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夢家誕辰108週年:“他知道大道理管著小道理”
2019年04月19日17:27

原標題:陳夢家誕辰108週年:“他知道大道理管著小道理”

今天是陳夢家先生誕辰108週年的日子。4月14日,北京大學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院和中華書局聯合舉辦的陳夢家先生紀念座談會在北大靜園舉行。與會學者分別從陳夢家的學術貢獻、著作的整理出版到對明清傢俱的收藏以及對戲曲的喜愛與鑒賞等多個方面緬懷這位具有開創性和巨大影響力的學者。

與會學者合影

同時,為紀念陳夢家造訪芝加哥大學東方研究所75週年並慶祝“陳夢家著作集”出版,芝加哥大學東亞語言文化系教授夏含夷帶來了芝大東方研究所所長簽署的文件,特地將4月14日定為“陳夢家日”。

芝大東方研究所將4月14日定為“陳夢家日”

陳夢家著作的最新出版動態

據中華書局總編輯顧青介紹,在陳夢家先生誕辰108週年之際,《美國所藏中國銅器集錄(定補本)》全三冊、《中國銅器綜述》及英文原稿(影印)出版。

“陳夢家1944-1947年間在美國以一人之力調查中國銅器後,留下了英文稿,共有兩部分組成:第一部分是《中國銅器綜述》,第二部分為圖錄。出版的過程非常坎坷:陳先生留下了英文打字稿和圖片,原計劃在美國出版,但因為種種原因擱置下來,留在美國的書稿不知所蹤。陳先生帶了副本回國準備出版,結果因劃為‘右派’被擱置,圖錄部分一直到1962年才由科學出版社出版,書名被更改為《美帝國主義劫掠的我國殷周銅器集錄》,著者姓名也被隱去。此版本現在拍賣市場上價格很高。而《中國銅器綜述》淹沒72年後,直到現在才面世。”

《中國銅器綜述》

《美國所藏中國銅器集錄(定補本)》補充了兩篇作者的自序和845件銅器圖像,通過對原照片和拓片的掃瞄,額外增補了40張照片和器皿序號。《中國銅器綜述》據英文稿本進行翻譯,對原著中的訛誤進行訂正,並對相關的參考文獻和資料進行了複核。

《美國所藏中國銅器集錄(定補本)》

《中國銅器綜述》英文稿是陳夢家打字稿的首次面世,其中還有陳先生的修改筆記。芝加哥大學東亞語言文化系教授夏含夷從一個母語為英語的學者角度表示,陳夢家的英語水平非常高。

除今年最新出版的這三部圖書,《陳夢家詩文補編》正在編校過程中,《北歐所藏中國銅器集錄》和《加拿大所藏中國銅器集錄》兩部書稿正在整理,《陳夢家編年詩集》正在進行編閱,預計明年出版。

陳夢家著作的整理工作主要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王世民負責。1979年,王世民在夏鼐的主導下開始著手整理陳夢家的學術著作,並在20年後終於陸續出版。王世民認為,陳夢家在研究甲骨文、銅器、漢代簡牘以及其他方面都融會貫通,自成體系,取得了高水平的學術成就,其論著旁徵博引,邏輯嚴密,往往從大處著眼,從小處著手,由此及彼,逐步深入擴大研究範圍,對涉及到的具體領域資料和研究成果進行進一步學習。在研究方法上,陳夢家接受現代考古學理念,根據資料進行文史類型學分析,注重多方面的關聯和對比,力求對相關資料進行徹底清理,因而為青銅器研究做出了巨大貢獻。

王世民

在《中國銅器綜述》的譯者序言中,作為譯者的故宮博物院研究員王睿、國家圖書館古籍館館員曹菁菁和首都師範大學曆史學院副教授田天介紹了這本著作的基本情況:“《中國銅器綜述》共分研究方法與材料、研究簡史、重要出版物、考古發掘與發現、地域分佈、術語、器形分類、類型學、文字學、銘文、作偽與鑄造、文化背景、年代學、風格與紋飾、斷代十五章。此前尚有兩部性質相似的著作:容庚先生所著1941年出版的《商周彝器通考》上編和陳夢家《海外中國銅器圖錄》所附《中國銅器概述》。《商周彝器通考》的上編由原起、發見、類別、時代、銘文、花紋、鑄法、價值、去鏽、拓墨、仿造、辨偽、銷毀、收藏和著錄十五章組成,是對與青銅器相關的文獻記述、著錄、研究、發現等方面進行的全面整理,是青銅器研究資料的彙集。其中的“類別”一項,突破曆來青銅器按器名排序以鍾鼎為尊的傳統,第一次按照用途把青銅器分為食器、酒器、水器及雜器、樂器。《中國銅器概述》分時期、地域、國族、分類、形製、文飾、銘辭、文字、鑄造和鑒定十章。開篇把青銅器分為五期,第一期商、商周之間、周初;第二期西周全期;第三期平王東遷至春秋之終;第四期春秋之終至秦之統一;第五期秦及兩漢全期。在不同期別中述及青銅器在地域分佈、國族遷移中的器群變化,並在類別、形製、文飾、銘辭、文字、鑄造等方面來列舉青銅器的變化和特點。在青銅器分類上採用《商周彝器通考》“類別”中的分類標準。《中國銅器綜述》是對《中國銅器概述》的全面修訂和擴充,在順序上調整為先分析青銅器的時代特點後得出分期的結論,使行文更符合邏輯,分期也更為細化合理。”

《中國銅器綜述》英文稿

芝加哥藝術研究院研究員潘思婷詳細介紹了陳夢家這段時間在美國的學術活動:陳夢家於1944年12月至1947年9月在美國寫作了《美國所藏中國銅器集錄》和《中國銅器綜述》,接觸了一百餘位相關人員以豐富和完善相關資料。1945年,陳夢家到達芝加哥大學,計劃進行為期九個月的教學活動和個人研究。陳夢家的美國之行是太平洋兩岸學者共同努力的結果,在費正清、梅貽琦、金嶽霖等人的努力下,陳夢家獲得美國洛克菲勒基金會的資助前往美國。在芝加哥大學東方研究所,陳夢家積極授課,並參與在職教授的討論,進行中國藝術研究,翻譯了一些中國青銅器的銘文並進行註釋。在此期間,陳夢家結識了許多美國的社會學家、人類學家和考古學家,對他從不同學科視角看待自己的研究課題提供很大幫助。陳夢家與藝術史學家巴赫霍夫結下了深厚的友誼,後者也影響了他從藝術風格的角度進行青銅器研究。

《中國銅器綜述》英文稿,可見陳夢家的修改痕跡

除了廣泛參觀博物館,陳夢家還結識了盧芹齋,後者成為他收集青銅器資料最得力的助手。盧芹齋為陳夢家提供了一批活躍在美國的藝術家和收藏家名單,並協助他拍攝了青銅器的照片和拓片,提供了數百張青銅器照片。陳夢家於1945年至1946年期間在美國進行了三次收集青銅器資料的旅行,回國前仍從芝加哥前往歐洲繼續造訪各大藝術博物館和知名收藏家。在此之後,陳夢家前去夏威夷和洛杉磯,這一階段收集的材料在其英文手稿中沒有體現而在中文著作中進行了補充,體現了陳夢家著作的不斷完善與豐富。

陳夢家的學術研究

與會學者對於陳夢家學術的很多方面都進行了討論。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蘇榮譽研究員以“陳夢家先生中國青銅器的技術觀”為題發表了看法。首先,蘇榮譽研究員介紹了陳夢家先生在中國青銅器研究領域的研究。他指出,《中國銅器概述》、《中國銅器的風格》(Style of Chinese Bronzes)、《殷代銅器》、《西周青銅器斷代》、《壽縣蔡侯墓銅器》等是陳夢家先生在青銅器研究方面比較重要的著作。接著,蘇榮譽研究員討論了陳夢家先生研究青銅器的重要參照。他認為,葉慈(Walter Percival Yetts)、高本漢(Bernhard J. Karlgren)、郭沫若、梅原末治、郭寶均、容庚、李濟、唐 蘭、羅越(Max Loehr)等學者都對陳夢家先生的青銅器研究有所啟發。其中,郭沫若先生對於陳夢家先生的影響最大,影響了陳夢家先生研究的整體格局和追求。隨後,蘇榮譽研究員介紹了陳夢家先生的中國青銅技術知識溯源。一般來說,金石學家不在意青銅技術,而藝術史與考古學家關注青銅技術。陳夢家先生的青銅技術知識主要來自閱讀,主要包括葉慈、近重澄真、道野鶴鬆、梅原末治、小鬆茂、郭寶均、王獻唐等人的著作。

《西周青銅器斷代》

蘇榮譽研究員還論述了陳夢家先生的中國青銅器技術觀。1954年,在《殷代銅器的合金成分及其鑄造》一文中,陳夢家先生第一次提出《考工記·六齊》是非常理想化的工作,價值有限。此外,在這篇文章中,陳夢家先生討論了小屯青銅遺址的鑄造模範及其要求,以及失蠟法同模、器的關係。蘇榮譽研究員認為,陳夢家先生對於青銅鑄造的看法是準確和富有遠見的。最後,蘇榮譽研究員對陳夢家先生55歲盛年離世感到痛惜,表示若先生繼續青銅器研究,中國青銅器研究必有更大突破,局面必早有改觀。

《殷虛卜辭綜述》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董珊教授發表了他對陳夢家先生的著作《殷虛卜辭綜述》的看法,並談到了陳夢家先生在青銅器和金文方面的貢獻。他認為,《殷虛卜辭綜述》代表了陳夢家先生的最高成就,不但代表了當時的最高研究水準,又能夠基本概括後來的研究局面。董珊教授以三書說和甲骨分類為例介紹了《殷虛卜辭綜述》的學術意義。陳夢家先生批評和發展了唐蘭先生提出的“象形、象意、形聲”的三書說,提出“象形、假借、形聲”三書說,為後世的“有聲字、無聲字”兩書說奠定了基礎。在甲骨文分類方面,陳夢家認為不同的字體可以屬於同一個時代,把分類和斷代分成兩步來做,是第一個把字體的重要性置於貞人重要性之上的學者,也是第一個從理論表述和實踐的角度提出先分類後斷代的學者。此外,《殷虛卜辭綜述》作為出土文件整理的學術範式,也具有重要的學術意義——它引入西方人文學方法,體系非常完善,論述深入,大大提高了出土文獻作為史料的價值。

陳夢家的音容笑貌

與會學者中,有機會見到陳夢家先生本人的並不多。北京燕山出版社原總編輯趙珩追憶了自己同陳夢家先生結識的經曆。據他回憶,1957-1960年這三四年時間里,他同陳夢家先生頻繁接觸,每月至少見面兩三次,多的時候甚至每週見面。他表示,自己的父親同陳夢家先生是忘年交,自己的家也成為陳夢家先生心情最陰暗和壓抑的時期難得的放鬆身心的去處。

陳夢家在芝加哥大學

在趙珩記憶中,陳先生有著廣博、豐厚的文化修養和底蘊。陳夢家先生在上世紀30年代末期成為詩壇的重要人物,不久後轉向研究考古學。自此,中國詩壇上少了一位詩人,考古學界升起了一顆新星。趙珩總編輯剛認識陳夢家先生的時候才八九歲,但陳夢家先生十分尊重孩童的好奇心和興趣,常指點幼年時期的趙珩總編輯畫畫,也帶他看戲。陳夢家先生在戲劇方面兼容並蓄,不僅看京劇,也欣賞地方戲,寫作了大量的戲曲評論文章,並曾經出資支持邯鄲衢州的豫劇團。趙珩總編輯認為,陳夢家先生不僅在專業領域有很高的成就,也在戲曲、音樂、傢俱等方面有著廣博的知識和興趣,這種融會貫通的能力值得後輩學習。

趙暉

陳夢家先生親屬、陳夢家夫人趙蘿蕤侄女趙暉也回憶了和陳夢家夫婦相處的往事。趙暉記憶中的姑父陳夢家為人溫和儒雅,總是沉浸在學問中。陳夢家在古文字學、考古學、甲骨文、青銅器等領域均頗有建樹,但在趙暉心目中,陳夢家的詩歌給她留下了最為深刻的印象,“姑父用感情寫詩,純然的感情流露,品讀他的詩,一如他的人。”

“大道理管著小道理”

在會議的最後,李零教授感歎“餘生也晚”,想見陳夢家先生其人而不得,只能通過閱讀陳夢家先生的著作來緬懷其人。李零教授認為,陳夢家先生作為古文字研究的第三代學者,做出了十分傑出的學術貢獻。陳夢家先生在治學方面具有博通的特點,從甲骨到漢簡,所有古文字的門類幾乎都有所涉及,並且在每一個方面都有非常有體系的研究。

陳夢家在清華大學

在李零教授看來,陳夢家先生由詩人到學者的轉變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問題。他表示,詩人需要許多可貴的品質,比如真誠的熱愛和興趣,以及豐富的想像力。在我國的老一代古文字學家中,郭沫若先生原本是文學家,王國維先生最先也對文學感興趣。類似的,陳夢家先生也是從文學轉向考古學。他作為詩人的想像力對於他的考古研究很有幫助,他的熱愛也驅動著他不辭辛勞地進行研究,將考古視為生命、生活中的一部分。

李零教授還談到如何認識陳夢家先生學術研究中的不足之處。他表示,後人給陳夢家先生的著作找錯無傷大雅,可以促進學術不斷進步。陳夢家先生從事學術研究時往往飽含熱情,突然對某一個題目感興趣時便說干就干,說學就學,集中地閱讀相關材料,十分投入。但陳夢家先生並不是做事十步九回頭的人,不會反複地檢討自己是否在論證中犯了錯誤。換句話說,陳夢家先生並不追求完美,在研究中難免會犯一些錯誤。李零教授表示,陳夢家先生的治學的精神,尤其是他像熱愛詩歌一樣熱愛學術的精神值得後輩學習。李零先生感慨,陳夢家先生和王國維先生命運相似,二人都熱愛文學,均在五十多歲時離世,讓人不勝惋惜。最後,李零教授用一句話來概括陳夢家先生的治學特點:他是知道大道理是管著小道理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