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這一超級文化IP 將對年輕人發起強烈攻勢
2019年04月17日09:43

  本文系多玩新聞中心《觀察》欄目原創,未經允許禁止轉載。

  故宮的門票也許是世界上最難搶的門票。

  今年的正月十五元宵節,故宮博物院宣佈將在建院94年來首次開放夜間參觀,數百座古建築群首次在晚間大規模點亮,上演了一場別開生面的“紫禁城上元之夜”,作為“紫禁城里過大年”系列展覽活動的延續,上元之夜門票在2月17日晚開放預約後的瞬間就被蜂擁而至的觀眾搶空,而同樣的場景在接下來的兩晚內屢次上演。

  作為一年一度的傳統佳節,在博物館中感受獨特節慶氣息和人情味成了人們對生活和文化的需求,搶票盛況甚至滋生出了網絡黃牛,燈會門票一度被炒到9999一張。

  故宮為什麼能勾起人們如此大的熱情?

  答案很簡單:文化自信與建築觀賞。

  作為中國幾百年王朝曆史的象徵,明清兩朝共有24位皇帝在故宮安居,可以說宮中的每一磚每一瓦都蘊含的豐富的文化底蘊。

  踏入宮門就意味著與數百年的中國皇室形成了文化上的連接,親眼見證幾代王朝的興衰,這種文化熏陶無形中賦予了人們強烈的民族自豪與文化自信。

  同時在建築規模上,故宮也是當仁不讓的宮廷模範。

  外殿有東方三大殿之稱的太和殿,作為皇室舉行大典的場所,太和殿下有三層漢白玉石基座、殿內以金磚鋪地,以七十二根罕見楠木大柱為支撐,極盡恢弘氣派。

  內殿有住過八位清朝皇帝的養心殿,清王朝政治權利中心,這裏的文物眾多,即使到了晚清,殿內陳設的文物也多達780餘件,而且件件都是精品。

  皇家建築、皇帝居所,這些凝聚了中國宮廷建築精華、藝術文化精粹的場景,很難不激起人們的遊覽慾望。

  然而,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其對外開放區域還不到總面積的30%,故宮與其所蘊藏的文化瑰寶大部分都被小心的保護在深宮後院里,人們難以窺其真容。

  但近年來,故宮一改高冷形象,愈加開放親民,截止至“紫禁城上元之夜”的舉辦,故宮開放程度已經達到了80%,算是徹底對人們敞開了大門,老百姓們自然也會回報以最大的熱情。

  ▌走進新時代的故宮

  敞開大門後的故宮在文化的傳播上也不再走古板路線,而是選擇更加得年輕化和接地氣。

  2014年8月,“故宮淘寶”微信公眾號上一則名為“雍正:感覺自己萌萌噠。”的推文首次展現出了故宮IP的強大威力。該文將傳統的靜態《雍正行樂圖》進行動態化,在配上幽默文案的同時也將曆史故事一一道出。

  這種從嚴肅到俏皮的畫風突變,不僅萌翻了無數讀者,也引發了瘋狂轉載,第一次嚐到了年輕化的新媒體和故宮文化結合的甜頭。

  自此,故宮就在文創年輕化這條路上越走越遠,首先將雍正的各種生活畫像以動圖的形式放出,讓大夥能在笑聲中瞭解這位皇帝的喜怒哀樂。

  有打老虎的四爺:

  官方文案:“有種你進來!” “有種你出來啊!”

  有射不到雕的四爺:

  官方文案:“你飛向前方自由翱翔,朕卻始終跟不上你的腳步。好累...”

  有趣的配圖再搭配上俏皮的文案,一個有趣、鮮活的雍正形象瞬間立體了起來,甚至還帶著一點萌。這還是我們熟悉的故宮嗎?

  故宮當然還是我們熟悉的故宮,只不過在不拘泥於傳統文化表現形式後,故宮文化逐漸成為了年輕人更樂於談起的對象。

  2016年,故宮出品的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又第一次近距離呈現了頂級文物的修復過程,同時揭秘了文物修復專家的內心世界與日常生活。

  這則記錄片在B站獲得了數百萬的播放、近十萬的留言,颳起了一陣文物修復熱,其中作為鍾表修復手藝傳承人的王津,還意外的成了網紅。

微博粉絲高達175萬

  在文物風興起之後,2017年央視綜藝頻道又再次打造文物記錄片《國家寶藏》,第一季就取得了2000餘萬的播放量,故宮里存放的國寶級文物一經登場就震撼了年輕人的眼球。

  今年,故宮遊戲授權方又與《魔域》聯動推出了記錄片《熱血鑄銅獅》,用專業的視角還原了失蠟法製銅獅這一千年技藝,將傳統手藝的魅力介紹給更多觀眾。

記錄片《熱血鑄銅獅》

  以故宮的底蘊,只隨便露出冰山一角就能吸足人們的眼球。

  自此以後,故宮就自帶熱搜體質,文創產品遍地開花,把故宮文化深入到了群眾生活的方方面面。

  不久前故宮出品的口紅就輕鬆登上熱搜,“碧璽色”“豇豆紅”等配色讓故宮口紅與市面上流行的配色完全區別開來,帶有鮮明的文化特色。

  口紅一經推出,首批產品就被搶購一空,在市場習慣了“斬男色”之後,故宮口紅這種富有文化內涵的設計又成了另一道殺手鐧。

  有趣的是,故宮還開了一家火鍋店,顧客在店裡能用聖旨點菜,感受禦膳的滋味。

  同樣,故宮火鍋也是夜夜座無虛席,不得不拚桌來滿足需求。

  儘管故宮火鍋最後因爭議而停辦,但仍然說明了故宮在文創這條路上,是真的敢玩、會玩,把一個原本有些古板的故宮活生生變成了年輕人追捧的“網紅”。

  此前大熱的文物修復師在這種氛圍之下,也有了年輕的繼承者。現在的故宮,可以說是從里到外的步入了新時代。

  ▌故宮文創新趨勢

  種種案例都表明,放開手腳、越來越年輕多變的故宮文創簡直有著難以阻擋的魅力。

  我們也能明顯感覺受到,現在的年輕人談到故宮,不再只是京城里的紅牆綠瓦,而是觸手可及的文化。

  不得不說,故宮的路線走的很對。

  作為文化傳承的主力軍,年輕群體一直以來就對我國傳統文化有著極大的熱情,故宮2018年的遊客數據里,90後占比40%、80後占比24%,從某種角度來說,年輕一代是當之無愧的故宮“金主”。

  但同時,年輕人也更喜歡有趣、多樣化的內容形式。一旦傳統文化變的生動起來,就能迅速收割年輕人的芳心。

  在去年,就有網絡遊戲試著與敦煌文化研究院合作,推出敦煌飛天系列皮膚,首款皮膚就賣出上千萬份,成為該款遊戲皮膚銷量榜第二。

  此前還有一款讓玩家在千古名畫中探險、解謎的遊戲作品也成功實現了傳播度與好評度的雙豐收。

  作為當下年輕群體最主要的娛樂方式之一,遊戲與文化的結合往往都有著圓滿的結局。

  因此,故宮也開始了自己的遊戲向探索,推出了自己的文化類遊戲作品,這款遊戲通過各種有趣的關卡巧妙展示了中國古代皇帝一天的起居生活、工作娛樂,這款主要受眾為兒童的作品甚至得到了更多年輕人的關注。

  這次初有成效的小試牛刀,也讓故宮越來越青睞遊戲這一流行文化載體,陸續推出了《每日故宮》、《紫禁城祥瑞》《韓熙載夜宴圖》等多種能互動的科普遊戲。

  ▌遊戲傳播文化的獨特優勢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起其他文創行業,遊戲在文化傳播上的確有著很多獨特的優勢。其一就體現在文化古蹟的重現上。

  原本在書本上看不見摸不著的太和殿,在遊戲中卻能通過場景搭建的方式進行還原,讓玩家能直觀感受到這座金鑾殿的氣勢恢宏,瞭解到數千年前中宮廷的點滴。

《魔域》中的太和殿

  故宮里還讓人印象深刻的則是隨處可見的銅獅。這些莊嚴奢華的銅獅自古以來就是中國千年神獸誌怪文化的象徵,有如守護獸一般的存在。

  在遊戲中,則可以用幻獸這種新奇的設計巧妙結合傳統文化,讓神獸得以複活。

《魔域》中有著銅獅外型的跟寵“咪咪”

  這種還原與影視作品中的還原最大的不同就是,遊戲可以互動。

  在遊戲里,銅獅所化的幻獸不再是只能看的靜物,而是能與玩家互動、能一同守護故宮的夥伴。

  這也是遊戲最大的優勢,在互動中傳播文化。

  當我們和幻獸一起去到太和殿屋脊找到守護靈、合力讓“建極綏猷”牌匾與殿內金磚恢復如初、讓整個太和殿重煥光彩後,幻獸也自然能從單純的銅獅形象中脫離開來,在玩家腦海留下守護獸的深刻印象。

  這種互動不僅限於幻獸夥伴,場景、物件乃至一行文字,任何內容都能設計交互,同時,我們在遊戲中不用擔心某個場景只是曇花一現,而是能夠反複遊曆、觀賞,直到看出花來為止。

  只要你在一款遊戲里多逛上幾圈,其特有的建築風格與特色基本就門兒清。

  在這些遊戲獨有特性的幫助下,傳統文化得以用多樣的方式進行生動的傳遞。

  ▌遊戲與文化結合將成為故宮文創新方向

  不難看出,在新時代下,遊戲與傳統文化堪稱文創領域的天作之合。

  走進新時代的故宮需要生動的文化載體,讓故宮文化能在年輕群體中得以廣泛傳播。

  遊戲則能用其頗具想像力與創意的藝術表現形式助力文化傳承,重現華夏瑰寶。

  可以預見的是,故宮遊戲授權方與《魔域》的這次聯動只是故宮文創在遊戲領域的開端,作為當今年輕人喜愛的文化傳播陣地,故宮文化與遊戲的結合,無疑會成為故宮文創多樣性佈局重要的一環。

往期回顧 / Peview past 更多

《聖歌》爆雷 3A大作未來路在何方?
遊戲廠商怎樣開出一個合格的愚人節玩笑?
為什麼玩家這麼樂意在《隻狼》受苦?
沉迷遊戲而忽略社交 背後的罪魁禍首究竟是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