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車世界冠軍之死:抑鬱是運動員的第一天敵
2019年04月17日18:27

凱莉·卡達琳。本文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凱莉·卡達琳。本文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美國場地自行車手凱莉·卡達琳曾三次奪得世錦賽冠軍,被外界寄予厚望,然而她的生命卻戛然而止。

  2019年3月8日,她被發現死於自己在斯坦福的公寓里,永遠停在了自己23歲的花樣年華。

  為何一名備受期待的新星會選擇走上絕路?

  人們知道的是,在自殺前很長一段時間,卡達琳已經深陷情緒抑鬱之中,遺憾的是,外界沒有給她足夠的干預,來幫助她逃離死亡。

  在卡達琳離開一個月後,《紐約時報》進行了深入調查,揭開了這位自行車手最後的時光。

  死前用筆記本和自己“對話”

  在凱莉人生最後一段時間里,她一直遭受著內心痛苦的折磨。

  在身為一名自行車手的同時,凱莉還是斯坦福大學計算機數學專業的研究生,學業和比賽的壓力,讓她感到喘不過氣。

  她曾在接受採訪時說,“我感覺自己需要穿梭時空才能把所有的事搞定,但還是有事情會被漏掉。”

  在今年1月發給家人、教練和朋友的一封電子郵件中,她說感到自己的思緒在“不停地旋轉”,“就好像大腦從來沒有休息過,從來沒有平靜過。”

  凱莉因此而痛苦不已,甚至對自己的哥哥說,她覺得自己瘋了,因為她暴躁易怒,擔心自己會對別人造成危險。但是她也害怕死亡。

  在自殺離世之後,人們找到了她在生前在筆記本上和自己“對話”的記錄。一月份她寫的一份筆記中,她對自己寫道:“你想知道什麼?”然後留下了一串神秘的答案。

  毫無疑問,在自殺之前,凱莉的精神狀態已經處於一個相當危險的狀態。

  事實上,在她被發現死於自己公寓的一個月前,她就在一次自殺未遂中受了傷,吸入了有毒氣體。

  那之後她接受了心理治療,也在和家人交流之後承諾不再嘗試自殺,但遺憾的是,她最後並沒有遵守諾言。

  她的家人則認為,導致凱莉崩潰的直接導火索,是在1月5日訓練中遭受的腦震盪。

  凱莉去世後,家人也將她的大腦捐給了研究人員,以確定這次頭部受傷是否導致了她的行為發生改變。

  一個內心可愛的女孩

  1月5日,卡達琳和一支職業公路自行車隊騎行時發生車禍。車隊的一名發言人表示,“沒有跡象表明她頭部受傷或受了重傷。”

  但兩天后在國家隊訓練營,凱莉感到頭暈目眩,無法繼續訓練。醫務人員對她進行了治療,並建議她休息。

  在那之後,凱莉仍在繼續向父母抱怨頭痛、對光敏感和失眠的問題。而就在幾個月前,她還曾因為摔倒導致手臂骨折。

  一系列事件的影響下,她對國家隊的印象開始變差。而由於傷病和心理治療,她也錯過了今年2月底進行的世錦賽,這讓凱莉變得更加沮喪。

  “如果我不是一名運動員,我就一文不值。”在今年3月的一份日記中,凱莉如此寫道。

  但事實上,在很多外人看來,凱莉遠遠不是一個只會騎車比賽的人。

  除了運動能力出眾,凱莉也有很高的數學天賦。哥哥科林說,她能記住身邊經過的幾十個汽車牌照,還能把圓週率背誦到小數點後幾百位,並且在腦海中勾畫出訓練路線。

  與此同時,凱莉對於音樂也非常擅長,小提琴水平頗高。她的隊友戴格特曾說服凱莉表演一段小提琴,“我當時感覺她的演奏太棒了,讓人瞠目結舌。而且她每天都看書,連刷牙的時候也在看,她的內心是一個可愛的女孩。”

  凱莉的自行車實力也毋庸置疑。開始騎車才兩年,她就被邀請到了美國奧林匹克訓練中心試訓。當時的教練之一尼爾·亨德森說,她在自行車上的表現比其他所有新招募的運動員都要高,甚至比國家隊的幾名運動員都要高。

  在里約奧運,她的成績定格是銀牌,而東京奧運,她也有拿下金牌的實力。

  但與此同時,凱莉在社交方面始終不太擅長。她臨終前最後幾週寫的日記中也承認——自己沒有多少朋友。

  堅強毀滅了她

  哥哥科林說,“她並不是不想交朋友,但對她來說,她的首要任務是取得成功並受到尊重。”

  這是凱莉從小就秉承的“人生原則”,事後看來,這樣的想法或許也害了她。

  凱莉·卡達琳的一家人性格都比較內向。妹妹基斯汀說,“我們的父母總是告訴我們,如果我們足夠努力,我們可以做好任何想做的事情。”

  “現在回頭看看,我們也許歪曲了這句話,認為如果我們沒法做到最好,我們就一文不值。我認為凱莉也深信這一點。”

  在小時候,凱莉就會因為做不出算術題而沮喪尖叫並且拒絕休息,而從上了中學之後,她開始變得更加地封閉自己。

  卡達琳的父親在失去女兒後,陷入了長久的失眠。

  為了賽場上方便,她的頭髮留得很短,有時甚至被誤認為是男孩子。而和她的兄弟姐妹一樣,她也不習慣與人擁抱,很多時候寧願看書也不願和人聊天。

  多年來,23歲的凱莉一直以自己的堅強為榮。但到了自己心理出現問題的時候,這樣的心態卻成為了導致情況惡化的一個原因。

  凱莉曾告訴妹妹基斯汀,尋求治療意味著她很懦弱,她寧願忍受痛苦。而這樣導致的結果就是,她在和心理痛苦鬥爭的過程中,變得更加的孤獨。

  凱莉的離世,留下的是家人的無盡悲傷。父親馬克說,“我在夜裡每兩三個小時就會醒來一次,仔細回想有哪些可能救她的方法。”

  母親卡洛琳也哀傷不已,“我以為我瞭解自己的孩子,但凱莉身上有太多我理解不了的東西。”

  運動員心理問題急需關注

  凱莉·卡達琳的自殺,對於美國的自行車運動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事後,美國自行車協會也公開表達了哀悼,同時表示會給凱莉的家人提供支持。

  而在悲劇之後,人們也不得不再一次把目光聚焦到了運動員群體的心理問題上。

  很明顯,在凱莉走向死亡的過程中,外界曾有許多機會幫她一把,但無論是她的家庭,還是她所效力的運動隊,或是她就讀的學校,都沒能將她從死亡的邊緣拉回。

  在運動員的世界里,心理問題的存在範圍遠比人們想像的更大。

  比如游泳名將菲比斯就曾遭受抑鬱的困擾,甚至一度有過自殺的念頭,他表示至少有90%的運動員都有類似的經歷。

  此外,奇雲·路夫、迪羅薩等NBA球星也曾對外公開過自己遭遇的諸如恐慌和抑鬱症等心理問題。

  但和凱莉一樣,很多運動員並不願意因為這些問題主動尋求外界幫助,以至於情況變得越來越糟。

  據英國媒體統計,英國運動員的自殺率是普通英國男性的2.5倍,抑鬱症正是主要的誘因:

  巨大的訓練和比賽壓力,外界對於運動員強大心理素質的要求,以及大賽之後不可避免的迷茫和空虛……這一系列的因素,已然讓運動員群體成為了心理問題的“高危人群”。

  凱莉·卡達琳的悲劇,就是又一個令人悲傷的警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