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曉為《如影隨心》學拉小提琴,評價杜鵑一點不冷
2019年04月19日08:40

原標題:陳曉為《如影隨心》學拉小提琴,評價杜鵑一點不冷

《如影隨心》劇照。圖片來自網絡

霍建起花十年創作,想法一直在變化

霍建起和安頓合作的愛情片《情人結》曾創造了口碑與票房的雙豐收,《如影隨心》是他第二次拍攝安頓的作品,醞釀過程已有十年之久。

從看小說之時開始,霍建起腦中就勾勒出了關於電影的藍圖。十年時間,無論外界環境如何變,霍建起依舊沒有改變自己的拍片節奏。為什麼會拖這麼久?霍建起表示,因為在創作過程中,想法一直在更新變化,作品也需要不斷調整打磨:“這十年間安頓創作了很多小說,我也拍了不少電影,把書面故事變成電影需要豐富很多內容,改編最重要的是提取故事中核心元素,對故事不斷進行細化和再創作。當你回過頭來看,總會覺得這兒有些不滿意那兒有些欠缺,就會一直拍也一直改,這確實是需要時間。”

那麼,如今的成片達到了他理想的效果嗎?霍建起笑笑說,“創作的過程是一種逐步完善的過程,永遠都有發展空間。可能當下我滿意,但再過一陣又覺得意猶未盡。”

《如影隨心》劇照,陳曉蓄胡留長髮。圖片來自網絡

陳曉變雅痞大叔,現代氣息與杜鵑更搭

“我一直都堅持電影就是在講人生,拍自己想要表達的東西,講身邊的感情、身邊的人。《如影隨心》是中國人的情感實錄,但它所觸碰到的情感區域適用於全世界的人。”帶著這樣的想法,霍建起創作了《如影隨心》。不同於傳統愛情片中主人公的設定,影片聚焦了婚外情感主題,講述了小提琴家陸鬆與室內設計師文罌巴黎邂逅,不打不相識,最後彼此迷戀,越陷越深,面對不斷而至的情感難題,兩人糾纏出一段虐心的錯愛故事。

經曆了一段長時間的選角,霍建起最終定下了陳曉飾演陸鬆。霍建起把陳曉打造成了雅痞藝術家,濃密的鬍鬚,微微捲起的長髮,再加上魅惑的眼神,顛覆了陳曉此前的銀幕形象,讓他看到了自己的另一面。對此,陳曉十分感謝霍建起:“這個造型有點不太像我了,不太像看了30多年的陳曉。這跟我之前每天早上在鏡子裡看到的自己不太一樣,那麼就更方便我擺脫陳曉,更容易進入到陸鬆。”他透露,為了演好這位小提琴家,也親自在樂團找了老師,苦練琴藝。

霍建起說,他之前和陳曉接觸並不多,但陳曉在電影場景中出現的片段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們拍攝的是一個都市電影,我希望演員能在形象上有些特點,能夠帶有現代氣息。陳曉的鬍子造型,相對於以前比較周正、孩子氣的臉就會更成熟一些,更好與杜鵑搭配。”

導演霍建起。圖片來自網絡

想拍成一部都市男女的情感警示錄

外界把《如影隨心》定義為霍建起籌備多年的轉型之作,這個說法他並不完全認同。霍建起認為創作與轉型無關,只會想如何讓電影更好看,更符合現代人或是當今環境的現實感。今天年輕人的生活方式變了,所以我們也要儘量去熟悉他們的內心。”

《如影隨心》是霍建起拍給當代都市男女的情感警示錄,他對片中的犀利台詞非常滿意。觀眾不僅可以從電影中找到自己的影子,更會引發大家對生活和情感的思考,提前預知愛情和婚姻里將面臨的問題,更好地平衡理想與現實。

此外,陸鬆和文罌最後的情感走向引發了大家的猜測。霍建起笑稱,自己也偏向於大團圓的結局,但是兩人最終是分是合,還要交給觀眾來判斷。霍建起還透露,如今自己會放慢拍攝電影的節奏,“現在我還沒有找到想籌備的新項目。到這個年齡階段,我希望自己放慢一點。《如影隨心》跟了我很多年,這個戲反複打磨製作,現在就是它最好的時機,也希望大家喜歡。”

《如影隨心》劇照。圖片來自網絡

【對話陳曉】

新京報:鬍子造型廣受好評,還拉了小提琴,有專門去學嗎?

陳曉:生活當中我不會留鬍子,之前都沒想過這個事情。造型要感謝霍導,他一定要我留鬍子(哈哈)。我沒留過長髮,霍導讓更多人看到了我的另外一面。這個造型有點不太像我了,不太像看了30 多年的陳曉,更方便我擺脫陳曉,更容易進入到陸鬆。小提琴找樂團的老師,拍《如影隨心》之前的一部戲就開始學了。

新京報:從字面意思理解,“如影”和“隨心”都比較難,你在現實生活中是一個比較跟隨自己想法去做事情的人嗎?

陳曉:生活當中可能不會有那麼一個人讓你天天能感覺到如影隨心,但生活中可能會有很多小的東西會天天跟著我們,每一樣小的東西可能意味著一段回憶。

新京報:和杜鵑合作,很多人都覺得她很冷。這次接觸之後,她實際的性格和你之前想像中的性格差距大嗎?

陳曉:可能照片中的她會顯得比較冷,我第一次看到她也是這麼覺得。但在《如影隨心》里她真不冷,真正合作了之後我覺得特別好交流,根本不是照片看到的那樣。

新京報:霍建起導演說你顏值很高,你會給自己顏值打多少分?

陳曉:哈哈(大笑),我跟霍導的想法保持高度一致。

新京報:陸鬆這個角色跟你現實生活中性格相差很遠嗎?

陳曉:基本上我接的角色都會跟我自己相差很遠。我很少接跟自己像的角色,跟自己像的話演起來沒什麼動力。另外,我比較注重隱私,不太愛跟別人交流太多,跟自己太像的角色會讓我覺得有點沒有安全感。

新京報:平時你在片場的狀態大概是怎樣的?是那種片場調和劑,還是不太講話?

陳曉:《如影隨心》片場我不太會講話,因為拍攝的時候要沉入那個角色的狀態。霍建起坐旁邊,我多少還是有一些緊張感的,聊天過多或者開玩笑過多,自己身上的勁兒容易散,所以儘量保持一個不說話的狀態,也能給自己積蓄能量。萬一導演要有什麼新的想法,我可以接上,一聊就入不了戲了。

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編輯 郭冠華 校對 王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