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李活“內鬥”升級:編劇不滿“打包”費起訴經紀公司
2019年04月19日10:59

原標題:荷李活“內鬥”升級:編劇不滿“打包”費起訴經紀公司

參考消息網4月19日報導 美媒稱,因不滿“打包”費,荷李活編劇近日向經紀公司提起訴訟。

據美聯社4月17日報導,美國編劇協會當地時間17日起訴美國娛樂業四大經紀公司,這是雙方就荷李活商業模式展開的曠日持久和日益激烈的鬥爭中最新和最大膽的舉動。

這起在洛杉磯法院提起的訴訟稱,根據加利福尼亞州的法律,經紀公司使用所謂的“打包費”是非法的,因為這“在編劇和作為他們代理人的經紀公司之間造成了眾多利益衝突”。

在第79屆奧斯卡獎頒獎典禮上,《無間道風雲》的編劇威廉·莫納漢(右)手持獎盃與頒獎嘉賓湯姆·漢克斯合影。(新華社)

報導稱,打包費的意思是經紀人將一部電視劇的各種元素——包括編劇、腳本和演員——合併在一起,作為一個整體直接賣給製片公司,而不是從各方收取佣金。這可能意味著成功節目的經紀能得到十分豐厚的報酬,有時甚至會超過直接為節目工作的人。

這種做法在荷李活已經存在幾十年,正是這種做法使經紀人同編劇之間的談判陷入停頓,編劇表示再也不能容忍這種情況。

訴訟稱:“製片公司給經紀公司支付的打包費與經紀公司客戶獲得的補償無關,它每年為經紀公司帶來數億美元的收入。經紀公司尋求的不是讓編劇從自己的作品中獲得最大限度的報酬,而是尋求最大限度地增加特定項目的打包費。”

訴訟還說:“實際上,經理公司因此不願意為客戶爭取更多報酬,因為那樣的話,經紀公司獲得的利潤份額可能會減少。”

訴訟稱,這種做法違反了加利福尼亞州的信託和不正當競爭法以及《塔夫脫-哈特利法》有關反回扣的條款。它要求法官宣佈打包費非法,並禁止經紀公司以打包費為基礎訂立新的協議。

被列為被告的是主導荷李活、常常被稱為“四大公司”的威廉·莫里斯奮進娛樂公司、創新藝人經紀公司、聯合人才經紀公司和ICM夥伴公司。據悉,這四家公司目前均未對這起訴訟立即置評。

據報導,代表這些機構的藝人經紀協會此前曾經表示,編劇協會的舉動是一種充滿了錯誤信息、試圖重塑整個行業,並限製其會員商業能力的奪權行為。

藝人經紀協會在表述其談判立場的公開文件中說,打包能讓更多的錢進入編劇的口袋,在打包製度下經紀公司的利益仍然與其客戶的利益保持一致,如果取消打包,編劇將損失大量收入。

這起訴訟還有8名據稱受到了打包費製度傷害的編劇作為個人原告,其中包括《鐵證懸案》的編劇梅蕾迪絲·施蒂姆和《火線重案組》的編劇戴維·西蒙。

在4月17日的新聞發佈會上,施蒂姆說她曾向華納兄弟影片公司和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推銷《鐵證懸案》。

施蒂姆說,直到6年後、《鐵證懸案》已經播放130多集時,她才知道自己的經紀公司創新藝人經紀公司“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通過談判收取了打包費。

施蒂姆說,她後來發現,創新藝人經紀公司還分享了該劇的一部分利潤,她每賺一美元經紀公司就能拿到94美分。

曾因擔任《國土安全》執行製片人贏得艾美獎的施蒂姆說:“這是不可原諒的。”經紀的收入傳統上是其客戶收入的10%,她說,這才是公平的,這才能使經紀公司的經濟動力與其客戶保持一致,客戶是“他們應該代表的人”。

該訴訟案還要求各經紀公司必須為這8名個人原告提供它們通過打包項目獲得的收入核算,並向原告支付相應的損失。

邁克爾·阿恩特擔任編劇的電影《陽光小美女》獲第79屆奧斯卡獎最佳原創劇本獎。(新華社)

報導稱,這場爭鬥讓荷李活陷入了未知的境地,行業刊物說,不清楚它會帶來怎樣的實際影響。雖然它不大可能產生編劇罷工那樣明確的巨大影響,但如果繼續下去,製作肯定會放慢。

編劇協會要求約8500名編劇解僱自己的經紀人,並在4月17日說,絕大多數編劇要麼已經這樣做,要麼將會這樣做。

包括斯蒂芬·金和巴頓·奧斯瓦爾特在內的一些著名編劇在社交媒體上貼出了自己寄出的解僱函的照片。兩位編劇都表示,他們對自己的經紀人很滿意,但對製度不滿意,自己需要服從協會的安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