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暈頭轉向的夏時製,歐盟糾結多年打算棄用了
2019年04月18日17:44

原標題:讓人暈頭轉向的夏時製,歐盟糾結多年打算棄用了

歐盟公民每年撥動時鍾兩次的習慣,很快要終止了。

今年三月底,歐洲議會以410票支持和192票反對,表決通過了取消冬、夏令時轉換製的指令草案,並擬定於2021年4月起執行新的時間政策。

包括歐盟28國在內,世界上目前有60多個國家和地區實行夏時製(summer time)。這是一種人為調快時間的做法:夏時製實行地區通常會在春季伊始的某日,將鍾表時間調快一小時,並在秋末的某日,又將鍾表時間撥慢一小時,回歸當地所在時區的標準時。這樣操作的直接結果是,夏令時實行首日的全天時間將被壓縮為23小時,而終止日則將擁有25個小時。

儘管來回調整時間很折騰,但是夏時製推行者們認為,人們由此得以在晝長多於夜長的夏季月份更充分地利用日光、節約能源。

比如在英國倫敦,依據其所處中時區的標準時,當地夏季的日出時間大約在清晨4點至5點,而日落時間大約在晚上7點至8點。由於實行夏時製,當地的日出、日落時間均在標準時基礎上加快了一小時,分別被延後為清晨5點至6點、夜晚8點至9點。

假設某位倫敦居民的起床時間是早晨8點,在不實行夏時製的情況下,他在日落前的日光利用時長為11至12小時;但實行夏時製後,這組數字將被延長為12至13小時。

這也是以德國為首的歐洲諸國在一戰期間初試夏時製的原因。夏時製的實行減少了工廠用電,被節約下來的煤炭(當時的工廠依靠燃燒煤炭來供電)得以投入戰事之中。

不過在現代社會,照明早已不是工作及居住場所的主要能耗之源。實施夏時製的意義也因此開始受到質疑。

“更充分利用日光”的初衷,並不受所有人歡迎

儘管夏令時引入歐洲的時間很早,但從歐盟委員會於2018年夏季在28個成員國中發起的網絡問卷調查來看,歐盟公民對夏時製的評價並不積極。

收到的回覆共有460萬份——這是他們迄今為止反饋量最大的一次民意調查,其中84%的受訪者表示希望終止每年兩次的時間調整。

差評占比最高的是身居高緯度的芬蘭公民,其中選擇夏時製體驗“消極”的人數占比高達93%。緯度較低地區的希臘、塞浦路斯和馬耳他,卻一致地對夏時製示以寬容。

如果純粹從日光利用的角度來評價夏時製,評價結果積極與否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評價者所處的地理位置。

對於大部分國土位於北緯60度以北的芬蘭,即使不實行夏時製,夏季的日照時長本來就足夠充足了。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約北緯60度),夏季的日落時間通常在夜晚9點至10點之間,日出則發生在淩晨3點至4點。實行夏時製的結果是,在夏至日及其前後,該地的居民在晚間11點左右才能迎來落日。

而在中低維度的希臘,當地居民的確借助夏時製更充分地利用了日光:人們在更靠近日出的時間點起床,在夜間9點左右才迎來落日,這既不影響正常的作息,又能在就寢前享受更久的戶外時光。

夏時製在低緯度地區實行的意義也很小。這些地區的全年晝長變化非常小,加上氣候炎熱,陽光對於當地人而言只有過於充足的份兒。這也是非洲和東南亞國家均未實行夏時製的原因。

從全球範圍來看,夏時製讓時差計算變得更複雜了

對於緯度跨度近40度的歐盟,儘管夏時製無法討所有成員國的喜歡,但是統一實行一種時間製度的好處是,便於區域內的合作。不少歐洲國家跟隨歐盟的腳步採用同樣的夏時製政策,也是出於同樣的考慮。

但在全球範圍內,夏時製打破了依據時區而定的時差計算規則,使時間計算進一步複雜化。

以計算北京(東八區)與倫敦(中時區)的時差為例,根據兩者所處的時區,兩地的時差應是恒定的8小時;但由於倫敦實行夏時製,在每年3月最後一個週日至10月最後一個週日期間,兩地的時差將被人為縮短為7小時,而在這段時期以外,這一差值又將變回為8小時。

根據夏令時起止日期的差異分類,全球60多個推行夏時製的國家和地區,推出的時間政策共有13種。熟悉這些繁雜的時間政策,成了全球政治經濟活動參與者需掌握的一項基本功。

如果不借助智能手機上“世界時鍾”的幫助,夏時製很容易讓你在計算時差時感到抓狂。但智能手機也會有犯迷糊的時候,比如蘋果的iOS系統,就曾多次因無法在夏令時開始或結束後正確調整時間,導致部分用戶上班、約會遲到,或是被鬧鍾提前叫醒。

在少數地區,如果你想知曉確切的時間,詢問當地人是比查詢手機更有效的辦法。因為在實際情況中,各地的夏令時政策比上圖所示的情況要複雜得多。

比如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儘管絕大部分地區未採用夏時製,但其東北部的納瓦霍族保留地(Navajo Nation)——除了其中的霍皮保護區(Hopi Reservation)之外——卻是夏時製實行區,而在不實行夏時製的霍皮保護區內,又有一小塊地區是實行夏時製的。

所以,為何不全球棄用夏時製?

夏時製究竟好處多還是壞處多,是一個被討論多時卻爭執不下的問題。

在歐盟的460萬人民調中,84%公民支持廢除夏時製最主要原因為“對人體健康不利”(43%),其次是“節約不了能源”(20%)。少數民眾,則是因為“夜間休閑活動”(42%)和“能節約能源”(17%),選擇支持夏時製。

對於夏時製能否節約能源,不同研究結果之間的分歧很大。在歐盟內部,德國能源與水利協會(BDEW)認為夏時製發揮的節能作用微乎其微,意大利輸電系統運營商TSO Terna則指出,夏時製為意大利在2016年節省了9.45億歐元。而在美國,根據加拿大廣播公司的報導,國會層面的研究會更傾向於“夏時製有助於節約小部分能源”的結果,但各州層面及一些獨立研究者的調研結果則表明夏時製無助於節能。

相似的爭議也發生在夏時製對人體健康的影響上。包括哈佛醫學院教授Anthony Komaroff在內的一派研究者認為,夏時製會擾亂人類的睡眠週期,進而引發包括心臟病發作幾率增加在內的多種健康問題。這類言論的反對者則指出,夏時製為人們創造了日光利用時間,因而有助於人們開展更多的戶外運動,對人體健康是有益的。

對於各地政府而言,是否繼續使用夏時製,取決於他們採納哪一方的意見。

美國是夏時製的擁護者。他們不僅不打算取消夏時製,還將夏時製的實施時間從過去的4月至10月,延長為如今的3月至11月。該政策最積極的遊說者及支持者,是美國的各大商業團體。夏時製為人們在下班後、日落前創造出的額外一小時,在美國的百貨商場、加油站和高爾夫球場經營者看來,是不可錯過的商機。

儘管歐盟委員會並沒有得出夏時製壞處多於好處的確切結論,但斟酌再三,考慮到近年來不斷收到來自歐盟公民、歐盟議會以及各成員國對夏時製的質疑,加上民調結果坐實了民眾對夏時製的不悅,最終提交了指令草案以取消這一製度。

世界上選擇棄用夏時製的國家和地區有70多個。中國是其中之一。

在1986年至1992年間,出於節能的目的,中國曾短暫地實行過夏時製。最終廢止的原因,一方面是眾口難調,比如不少廣東人民因為當地夜生活豐富,無法適應“提前一小時睡覺”的新作息;另一方面是根據多省的反饋,節電效果十分有限,尤其在西部地區,由於當地使用的也是北京時間,人們的起床時間因夏時製被迫提早了一個小時,天色太黑仍需開燈。

如今,歐盟28國也將加入“棄用夏時製”的群體。只不過,在2021年4月新政策正式實行前,他們仍需決定究竟是永久使用標準時還是夏令時,這又將是一場新博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