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北京天安門》曲作者給現代音職學子們上了一堂特別的作曲課
2019年04月19日09:41

原標題:《我愛北京天安門》曲作者給現代音職學子們上了一堂特別的作曲課

圖說:《我愛北京天安門》的曲作者、著名作曲家金月苓來到學校,和“00後”學生們分享自己的作曲經曆 來源/上海現代音樂職業學校供圖

“沒想到金老師也用專業軟件作曲,她還支持鼓勵我們用Cubase這樣的現代創作工具!”昨天,上海市現代音樂職業學校的學生聽了一堂非常特別的“作曲課”——作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週年、“五四”運動百年“紅色暢想”系列活動,《我愛北京天安門》的曲作者、著名作曲家金月苓來到學校,和“00後”學生們分享自己的作曲經曆。這場講座成為了一場小型作品鑒賞交流會,金老師講著、唱著,把經驗和感悟真誠傳遞;學生們聽著、問著,向金老師求解心中困惑,也與這位前輩分享自己的作品。

70年代,一首《我愛北京天安門》唱遍大江南北,成為時代記憶。意大利電影大師米開朗基羅 安東尼奧尼於1972年拍攝的紀錄片《中國》便以此曲揭開影片序幕;1979年鄧小平訪美期間,美國兒童曾用生澀的漢語演唱這首歌曲,歡迎中國貴客的到來;日本民間訪華團在中國演出的節目中,曾用中日兩國語言演唱這首歌曲。這首歌成為一張打破國界的中國名片。不過,這首歌的樂曲並不是“一次成型”的,最初曲調輕快活潑,結構是一段體加尾句,金月苓不斷琢磨,最後將曲子改寫為“ABA”單三部的曲式,第一段活潑歡快,第二段舒展悠揚,第三段再現第一段的活潑歡快,歌曲更加朗朗上口,也成為了經典。

“我當初寫這首曲子的時候,可沒想過它能不能流傳開來,可能最多希望對門學校的孩子能唱一唱就好了。創作的時候如果考慮如何才能流傳,或許就創作出不來了。”金月苓告訴年輕的學生們,要多寫、多琢磨,寫得多才會“順”,寫得“順”才會對自己有更高的要求。金月苓至今保持創作習慣,有時候用哼唱著用紙筆寫,有時候一邊彈琴一邊琢磨,有時候用作曲軟件一邊輸入一邊聽。她創創作不能停留於原位,要不斷有新的創意。

學生們問,創作遇到瓶頸怎麼辦?金月苓告訴大家,靈感源於生活,生活中經常用到、想到、看到的內容是最好的小題材,而小題材往往比大題材更經久不衰更有生命力。

學生許文佳成聽了金老師的分享很有感觸,“聽金老師分享她的音樂故事,我懂得了如果要寫出優秀的歌曲不僅需要平時踏實的知識積累,還需要細緻地琢磨音樂形象,更需要用一顆熱愛生活的心去發現、去追尋、去體悟生活中的美。希望我也能像金老師那樣,在美好的青春中譜寫出自己的青春旋律!”“讓我感到最為驚訝的是金老師年輕的心態和與時俱進的理念。沒想到金老師作曲用專業的創作軟件,她也鼓勵和支持我們用Cubase這種現代的創作工具來進行創作。今天的講座更像是一堂作品分享會,一次藝術交流會,在前輩的鼓勵下,我們更加確定了藝術學習的目標,提升了創作的信心!”學生王選說。

這場分享是在學生們合唱《我愛北京天安門》中結束的,許多“00後”學生聽父母唱過這首歌,這一次他們以更特別的方式走近這首經典。“今年正逢新中國成立70週年、‘五四’運動百年,學校通過‘紅色暢想’系列活動,讓學生們聆聽經典、走近經典,同時號召大家圍繞這兩個主題,用現代的音樂語言寫出時代的旋律。”現代音職黨支部書記李遜芳說。通過一系列活動,音職學子感受經典作品的魅力,傳承音樂前輩們的精神,也堅定了自己的職業信念。

新民晚報記者 易蓉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