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最屑動畫”是如何煉成的?
2019年04月18日14:37

  2019年4月2日,當Niconico上《獸娘動物園2》最終話的好評率突破2.8%的曆史最低線,停留在2.6%的那一刻,上代務正式跌下了“神壇”。

《獸娘動物園2》最終話的Niconico好評率
《獸娘動物園2》最終話的Niconico好評率

  上代務是動畫《遊戲王ARC-V》的編劇,因為其劇情前期神展開後期爛尾的表現,《遊戲王ARC-V》於2017年創下了霸占Niconico動畫單集口碑排行榜倒數前二十的“優秀成績”。而單集好評率僅為2.8%的最差口碑記錄幾年間無人能打破,直到今年一月動畫《獸娘動物園2》的橫空出世。

早在《獸娘動物園2》第十一話好評率僅2.9%後,就有人對最終話“給予厚望”
早在《獸娘動物園2》第十一話好評率僅2.9%後,就有人對最終話“給予厚望”

  《獸娘動物園2》動畫的口碑其實在很早之前就“出師未捷身先死”,淪落成今天這樣的下場也並沒有多少人想站出來為這部作品喊冤。

  出師未捷身先死

  要想知道《獸娘動物園2》這部“平成最屑”的動畫是如何煉成的,一切都要追溯到2017年9月的一條推特。讓《獸娘動物園》成為當年黑馬霸權的功臣“たつき監督”(後文稱駝鹿監督)於9月25日發佈了一條推特,推特的內容大致是:可能很突然,但是我要離開《獸娘動物園》的動畫製作團隊了,是角川那邊的意思,我對不起大家,同時自己也很遺憾。

  推特一出,一石激起千層浪,觀眾們憤怒了。要知道在《獸娘動物園》第一集播出前,網調中觀眾對於這部早已停服的手遊改編動畫IP,期待程度排在當季作品的倒數第二。

  而在動畫播出後,依靠駝鹿監督優秀的非都合主義敘事手法*,劇情層層鋪墊,步步展開,在一個適合全年齡觀看的動畫標準下,講述了一個看似歡樂卻又異常深刻的故事。在《獸娘動物園》的動畫製作中,駝鹿監督一人擔當了作品的監督、劇本與系列構成,並親自到非洲草原去考察野生動物的生活習性。

  結果大家也都知道,功夫不負有心人,《獸娘動物園》的第一季動畫成為了2017年的年度黑馬動畫,火遍了日本的大街小巷。雖然駝鹿監督後來發推表示對為什麼會突然流行感到不解,但其後半句自己“在過去的500天一直在不諳世事的做這部動畫”,可能是對其問題的最好解答。可以說沒有駝鹿監督這500日的努力,就沒有後來《獸娘動物園》的火熱。

  然而在粉絲們翹首盼來動畫的第二季製作消息後,駝鹿監督突然表示自己被角川辭掉了。這樣的結果粉絲們顯然不能接受。一時間,在網上可以看到粉絲們自發發起的請願活動,憤怒的粉絲不斷的抨擊角川的行為。而戰火也燒到了Niconico上來,Nico作為角川的子公司,粉絲們為了表達憤怒而發起了“Niconico高級會員解約祭”活動。

NICO彈幕上充滿了對角川的聲討
NICO彈幕上充滿了對角川的聲討

  據日本日經新聞的報導,受這次監督更換事件的影響,角川的股價下跌了3.3%。

  面對如此洶湧的討伐浪潮,角川控股集團董事井上伸一郎與《獸娘動物園》第一季動畫製作方八百萬的製作人福原慶匡曾在2017年的10月發佈聲明,表示肯定駝鹿監督的貢獻,並會通過會議來瞭解八百萬動畫製作團隊與動畫委員會的矛盾。這樣的積極聲明曾為粉絲們帶來了一絲曙光。

  井上伸一郎與福原慶匡的聲明讓粉絲們相信事件在向光明的方向發展。

  可好景不長,2017年12月27日,八百萬製作人福原慶匡發推特宣佈角川方面與製作委員會堅持之前的決定,八百萬製作團隊將全面正式退出有關《獸娘動物園》第二季的製作。

  這樣一來駝鹿監督也就正式與《獸娘動物園2》說再見了,翻盤無望。而國內的粉絲對這樣的最終結果也大多無法接受。

  可以說《獸娘動物園2》動畫在播出之前,受更換監督的事件影響,在口碑上先天就存在巨大的劣勢。日本的動畫業界人士,沒有幾個人敢去接手這燙手的山芋。

  燙手的山芋

  既然製作委員會已經下定決心趕走了駝鹿監督,那麼就一定有底氣找到合適的接班人選。為此,東京電視台製作人細穀伸之自信滿滿的找來了因為《偶像活動》和自己結熟的木村隆一監督。在《NewType》等新聞雜誌採訪中,我們可以清晰的瞭解到這位“背鍋俠”木村隆一是以什麼心態接手這個“燙手山芋”的。

  木村說細穀之前就負責《獸娘動物園》第一季的製作,在更換監督東窗事發後,在一次酒席上,木村和細穀閑聊時開玩笑的說了一句「《獸娘2》找我當監督也是可以的哦」,之後被拜託的電話就這樣打來了。木村認為不考慮由誰來製作,而是專心考慮如何能讓作品更有趣,才是“娛樂”的基本,而且這樣也會令大家都開心,如果能做到“在晚上能治癒白天辛苦工作的上班族”就好了。

  同樣被細穀招募接手這塊“燙手山芋”的,還有剛參加過《佐賀偶像是傳奇》的增本拓也,他來把刀《獸娘動物園2》的系列構成和腳本。有了這兩位在業內有一定聲譽人士的保駕護航,讓不少人對《獸娘動物園2》這部脫離了駝鹿監督濃厚個人風格的作品有所期待。而結果,大家如今也知道了,這部作品成為了“平成最屑”。不是因為觀眾帶著有色眼鏡看它,而是因為《獸娘動物園2》的故事令廣大觀眾所唾棄。

  之前有網友用《FGO》的例子,惟妙惟肖的為大家講述了《獸娘動物園2》所講的故事:

  如果你沒有玩過《FGO》看不懂,沒有關係,11區網友用多啦A夢的例子為大家展示了《獸娘動物園2》的故事:

  多啦A夢在與大雄生活一段時間後失去了記憶

  後來小夫取代了大雄的位置成為了多啦A夢的主人

  小夫完全沒有當多啦A夢為朋友,而是低自己一等的仆人

  當大雄與多啦A夢重逢,大雄問多啦A夢:“我們還是朋友嗎?”多啦A夢已經完全不認識大雄了:“你在胡說什麼?”

  大雄離開後一個人哭泣,此時BGM放起了《小叮噹》

  其實在認識大雄之前,多啦A夢最早是從小夫家的抽屜中鑽出來的,所以多啦A夢第一個結識的朋友是小夫。所以《多啦A夢》的故事,真正的主角應該是小夫與多啦A夢。

  這就是《獸娘動物園2》呈現給大家的故事,可以說已經完全偏離了講一個開心故事的軌道,是對駝鹿監督《獸娘動物園》第一季中設定與美好記憶的顛覆與踐踏。

  這樣的劇情展開拿到平成年代好評率最低的分數也就沒有什麼毛病了,難怪中國網友的“老朋友”山本寬在看過《獸娘動物園2》後都特意發表了一篇博客,洋洋灑灑的怒噴了動畫的製作團隊一番。

  在這篇博文中,山本寬稱《獸娘動物園2》為“糞動畫”,他在其中感受到了滿滿的惡意。阿寬指出,製作組無論如何都不能做出讓粉絲們傷心與憤怒的事,何況動畫製作組還是搶走了原作飯碗的篡權者。因為自己的私怨而背叛了粉絲和有良知的相關人員,唯獨這一點是作為一名“作者”絕對不能去做的。在博文最後,山本寬怒問:他們(製作方)真的有作為人的倫理觀嗎?我真的想問問他們,哪怕一次也好。

  在《獸娘動物園2》開播後,隨著評分持續走低並創造紀錄,在前作駝鹿監督的HALO下,第二季的監督木村隆一也自然作為對比對象被推上了風口浪尖。不僅僅是推特上的譴責謾罵與質問,就連國內的各種SNS平台上,一串串飛馬之聲也起此彼伏。而面對這樣的輿論壓力,在《獸娘動物園2》最終話播放前的3月28日,木村隆一終於爆發了,他在自己的推特上與網友互懟近達百條。很多網友都用“木村隆一瘋了”來形容當時木村的狀態。

  木村隆一這個“發瘋”論戰網友的時間點也非常值得推敲。因為3月28日當天晚上,製作人細穀伸之發推表示要借聚餐的機會來商議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木村隆一監督也受邀出席。

  隨後晚些時候,我們就看到了木村隆一發瘋一樣的在推特上與網友互懟並胡言亂語。當網友們向細穀通告木村的狀況後,細穀伸之卻悠閑的發了一條推特將責任全部推給了木村,然後自己跑去吃拉麵了。

  這裏就引發了網友的猜想,當晚細穀的飯局既然邀請了木村參加,想必肯定是與已經崩盤的《獸娘動物園2》有關,但是具體二人聊了些什麼發生了什麼,我們都無法得知。我們只知道在細穀發推向外人通告飯局後的一個多小時後,木村隆一便“瘋了”。而細穀一句“只要那個人開心就好。”把責任甩得干乾淨淨,空留髮狂的木村隆一曝光在網絡輿論的漩渦之中。

  平成最屑是如何煉成的

  連山本寬都能很清晰的指責出來,《獸娘動物園2》的故事從一開始的動機就十分的不純潔且充滿著對前作的“惡意”。如此為人所不恥的故事作為監督的木村隆一與負責腳本與系列構成的增本拓也固然難逃其責,但是究竟是什麼原因驅使他們創作出這樣的作品,製作委員會的人難道在播放之前沒有對這樣的作品提出異議嗎?

  其實網友們在炮轟木村隆一的時候,別忘記了還有一個人的存在,那就是作為《獸娘動物園》的概念總監督吉崎觀音。

  如果說在“獸娘動物園製作委員會”中誰的話語權最大,那麼這個作為整個《獸娘動物園》企劃總概念設計的動畫形象原設計者吉崎觀音當仁不讓。吉崎觀音之於《獸娘動物園》就相當於原作者的存在,所以如果木村隆一與增本拓也要拿出一個“充滿復仇主義色彩”的報復性劇本的話,必須先通過這位整個系列企劃的總概念監督——吉崎觀音。而在之前《Newtype》增本拓也的一篇採訪中我們可以瞭解到,《獸娘動物園2》的劇情都是吉崎老師先定下來後,他們才開始著手寫腳本發展劇情的。所以劇情如何發展,如何將駝鹿監督的設定粉碎,可能是吉崎觀音的意願。

  細心的網友從3月曝出的《獸娘動物園》動畫第一季,由吉崎觀音擔任負責的原始腳本發現,這個原始版本中的人物從說話性格到看待獸娘的態度上完全與《獸娘動物園2》的人物一致。(右圖標紅的為駝鹿監督修改後的動畫版本)

  有網友試圖揣測過吉崎觀音對於駝鹿監督的看法:“以自己為總概念設計而製作出的手遊《獸娘動物園》早早暴死,但是動畫化的企劃已經定下來了,接手製作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無名小公司“八百萬”,所以在最初吉崎觀音希望自己的名字儘可能少地出現在動畫上,這樣暴死了自己也不會損失什麼。當初製作人員在動畫staff表時給吉崎觀音記的職位是“總監督”或“動畫總指揮”,但是在吉崎觀音的要求下改成了“概念設計師”。然而沒想到,負責動畫製作的駝鹿監督沒有採用吉崎自己之前設定的劇本,而是一人包辦了監督、腳本與系列構成,原創的故事卻意外大獲成功。一切的讚譽都被駝鹿搶走了,人們並沒有理解他作為概念設計師在這個動畫項目中的位置。”

  結合2017年12月27日八百萬製作人福原慶匡宣佈旗下製作團隊正式退出《獸娘動物園2》續集製作後,個人投資家、作家山本一郎發的一條推特來看,可能角川方面希望駝鹿監督離開的主要人物正是吉崎觀音。

  "電話一直響個不停我還以為是採訪,原來都是來問我關於近日系列事件騷動的看法的...。沒能勸住已經成為那個樣子的吉崎,角川的責任也很大啊w”

  同樣在2017年12月27日,駝鹿監督正式告別《獸娘動物園2》的項目之後不久,他與吉崎觀音的推特互相取關了。

  除了企劃的總設計吉崎觀音之外,當初要想趕走駝鹿監督,投資方東電的總製作人細穀伸之的支持也不可或缺。相信不少人已經看過了S1上有人整理的視頻翻譯,這是Niconico上一部揭露《獸娘動物園2》的製作人細穀伸之惡行的總結視頻。

  視頻的投稿者認為,作為製作人的細穀想對《獸娘動物園2》的劇本指手畫腳被攔,想對聲優潛規則未果惱羞成怒與八百萬解約,並與自己利益一致的吉崎觀音聯手趕走駝鹿監督,同時還自己在推特上註冊馬甲小號專門帶駝鹿監督的節奏。

  至於細穀是否想潛規則聲優,目前沒有明確的證據這裏先暫表不提。但是視頻中提到的細穀為了和駝鹿監督率先公佈的動畫《菸草》正面開戰,把《獸娘動物園2》的檔期硬生生提前了3個月的這件事。與之前有《獸娘動物園2》的動畫製作公司Tomason員工匿名爆料“某一天在高層的一聲令下,原本就很短的工期,進度硬是被提前了幾個月”的說法如出一轍。

  視頻中提到的細穀伸之就是經常帶駝鹿監督的推特賬號氷村ふぁねる的幕後黑手。據11區網友調查氷村ふぁねる與細穀的手機號末兩位尾號相同,且在細穀疑似因太影響東京電視台的公司形象被沒收手機後,細穀與氷村ふぁねる的推特賬號於4月2日同時停止了活動。

  之前在惡意不支付駝鹿監督腳本費之後,小號狂言:這是教你社會的殘酷。

  至此,我們可以發現11區對於《獸娘動物園2》失敗探究的矛頭全部指向了製作人細穀伸之與“原作者”吉崎觀音這二人身上。但是要煉成這部“平成最屑”的動畫,光這兩個人可能還遠遠不夠。

  就在昨天(4月11日),又一位對駝鹿監督充滿惡意的《獸娘動物園2》相關人員被網友們拔了出來,這位疑似擔任動畫PM的岩田俊彥,在其推特上多次對駝鹿監督惡言相向。

  在駝鹿監督表示菸草花掉了他去年的5000個小時後。——“花了多少時間製作根本就不重要吧,某監督!就因為這樣所以你才二流啊。”

  到這裏不禁感歎,這是何等的製作團隊。從頂部的投資方製作人到“原作者”,從監督到基層工作人員,在利益與名聲的熏心下,充滿了對前作的嫉妒與仇恨。雖然相信在動畫製作團隊中絕大部分人,都是一心想做一部名作續作動畫的工作人員,但是趨於壓力下也只能忍聲低頭的日夜肝作,確保這部“平成最屑”動畫可以滿足高層的復仇私慾,趕上今年一月的檔期進度與駝鹿監督的《菸草》正面開戰。雖然最後的開戰結果狠狠的打了細穀與吉崎一個耳光,但是也正因為如此,埋藏在這些人心中的人性之惡才能被我們所發現。

  至於近日在社交媒體上被廣大網友抨擊的木村隆一監督,雖然《獸娘動物園2》的失敗不是他一手造成的,但是相信他已經為自己的一些愚蠢行為付出了代價。不知道如今的他面對曾在記者鏡頭前微笑著“要做出一部讓大家都開心的作品”的自己會說些什麼。

  注*非都合主義:都合主義在文學作品中是指作者為了劇情發展方便,強製性地加入了一些不合理甚至前後矛盾的展開。非都合主義敘事中不會存在不合理的突然展開。駝鹿監督的非都合主義是其對於作品敘事比較鮮明的一個特點,其作品有著完整的世界觀,而塑造世界觀的要素會在動畫的前期有所鋪墊,並隨著劇情推進層層展開直到故事的最後為觀者將世界觀完美展現。推薦作品《菸草》

  來源:遊戲研究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