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議會壁畫被指種族主義:藝術自由的邊界在哪裡?
2019年04月18日20:27

原標題:法國議會壁畫被指種族主義:藝術自由的邊界在哪裡?

在法國波旁宮

(the Palais Bourbon,法國國民議會所在地)

懸掛了28年的壁畫最近遭受到猛烈攻擊,這幅壁畫本是出於紀念1794年奴隸製的廢除所作,但有兩名法國學者認為該壁畫中有著誇張大紅唇的黑人形象呈現出對黑人的種族主義刻板印象,是對黑人的侮辱性和非人化的描繪,於是在網上發起了一項要求移除這幅壁畫的請願。截至 4 月 16 日,這份請願已有超過2900 人參與。

被認為歧視黑人的議會壁畫, Mame-Fatou Niang攝

發起請願的兩名學者分別是匹茲堡卡內基梅隆大學法語系的副教授Mame-Fatou Niang和法國的小說家、法語講師 Julien Suaudeau,對於議會走廊里懸掛的這幅壁畫,他們在L’Obs雜誌的一封公開信中寫道:“它安全冷漠地存在在共和國最崇高的地方之一的中心(指國民議會),這在對黑人的傷害之上又增添了侮辱。”他們提出,這幅壁畫無論是在曆史上還是政治上,都是令人不可接受和理解的,因此要求拆除這堵“恥辱牆”。

這幅壁畫誕生於1991年,由法國藝術家Hervé di Rosa創作,題為“國民議會的曆史繪畫”,以紀念議會下院通過的關鍵立法,包括1794年法國大革命時首次廢除奴隸製(它後來被拿破崙恢復,最後於1848年被廢除)。這幅長40米的壁畫突出顯示了兩個黑人的頭部,他們有著藍眼睛、捲髮和誇張的紅嘴唇,兩人之間由一條斷了的鐵鏈連接著。

Niang和Suaudeau說,他們明白di Rosa的藝術風格是漫畫藝術、兒童藝術和科幻小說的交叉,因此他創作的人物往往具有超大的嘴唇。但在這種特定的背景下,“一個人必須非常無知,或者不懷好意,才能忽視這種誇張嘴唇的攻擊性”。這裏的藍色大眼睛和紅色大嘴唇,令他們聯想到一些著名的種族主義和殖民主義宣傳。

一直以來,對黑人的種族主義描寫往往會誇大某些身體特徵,以保持黑人的低智力或次等於白人的觀念。這些刻板印象,通過黑色的面孔和像“媽咪罐子”(

Mammy Jars,將黑人婦女塑造成白人家庭順從的仆人和奶媽)

來傳播;而在法國,則通過巧克力飲料Banania(法國品牌,廣告宣傳含有種族主義)和漫畫書《丁丁在剛果》

(Tintin in the Congo,書中有一些種族主義和殖民主義的宣傳)

的市場營銷來傳播。

含有種族主義的媽咪罐子

Niang對《衛報》表示,這位藝術家完全享有創作的自由,但在作品是為了紀念廢除奴隸製的前提下,他應該三思而後行。

藝術家Hervé di Rosa告訴法國《世界報》

(Le Monde

),他“完全無法理解”,他認為自己創作的人物都有著誇張的紅嘴唇,並沒有特意針對哪個種族或群體。他還對這次請願進行了抨擊,並說:“無論在何種情景下,對藝術和詩歌創作的審查都是不可接受的。”在接受法國電視台採訪時,Hervé di Rosa承認他被這份請願書“嚇壞了”。

Hervé di Rosa站在他的壁畫作品前,Benjamin Auger/Getty Images攝

一些Twitter用戶為Hervé di Rosa的壁畫辯護,稱他經常在作品中對其他人物使用類似的嘴唇,並且認為Niang反應過度。另有一些人則持相反意見,認為這幅壁畫不言自明,並質疑議會在選擇紀唸作品時做出了錯誤判斷。

目前國民議會仍沒有就請願書發表評論,但從1794年廢除奴隸製的官方網站上刪除了這幅壁畫的照片,取而代之的是一張戴著鐐銬的黑人照片。

作者

:新京報記者 徐悅東 實習記者 李穎

編輯

:覃旦思;校對:薛京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