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丨管理“情緒回報”對投資至關重要
2019年04月18日07:00

評論丨管理“情緒回報”對投資至關重要

21世紀經濟報導 AlexisCalla

Alexis Calla(渣打銀行財富管理部首席投資總監)

和往年一樣,我在開年之際,足跡踏遍亞洲、非洲和中東,來推介新一年的《全球市場展望》。這些年來,我們總是借助這些場合反複強調多元化投資的重要性。有些投資者採納了我們的意見,但還有一些顯然仍未接受這個觀點。

今年,我們向一些客戶介紹了“情緒回報”的概念,強調採取不同方式進行多元化投資,所得的回報對投資者的影響也會不盡相同,從而影響到投資者的未來投資決策,繼而可能對投資者的長期回報產生不利影響。

Daniel Kahneman所作的Thinking Fast and Slow是我最愛讀的書之一。Kahneman 是諾貝爾獎得主,對行為偏見的研究卓有成就。他提出的一個著名理論是“展望理論”,即“失去一樣東西的痛苦是得到同樣東西的快樂的兩倍”。

2018年最受歡迎的大類資產之一是納斯達克,從去年初5212點一路飆升到9月份5794點的峰值,美股總共上漲了11.2%,但之後美股高位回落,年底收於4984點,較峰值跌去了14.0%。從“經典金融學”理論來看,如果投資者孤注一擲(假設把1萬美元的全部家當去買了美股),那麼損失在4.4%。如此表現雖不甚理想,但也非沒頂之災。但如果從“情緒”理論的角度來看,情況要糟糕得多。按Kahneman提出的2:1的情緒成本/收益比來計算,投資者相當於在賺取了11.2個“情緒點”後,損失了28個“情緒點”,所以最終的淨損失是8.8個“情緒點”。那真是過山車般的人生悲喜!

如果投資者採納多元化建議,結果又會如何呢?

有兩種方法可以實現多元化。第一種是等額投資兩隻基金,第二種是全額投資一隻基金,而該基金等額投資於兩類資產。雖然財務上看,兩種方法並無二致(假設基金經理將錢投入同樣的底層資產),但其對投資者的情緒影響卻有天壤之別。

無論從財務還是情緒的角度,多元化投資都要求把各項投資視為整體,而非獨立的項目。另一名諾貝爾獎得主 Richard Thaler 研究發現,大多數人都會有一種“心理賬戶”(mental accounting)傾向,這種傾嚮往往使我們無法從整體角度觀察事物。也就是說,我們都傾向於分裂地看待投資組合中各項投資的表現。這可能會使我們無法作出最優的決定。

讓我們嚐試更深入地闡釋上述理論。舉例來說,如果一名投資者決定拋掉一部分美國股票,套現5000美元投資到全球債券,當時美股正高歌猛進衝擊高點。這個人做的第二筆投資(買債券),一開始損失了1.9%(情緒損失3.8%),當年剩下的時間里又獲得了0.7%的收益(情緒收益0.7%),則全年他淨虧損2.4個“情緒點”【即(0.7%-1.9%)x2】。如果結合之前提到的美股2018年的表現,美股觸及最高點之際,他的投資組合淨收益為4.6%,之後隨著市場下跌,他在該年餘下時間投資組合損失了7.1%,因此全年淨損失2.8%。但“心理賬戶”的傾向使投資者無法綜合計入“情緒回報”,在股票投資的部位仍然會感受到損失8.8個“情緒點”的痛苦。

不過,如果投資者決定將10000美元投資於一隻基金,而該基金將資金分散投於美國股票與全球債券,那麼他去年前9個月的投資回報就是4.6%(即4.6個“情緒點”),當年剩下的日子,其損失為7.1%(即14.2個“情緒點”),全年的淨損失則為5.6個“情緒點”。

由此可見,雖然財務上看回報是相同的,但如果投資者割裂地看待各項投資,那麼這兩種方法的情緒回報將大相逕庭。

借助於均衡投資的產品,股市下滑時,投資者所少受的心靈折磨(14.2點的損失對比28點的損失),遠超股市飆升觸頂時,其少享受的快樂(4.6點的盈利對比11.2點的盈利)。

忽視投資者的痛苦,風險巨大,因為他們會拋掉下跌的資產,來舒緩情緒。這不但會使他們偏離長期財務目標,那上面這個例子而言,他們還會因為迫不及待地拋掉下跌的股票,而錯失今年初以來的強勁反彈。

我們的一項主要目的,是幫助客戶作出儘可能合理的投資決定。綜合上述研究成果,以及我們日常與客戶接觸的經驗,得出的結論是,投資者應將相當一部分投資配置於核心多元化資產,這樣有助於管理自身情緒,使自己不偏離長期財務目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