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航CEO:空難未影響與波音關係,積極評估C919
2019年04月18日07:50

當地時間4月17日,在位於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埃塞俄比亞航空(下簡稱埃塞航空、埃塞航)總部,澎湃新聞記者採訪了埃塞航空CEO Tewolde Gebremariam。

作為非洲最大、發展最快航空公司的掌門人,他全面回答了埃塞航空ET302航班事故發生1個多月後對於公司日常運營所產生的影響、是否會向波音公司提出索賠、是否會影響與波音公司的關係、遇難者賠付安置等一系列問題。

Tewolde Gebremariam表示,飛機(波音737 MAX 8)停飛後對日常運行一定有影響,但目前還是可以克服,也可以周轉其他飛機來安排相關航班。對於損失目前還沒有具體計算,接下來將和波音探討關於損失和賠償的相關情況。

埃塞航空事故初步調查報告顯示,波音方面需要為此次事故承擔一定責任。那麼,這次事故是否會影響埃塞航空和波音公司長期以來建立的關係?Tewolde Gebremariam表示,不認為這次事件影響到了和波音之間的關係,由於目前機隊里還有737NG、767、777、787,埃塞航空將繼續保持和波音的合作,更願意和波音一起攜手解決問題。

Tewolde Gebremariam透露,目前,第一步的賠償金已支付給相關遇難者家庭,也在聯繫保險公司做下一步賠付計劃。關於DNA認證和遇難旅客遺留物品的辨認工作,正在積極開展,也正在有一些DNA的辨認樣本送到英國進行進一步辨認。

值得一提的是,下週,Tewolde Gebremariam將來到中國參加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問及未來在中國市場的發展,Tewolde Gebremariam介紹,埃塞航空即將和南方航空公司在亞的斯亞貝巴和廣州的樞紐之間建立更多合作,下一步還將積極增加開通中國航線和航班的頻次。

“這裡面,也需要得到中國民航局的批準,希望能夠增加去深圳的航班。下週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將在北京召開,我們也將和重慶、鄭州機場簽署在貨運方面相關合作的協議。埃塞航空還是非洲最大的貨運航空公司,擁有10架777全貨機,也有767、737全貨機,也將借此增加中非之間貿易和投資。”Tewolde Gebremariam說。

波音737 MAX系列飛機目前正在遭遇信任危機。

3月10日,埃塞俄比亞航空一架波音737 MAX 8飛機發生墜機空難,機上157人全部罹難,這是繼去年10月29日印尼獅航空難事故造成189人罹難後,波音737 MAX 8飛機發生的第二起空難。

埃塞航空空難事故發生後,中國民航局在全球率先發出禁飛令,要求暫停該機型的商業運行,並向波音公司和美國聯邦航空局發函溝通。目前,國內航空公司引進的96架波音737 MAX 8飛機均已處於停飛狀態。波音737 MAX 8後也遭到全球停飛。

以下是埃塞航CEO與記者對話實錄:

【將與波音探討損失和賠償相關情況】

1,記者:目前停飛737 MAX給公司造成了多少損失?是否會向波音公司索賠?後續737 MAX訂單是否會更換成其他機型?

Tewolde Gebremariam:自從3月10日發生空難事件後,不僅僅是埃塞航空,全世界包括中國都停飛了737 MAX機型,在這非常感謝中國民航局率先提出停飛決定,做出這樣的決定會對我們航空公司的運營產生損失,目前還沒有具體計算損失會有多大,目前優先處理的事件是安排事故調查,做好家屬工作,以及保障航空公司日常運行安全穩定。波音作為我們長期的合作夥伴,也是我們長期以來的供應商,接下來我們將和波音探討關於損失和賠償的相關情況。

2,記者:埃塞航目前已交付4架737 MAX,還有29架待交付訂單。波音737 MAX已遭到全球停飛數週,請問停飛對於埃塞俄比亞航空的日常運營和未來的飛機引進計劃造成了什麼影響?

Tewolde Gebremariam:應該說影響是一定有的,我們目前有4架737 MAX交付,飛機停場後對日常運行一定有影響,但是目前我們還是可以克服,也可以周轉其他飛機來安排相關航班。波音也在積極修復這架飛機,我們也在積極評估他們所提供的解決方案是否能夠滿足安全需求,以及下一步發展需求。

【不認為這次事件影響到和波音之間的關係】

3,記者:初步調查報告顯示,波音方面需要為此次事故承擔一定責任。請問這次事故會影響埃塞俄比亞航空和波音公司長期以來建立的關係嗎?

Tewolde Gebremariam:我們不認為這次事件影響到了我們和波音之間的關係,特別是我們長期以來建立的合作關係,我們目前機隊里還有737NG、767、787、777,我們也將繼續保持和波音的合作,更願意和波音一起攜手解決問題。目前全球有370多架波音737MAX停飛,包括美國、歐洲、加拿大、中國等,其實我們現在更重要的是和波音一起認真研究如何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不認為我們的關係有影響。

4,記者:波音此前對737 MAX機型的培訓是如何進行的?是否有額外要求飛行員就該機型接受不同訓練?

Tewolde Gebremariam:波音公司會對培訓有些相關要求,我們也會按照相關要求來做,但後來證明實際上波音對於軟件方面的情況還是不熟悉。

【第一步賠償金已支付給遇難者家庭】

5,記者:3月10日空難事件之後,遇難家屬安置方面有何進展?

Tewolde Gebremariam:我們對於在這次事故中的遇難者表示深切哀悼,為此表示非常難過。第一步的賠償金已支付給相關遇難者家庭,也在聯繫保險公司做下一步賠付計劃。關於DNA認證和遇難旅客遺留物品的辨認工作正在積極開展,也正在有一些DNA的辨認樣本送到英國進行進一步辨認。成立了一個專門的長期辦公室,給家屬不斷提供各項方面援助和信息更新,會隨時將新的進展向家屬做相關通報。

【空難對埃塞航的影響】

6,記者:空難事故發生後,埃塞航在加強飛行安全方面做出了哪些工作?

Tewolde Gebremariam:安全第一一直是埃塞航的宗旨,持續的安全管理和要求一直是埃塞航信守的原則,一直以來是按照最高的安全要求,不管是對飛行安全、公眾、對旅客、對機組,都是按照最高的安全要求。我們有7台最新模擬機,也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航空公司能擁有737 MAX模擬機,我們投資了大量安全保障、安全服務、安全培訓設施,足以讓公眾看到我們對安全的投入和重視。

7,記者:如何看待埃塞航空難對自身的影響?

Tewolde Gebremariam:這次事件對於埃塞航空非常突然,我們失去了這麼多員工、旅客,對於我本人和航空公司來說都非常悲傷。但有幸的是,我們在這次危機處理中表現得非常國際化、專業化,能在短時間里恢復航空公司正常運行,保持航空公司能夠平穩、安全、持續地運行良好,沒有任何延誤、取消,也專注於在這樣的基礎上持續做好旅客服務,逐步恢復社會信任和信心。也感謝媒體、旅客和社會公眾,現在看來他們對我們的標準、服務、運行是非常有信心的,給了我們極大的勇氣,能夠讓我們更加專注於工作,專注於服務,使我們得以為更多的社會公眾提供更好的航空服務。

當然,這件事情對我本人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我帶領著一直超過6萬名員工的團隊,能夠將他們在這次危機處理中重新回到軌道,能夠讓航空公司保持高標準的運行狀態。再次感謝社會公眾、中國政府、中國旅客給予我們各種幫助。埃塞航空將致力於將亞的斯亞貝巴作為中國到非洲和南美的門戶。

從亞的斯亞貝巴中轉,是目前中國旅客到巴西、阿根廷最快捷方便的航線。我們的機場對中國遊客來說是非常便利,我們有中文服務櫃檯、中文標識、中國麵館,能讓中國旅客感受到賓至如歸,讓我們從中國的五大機場(北京、上海、廣州、成都和香港)連接非洲60個城市,以及南美2個主要城市(聖保羅和布宜諾斯艾利斯),將亞的斯亞貝巴打造成為最大的中非以及中南美的樞紐。當然我們還將持續關注發展和業務增長,將在亞的斯亞貝巴機場38公裡外的地方興建亞的斯亞貝巴的第二機場,也非常歡迎中國的公司能夠參與到第二機場的建設。

【未來機隊規劃將考慮C919】

8,記者:中國有一款C919單通道客機,未來埃塞航是否會考慮採購這款飛機?

Tewolde Gebremariam:正在積極評估中國商飛的C919這款飛機,中國和埃塞方面有一個聯合委員會,在進一步磋商雙方的緊密合作,委員會里有雙方的工程師,都在進行積極的評估,下一步在埃塞航空的機隊規劃和今後發展過程中,也將考慮C919這款飛機的使用。

想補充的一點是,中航工業還有一款支線飛機運12,埃塞航正在和中航工業積極磋商,下一步會考慮使用這款飛機用在埃塞的國內支線航班運行,以及今後考慮使用這款飛機在非洲的支線航空上展開運行,考慮的合作方式是和中航工業成立合資公司,來共同運行這款飛機。

【埃塞航在非洲發展的機遇與挑戰】

9,記者:埃塞航作為非洲為數不多能保持盈利的航司,其中核心的原因有哪些?埃塞航認為在非洲發展航空業有哪些阻礙?

Tewolde Gebremariam:在非洲,土地幅員遼闊,人口眾多,特別是年輕人很多。但是很可惜的是,非洲不僅僅在經濟方面比較落後,在航空方面更加落後。我們所面臨的挑戰包括高油價、高稅收,以及非洲各國政府對航空市場的不開放,包括基礎設施非常落後,沒有足夠的機場,導航設施也不完善。像這樣的挑戰也是目前非洲各國政府在積極面對和希望去改變的。

當然埃塞航空在過去10年發展非常迅速,也正是在積極克服這些困難和挑戰的基礎上,才能做到這樣的發展速度。埃塞航能夠取得這樣的成功的原因:

第一,我們有一個好的長期發展戰略,埃塞航空一直有一個15年的發展計劃,每五年也會去更新,製定了良好的發展規劃,會引領航空公司的發展方向,並在這個方向上做一些資源匹配,包括基礎設施、機隊規劃、人力資源、全球航空資源配置,都在長期發展規劃上做一些部署。有一個好的戰略發展規劃對一個航空公司的發展來說至關重要。

第二,埃塞航空非常重視人力資源,我們認為航空工業的發展離不開重要人才資源,特別是熟悉全球化航空市場的專業化人才,這是埃塞航空能夠取得今天的成績很重要的因素。

第三,公司治理。埃塞航空雖然是一家國有企業,但是採用企業化運作、專業化管理。公司的人才都不是政府官員,而是職業化人才。公司發展過程中需要融資、長期借款,也在全球化找各國際上的銀行做融資,而不是指望政府給補貼、貸款。所有的市場化行為,包括職業化管理、公司治理結構也能夠讓航空公司能夠快速發展。

10,記者:埃塞航作為非洲第一家同時擁有787和350的航司,為什麼會選擇引進最先進的這兩款客機,而且數量也比較多。我們也看到埃塞航在引進最新飛機的同時,機上硬件可能離國際最好的還有一定差距,包括座椅、機上網絡,未來會有什麼考慮,會更新嗎?

Tewolde Gebremariam:埃塞航空在同一時間擁有了世界上最先進的兩款飛機,不僅對旅客、客艙座椅,也是最經濟的,包括飛機的碳排放技術、客艙內部設備、空氣清新系統,可以感受到在3萬英呎高空,空氣的清新狀態和地面一樣好。相信在21世紀這兩款飛機擁有了最先進的技術,作為航空公司而言希望擁有21世紀最好的設備。當然,機上還有一些不足的方面,也在積極改進,幾個月之後會在機艙內安裝WiFi設備,先在A350,然後在B787上加裝WiFi設備。當然我們也在和座椅廠家、機上娛樂設備供應商在探討更新換代內部設施,我們認為旅客的需求是不斷提高的,設備改善也是不斷進行的。

【埃塞航在中國的發展願景】

11,記者:4月底馬上就要召開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據瞭解,埃塞航一直與中國企業合作非常廣泛,像機場就是由中國交建來建設的,在未來一帶一路大框架下,埃塞航和中國之間會有怎樣的新的合作,對中國市場會有什麼新的開拓方向?

Tewolde Gebremariam:埃塞航空作為中非市場上的航空領導者,在中國市場不是一個新兵,自從1973年就開通了中國的航線,應該說在中國的發展也一直伴隨著中國經濟一直髮展、中非合作的發展一直快速成長,在中非之間貿易、旅遊快速發展的市場環境里,在中國的發展取得了很好的業績。希望下一步在一帶一路的合作框架內,在中非之間的貿易、投資、旅遊以及交通發展方面,都能夠成為踐行一帶一路的主要非洲企業,我們的戰略是和中國政府、民航當局、企業一起,在中非合作踐行一帶一路機遇里,更快地發展客運和貨運市場。把亞的斯亞貝巴不僅作為中非之間的交通樞紐,更作為中國航空工業與非洲工業合作的樞紐。

12,記者: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週年,從1973年開始埃塞航就開通了飛往中國的航線,這些年來中國的改變有哪些讓您印象最深刻?

Tewolde Gebremariam:中國一直是發展中國家的典範,特別是非洲在發展中的典範,在這個過程中如何快速發展,在這一代人的工作中得到了很好的體現。這不僅僅是對中國是有益的,這樣的經驗對世界也是有益的,我們很有幸見證了這樣的發展。埃塞航空在1973年開航中國,作為開通中國最久的非洲航空公司,在中國的發展也得益於中國的快速發展。中國的交建集團幫我們建設了機場的改擴建項目,下一步我們也將把機場機坪的擴建項目交給交建集團,機場的酒店是中航工業建設管理,機庫也是中航工業建設。從所有的基礎設施建設來看,中資企業做出了相當多的貢獻。深有感觸的是進出口,廣東作為對非出口最大的省,給我們提供了大量出口到非洲的機會,埃塞航的採購部就放在廣州,從中國不僅採購機械、傢俱、各種所需用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