些機構得以化解各類持倉風險。

  王春英對此指出,外彙局將支持證券公司、基金公司等參與外彙市場,豐富外彙市場主體類型,以及推動外彙衍生產品創新,在推出更多類型的期權產品同時,持續優化境外機構投資銀行間債券市場的彙率風險管理,推進銀行間債券市場開放渠道整合等。

  一位美國對衝基金經理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隨著今年人民幣彙率穩中有升,若風險對衝衍生品流動性不足與工具不豐富等問題得到妥善解決,今年海外資本流入人民幣債券與A股的金額有望超過1500億美元。

  “補缺”股債風險對衝衍生品

  王春英表示,得益於貨物貿易順差同比擴大,以及服務貿易逆差同比收窄,今年一季度我國經常賬戶將呈現一定規模順差。

  “不過,華爾街不少投資機構認為,這可能是階段性現象。”上述美國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直言,若中美貿易談判達成協議促使中國大規模採購美國商品,加之全球經濟不景氣導致外貿環境趨於惡化,中國經常賬戶持續保持順差的難度將相當大,因此資本項外資流入額持續增加,對中國資本跨境流動平穩均衡的作用顯得格外重要。

  在他看來,今年一季度海外資本投資A股與人民幣債券的規模達到289億美元,已經超過華爾街投資機構預期的250億美元左右。這表明不少被動型投資機構可能超配了A股與人民幣債券,作為應對美股下跌風險的避風港。

  “這也意味著A股與人民幣債券市場要吸引更多海外資金流入,就需要大幅改善當前風險對衝金融衍生品流動性不足與工具不夠豐富的狀況。”這位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分析說。畢竟,全球被動型投資機構主要跟隨指數權重調整而配置一籃子A股與人民幣國債,不大會採取風險對衝等措施,但主動型基金的操作策略完全不一樣,如果沒有完善的風險對衝操作機製,他們不大會輕易加倉A股與人民幣債券。

  記者多方瞭解到,目前中國債券與股市已經推出了多項風險對衝衍生品工具,比如債市能提供的風險對衝工具包括利率互換、國債期貨、債券拆借、債券遠期等,但海外機構能參與的並不多。

  具體而言,境外機構可以通過銀行代理渠道參與利率互換、銀行間債券拆借等金融衍生品交易,但國債期貨僅針對境內券商基金開放,海外機構則無法參與。即便在債券通項下,海外機構也只能交易買賣人民幣債券現貨,無法參與各類金融衍生品進行套期保值。

  一家海外大型債券投資基金經理向記者直言,他們對此做過調研,發現中國債券市場存在多頭監管狀況,比如銀行間市場與交易所市場分別由央行與證監會負責管理,令國債期貨的主要參與群體以券商、期貨公司為主,銀行等金融機構都還沒有進入這個市場,更別提海外機構了。

  “因此我們希望境外機構能在債券通渠道下,參與國債期貨與銀行間市場各類風險衍生品投資買賣。尤其是國債期貨,因為它的操作成本最低且風險對衝效果最好,直接影響到眾多海外主動型投資機構是否願意加倉超配人民幣債券。”他說。在他看來,隨著外管局表態將推進銀行間債券市場開放渠道整合,這些風險對衝操作缺失的問題可能很快會迎刃而解。

  “若國債期貨可以很快向海外機構開放,我們預計今年外資流入人民幣債券市場的規模將超過千億美元,令外資占國內債市規模的比重達到4%-5%之間。”這位債券投資型對衝基金經理直言。

  在他看來,主動型投資機構加倉A股,正面臨類似的風險對衝操作問題——若境內股指期貨、收益互換、融資融券等金融衍生品能儘早向外資開放,同樣會吸引更多主動投資型長期海外資本加倉A股。畢竟,隨著A股與歐美股市的聯動性日益緊密,海外資本同樣需要在A股擁有完善的風險對衝機製,應對歐美股市下跌對A股帶來的衝擊。

  彙率風險對衝操作成本有待降低

  在業內人士看來,若要吸引外資進一步加倉A股與人民幣債券,還得儘早解決彙率風險對衝操作成本抬高的問題。

  “現在很多海外機構已經可以通過外彙遠期、外彙掉期、貨幣掉期與期權等金融衍生品進行彙率風險對衝(除了外彙期貨尚未面世)。”一家國內銀行外彙交易員向記者表示。但是,這些外彙市場金融衍生品流動性較低,導致外資機構的套期保值操作往往遭遇奇特現象——只要外資機構加大彙率風險對衝的操作力度,就會導致相關外彙金融衍生品交易價格大幅飆漲,自己給自己抬高彙率風險對衝操作成本。

  比如受到企業參與這類衍生品交易的實需規則限製,當前18個月-3年期外彙掉期交易流動性普遍較低。3月以來眾多海外機構紛紛加倉中長期外彙掉期交易對衝未來彙率波動風險,導致兩年期美元/人民幣外彙掉期點位在過去兩週從512點飆升至617點,一年期外彙掉期點位從153點上漲至175點,反而抬高了他們的彙率風險對衝操作成本。

  “其實,相關部門也注意到這個問題。”上述國內銀行外彙交易員透露,由於這類中長期外彙掉期衍生品的交易流動性很低,加之海外資本比較熱衷通過這類衍生品對衝彙率波動風險,因此相應的掉期合約點位不容易降下來。要徹底改變這個局面,還得引入更多境內金融機構參與外彙掉期等金融衍生品交易,通過盤活市場交易量優化外彙衍生品市場交易結構,引導掉期合約點位逐步回歸正常價格區間。

  王春英表示,當前外彙局支持證券公司、基金公司等參與外彙市場,豐富外彙市場主體類型同時,還支持外彙衍生產品創新,推出更多類型的期權產品,支持有創新能力的銀行創新。

  她進一步強調,外彙局還在持續優化境外機構投資銀行間債券市場的彙率風險管理。

  在上述國內銀行外彙交易員看來,一旦彙率風險對衝問題得到妥善解決,境外資本加倉中國人民幣債券與A股將很快迎來新的“爆發期”,到時資本項外資淨流入額足以抵消貿易項順差趨於縮水的狀況,為中國資本跨境流動持續平穩均衡“保駕護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