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乒困難期一枚奧運金牌破低迷 呂林盼延續傳奇
2019年04月17日15:00

呂林
呂林

  “我能想到這一生最榮光的時刻,就是站在奧運會的最高領獎台上,看著五星紅旗冉冉升起。”當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呂林的眼角有些微潤,他不止一次強調,那種感覺非常美妙,即使過去了27年,依然能清晰記起。

  27年,足夠讓呂林兩鬢依稀斑白,讓他手裡的球拍換成了被採訪的話筒;27年,即便呂林依然還能穿上奪冠那刻的隊服,技術也不似當年之勇了……時間齒輪撥動,讓人忘卻了很多東西,但屬於呂林的故事,卻並沒有湮沒在歷史長河中——

  他從溫嶺的小漁村走出,一步一步,登頂世界之巔;他也曾遠赴重洋,祖國一聲召喚,放棄所有回國執教;他最終回到了故鄉,為浙江體育事業盡心盡力……

  “兒時的經曆,讓我受益匪淺”

  1969年,呂林出生在一個鄉村小學教師的家庭,家裡還有一個姐姐和一個弟弟。從小,父母對他們的學習都抓得很緊,一次偶然的機會,父親給呂林買了一塊球拍,就成了他愛不釋手的玩具。學校沒有專門教打乒乓球的老師,父親就跑到溫嶺縣城里一個教乒乓球的老師那裡借了一本學習乒乓球的基礎教程,然後把厚厚的一本書全部抄下來,開始教呂林入門。

  剛滿6歲,小呂林離開家人,開始了邊打球邊學習的生活。“因為交通不發達,沒有公共汽車,每次從家到學校要坐三四個小時的船,所以父母半年才來看望我一次。”然而,思念之苦並非是呂林要面對的最大困難。當時,呂林家的條件算不得太好,很多時候,他都是光著腳訓練。這倒還能忍受,最讓父母心疼的是,到了冬天,刺骨的海風把呂林的雙手吹裂了口子,生滿了凍瘡,最嚴重的時候,甚至影響到了握拍。但是,呂林自己卻沒覺得什麼,頑強的意誌讓他堅持了下來。

  貪玩,是每個孩子的天性。有一年冬天,溫嶺下了一場雪。極少看到雪花的呂林特別高興,玩性大發,一直在外面玩到很晚,回去後才發現忘了蒸米飯,那一晚,呂林是在挨餓中度過的。也正是從這件事開始,呂林告誡自己,做任何事情絕不可以拖拖拉拉,“什麼時間該幹什麼事情必須很明確,否則就有可能造成很多不可估量的損失。”

  兩年後,呂林來到杭州,進入浙江省少體校開始接受更為正規和專業的訓練,也正式開啟了傳奇的序章。時至今日,回憶起兒時的歲月,呂林依然充滿感激。“我日後很多生活習慣、做事方式都是從那個時候磨練出來的,這兩年的經曆,讓我一輩子都受益匪淺。”呂林說。

  “一路過關斬將,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時隔27年,再回憶起1992年的那個夏天,呂林的聲音依然還有些因“激動而顫抖”,“我想,那是我人生中最榮光的時刻了吧。”他語氣篤定。

  1992年巴塞隆拿奧運會上,呂林、王濤勇奪男子雙打冠軍,實屬不易。呂林回憶說,那次和王濤配合,確實打到了一種非常高的境界。雖然兩人在當時已經是一對黃金搭檔,但在出征巴塞隆拿之前,當時的國家體委並沒有給正處在低穀的中國男子乒乓球隊佈置奪金任務——之前,在1989年和1991年的兩次世乒賽上,中國男子乒乓球隊都與金牌無緣,正處在困難時期。

  呂林、王濤一路拚殺闖入決賽,讓很多人看到了他們奪冠的希望。但決賽開始前,意外發生了。“為了盡快適應決賽場地,我們想早早趕到賽場。可是奧運村的班車一直沒能準時到達。”現在想來,呂林依然心有餘悸,“一路狂奔打的趕到了賽場,距離決賽開始還剩下半個小時了。”

  所幸,這段“插曲”並沒有影響比賽的進程。但“作客劣勢”,卻給呂林、王濤組合製造了不小麻煩。由於決賽的場館很小,觀眾也就2000來人,因為德國離西班牙很近,從德國趕過來很多球迷為對手加油。中國隊這邊就10來個留學生。“觀眾起鬨的聲音格外大,突然給隊員的壓力就特別大。”呂林回憶,“我倆剛開始打的時候,手都是抖的,就是發球時或喝水時的杯子,都一直在晃蕩。”

  克服了重重心理壓力,經過五局苦戰,最終兩人以3∶2險勝德國名將羅斯科普夫和費茨納爾。“贏了以後,腦子一片空白,領獎時稍微清醒點。”呂林給這場曆程的定義是:一路過關斬將,每一步都如履薄冰。“我們平時的訓練已經把任何困難都預想到了,所以雖然因為緊張導致進入狀態有點慢,但是最終還是拿到了金牌。”

  這枚金牌,是中國男子乒乓球隊在第25屆奧運會上取得的惟一一枚金牌,它給正處於低穀的中國男子乒乓球隊爭得了榮譽和勇氣。這枚金牌,也讓外界重新認識了呂林這個低調內斂的浙江小夥。

  “割捨不下體育事業,放不下的堅持”

  1997年,呂林退役了,但他並沒有離開球檯,而是接受乒協的指派,到日本廣島一傢俱樂部擔任教練職務。收入上去了,生活水平提高了,可是呂林總感覺缺少了一些什麼……是賽場熱烈的歡呼聲?還是讓人熱血沸騰的國歌聲?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呂林都在思考,自己到底需要什麼?1998年10月,聽到祖國召喚的聲音,呂林沒有任何猶豫,辭去了日本待遇優厚的工作,回到了國家乒乓球隊。“這是一個光榮的集體,在這個集體里我受到的教育就是,國家榮譽高於一切。”呂林語氣篤定,“直到現在我依然是這麼覺得,所以只要國家和集體需要我,任何時候我都不會缺席。”

  之後的歲月,有了方向的呂林步履更加堅定。2006年,他做出了一個新的決定——回家鄉任職。“在外闖蕩了這麼多年,覺得是時候為家鄉的體育事業做一些貢獻,這個決定其實並不困難。”這些年,呂林不曾忘記過初心,為浙江競技體育事業無私耕耘。如今,他的崗位是浙江省體育局副局長。

  告別運動員、教練員生涯,走上管理崗位,呂林經曆了很多挑戰。“做運動員的時候,生活是很單一、很純粹的,就是要專心提高成績,心無旁騖。而做管理者考慮的範圍就要很廣,這樣才能把工作做好。”呂林認為,優秀運動員出身的管理者,都會具備一個優良的品質,就是做事非常認真、專注。當他退役後從事別的工作時,依然會具備這種執著的精神。

  沉浸競技體育事業多年,呂林和很多浙江體育人一樣,有著一份近乎偏執的堅持,那就是把“浙江屆屆奧運會有金牌”的光榮傳統延續下去。“浙江體育能有今天的成就,是一代又一代人共同努力的成果。”呂林說,這是一種偉大的傳承,“我希望我們能發揮出激勵後輩的作用,讓他們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乃至以後的奧運會上,都能堅定信念、更具鬥志。”

  浙江體壇報 本報記者 酈琪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