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春蕾將回歸中國女排漳州集訓 落選奧運最煎熬
2019年04月17日17:55

曾春蕾  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曾春蕾 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接受採訪時,曾春蕾將櫥窗里的簽名排球往下挪了一層,郎平的名字剛好擺在了最顯眼的位置。“要把郎導的簽名露出來。”曾春蕾的語氣里帶著一股驕傲勁兒。

  在前往漳州與中國女排會合的前一天下午,曾春蕾向記者講述了職業生涯的起起伏伏。不同於賽場上身著球服、束起馬尾的颯爽外形,曾春蕾散下頭髮,一件短外套和白色牛仔褲,再配上她的標誌性笑容,分明是個可愛的鄰家女孩。

  一個多月前,作為絕對主力,曾春蕾幫助北京女排實現23年來聯賽冠軍零的突破,完成北京三大球“大滿貫”的最後一塊拚圖。奪冠後的曾春蕾哭了,她沒想到會如此感慨,至今回憶起來,曾春蕾眼中依舊噙滿淚水。

  從一個懵懂少女到世界冠軍,再因傷病落選里約奧運會……曾春蕾在人生的岔路口依舊選擇堅守。綻放全運、留洋海外、回歸救主……她找回了最好的自己,也證明了曾經的選擇沒有錯。曾春蕾相信,她依然有提升的空間,也期待著能達到職業生涯的另一個高點。

  聯賽奪冠,接受採訪幾度哽咽

  在3月結束的2018-2019賽季中國女子排球超級聯賽中,隨著最後一分製勝球落地,光彩體育館沸騰了,“北京是冠軍!”響徹全場。這是北京女排時隔45年重奪全國頂級聯賽冠軍,同時也是23年來的首個職業聯賽總冠軍。北京也成為中國體壇唯一實現三大球職業賽事“大滿貫”的城市。

  賽後,曾春蕾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幾度哽咽,導致採訪幾次中斷。“沒想到會這麼感慨。”這是曾春蕾賽後不斷重複的一句話。

  15歲進入北京女排,曾春蕾一打就是15年,這期間的每一年、每一屆隊伍所遇到的困境她再清楚不過。北京女排曾在保級、降級中苦苦掙紮,隊伍曾因成績不佳找不到讚助,也很難回到主場作戰,即便回到北京也因為資金問題回不到光彩體育館,那時候的北京女排在聯賽中的地位極低。不停地換帥,一批又一批的隊員更新換代,隊伍的成績卻不見起色。

  一步步打回甲級,衝進聯賽四強,到如今成為聯賽冠軍,北京女排經曆了一段極其難熬的歲月。就是在這樣的逆境中,曾經遭人看不起的“醜小鴨”在不斷的奮鬥中成就了一段傳奇。

  奪冠那天晚上,曾春蕾“本以為會是高興多一點”,但想到過去的隊友和教練,想到那些荒唐的事、青澀的自己、痛苦的蛻變以及看台上的爸爸媽媽……“15年的種種都隨著眼淚往外湧”。

  1個月後,回想奪冠時的情景,曾春蕾依舊忍不住紅了眼圈。

  曾春蕾說,北京女排之所以能夠在今年崛起,主要在於板凳深度,一個位置可用的人多了,針對不同的情況換上不同的隊員,對手沒法做針對性的佈置。再一個原因就是班子齊,北京精神、北京女排的隊魂逐漸被塑造出來了。

  說到“隊魂”,最大功臣要數北京女排主教練張建章。

  在曾春蕾看來,張建章的到來進一步激發了隊伍的凝聚力。以往大家都知道,只要把北京拖到第5局就能贏下比賽,但這個賽季,他們打了8個五局比賽,贏了6個。

  “大家在關健時刻‘你攙我一把,我拉你一下’這種勁兒出來了,是張導在訓練中細小環節上的要求,讓我們慢慢形成了這種精神。”曾春蕾說。

  無緣里約,爸爸不敢跟她說話

  如果說北京女排奪冠是曾春蕾最難忘的高光時刻之一,那落選里約奧運會就是她記憶最深刻的艱難時期。

  對於曾春蕾來說,落選奧運會就像是一個結了痂的傷口,即使再不願意去提及,可疤痕還在那裡。要知道,2015年世界盃,中國女排的幾大主力因傷缺席,外界極不看好,是曾春蕾扛起了隊長的大旗,頂住壓力帶隊奪得冠軍,並拿到轉年里約奧運會的入場券。即將出征里約時卻被告知落選,昔日冠軍隊長的心理落差可想而知。

  但相比於出征大名單公佈之後的失落,曾春蕾在爭取名額的過程中更加煎熬。當時,她很想跟隊出征里約,也知道有機會,但膝傷讓她在競爭中掉隊。“膝蓋就是不爭氣,跳不起來。”

  曾春蕾的內心很掙紮,“你也不是不行,你也不是不知道這個球該怎麼處理,但你的腿就拖在那兒動不了”。

  眼看著慢慢被邊緣化,卻力不從心,個中滋味非常痛苦。

  在最煎熬的那段時間,曾春蕾給最親近的家人打電話,爸爸告訴她一定要善始善終,在最後這個階段,哪怕隊伍只是需要你在場上練也要把每堂課練好。是對球隊的責任感讓曾春蕾漸漸走出陰霾,她相信隊伍是一直在的,自己還有機會。

  一天24小時,除了睡覺不在一起,曾春蕾每天都和隊友在場地裡一起摸爬滾打,泡在會議室,泡在治療室……她知道大家有多不容易,不管誰去,拿到好的成績就不辜負大家在場上揮灑的汗水。

  國家隊出征里約後,曾春蕾回到北京,為了顧及女兒的情緒,曾春蕾的父母變得小心翼翼。

  其實,曾春蕾已經調整好了,反而是她爸媽有點沒跟上節奏。她一回家,媽媽就跟爸爸說,“千萬別跟蕾蕾亂說話,別刺激她。”爸爸就不敢跟她說話。後來媽媽又跟爸爸急了,“你也不關心閨女。”

  每每想到這些細節,曾春蕾都感覺到幸福。她知道爸媽很想關心她,但又不知道從哪兒開始關心合適,“但那都是圍繞著愛的。”

  雖然沒能親自上陣,曾春蕾的心與姐妹們緊緊繫在一起。小組賽輸給荷蘭之後,曾春蕾難受得吃不下睡不著,因為當時的荷蘭隊對中國女排來講還不是主要的競爭對手,這讓後面的形勢變得嚴峻起來。當四分之一贏了巴西之後,曾春蕾又感動得直哭。

  曾春蕾很自豪,感覺自己就在隊里。

  轉眼間又是一個新的奧運週期。對於2020年東京奧運會,曾春蕾覺得“彌補遺憾”並不合適,但她希望能達到職業生涯的另一個高點。

  重回賽場,一年打了三份“工”

  正是落選奧運會這件事情,激發了曾春蕾的一些潛能。在同齡的隊友選擇退役、組建家庭、再就業的時候,曾春蕾選擇了回歸賽場。

  她不是沒有動搖過,也考慮過離開球場。但師姐馮坤的一番話讓她堅定了選擇。馮坤告訴曾春蕾,賽場轉身是很快的,打球這件事情如果放下了,以後就很難再回來了,但工作崗位是一直都有的。

  曾春蕾仔細想了想,自己的競技狀態還在,也還想打,那就繼續打吧,但心態不一樣了。

  以前,曾春蕾在球場上的目的性更強,就是要拿成績,打出好的數據,要有好的發揮。雖說目標沒有問題,但每一天、每一場球都有點太注重這些東西,壓得她喘不過氣來,反倒影響了本來的技術發揮。

  從2016年以後,那些都不重要了。球隊輸過不該輸的球,也贏了外人不看好的比賽,曾春蕾覺得,這些都經曆過了,就知道了什麼是平常心,去享受每一場球,精力集中在過程上面就好。

  在人生的岔路口,曾春蕾選擇把排球這條路繼續走下去。她放下了很多,同時拾起了很多更重要的東西,而這些東西自然而然地體現在了技術的發揮上。

  2017年天津全運會,曾春蕾帶領著北京隊的姐妹們從資格賽一路過關斬將,最終拚得了一枚寶貴的銅牌。隨後,她再度入選國家隊,重回中國女排大家庭,跟著姐妹們一起拚搏獲得大冠軍杯賽冠軍。

  2017-2018賽季,曾春蕾打了三份“工”,意甲聯賽、臨時救火北京女排、二次轉會又加入上海女排,憑藉曾春蕾出色的防守和一傳實力,撐起了上海女排右翼進攻,最終助力上海隊獲得亞軍。

  對於曾春蕾來說,每個階段都是一個鍛鍊和提高。相比於15年前,曾春蕾不知不覺間在思想上迎來蛻變。以前更想要突出個體,鋒芒畢露的心態,但是現在隨著年齡和閱曆的增長,她更看重的是怎樣托著大家一起往上走。

  排球在曾春蕾的生活中一直都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對她性格和價值觀的塑造產生了積極的影響。曾春蕾說,做一件事情的堅定性、樂觀的態度都是排球帶給她的。

  比如奧運會落選,其實她根本沒覺得那件事有多大,她反倒覺得在摔倒之後汲取經驗教訓、學會翻篇更重要。這也是她在打排球的過程中形成的習慣,“不對自己改變不了的事糾結太久。”

  即便經曆了十幾年的職業生涯,曾春蕾依然相信自己還有提高的空間。

  恩師郎平,一條短信打開心結

  今年3月9日,北京女排在主場3比1力克天津隊,首次奪得全國女排聯賽的冠軍。那一場,曾春蕾的球迷後援團從新加坡、香港、廣州、新疆等地專程趕到北京光彩體育館。在他們眼裡,曾春蕾樂觀、堅韌,在場上敢打敢拚、永不放棄。

  球迷們的評價,讓曾春蕾不好意思地笑了,但是她覺得“他們說的很對”。

  曾春蕾說,她身上的這些特質,都是從郎平那裡學來的。

  從一個青澀少女到如今北京女排的“定海神針”,曾春蕾一直視郎平為“導航燈”。

  在曾春蕾對排球還沒入門的時候,郎平這個名字就已經在她心中紮了根。當時,郎平是中國女排的實力擔當,她的暴扣打法讓曾春蕾心生崇敬,希望有一天也能像郎平一樣成為國家隊的中流砥柱。到後來,郎平擔任中國女排的主教練,曾春蕾又看到了郎平在做人、做事上的優點,並深受影響。

  曾春蕾清楚地記得郎平對“樂觀精神”的定義。樂觀不是說打順風球的時候樂觀、或生活順風順水的時候嘻嘻哈哈,而是體現在你困難的時候、別人不看好你的時候,你依然堅定、能看到後面的光明。

  正是從郎平那裡,曾春蕾學會了任何時候都不要沮喪、不要放棄。

  2016年最嚴重的傷病期間,曾春蕾除了忍受傷痛還要忍受無緣里約奧運會的巨大壓力。郎平看出了曾春蕾堅強的外表下內心的“抑鬱”。一個平常的中午,一條短信讓曾春蕾打開心結:“曾,不要放棄,還有機會。”

  這是一條來自郎平的信息。這條信息對曾春蕾非常重要。

  曾春蕾說,這條信息不是說給她當時衝擊里約奧運會燃起了多大的希望,對她而言,它意味著更多。有了郎平那句話,她相信就算沒去里約,以後也還有機會,“只要我不放棄。”

  郎平的很多細節都讓曾春蕾受益良多。曾春蕾明白,郎平為什麼能成為大人物,就是因為她無論在生活中還是工作上都兢兢業業。

  中國排球,未來發展空間很大

  隨著中國排球超級聯賽和全明星賽的結束,曾春蕾越來越感受到中國排球發展的迅猛和多元化。

  從前的聯賽,關注度不高,排球市場也做得一板一眼。近幾年,聯賽的形式越來越趨於成熟。曾春蕾舉例說,這個賽季最後幾個北京主場,上座率很高,她在場上能感受到,得分之後球迷給的反饋完全不一樣,包括DJ與球迷的互動、中場拉拉隊、還有球票一票難求的現象……

  包括前些天參加的排超全明星賽,曾春蕾和很多球員一起與讚助商的互動,在她看來也是排球運動的另一種呈現方式,“感覺排球在中國的發展空間還是很大的”。

  2017年,曾春蕾到意大利聯賽打球,50天里,除了保證自身的競技水平,還學習了意大利的排球周邊,包括球市、球迷、場館、市場運營等。

  熱愛排球不光是打球,她還想盡己所能參與一些排球周邊的事。

  對於國內外排球氛圍的區別,曾春蕾深有體會。意大利的排球氛圍跟中國相比很不一樣,中國人相對含蓄,意大利人比較奔放,每一場球都高聲呐喊,每一支球隊不管是主場還是作客都有各自球迷的區域,他們帶著鼓、喇叭,有固定的曲子和口號,是一個很系統的組織。

  好在,目前中國在這方面也做得越來越好了。場館的裝飾、運營,包括球隊、球員、球迷這三方的互動,以及他們做的周邊產品銷售都越來越職業化。

  曾春蕾說,作為球員,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保持好狀態,用成績說話。不過,將來進入下一個人生選擇的時候,她希望也能跟排球有關係,用其他方式延續對排球的熱愛。

  ■同題問答

  新京報:過去一年,你最大的改變是什麼?

  曾春蕾:樂觀,越來越樂觀,打球越來越灑脫。比如以前一場球發揮失常、或是特別想打這場比賽卻只能當後備的時候,心裡就會很難受,吃不下飯。但是今年就覺得,只要贏波就開心,無論誰打都行,當然自己也是時刻做好了準備。

  新京報:你心中“新青年”的標準是什麼?

  曾春蕾:活力、思想上的先進性,最重要的就是學會堅持。

  我覺得充滿活力應該是一個人的常態,不管你做什麼事情、從事哪個行業,你都要有熱情;先進性就是對你所處的行業有一個比較正的三觀,有一個宏觀的看法;堅定性是現在年輕人相比父輩缺失的東西,我很高興自己在運動隊的成長中學會了堅持。身邊的一些同齡人,他們在事業上碰到困難更多的會去抱怨、換工作,但我覺得,想辦法去解決困難才是首要任務,走到最後的都是那些懂得堅持的人。

  新京報:未來,你對自己所處的行業有什麼期待?

  曾春蕾:我希望排球市場越來越好,每個人對排球都有一定的瞭解,都有一定的排球知識儲備,也就是所謂的普及率。我也希望排球在賽場以外的趣味性越來越強。

  新京報:未來,你對國家社會有怎樣的期待?

  曾春蕾:我覺得現在的社會就特別好,每個人的民族信念非常強。我出國的那段時間更堅定了中國社會的好的想法。無論在經濟上還是思想上,我們的社會都進步得太快了。

  新京報記者 鄧涵予 編輯 韓雙明 校對 危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