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張朝陽:搜狐視頻走向盈利之路 希望出更多爆款
2019年04月17日23:02
雷帝網 雷建平 4月17日報導
雷帝網 雷建平 4月17日報導

  雷帝網 雷建平 4月17日報導

  搜狐CEO張朝陽今日在搜狐視頻2019春季推介會上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搜狐視頻已經走出了一條獨特的道路,正走向盈利。

  張朝陽說,只有通向盈利,成為一個正常的商業的業務,才能持續發展下去,有不斷的資金來製作更好的作品。

  相比於巨額虧損,又背靠巨頭的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土豆,搜狐視頻的財力稍顯薄弱。因此,搜狐視頻選擇的是“小而美”的低成本擴張。

  所謂“小而美”的關鍵就是,在項目上保持高度的冷靜、堅持、用心、專注,花最合適的預算,組最合適的團隊,請合適的演員,去創作最高回報率的作品。

  將主要精力和資源用於拚製作、拚創意、拚內容,而不是投入無法閉環的流量明星、天價版權和虛浮數據之上。

  而自製劇、自製綜藝的長視頻內容,加上PGC、UGC、信息流類自媒體短視頻的長短視頻雙引擎佈局,將合力開拓搜狐視頻的未來新跑道。

  “找到低成本創造優質內容模式的閉環是我們的使命,我們正在實現基於技術和互聯網支撐的視頻內容播放平台全娛樂公司。”張朝陽說,這樣的方式看來能夠走通。

  搜狐視頻在持續減虧 出現盈利曙光

  早前,與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土豆類似,搜狐視頻也搶奪熱門電視劇,最瘋狂是在2016年,《歡樂頌》一集價格達一千萬,還好幾家來分。

  對此,張朝陽說,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搜狐視頻2018年大幅減虧的一個原因是不再買天價劇,而是靠自製劇,而且搜狐視頻減虧是全方位的,2019年會延續這個趨勢。

  搜狐視頻希望出爆款,但如果爆款需投入數億資金,搜狐視頻堅決不做。

  張朝陽引以為豪的是,搜狐視頻的熱門網劇《奈何BOSS要娶我》成本是兩千多萬,還是盈利的。

  張朝陽希望搜狐視頻能出更多類似《奈何BOSS要娶我》這樣的爆款。

  《奈何BOSS要娶我》將推第二季

  去年至今,搜狐視頻自製出品根據新策略推出精品自製如《奈何Boss要娶我》、《拜見宮主大人》、《器靈2》、《動物系戀人啊》、《繼承者計劃》、《無法擁抱的你2》、《法醫秦明2》、《犯罪心理小組X》、《唐詩三百案》,《降龍之白露為霜》、《我在大理寺當寵物》、《重明衛》等。

  《奈何BOSS要娶我》還出口到海外,搜狐視頻與奈飛公司(Netflix)進行了獨家合作,翻譯成26國語言,將於5月17日在海外netflix正式上線。

  搜狐視頻今日宣佈,《奈何BOSS要娶我》正式公佈將推出第二季,原班人馬即將回歸。

  搜狐視頻自製出品中心高級總監、《奈何BOSS要娶我》總製片人劉明麗表示,第二季導演仍由吳強擔當,演員陣容也將採用原班人馬。

  以下是對話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視頻CEO張朝陽實錄:

  張朝陽:產品技術平台的各種信息分發場景,三種場景、四種場景到廣告的新場景帶來的形式,及後來的內容產生——自製劇和自製綜藝,非常豐富,構成了搜狐視頻走的這樣一條獨特的道路,來通向盈利之路。

  也只有通向盈利成為一個正常的商業的業務,才能持續發展下去,有不斷的資金來製作更好的作品,發展還是不錯的,我自己也是複習和學習了很多東西。

  提問:搜狐視頻小而美的策略之下選片的標準及因素有哪些?

  張朝陽:儘管叫小而美,但帶來的流量和播放不一定小,包括《奈何BOSS要娶我》流量非常大。我們經常在看曆史上包括美國荷李活一些作品,投入不是最大的,但是作出很偉大的作品。

  藝術創作不像工程式的投入多大最後獲得多大,藝術創作來自於想法,有賭的情形,做劇的時候不知道未來會不會火。經過這幾年的實踐,我們也會找到基本規律,使做的劇火的可能性更大。

  從我的角度來說,不可能每部劇我來決定,我不是這方面的專業(人士),而是形成好的製片人團隊。

  搜狐視頻和搜狐公司的基因DNA和文化能讓一些特別有熱情、有創意、特別酷的製片人在這兒很好地發揮,包括劇的名字網感特別強。環境很寬鬆,但也有一個審核的過程。

  今年延續減虧趨勢

  提問:2月份搜狐發財報說搜狐視頻的虧損比2017年減少50%,在您看來有哪些因素在這方面起到積極的作用?

  張朝陽:我們會在2019年繼續這個趨勢,我們在2016年爭搶特別昂貴的劇,我的記憶當中,《歡樂頌》到了一千萬一集的價格,好幾家來分。

  還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那個年代換成一部劇,還非獨家,每家都得好幾千萬,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

  2018年減虧的一部分原因是,我們不再追逐靠大牌明星要天價最後實際不一定很火的劇,或者火了跟它要求的錢不太搭配的情況,更多的是靠自製劇。

  公司全方位還有很多節省,我們對於成本的控製是全方位的,不止是內容成本,還有很多其它方面通過技術改善導致帶寬成本以及各種其它的成本,有效減虧,2019年繼續這個趨勢。

  企業盈利才能有序發展

  提問:您說看到了搜狐視頻盈利的曙光,具體會是怎麼樣?如果盈利了,又會怎麼做?

  張朝陽:第一季度財報馬上公佈,還有第二、第三、第四季度,我們不能保證2019年搜狐視頻盈利,但虧損肯定不斷收窄,確實是特別窄的狀態。

  如果我們走向盈利,如果我們在長視頻和短視頻的探索產生爆發,包括集團其它的業務產生爆發,我們資金更充足了,那肯定要拍各種類型的劇。

  我們不止是一個互聯網公司,要成為像美國荷李活很多偉大的媒體和娛樂公司一樣,為人們的生活創造更多偉大的作品是我們的使命。

  但是我們現在受於資金的限製,現在只能落實在兩三個系列中來去做。

  提問:您一直強調視頻網站的盈利問題,當前的市場環境和階段,為什麼一直強調要盈利?

  張朝陽:做企業的本份就是創造一個盈利的企業,才能有序發展,這個是很重要的,包括現金流很重要。一個企業的失敗可以有很多原因,其中現金流的斷裂是企業最後消失很主要的原因。

  你管理一個企業,要關心股東的情況,關心董事會的情況,還要關心現金流的情況,關注用戶群是不是萎縮。做企業是很不容易的,真的很操心。

  但是你要知道你要操心到幾個點上,這幾個點特別重要,很多企業的消失就是因為這幾個點沒做好。

  提問:搜狐一直秉持著人群細分、題材深耕的自製內容方向,《奈何BOSS要娶我》是今年的亮點優秀作品之一,怎麼看待這個現象?

  張朝陽:經常是非常大眾化的題材,把它演好了是非常好的。現在網絡劇變成一個主流人群,很多人用手機看或者用各種電子設備來看網絡劇,已經變成主流人群。

  《奈何BOSS要娶我》很多年齡段的人都在看,覺得還是要大眾題材,大家都能理解的。

  希望我們多做一些像《奈何BOSS要娶我》這樣的爆款佔據更多的排行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