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買奔馳車錢兩空 車行股東名單疑涉當地幹部
2019年04月19日08:42

  原標題:車行跑路牽出神秘股東名單:疑涉多名黨政幹部銀行高管

  來源:上遊新聞

  51歲的重慶市彭水縣居民張維貴,去年5月抱著43萬元現金去當地一家“安全和質量絕對有保障”的汽車銷售公司買奔馳車。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事情至今拖了快一年了,他仍是車錢兩空,麻煩不斷。

  上遊新聞(報料微信號:shangyounews)記者近日赴彭水調查發現,這起車行失蹤詐騙案的受害者還有多人,其中不乏當地黨政領導。更為詭異的是,在這家消失車行的背後,居然隱藏著一份神秘的股東名單,其中疑有多名當地黨政幹部和銀行高管的身影。

▲張維貴舉牌維權,聲稱自己是相信了彭水縣工業園區相關背書才買車被騙的。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張維貴舉牌維權,聲稱自己是相信了彭水縣工業園區相關背書才買車被騙的。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折扣買車,多人交全款被騙

  張維貴家住彭水縣漢葭街道石嘴居委會。2018年5月7日,經彭水縣工業園區管委會職工遊某介紹,他在位於彭水縣工業園區內的重慶英萊汽車銷售公司彭水分公司(以下稱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定購了奔馳GLC260汽車一台,按要求當場交齊購車款435000元,並約定於2018年6月22日前提車。“當時車行生意紅火,營業面積超過500平方米,銷售員也有七八人,而且不斷有車輛銷售成交。”

  2018年6月22日,張維貴準時前往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提車,發現銷售處大門緊閉,展車消失,偌大展場人去樓空。張維貴當時就嚇出一身冷汗,急得團團轉。

▲曾經紅火的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展場如今只剩下標牌。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曾經紅火的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展場如今只剩下標牌。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無獨有偶,與張維貴同時被騙的還有多人。彭水縣的公司職員楊小娜和同事馮先生,也在該車行各定購了一台大眾帕薩特,購買價格均是17.6萬元,比外面車行便宜近2萬元,他們也是全款交錢。楊小娜說:“購車的錢是我和丈夫用6張信用卡透支取現而來,現在車沒了,還得每月還款數萬元,家裡壓力超大。”

  上遊新聞記者調查發現,被騙的除了普通市民,不乏當地黨政領導。胡先生是彭水縣一鎮街主要領導,也算見多識廣,在當地人脈深厚。他也在該車行定購了一台途昂,車價打8.5折,總價37萬。他先交了25萬,結果同樣血本無歸。另一名當地政法系統幹部楊先生,從事政法工作多年,買車前也經過調查瞭解,結果同樣被騙現金10多萬。

  目前,在該起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關門消失事件中,據初步統計,被騙購車者約6人,總金額超過100萬元,其中損失最慘重的就是購買奔馳車的張維貴。

  工業園區公開背書成被騙主因

  為何這些當地的社會精英,無一例外地遭遇買車被騙呢?上遊新聞記者調查發現,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彭水縣工業園區主動為這家車行背書,並投資入股。

  張維貴介紹,自己之所以到英萊汽車彭水車行訂車,就是因為在彭水縣工業園區管委會上班的同學遊某的勸說。遊某對他說,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開業之前,工業園區領導就在大會上作工作安排,要求員工宣傳園區銷售汽車的信息,並稱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是園區引進的招商引資項目,是園區聯營企業,有園區參與經營,安全和質量絕對有保障,園區的實業公司——泰安公司專門投資入了股。

  園區領導還強調,為了推動英萊公司業績,只要是職工介紹來的業務都有相應提成,每一個職工都有幫忙推銷的任務,管委會將在年底對員工的銷售業績進行相關考核。

▲英萊汽車銷售場地不到20米外,就是工業園區辦公樓。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英萊汽車銷售場地不到20米外,就是工業園區辦公樓。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與此同時,彭水工業園區還在縣城四處張貼廣告,對英萊公司進行大肆宣傳,宣佈將以低於同行的價格和折扣銷售汽車,同時用工業園區的信用為英萊汽車背書。

  當地鎮街黨政領導胡先生也向上遊新聞記者表示,自己也是看了縣城四處張貼的廣告才知道工業園區也可以買車,但還是不放心。為此,他先後四次給彭水工業園區管委會副主任、泰安公司副總經理陳德旭打電話詢問情況,結果對方信誓旦旦地表示:該公司是園區專門赴重慶考察引進的項目,園區的泰安公司(系彭水縣工業園區的另一塊牌子,兩單位同一套班子),還專門入股上百萬,是英萊公司的大股東,信譽完全沒有問題。“我因為信了對方的話,結果25萬元被騙得一乾二淨。”

▲泰安公司與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的入股協議。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泰安公司與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的入股協議。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工業園區稱無責任,警方稱屬經濟糾紛

  張維貴介紹,自己付出的43.5萬元現金是自己的全部家底。為此,自己還將家裡一輛二手車賣掉才湊起現金。“沒想到一家車行說消失就消失,而帶給自己的,則是家庭幾近崩潰。”

  張維貴等人為此找到彭水縣工業園區管委會,希望對方承擔責任;沒想到工業園區管委會領導一口否決與此事的關聯,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我們沒有和英萊汽車簽訂入股協議,也沒有聯合開店,只是將場地暫時免費借給對方使用。你們和誰簽訂的合同,把購車款打給誰就找誰。”

  合同是與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簽的,錢也是打到對方公司賬戶的,但現在該公司的管理層全部消失,怎麼辦?張維貴跑到彭水縣公安局經偵大隊報案。接警人員一審查,發現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有合法的營業執照,有辦公場地,有明確的銷售協議。警方認為這不屬於經濟詐騙,而只是對方未依約履行合同,屬於經濟糾紛,只能讓當事人去法院打官司。

  張維貴對此愁容滿面:“打官司不僅時間漫長,而且就算我贏了官司,現在對方連人都找不到,怎麼執行?”

  蹲守一個月,堵住車行負責人

  沒有辦法,被騙的張維貴等人商量,為了要回自己的錢,必須找到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的負責人。當初該公司負責接待和收錢的據說是一對夫妻,其中經理叫陳正花,另一位負責人任春陽是其丈夫。

  張維貴等人多方打聽到,車行消失後,籍貫是重慶武隆的陳正花已經消失不見,聽說外出打工了;任春陽是彭水人,但也消失不見。

  經過多方查詢,張維貴終於得知了任春陽位於彭水縣城的住所地址。經過一個月的連續蹲點守候,2018年7月的一天,張維貴等人終於將隱匿多日的任春陽堵住,並扭送到當地漢葭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任春陽向被騙者們承認,車行確實收了大家的車款,但不是為了詐騙大家,而是因為車行將收來的車款打給英萊汽車重慶總公司後,結果被總公司欺騙。總公司收錢卻不交車,導致彭水分公司資金鏈斷裂,“我們也是受害者,實在無法給大家一個交代,我們才只能關門跑路。”

  任春陽介紹,因為自己有信用汙點,不能擔任公司法人,於是讓女友陳正花出面,因此英萊汽車彭水公司的註冊負責人是女友陳正花。由於兩人均是離婚家庭,並沒有辦理結婚手續,此事發生後,兩人各自外出打工,已經斷了聯繫。

  公司文件曝光,工業園區是第二大股東

  為了推脫自己的責任,任春陽向張維貴等人提供了大量的公司法律文件和資料。這些文件證實,彭水縣工業園區確實在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入了股,而且是第二大股東。

  上遊新聞記者發現,在一份簽署時間為2017年11月9日,簽署地點為彭水縣工業園區的《汽車銷售合夥經營協議》中,甲方為重慶英萊汽車銷售有限公司彭水分公司,乙方為彭水縣泰安實業有限責任公司——泰安公司是彭水縣工業園區的另一塊牌子,兩個單位實際是同一套班子,系彭水縣政府下屬國有企業。

  上述協議寫明,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為甲乙雙方共同合作經營公司,公司總投資規模500萬元,合夥期限為簽訂協議之日起一年。其中甲方股份比例為55%,乙方為45%,即甲方向重慶英萊汽車銷售有限公司出資50萬元保證金加代理權占55%股權;乙方出資200萬元現金占45%股權。

  上遊新聞記者看到,甲方的簽字人為陳正花,乙方簽字人為彭水縣泰安公司總經理張智鴻。

▲車行合夥協議書中,被指背後有多名黨政幹部和銀行高管的身影。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車行合夥協議書中,被指背後有多名黨政幹部和銀行高管的身影。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股東名單背後有黨政幹部銀行高管身影

  除了證實泰安公司入股之外,張維貴等人還獲得了一份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的股東名單和多份會議紀要。而這些文件證實,在該公司的股東中,存在多名當地黨政幹部和銀行高管的身影。

  上遊新聞記者看到,在一份簽署時間是2017年11月2日,比與泰安公司合夥經營早7天的《汽車銷售合夥經營協議書》里,列出了6名股東名字。

  該協議書顯示,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由6名股東組建成立,6個股東分別為:陳正花、楊貴獻、黃萍、任春雨、李霞、冉建。其中,除陳正花出資12.5萬元占股25%外,其他5人均各出資7.5萬元,分別占股15%。

  張維貴等人多方打聽後證實,6名股東中,有多人都是當地黨政幹部和銀行高管的家屬,屬於股份代持。這明顯屬於國家公職人員及親屬違規經商,典型的利用職務之便違紀違規,牟取私利,嚴重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員法》、《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進一步製止黨政機關和黨政幹部經商、辦企業的規定》等有關規定。

  據瞭解,股東名單中,陳正花是幫助任春陽代持股份,楊貴獻是彭水縣文旅委幹部滕某洪的家屬,黃萍是彭水縣銀行高管王某的家屬,任春雨代表另一位當地銀行高管任某生,冉建疑代表泰安公司副總經理陳德旭。

  相關資料證實,楊貴獻、黃萍、任春雨、冉建四人,除了在這份合夥經營協議簽名外,在公司其他的會議紀要上籤名,均是幕後的代表者。比如,在一份時間為2018年5月29日的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會議紀要上,列明的股東參會人員名單中就沒有楊貴獻、黃萍、任春雨、冉建等四人,取而代之的就是滕某洪、王某、任某生、陳德旭。

  上述這份會議紀要寫有:“公司內部明確劃分工,滕某洪同誌負責公司的全面管理,任某生同誌負責公司財務管理和公司公章及合同的管理,各位股東不參與管理。”

  在同一天,有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蓋章的一份移交清單顯示,“2018年5月29日,陳正花向任某生移交重慶英萊汽車銷售有限公司彭水分公司相關印章、合同樣本、鑰匙等相關事項。”

  張維貴說,這份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的文件,從側面證實了股份代持的真實性。滕某洪和任某生並不是英萊公司的股東成員和工作人員,為何能以股東身份參加會議並接管公司,這不是最好的證明嗎?

  張維貴說,這些文件表明,這是一起明顯的國企招商、幹部參與、合夥銷車、公投私分的案件。

  公職人員均否認是車行股東

  4月3日,上遊新聞記者就此聯繫上已經在外地打工的任春陽。他表示,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與泰安公司合作經營是真實的。彭水縣工業園區不僅出了200萬元現金入股,而且免費出了500平方米的經營場地。

  任春陽表示,張維貴等人打的車款,都由彭水分公司轉給了英萊汽車重慶總公司,彭水分公司沒有人貪汙一分錢。2019年3月4日,涉嫌詐騙的英萊汽車重慶總公司負責人已經被警方抓捕。同時受害的還有英萊汽車綦江、涪陵、豐都、黔江等分公司,受損金額都在數十萬左右。唯獨彭水分公司損失最大,多達上百萬。

  任春陽同時向上遊新聞記者證實,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後期管理,確實由滕某洪、任某生等人負責。這從側面上印證了2018年5月29日該公司會議紀要關於股東內部調整分工的真實性。

  上遊新聞記者就此電話採訪了彭水縣文旅委工作人員滕某洪。滕表示,張維貴等人的購車款打進陳正花等人的私人賬戶上,屬於找陳正花私人購車,屬於他們之間的私人糾紛,與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無關。

  滕某洪表示:“我和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不是股東關係,而是私人借款關係。後來為了討回借給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的錢,但礙於身份又不敢違法要賬,於是才從2018年5月份開始接管公司經營。”

  彭水縣某銀行負責人任某生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我不是(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股東,也不是合夥人。”至於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的會議紀要為何顯示他列席了會議,他解釋是:“因為他們要求我去作旁證。”

  彭水縣某銀行經理王某,同樣否認自己是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合夥人。至於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會議紀要上為何有自己的簽字,他表示是因為另一件事情的需要,隨後掛斷電話。

  泰安公司願依法院判決承擔賠償責任

  彭水縣工業園區管委會副主任、彭水縣泰安實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陳德旭表示,泰安公司確實與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有入股協議,但在經營過程中,泰安公司發現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存在一些問題,為防止風險,在2017年12月27日就提出解除協議。但因為銷售返點以及審計等問題,一直到2018年5月雙方才簽署解除協議。“因此,泰安公司只負責對2017年12月27日之前銷售的車輛負責。”

  陳德旭介紹,他對張維貴等人的遭遇比較理解和同情,但整個事件與泰安公司沒有直接關係。作為國有企業,泰安公司必須要有司法判決才能賠償。因此希望張維貴等人走司法程序,只要有法院判決,泰安公司該怎麼執行就怎麼執行,領導決策失誤該承擔什麼責任就承擔責任。

  陳德旭同時否認通過他人持有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的股份。但他側面證實了滕某洪、王某、任某生是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股東。因為在2018年6月1日,3人為泰安公司向英萊汽車彭水分公司支付的一筆150萬元的款項做了自然人擔保。

  當地紀委監委已介入調查

  上遊新聞記者日前獲悉,英萊汽車重慶總公司涉嫌經濟詐騙下屬多家加盟子公司購車款的案件,目前由南岸區警方在負責偵辦。

  今年2月25日,接到張維貴等人的舉報後,彭水縣紀委監委已經派出調查組,入住彭水縣工業園區依法進行調查。

  張維貴等人表示,在當地紀委監委介入調查的同時,他們也將向當地法院提起訴訟,希望能用法律手段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上遊新聞記者 範永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