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說》落幕 高曉鬆還能販售什麼
2019年04月18日00:54

  來源:北京商報

  《曉說》曆經七年已至終曲。4月18日,讓高曉鬆迎來“網紅”高光時刻的《曉說》最終季《曉團圓》在杭州舉辦收官粉絲見面會。這是《曉說》的終點,卻不是高曉鬆的終點,眼下50歲的高曉鬆又要“支起新的攤子”。據瞭解,伴隨著《曉說》收官,一檔以美食和電影為切入點的文化節目《曉餐廳》計劃於7月在優酷播出。顯然,高曉鬆離開講桌上餐桌,換個場景販售的仍是天南地北的文化課。

  “曉字頭”節目熱退

  “《曉說》只是一次‘小別離’。”在負責泛文娛內容中心,涵蓋紀實文化板塊的優酷副總裁干超看來,高曉鬆模式將再次發光發熱,“讓核心文化人物帶動紀實內容,培養更多高曉鬆式的KOL,發揮內容在產業上的長尾效應”,將成為優酷的新打法。

  關於《曉說》,時間還要回到2012年。酒駕事件之後的高曉鬆重回選秀節目《中國達人秀》的評委席,但只播出了一期,就被替換。當時正逢視頻網站的崛起,在和時任優酷土豆內容負責人李黎多次溝通後,確認了高曉鬆的脫口秀的特質:“第一,跨文化,在中美之間都有生活經曆;第二,娛樂化,能把複雜的問題做淺顯直白的表達。”首集節目一上線,24小時內播放量就突破100萬。

  最先需要陪伴的人也最易先厭倦,遊戲熱度漸消,高曉鬆的節目也難掩疲態。從豆瓣口碑評分來看,一、二季的《曉說》是9.1的高分,至2017年從愛奇藝回歸優酷起,《曉說》的三、四季評分為8.7與8.5。2019年的完結季更名為《曉團圓》,節目在豆瓣名列中竟未收穫有效評分。《曉說》難續,而高曉鬆為優酷帶來的《曉年鑒》、《大城曉聚》、《矮大緊指北》等“曉字頭”節目知名度都未及《曉說》。

  從高曉鬆微博來看,再機智風趣妙語連珠的節目內容,都難及送上一張美顏自拍的熱度。對與《曉說》的完結,干超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談到:“曉鬆可能想去做一些新的東西,對他來說在這個年齡更有意義的事情是什麼,是一個個人選擇的問題。”

  七年商業“轉身”

  作為初代現象級網綜文化紅人,高曉鬆不選擇功成身退,就要面臨轉型難題。事實上,高曉鬆與《曉說》的七年,見證了資本對視頻行業與文化內容的改寫。

  2014年,兩季創造超5億次點擊的《曉說》成為視頻網站自製綜藝的風向標。同年,背靠百度的後來者愛奇藝全力向“老大哥”優酷土豆進攻,挖腳高曉鬆成為其中重要的一項。順勢“轉會”愛奇藝後,《奇葩說》與《曉鬆奇談》的火爆讓高曉鬆獲得更多商業資本的青睞,也感受到了商業植入的不適。

  據瞭解,《曉鬆奇談》一期節目涉及了加拿大原住民人權問題的內容。《曉鬆奇談》的某贊助商與加拿大旅遊局簽訂了合作協議,加拿大旅遊局要求刪除節目。遭商業因素干涉而停播,高曉鬆在微博直言不諱表達了不滿。與愛奇藝的合作也止於合同上的2016年底。

  兜兜轉轉,高曉鬆還是回到了優酷的懷抱。曆經從優酷“轉會”愛奇藝又回歸優酷的履曆,高曉鬆也完成了從民謠騎士到阿里高管、網紅公知、電影導演的身份轉變。雖然人氣不如從前,退出了脫口秀的節目,但高曉鬆當下卻成為優酷的紀實文化板塊的一張王牌。據干超介紹:“高曉鬆也好,梁文道也好,這些人本身都有很強的文化和社會符號性,我們希望他們將來成為紀錄片方面的代言人。打通用戶、內容與市場維度,最終的文化內容要在產業端實現價值。”繼劇、綜之後,文化紀實成為視頻平台商業前景的必爭之地。

  對於文化表達者的商業化路徑,資深文化評論人韓浩月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相比於邀請文化人,更重要的工作是做好內外部環境營造,尤其是文化與商業的無痕對接。”

  餐桌上的文化課

  《曉說》收官之際,《曉餐廳》隨後宣佈亮相。剛下講桌、又上餐桌的高曉鬆似乎要憑藉“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姿態開啟第二個春天。

  “《曉說》的告別只是一次短暫的小別離,無非兩三個月的時間。再回來的時候,是曉鬆在曉餐廳里扮演一個有意思的角色,會成為他的人生中的一次新嚐試。曉餐廳顧名思義和美食有關,但不止於美食。從電影當中的美食開始,最後還是會落到人們對生命本身、對生活本身的思考。”干超表示,在新的語境中,節目需要更加創新、更有力量或者更加真實的文化表達。

  天南地北的文化課,通過置換場景開啟新販售。在韓浩月看來,文化人做餐飲經營體驗類節目,比明星做同類節目會少一些關注點,但會多一些文化味道,新節目值得期待。“但也要注意高曉鬆場景轉換後的適應能力,以及節目的創意能力,是否能達到一個理想的狀態。畢竟此類節目的看點,已經被消耗得差不多了,需要幾乎全新的創意點,才能讓觀眾提起興趣。”娛評人納蘭同樣表示:“如果只是把類似《中餐廳》這樣的明星餐廳經營體驗節目轉化過來,觀眾是很難買賬的。”

  對於優酷來說,老節目的停播與新節目的接續,算是高曉鬆在優酷“演藝”生涯的又一個新開始。而一個高曉鬆,也是優酷紀實文化板塊的開始。據干超介紹,優酷會把KOL當做B2B2C模式中“B”的一環,向他們開放廣告、會員收益分賬。“這樣我們和文化、和名人的綁定會更加緊密。節目的核心人物也是這個IP的主人,最後共同通過平台運營實現分賬,通過好的內容來實現價值兌現。”

  北京商報記者 盧揚 胡曉鈺/文 宋媛媛/製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