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出這條微信後 這位媽媽卻被很多網友“拉黑”了
2019年04月18日15:52

  原標題:“我需要50萬!”發出這條微信後,這位媽媽卻被很多網友“拉黑”了,原因是……

  11歲兒子出生便患了腦癱

  至今走路不穩說話不清

  丈夫日夜勞累患了甲狀腺癌

  為給兒子丈夫治病欠下巨額醫藥費

  不堪重負的媽媽黃夕娉3月20日通過“厚街發佈”公眾號發出救助信

  希望好心人能伸出援手

  挽救這個支離破碎的家,

  而後來發生的事讓她“始料不及”的同時感動不已……

  “誰能幫幫我,我需要50萬元,

  希望好心人每人能借我1000元,

  我不想苦苦維繫的家支離破碎,

  我不想失去任何一位至親至愛的家人!

  我會用8年時間來還清這50萬的債務!”

  這是東莞厚街大逕社區黃夕娉近日發出的求助信,字裡行間流露出她對現實的無助和家人的不捨,多年來,為了給兒子、丈夫治病,黃夕娉不僅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還欠下近百萬元的巨額債務。

  沉重的債務,

  讓患癌的丈夫多次有了輕生的念頭,

  無助的黃夕娉急盼社會好心人能慷慨解囊,

  助她家度過難關。

  “腦癱”兒子被評“優秀少先隊員”

  今年36歲的黃夕娉,是東莞厚街大逕社區綜合服務中心的一名康複師。在社區里,提到黃夕娉這個名字幾乎無人不曉,外表瘦小的她,對家庭的變故表現得卻異常堅強。多年來,她的生活就像走進一條漆黑的胡同里,不知道盡頭在哪,然而,堅強的她獨撐自今,她堅信,那道光芒總會出現。

  11年前,在全家人的期待中,黃夕娉生下兒子宸宸,年僅半歲的兒子表現出異常,後被醫生診斷為痙攣型腦癱。當時,很多人勸她放棄,但她說只要有一線希望都不能放棄!

  然而,禍不單行,為給兒子籌集醫藥費,丈夫沒日沒夜地勤奮工作,很快就病倒了,體重從110多斤降至90多斤,2009年,經醫院確診為甲狀腺癌,必須馬上動手術。“當時,我感覺天都塌了,但我不能倒下,這個家需要我!”黃夕娉說,丈夫手術後每三個月需定期檢查,並需要終身服用抗癌藥物維持。

  期間,母親不堪家庭變故,又突發腦溢血……面對至親一個個患病,無助的她恨不得將自己分成三塊陪伴家人身邊,堅強的她苦苦地維繫著這個支離破碎的家,一邊要給兒子做康複治療,一邊為丈夫做吞嚥言語訓練。

多年堅持對兒子進行康複治療。
多年堅持對兒子進行康複治療。

  為了幫兒子宸宸做康複訓練,她經常帶宸宸去公園等地,雖然經常會遭到別人異樣的眼神,但她並未因此退縮、逃避。

  經過多年的堅持,兒子樂觀好學、熱愛公益,在學習上,他堅持使用普校教材,成績基本都是班級名列前茅,2018年李依宸被評為“東莞市優秀少先隊員”且是全市第一個獲此殊榮的腦癱患兒。

  黃夕娉的事蹟感動了不少人,她還被評為2018廣東百戶“最美家庭”。

笑對苦難心有陽光。
笑對苦難心有陽光。

  不想拖累家人,丈夫多次試圖輕生

  多年來,為給兒子長期做康複治療,為丈夫抗癌,為母親的中風康複,黃夕娉不僅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還欠下近百萬元的債務。

  面對沉重的債務,患癌丈夫不堪一擊,漸漸變得沉默寡言,將自己封閉起來,不願與家人交流,甚至有過幾次輕生的舉動。

高昂的治療費。
高昂的治療費。

  據黃夕娉介紹,雖然兒子宸宸就讀的東莞啟智學校是公辦學校,但每學期還需要付1600元的食宿費,加上兒子和丈夫每個月的藥費,家裡不吃不喝也要花去3000多元。為了能幫補家計,弱小的她曾沒日沒夜接了5份零工來維持生活,每天必須精打細算才能熬過一整月。

  “隨著債務利息的不斷增加,老公多次有了輕生的舉動,表示不想拖累我和孩子。看到老公這樣,我的心在滴血,我們抱頭痛哭,我不想失去我苦苦維繫的家!不想失去任何一位至親至愛的家人!”黃夕娉哭著說。

  求助:計劃8年償還債務

  我需要50萬,我尋找500位朋友,每個人借我1000元。

  多了拒收,少了也拒收,只接受微信轉賬(微信號:1371241XXXX),我會清楚地備註和記得,我欠500個人,每人1000元。

  按照我目前的薪水,不過度影響我生活的情況,我每個月可以還5個人,我最快需要還8年。

  這當中不排除我工資不斷上升以後,我會加快還款的速度。

  每一個1000元,我會在以後的某一天還回去。

  3月20日,黃夕娉通過“厚街發佈”發出了這樣的求助信。

  “發出這封求助信,我知道是不情之請。”黃夕娉說,2014年為了給兒子和丈夫治療,家裡欠下60餘萬元的債務,期間愛心機構和愛心人士為他們送來4萬餘元的善款,可這對她家來說也難解燃眉之急。

  親戚朋友不時會上門催債,為還債,她無奈選擇向信用卡和借貸公司借錢,這些年 兒子、母親和丈夫的醫藥費加起來約有100萬元,除去家裡的積蓄外,如今家裡已欠下近百萬元的債務。

  黃夕娉向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表示,這些年來,累計向銀行借了有70多萬,這次“眾籌”的50萬打算用於還銀行貸款,她說每月固定工資收入是5000元左右,加上丈夫的一起每月收入6000元左右,而平時的家庭開支以及孩子的治療費用可以靠平時打臨賺錢來維持,所以她有能力每個月償還5000元。

  還沒說感謝卻“被拉黑”的她

  求助信發出後,多位熱心市民主動成為黃夕娉的微信好友,或為她捐款,或成為她的一位愛心“債權人”,幫助她和家人渡過難關。

  1天多的時間,她已經收到了140多位愛心人士的愛心借款(每人1000元)或愛心捐款,總計14萬多元。

  而更讓她“始料不及”的是,很多愛心人士將她添加為微信好友捐款,可不久又將她拉黑,刪掉了……

  “很多好心人加上我微信後,有的一句話也不說,上來就發來1000元轉賬,看到我收款後就馬上把我微信拉黑刪掉了,我連句謝謝的話還沒來得及發送出去。”黃夕娉感動地說。

  30餘萬的“愛心款”,下個月開始還“愛”

  今天下午,黃夕聘告訴記者,自從她3月20日發出求助信至4月16日,共收到30餘萬元的愛心款。其中6萬多元為愛心人士的捐款,另有230多位愛心“債權人”(每人借款1000元),借款總計23萬多元。

  對於所有給予自己和家人幫助的愛心人士,她和家人發自內心的感謝。預計從下月開始,她將償還愛心借款,將用4年多時間,還清這些愛心借款。

  “我發出求助信,是不情之請,但這麼多天來,自己一次次被好心人感動,很多不認識的人加我微信,他們並不認識我,卻這麼信任我,對我這個陌生人慷慨解囊,他們加了我微信,把錢轉給我後,便把我拉黑,為的就是不讓我還錢;還有很多好心人鼓勵我,讓我堅持面對生活。他們給了我信心,我要感謝他們!”黃夕娉說。

  “6萬多元的愛心捐款主要來自以下愛心人士和愛心企業、愛心機構的捐款。”黃夕娉介紹說,具體如下:

  4月12日,遠在香港的東莞市厚街籍鄉賢95歲的方潤華老先生委託他的堂侄方雄仔先生來到她的家中,看望和慰問她和家人,並送上2萬元慰問金。

  東莞市厚街大逕社區“出嫁女”團體獲悉她的遭遇後,80多位大逕社區“出嫁女”紛紛為她捐款,200元至500元不等,為她和家人籌集了3萬多元愛心款。

  她丈夫的同學們,獲悉她們家的遭遇後,也紛紛向伸出援手,為她和家人送去了愛心款8600多元。

  此外,東莞市厚街鎮社會事務局、厚街鎮大逕社區民政部門、東莞市大眾社會工作服務中心及展能、彙益、同德等駐點厚街的社工機構等單位、團體也來到她的家裡慰問。他們不僅給孩子帶來了玩具等物品,還送來了慰問金。

  “對於230多位愛心人士的借款,每一筆我都會整理出來了,記在筆記本上,無論如何我一定會償還他們的愛心。”黃夕娉說,預計從下月起,她將開始償還愛心借款,預計用4年多時間,還清這些愛心借款。屆時,她會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發佈相關動態消息,將借款信息、還款情況定期公佈給大家,證明她的守信。

  廣州日報全媒體文字記者劉滿元 通訊員董慶茹

  來源:廣州日報、厚街發佈(houjiefabu)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