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他曾幾度被人放棄!如今已成史上最佳之一
2019年04月17日17:30

湯臣
湯臣

  “這是對你在惠特曼縣期間和職業生涯期間非凡籃球職業生涯的認可,你和你家人做的那些教育健康慈善工作影響到了我們國家和巴哈馬的年輕人,這令人欽佩,我們感激你為華盛頓州立大學所做的一切和你代表我們在全球範圍的表現。”

  一週之前,華盛頓州立大學鄭重宣佈將退役克萊-湯臣大學時期的1號球衣。當他們的運動員主管Pat Chun以一封公開信的方式用上述這段話表達出對於湯臣的感激與敬意,這不免讓人迫切的渴望回憶起克萊-湯臣的大學生涯擁有過怎樣的光彩。

  三年,1756分,校史第三的場均17.9分,無數經典戰役留下的青澀背影,克萊-湯臣用一次次神奇表現將自己的名字鐫刻進華盛頓州立大學的歷史脈搏中,成為了這所大學第二位獲得退役球衣殊榮的運動員。

  29歲的克萊-湯臣深情地讀著Pat Chun的來信,關於大學記憶的點滴,彷彿就在昨天。

  Pac-12——太平洋十二高校聯盟,美國NCAA五大體育聯盟之一。素有冠軍聯盟之稱的他們歷史上共斬獲超過460次全國冠軍,幾乎在各個項目上都有著突出的建樹。對於出生在洛杉磯的克萊-湯臣而言,成為這偉大團隊中的一份子是他從小樹立的堅定目標。

  2008年,這個彼時的還未吸引到猶他大學和科羅拉多大學加盟的聯盟僅有十支球隊,而克萊-湯臣心儀的南加利福尼亞大學和UCLA,正是Pac-10聯盟其中的兩支。那年秋天,克萊-湯臣正在經歷從高中進入大學的人生轉變,作為全美小有名氣的高中新星的他收到了諸多NCAA球隊的邀請。

  “我喜歡華盛頓州立大學的戰術體系,這很適合我的成長。”

  籃球領域此前默默無聞的華盛頓州立大學校史僅有10餘名球員進入NBA,並且沒有一人的場均得分能夠達到兩位數。在幾個月前州冠軍決賽大放異彩的克萊-湯臣似乎應該值得一個更加出色的環境,此時他做出的決定多少有些出乎人們的預期。

  事實上,選擇華盛頓州立大學並不是克萊-湯臣最初的意願,這份理由明確的發言背後隱藏著這個年輕人內心巨大的不甘——他最初的期待南加州大學和UCLA,最終在幾經權衡後放棄了他。

  那是克萊-湯臣大學生涯的起點,處在外界的輕視之中。望向那些不信任的目光克萊-湯臣沒有絲毫抱怨,他只是語氣堅定的吐出了幾個字:“我會證明他們的選擇是錯的,我比他們想像的要更優秀。”

  時任華盛頓州立大學教練的托尼-本尼特從未想到克萊-湯臣會選擇加盟他的隊伍。在招募克萊-湯臣時後者所呈現出的天賦,讓他不敢相信幸運會降臨在他的頭上。

  那是18歲的克萊-湯臣輕描淡寫間的驚世之舉,在參觀華盛頓州立大學的校園時他一時興起同日後的戰友前往訓練館投籃,克萊-湯臣沒有快速的全副武裝,他只是穿著拖鞋走到場上,踩在NBA三分線的位置連續命中了26球隨後淡然離場,徒留場邊目瞪口呆的一個個見證者以及華盛頓州立大學達文-哈梅林口中有些語無倫次的讚歎:

  “我從未見過任何人有像他這樣的投射能力,穩定的令人感到恐怖!”

  儘管瘦削的身材讓克萊-湯臣在對抗方面處於劣勢,但這個少年的天賦同樣肉眼可見。然而南加大和UCLA等名校的謹小慎微將克萊-湯臣推向了華盛頓州立大學,而面對人生關鍵節點受挫的湯臣托尼-本尼特則有著截然不同的態度,他誠懇地對其許諾:“你可以加入我們,並且你會成為球隊核心。”

  托尼-本尼特沒有違背他的承諾。2008-2009賽季,初入大學的克萊-湯臣便出任正選得分後衛打滿了全部33場比賽,他場均可以得到12.5分,三分球命中率和罰球命中率均位居全隊之首。憑藉這份出色的表現,湯臣當選了Pac-10聯盟年度最佳新秀陣容。

  克萊-湯臣的隊友在驚歎他投射端的天賦,也在感慨他生活的方式。享受人生的湯臣生活里並不只有籃球,電子遊戲、國際象棋、旅遊……這都是他閑暇之餘的一部分。彼時不滿20歲的湯臣就可以很好地掌握著努力與放鬆間的平衡,認真訓練的同時兼顧娛樂,彷彿多年後瀟灑人生的縮影。

  2009-2010賽季的克萊-湯臣變得更加出色,好勝心的催促讓他各項技術穩中有升。他場均可以得到Pac-10聯盟第二高的19.6分,併成為華盛頓州立大學隊史達到1000分第三快的球員。他入選了當賽季Pac-10聯盟年度最佳陣容一隊,兩次當選Pac-10聯盟周最佳,並進入約翰-伍登獎賽季中期候選名單。

  大二賽季結束之後,克萊-湯臣曾嘗試提前結束大學生涯從而參加NBA選秀。作為土生土長的洛杉磯人,渴望成為洛杉磯湖人一份子的湯臣向洛杉磯湖人表達了明確的態度——只要湖人同意在首輪選中他,他便會果斷參選。然而令湯臣感到意外的是湖人拒絕為其做出承諾,湯臣為家鄉球隊效力的的願望只能就此擱淺。

  不被重視的尷尬處境還在吞噬著克萊-湯臣,也讓他證明自己的決心更加強烈。大三賽季,克萊-湯臣一飛衝天,他場均砍下21.6分加冕Pac-10聯盟頭號得分手,並再一次入選Pac-10聯盟最佳陣容一隊。湯臣賽季斬獲733分的總得分校史前無古人,與此同時他成為華盛頓州立大學隊史第三個兩度入選分區第一陣容的球員,以及隊史首個單賽季三次贏得周最佳的球員。

  2011年Pac-10區錦標賽,克萊-湯臣再一次打出了振奮人心的代表作。面對同城對手華盛頓大學,他單場命中8記三分狂轟創錦標賽紀錄的43分。儘管最後球隊兩分惜敗,但21歲的湯臣已經顯示出他血液里流淌著的殺手氣質。隊友的評價簡短卻份量十足:“湯臣太強了,他就是我們聯盟最好的球員。”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年輕的代價往往在不經意間襲來,球場的得意讓湯臣有些飄飄然令他犯下了最懊惱的錯誤。賽季行將結束時,警方在他駕駛的車內發現了大麻。儘管克萊-湯臣的父親米高-湯臣極力為兒子辯護——“車是我的,大麻也是我的”,但這樣的說辭彼時並未有太多的意義。華盛頓州立大學決定對湯臣禁賽一場以示警戒,他被迫缺席了與UCLA的關鍵之戰。

  這是克萊-湯臣出色學生時代的一點小瑕疵。至於事實的真相到底怎樣,這在時光的交織中早已悄然無聲也不再重要。唯獨有意義的是湯臣面對這件事情的態度,一向寡言的他在全場觀眾的注視下道歉,面對一張張失望的面孔他態度誠懇、語氣真摯,做到這些對於一個21歲的男孩兒而言這無疑需要巨大的勇氣。

  人生中唯一一次公開道歉成為了克萊-湯臣難以磨滅的記憶。這強化了他性格中的一個亮點——敢於對自己的錯誤負責,也教會了他去理解偉大運動員需要以一個更加職業自律的態度去對待每一場比賽。

  大學生涯的最後一年,克萊-湯臣已經展現出一個頂尖投手的成熟面貌。他射術精湛、、射程極廣、無球跑動積極且出色、持球銜接投籃的技術趨於成熟,這最終讓他決定告別大學奔赴一個更大的舞台挑戰自己。

  2011年的選秀大會,克萊-湯臣在首輪第11順位被金州勇士選中。立誌成為最出色射手的他目睹了薩克拉門托帝王在他身前摘走了來自楊百翰大學同樣以射術聞名的弗雷戴特,克萊-湯臣依舊沒有得到他所期待的絕對認可,更被貼上了不會防守的標籤。

  克萊-湯臣還在同外界的低估抗爭著,而進入聯盟之後他並沒有斬斷與母校之間的聯繫,他熱衷於慈善以及校區、社區的建設,在惠特曼縣——華盛頓州立大學主校區的所在地親自參與的公益著實繁多;他也時刻關注著學弟們賽場內外的表現,為華盛頓州立大學的每一場勝負而牽動著情緒……

  八年一晃而過,時間從不停下匆匆的步伐。此時29歲的克萊-湯臣正跟隨金州勇士踏上生涯最為關鍵的一年季後賽之旅,漫長賽季中狀態的起伏與精神的疲憊在所難免,湯臣也難逃某個準星全無的尷尬夜晚。但這一切無需擔心,手感不好的湯臣總會在防守端貢獻出更大的能量,如今他在防守端對於球隊的價值,呈現在每個人的眼中。

  從不會防守到對位球員的夢魘,從被人看輕到名標校史,克萊-湯臣用汗水與態度定義了自己的人生,也收穫了他應得的榮譽與認可。然而三年大學時光帶給他的不僅僅是虛無縹緲的光環,面對挫折時的態度、對待比賽的專注以及如何在輕視中為自己正名,或許是更加寶貴的財富。

  成長背後的含義燃燒著克萊-湯臣的慾望,讓他不斷的翻越人們為他設定的上限,向更偉大的目標邁進。

  (薑子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