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一季度6.4%經濟增速不能簡單用好壞評價
2019年04月19日00:17

  一季度6.4%經濟增速不能簡單用好壞評價

  遠觀經濟

  政策千萬不能鬆懈,一定要確保後續政策的持續發力和執行力,一定要把困難預估得大一點,讓政策執行的力度強一點。

  4月17日,國家統計局發佈了中國經濟一季度數據,外界最為關注的GDP增速錄得6.4%,和去年四季度持平,高於外界的預期。

  一季度經濟增長超預期

  對於中國的經濟數據,曆來都存在不同的解讀。比如,對於6.4%這個數據,從一個角度看,這個數字和去年第四季度持平,說明經濟沒有之前大家預計得那麼悲觀。但是,從另一個角度看,6.4%的數字仍然是近30年來最慢的數據,說明經濟本身仍然處在底部。

  聽起來都有道理,但我想說的是,對於中國經濟數據的解讀,最大的問題是脫離中國經濟的現實而就數字解讀數字。

  比如,過去幾年,對中國經濟數據最離譜的解讀是,拿當下的經濟數據簡單地和過去的進行對比。過去是兩位數的增長,現在只有6.4%,所以現在很差。而稍微對經濟增長的規律有點基本常識的人都知道,這種線性對比是不科學的。

  當然,在一些機構和專家看來,6.4%這個數字不錯,因為這個數字高於他們之前的預期。但是,我想說的是,預期也不能作為判斷中國經濟好與壞的標準。

  這次數據出來以後,很多機構普遍用“高於預期”來評價。“高於預期”這樣的評價,一方面說明中國經濟一季度的數據比很多人想像得要好。但是,這和很多人過於悲觀的預期有關。因為在去年年底,很多人在預判2019年的中國經濟的時候,都過於悲觀。

  在我看來,一季度6.4%的增速,不能簡單用“好”與“壞”來評價。

  從積極的角度看,在6.4%增速的背後,我們看到了一些明顯好轉的指標。

  其一,3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實際增長8.5%,比1-2月份飆漲3.2個百分點,創造了66個月以來最好的數字。製造業的表現比很多人想像的要好。

  其二,消費的數字也不錯,3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達到8.7%,特別是3月份的汽車銷量完成252萬輛,同比下降5.2%,相對於1到2月份下降接近15%,大大收窄。在各項政策發力的情況下,消費穩住了,成為中國經濟穩定的壓艙石,這一點不容易。

  其三,進出口表現總體是超預期的。隨著中美貿易談判的預期向好,一季度進出口增長3.7%,這的確高於很多人的預期。雖然有基數方面的因素,但其中三月份出口13419億元,大漲21.3%,確實是遠超預期。這說明外貿的整體環境在逐步好轉。

  同時,製造業經理採購指數在經曆三個月的收縮之後,3月份錄得50.5%,重回擴張態勢。在整體預期向好的情況下,中國股市在一季度的表現搶眼,是全球表現最好的市場之一。

  別對中國經濟過度悲觀

  對於中國經濟的這種表現,我從來不認為“高於預期”。在去年年底,當絕大多數的人對中國經濟很悲觀的時候,我就曾聲稱,不要對中國經濟過度悲觀。因為中國經濟的韌性,中國宏觀政策的空間都很大。

  特別是去年年底,高層已經在醞釀發力穩定中國經濟預期,並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推出了一系列穩增長的組合拳。從現在來看,這些組合拳開始發力。貨幣政策支持實體經濟的力度明顯加大。3月M2貨幣供應同比8.6%,創13個月新高;社會融資規模增量2.86萬億人民幣,比上年同期多1.28萬億元,遠高於預期。

  財政政策今年的主要舉措是減稅,政府工作報告確定的2萬億的減稅計劃正在認真執行,4月1日下調增值稅,各界反響很好,對企業預期的逆轉是明顯的。5月1日,社保費率也即將下調,進一步為企業減負。

  與此同時,投資政策、消費政策也都推出了一系列的舉措。這些措施,對於穩定經濟是見效的,沒有必要對中國經濟過度悲觀。在一季度經濟數據發佈之前,IMF就在4月9日發佈了最新的《世界經濟展望》,在下調全球經濟增長預期的同時,將中國2019年經濟增速預期上調0.1個百分點至6.3%。這再次說明,外界對中國經濟的預期在好轉。

  好轉不意味著政策可放鬆

  但這並不意味著,中國這些指標說明中國經濟預期轉向樂觀,也不意味著中國經濟最難的階段過去。當然,這也不意味著中國經濟從此可以高枕無憂,居安思危依舊很有必要。

  6.4%這個數字的確不算差,一些指標的確在回暖。但是,我們應該清醒看到,影響中國經濟的諸多因素都沒有徹底逆轉,中國經濟的一些指標仍然不理想。

  比如,中小企業的困難局面並沒有得到徹底的改善,民間投資也仍然處在下滑的態勢,製造業投資同比仍然在下滑,進出口積弱的局面並沒有徹底改變。

  我特別擔心的是,在剛剛出現好的勢頭的時候,政策不能持續跟上,對長期影響中國經濟健康的因素不去下決心解決。還有在經濟回暖的同時,我們也看到了一些新的危險的苗頭,比如,房地產又有被熱炒的勢頭;比如,減稅的力度可能不如一季度的決心那麼大;比如,解決中小企業和製造業困難的政策不能持續。

  我認為,政策千萬不能鬆懈,一定要確保後續政策的持續發力和執行力,一定要把困難預估得更加大一點,讓政策執行的力度強一點。

  我從來不擔心中國經濟的數字,就穩增長而言,我們手裡有足夠的牌。過去的經驗教訓告訴我們,如果為穩增長而穩增長,後遺症都是比較大的。在穩定預期的同時,仍然要把供給側,把結構調整、製造業和動力轉換放到最重要的位置,而不是靠完全的刺激、靠房地產。

  □馬光遠(經濟學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