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識過「黃心穎」這樣的女孩
2019年04月18日23:18

  (來源:與爾同消萬古愁)

  看到黃心穎跟許誌安在出租車上激吻的新聞,我差點吐了出來。

  這個香港狗血八卦里,唯一讓我好奇深究的恐怕就是這一點了:

  明明有一個年輕又帥的男朋友,還剛剛秀過20萬的情侶戒指,黃心穎有什麼想不開的,偏偏要跑去出軌一個又老又醜的過氣男歌手?

▲黃心穎和男朋友馬國明
▲黃心穎和男朋友馬國明

  我對香港娛樂圈不熟悉,出於好奇查了一下黃心穎的資料,發現她是“慣犯”。

  我在生活中也認識過這樣的女孩,她們是男女關係的“狩獵者”,並且捕獵的對象,往往是有家室的老男人。

  她們在這種關係里,圖的不是世俗名利或者愛情,這樣的人,根本就沒有愛的能力。

  她們沉溺於偷情的隱秘刺激,和戰勝了另一個女人的虛假快感。

  她們多半有著深刻隱形的自卑,和對這個世界的膚淺認知,然後一步步葬送自己的前程。

  黃心穎2012年以港姐亞軍身份出道,入行就拍了不少電視劇,拿了一些新人類的獎項,很受TVB重視。

  可是與此同時,她又緋聞纏身,而且這些緋聞男主角,多半有家室。

  拍《東坡家事》,黃心穎跟王浩信舉止親密,常常被拍到出雙入對。

  拍《再戰明天》,黃新穎跟吳啟華傳出曖昧緋聞,很快吳啟華跟太太離了婚。

  拍《以和為貴》,黃心穎的緋聞對像是李思捷,兩個人交往甚密,黃心穎還去過李思捷的其他劇組探班。

  我在現實中也認識這樣一個女孩,她在讀大學時,就很喜歡跟男老師曖昧不清。

  她熱衷於在同學中炫耀男老師跟她關係密切,會單獨透露給她考試的重點,或者,哪天要開班會。

  我們還沒收到消息,她已經迫不及待在同學中嚷嚷起來,享受著莫名其妙的優越感。

  大學畢業之後,她每換一份工作,也都會跟男領導鬧出緋聞。

  那些緋聞對象,多半是油膩的中老年男人。

  她在他們身上也得不到什麼實際利益,無非仗著這一點真真假假的曖昧,讓同事們對她有一份虛假慇勤,以及直屬上司不敢對她較真,只安排輕鬆的邊緣工作給她。

  旁人看來很蠢,她卻享受其中,尤其是想像一下“他的老婆再優秀又如何,還不是被年輕貌美的我吸引”。

  我跟這個女孩很久沒有聯繫了,好幾年前,聽說她交了一個同齡男朋友準備結婚,再後來,又聽聞她得了抑鬱症,辭職回到家鄉養病。

  再然後,朋友圈里就失去了她的消息。

  在一本雜誌上我還看過一個更極端的故事。

  一個年輕女孩做了已婚男的第三者,她對男人的老婆更加好奇,常常打探她的消息。

  當她得知,男人的老婆非常優秀和聰明,年輕的時候兩個人一起創業打江山,老婆是能給出關鍵決策的那一方之後,這個女孩對面前的老男人,有了更強烈的性衝動。

  她和他做愛,但是腦海里出現的是三個人,她在幻想中一次次戰勝了那個優秀的女強人。

  故事如果只講到這裏,就淺薄了。接下來的轉折才有趣:

  年輕女孩做了老男人很久的秘密情人後,在一次意外中發現,男人的老婆其實已經得了癌症,住在護理醫院好幾年了。

  她看著那個她想像了無數次的女強人,虛弱、蒼老,生命的跡象越來越微弱,像風中飄零的紙屑。

  女孩子的心一下子就崩潰了。

  原來她幻想中無數次戰鬥的對象,只是一個虛弱的病人。

  回想這個故事,我忽然明白了,也許許誌安對黃心穎最大的吸引力是——他是天后鄭秀文的丈夫。

  這個身份是最強烈的光環,那是天后的男人啊!

  於是在這個遊戲里,她把他當做獵物,她關注鄭秀文的微博,偽裝為無害小白兔混進他們的社交圈,卻引誘著他,享受著戰勝了天后的秘密快感。

  許誌安有什麼所謂呢?

  他52歲了,哪怕在上個世紀末苦情歌最後的輝煌歲月裡,占有過一席之地,也得最佳男歌手如願以償過,可那已經是20多年前的事了。

  他的人生早就在下坡路上落魄得不成樣子,只能背著老婆在出租車后座跟小妹妹苟且找點存在感。

  如果沒有鄭秀文,他出軌八百次估計也上不了熱搜,沒有人記得許誌安是誰,他早已被時代拋棄了。

  黃心穎今年30歲,被TVB封殺,其實我是有點唏噓的。

  事業全面崩盤之後,恐怕接下來秀過20萬戒指的男友也會及時止損——如果說這個事件里有什麼人最慘,我覺得最慘的就是黃心穎了。

  天后永遠是天后,不管原不原諒許誌安,我相信鄭秀文的人生已經足夠精彩。

  男人來來去去撼動不了她人生的主旋律,她的命運是牢牢掌控在自己手心裡的。

  如果這一場變故,能夠讓她痛定思痛,徹底放下感情執念,她的今後的人生只會更好。

  馬國明是遇人不淑,在結婚前認清女朋友的真相,也未嚐不是幸運。

  黃心穎的人生,才是一步步走向自我毀滅。

  她的起點並不低,23歲出道就被重視,如果她把心思用在演藝事業上,前途很可能一片光明。

  如果她有足夠的善良跟智慧,珍惜一段感情,婚姻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很可惜,她熱衷玩火自焚的遊戲,淺薄虛榮又沒有底線。

  這種人其實可恨又可憐,因為她們心理很病態,智商品性都欠佳,無論有多少條光明大道擺在面前,她們一定會選擇做陰溝裡的蛆蟲。

  或許,在她們內心深處,自己也只配得上如此。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