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的一把大火,燒出了愛國鍵盤的原形
2019年04月18日23:17

  (來源:油炸綠番茄)

  昨天一醒來,就看見了巴黎聖母院被燒燬的消息,心猛地震了一下。

  視頻里高聳的塔尖轟然墜入火海,若不是4月1早已過去,差點就以為是愚人節的特效。

  雖然都在引用白居易的那句彩雲易散琉璃脆,可我們總還是以為美會是永恒的。

  還好結果不是最糟,文物搶救出來了,卡西莫多的鍾樓也保住了。

  不能苛求每個人都保持整齊劃一的悲痛與惋惜,你與它情感的聯結越深,悲傷也就越深。

  你在它的身邊長大,是一種情感,見過它,是一種情感,在文學里讀到它,是一種情感,至於你只是聽過它的名字,甚至連名字都沒聽過,情感便又淡漠了一層。

  痛或不痛,都是正常的情感。

  但最驚呆我的,是一群人扯出了圓明園,叫嚷著報應,活該,恨不能跑去放一掛鞭炮慶祝。

  “法國人現在知道我們當年的感受了吧?”

  甚至還有人冷嘲熱諷悲傷的都是聖母。

  腦子沒毛病吧?

  一個天災,一個人禍,相隔一百多年,沒有任何因果關係,卻被畸形的家國情緒給尬聯了起來。

  這要是報應,那全世界的災難都可以歸為報應,而且一切報應都報在了最無辜的百姓身上,請問何爽之有?

  微博還有個加V的道士發帖說5991座自己國家的土地廟被拆,比不上外國一個失火的建築,罵中國人都喜歡自輕自賤。

  他說的土地廟,長這樣:

  當地居民維護自己的風俗和信仰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它們跟曆史藝術文化統統都不沾邊,和巴黎聖母院沒有任何可比性。

  一個北京人可能會坐十幾個小時飛巴黎看聖母院,但是絕無可能坐幾個小時火車來高郵拜土地廟。

  它們只屬於高郵,不屬於全人類,外地人不關心不是很正常,跟自輕自賤又有哪門子關係?

  道德的大帽,能不能不要這麼輕輕巧巧就扣過來。

  況且圓明園被燒燬的時候,每一個有良知的法國人也都憤怒好嗎,這同樣是全人類不可估量的災難,

  法國任何一個熱愛藝術,瞭解曆史的人,都不會原諒他們祖上的侵略者,他們同樣感到恥辱。

  雨果就曾致信法國總統,悲憤地寫下:

  有一天,兩個來自歐洲的強盜闖進了圓明園。一個強盜洗劫財物,另一個強盜在放火。似乎得勝之後,便可以動手行竊了。他們對圓明園進行了大規模的劫掠,贓物由兩個勝利者均分。

  這不是聖母,這是基本的人性。

  我沒聽說哪個真正熱愛曆史文化的人,會將國與國的邊界分得門清。

  美軍當年準備投原子彈的時候,梁思成建言要保住京都奈良,國恥家恨的歸國恥家恨,但文明是全人類的。

  對外國文明漠視的,對自己國家的同樣重視不到哪裡去。

  中國沒保留下來的,何止一個圓明園,往近點說,北京的舊城牆,往遠里說,阿房宮,大明宮,後人毀掉前人的,不計其數。

  噴子的邏輯里,外國人的事我們不關心,自己的家事也不用介意,但是外國人欺負我們的,就要一筆一筆記下,然後用鍵盤報復回去。

  他們只是假裝心疼圓明園。

  這種民族自卑心理,看到外國出事了就暗戳戳心喜,簡直像陰溝裡的老鼠。

  我想起了濟南的老火車站被拆除時心裡的痛,我是在火車站旁長大的,它承載了我童年最美好的記憶。

  這座高低起伏、錯落有致的哥特式建築群,由德國建築大師赫爾曼·菲舍爾設計打造,曾是亞洲最大的火車站,見過的人都知道它有多美。

  赫爾曼非常愛自己這件作品,直到他死後,他的後人每年還會來這裏義務保養維護。

  他的兒子聽到火車站拆除的消息後,發誓從此不再踏足濟南。

  至於拆掉的原因,既可悲又可笑,因為濟南一名身居要職的官員稱,老火車站是殖民主義的象徵,看到它就會回想起中國人民那段受欺壓的歲月。

  是不是跟如今這些鍵盤黨邏輯真是如出一轍?

  別再說什麼言論自由了,還好他們也只是“言論”自由,掌握那麼一丁點權利都會非常可怕。

  一個真正愛國的人,首先應該是善良的,體面的,走到哪裡都能贏得同胞和外國人尊重的。

  別再給“愛國”這倆字招黑了,你們不可能愛國,你們誰也不愛。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