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200億身家“一夜清零” 光彙石油老闆離任所有職務
2019年04月18日22:14

  近200億身家“一夜清零”!這家油企突然破產,老闆離任所有職務!

  中國基金報

  4月16日,中國“第四桶油”光彙石油發佈公告稱,因被香港高等法院裁定破產,公司董事會主席薛光林“不得不離任了在香港上市公司光彙石油(00933,HK)的所有職務。

  薛光林本人是香港居民,按照香港法律,如果被裁定破產,意味著他無法繼續擔任公司管理層和無法離境,直至四年之後期滿。當然,四年之後,他的債務也可以一筆勾銷。

  不過,公司公告表示,薛光林打算對破產令提出上訴,並尋求重新委任為公司董事。

  190億身家一夜歸零

  只因做了個人擔保

  根據4月11日香港高等法院的裁決文書顯示,光彙石油新加坡全資子公司向越南國家石油公司購買了3025萬美元的油品貨物,約定在2018年4月23日支付,但並未按期支付,此後又多次逾期。

  之後,薛光林作為光彙石油的控製人,以個人名義為光彙石油做出擔保。但債務逾期後,薛光林沒有提出延遲法定追債要求的申請。

  最終,越南國家石油公司因光彙石油未能償還逾3000萬美元的債務,申請對光彙石油破產清算。

  香港高院認為,在目前狀況下,無論是光彙石油全資子公司光彙石油新加坡公司,還是薛光林本人,都無法在規定時間內償還逾期債務,上述債務不涉爭議性,且光彙石油不具備償還債務的能力。因此香港高院裁定薛光林破產。

  現年52歲的薛光林是光彙石油的創始人,曾以以88.8億元的財富排名2012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單中第59位。2014年和2015年,他再次進入該榜單前百名,分別以140.8億元、190.5億元的財富,位列第57位和第51位。

  靠中石油發家

  “第四桶油”如今欠債超200億

  據坊間消息,真正讓後來的這位石油鉅子賺到第一桶金的生意其實是當時十分流行的電子產品--BP機(傳呼機),這使他積累到了足夠的創業資本。

  1998年,在經曆石油產業的震盪期後,光彙石油之前投資建立的油庫進入了中石油的視野,也給了他一次結交“權貴”的機會。

  據財新網對薛光林的專訪中,薛曾回憶此事時提到,“我租給他們的價格遠低於市場價。”

  與中石油成為商業合作夥伴,光彙石油不但倖免於其它同行慘遭洗牌的命運,反而在2006年獲得海關總署批準,成為國內五家擁有保稅油經營牌照的企業中唯一一家民營進口商。

  在後來發展中,光彙石油集團的發展讓後來者無法望其項背­——在國內累計投資超580多億元人民幣,累計為社會創造稅收超數十億元,擁有包括油氣田、油輪、油庫碼頭、國際貿易及海上供油等上下遊一體化業務體系和產業鏈。

  除煉油之外,光彙石油通過旗下的上市與非上市公司,已將觸角伸向石油事業的幾乎所有領域。可以說,光彙石油已成為與三大國有石油巨頭及跨國航運巨頭比肩的全球性能源型企業,號稱“中國第四桶油”。

  在如此快速地擴張之中,資金鏈成為其“痛中之痛”。

  2016年,光彙石油的中報顯示,光彙石油的財政狀況已經有所惡化,銀行結存及現金顯著下降90%,由44.71億跌至4.46億港元;另一方面,流動負債中的銀行及其他借貸則增加55.2%至75.45億港元。確認為支出的存貨成本,亦提升45.3%至290.92億港元。

  光彙石油在2017年3月最後一次對外發佈的中期財報稱,截至2016年12月底,公司總負債218.75億港元,其中銀行債務129.55億港元。

  光彙石油股權慘遭拍賣

  停牌一年多仍無法複牌

  自2018年下半年起,光彙石油要破產的消息不絕於耳。

  據路透社報導,2018年11月,因未償債務到期,光彙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加油船船隊被扣押。

  同在2018年11月,因涉及與平安銀行間的3.38億借款糾紛,光彙石油持有的深圳前海微眾銀行(下稱微眾銀行)1260萬股股權被強製拍賣,起拍價為4.41億元。但隨後該拍賣活動由於未知原因取消。

  由於延遲刊發2017年業績報告(2016年7月1日至2017年6月30日),光彙石油在港交所的股票買賣於2017年10月3日起被暫停至今。

  停牌前,股價報收1.5港元,總市值153億港元,距2015年的最高峰跌去了71%。

  2019年2月,光彙石油發佈業績預告稱,預期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6個月的未經審核綜合虧損金額為約4.52億港元,但在未來審計中仍有可能進行調整。虧損的原因主要由於國際貿易及海上供油業務的銀行交易信貸被收緊引致ITB業務交易減少及運費費率低迷影響了航運業務的利潤率。上遊業務部分雖然持續盈利,但集團的總體毛利率未能足夠支付所產生的固定費用,包括集團的折舊、融資和其他業務費用,形成虧損。

  但是由於2017年年度業績、2018年中期業績及2018年年度業績尚未刊發,預計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6個月的業績刊發將會延遲。

  也正因為2017年、2018年業績尚為刊發,香港聯交所繼續要求公司停牌。

  困境中曾得殼牌和中海油的資助

  2018年7月,光彙石油發佈公告稱,為了優化集團的股權及資產結構,擬出售舟山碼頭及15艘大型油輪。但四個月後,光彙石油與殼牌簽訂了租船協議,終止了這14艘油輪的出售。

  2018年底,中海油曾高調馳援債務重組中的光彙石油。光彙石油公告顯示,中海油通過旗下兩家公司,為前者的曹妃甸油田項目提供總額達7億美元的融資與墊資計劃。

  據《中國經營報》1月報導,此前有業內人士認為,由於發展較快和國內外多地佈局,光彙石油資金鏈吃緊,中海油的7億美元在一定程度上舒緩了其資金緊張問題。

  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7年底,光彙石油在深圳、舟山、大連分別投資建設了三個大型石油儲運基地,總庫容達1200萬立方米;擁有一支總運力達300萬載重噸的遠洋油輪船隊;在新疆擁有兩個年產天然氣2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田,在渤海灣曹妃甸擁有兩個儲量超過1.3億桶、年產原油600萬桶的海上油田區權益。

  隨著油價的止跌回升,佈局上遊已久的光彙石油極有可能很快迎來債務危機的破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