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期結售彙連續7月順差 人民幣越來越穩
2019年04月19日00:23

原標題:遠期結售彙連續7月順差 人民幣越來越穩

本報記者 顧月 北京報導

4月18日,國家外彙管理局發佈了一季度跨境資本流動數據。數據顯示外彙市場主要的跨境資金流動出現了一些積極的變化,出現了銀行結售彙逆差縮小、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順差大幅度擴大的局面,外彙市場供求基本平衡。

分結構來看,2019年一季度銀行結售彙逆差91億美元,相比去年同期大幅度收窄50%;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順差542億美元,比上年同期的順差107億美元增幅超過400%。

“從銀行結售彙數據看,1月順差121億美元,2月逆差150億美元,3月逆差61億美元。如果綜合考慮遠期結售彙和期權交易等其他供求因素,2019年以來我國外彙市場供求延續自主平衡格局。”國家外彙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表示,“雖然外部影響因素中還是有一些不穩定、不確定因素,但綜合來看在國內經濟和政策等穩定因素主導下,預期未來中國跨境資金流動會保持平穩運行、基本平衡的發展格局。”

人民幣彙率預期趨穩

從衡量跨境資本流動變化的各項指標來看,2019年一季度的跨境資本流動各渠道都出現了好轉的跡象。

從結售彙來看,一季度按美元計價銀行結彙同比增長0.5%,售彙下降2%,結售彙逆差91億美元,同比收窄50%,且月均值僅為逆差30.3億美元左右,較2018年下半年收窄74%。

從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來看,在經常項目方面,一季度實現交易順差25億美元,而去年同期為逆差292億美元;在資本和金融項目方面,一季度實現交易順差501億美元,順差比去年同期擴大119億美元。

與此同時,市場主體的購彙意願也在下降。外彙局數據顯示,一季度衡量購彙意願的售彙率,也就是客戶從銀行買彙與客戶涉外外彙支出之比為65%,較上一季度下降2個百分點;且企業外彙融資意願有所上升,截至2019年3月末我國銀行的境內外彙貸款餘額較上年末小幅增加24億美元。而結彙率則保持穩定,企業、個人等主體外彙存款增速放緩。

另值得關注的是,銀行遠期結售彙已經連續7個月保持順差,且順差額度逐月加大,一季度三個月分別為66、96和183億美元,這說明市場對於當前人民幣彙率預期更趨穩定。

“一般而言,有實際外彙買賣需求的企業預計人民幣彙率升值,會在遠期市場上增加遠期結彙,減少遠期購彙,目前遠期結售彙簽約額順差逐月上行,說明市場對人民幣彙率預期更趨穩定。”廈門地區一家外貿公司財務部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實際上遠期結售彙保持順差也和2018年8月左右監管部門將遠期售彙外彙風險準備金率從0上調到20%有關,這是典型的逆週期操作政策,避免因為羊群效應造成彙率貶值幅度過大過快,但是一定程度上也提高了有實際需要的企業進行彙率套期保值的交易成本。隨著跨境資本流動和彙率的穩定,也可以考慮對逆週期政策進行調整,保護企業合理的風險對衝需求。”上海地區某證券國際金融業務分析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外貿後續增長力存疑

雖然一季度跨境資本流動情況向好,但依舊需要對後續外貿形勢及其帶來的跨境資本流動變化保持謹慎態度。如從銀行代客結售彙和代客涉外收付款來看,在經常項目下,大額的順差主要出現在1月份,而2、3月份則均為逆差,而對其變化影響最大的,則是貨物貿易的變化。1、2、3月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中貨物貿易的順差,分別為388 、141和88億美元,出現減少趨勢。

“因為春節因素和擔心美國關稅政策調整,一月份包括我們在內的不少出口企業都有搶出口需求。從後續情況來看,2月份受到春節因素影響,工作日較短,出口量和收款量比較小。到了3月開始製作新訂單,不過整體來看,訂單量和去年同期相比,增速的確是在放緩的,尤其是美國地區的訂單。”4月18日,浙江地區某中型紡織品出口企業負責人對記者說,“因為貿易磋商前景未明,有客戶表示希望遷廠,結合稅費和人力、電力等成本來看,在紡織品方面中國和東南亞國家相比優勢在縮小,身邊也有不少同行開始將廠遷移到東南亞等地。我自己還沒有打算遷廠,但經營也已經從擴張轉為穩健。”

此外,被視為中國外貿“晴雨表”和“風向標”的廣交會也面臨壓力,廣交會新聞發言人、中國對外貿易中心副主任徐兵就在新聞發佈會表示,本屆廣交會採購商到會形勢比較嚴峻,預計會面臨一點點壓力。

長期以來,貨物貿易項下的收入都是我國外彙供應、儲備的重要來源,雖然目前隨著金融開放資本項目下的流入逐漸增多,但如果外需疲軟下外貿壓力加大,依舊不可避免地會對跨境資本流動產生負面影響。

“雖然現在推進貿易多元化和產品多元化,但這些都並非一朝一夕,作為全球最大經濟體,美國依然是中國最重要的出口市場。”寧波中基集團副總經理應秀珍也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目前進出口行業對中美貿易磋商的關注度極高,談判結果對於今年的進出口情況會有較大影響。”

另一方面,自2018年年底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升值幅度已接近4%,也不可避免地對出口商的利潤帶來了負面影響。“自2015年以來的‘貶值—穩定—貶值—快速升值—快速貶值—再次升值’這幾個輪迴後,出口商開始做彙率套期保值的增多,雖說貶值會對出口企業財務利潤帶來正面影響,但是綜合生產經營銷售等情況,進出口商和客戶都更希望彙率穩定。”上述紡織品負責人表示。

而面對彙率波動,大型進出口平台類企業也在積極幫助中小型進出口商規避原材料價格和彙率波動風險。“近年國際政治金融局勢變化極快,各類原材料和彙率波動情況也變得更加頻繁,對於進口企業而言,我們會利用金融手段幫助企業鎖定原材料價格,對於出口企業而言我們也會對企業財務開展培訓,倡導利用遠期結售彙鎖定彙率、鎖定成本和利潤。”應秀珍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