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專訪盧浮宮:貝律銘與玻璃金字塔
2019年04月17日12:13

  盧浮宮(Musée du Louvre)位於法國巴黎市中心的塞納河北岸,是今天的世界四大博物館之首。目前它的占地面積約198公頃,整體建築平面略呈“U”形,分為“新”、“舊”兩部分,其中“新”的便是指位於拿破崙三世廣場上的玻璃金字塔部分。

  1989年落成並投入使用的金字塔形玻璃入口,以及同期建造的規模巨大、結構合理、功能齊全的地下公共服務空間與展廳空間,均出自華裔建築師貝聿銘之手。這位頗富傳奇色彩的設計師,被譽為“現代建築的最後一位大師”。

  今年正值這一劃時代的盧浮宮改造工程落成30週年。當初被貶斥為“一顆假鑽石”的玻璃金字塔(Glass Pyramid),如今早已作為法國邁入新紀元的標誌,成為蜚聲全球的建築傑作。據《費加羅報》調查顯示,“玻璃金字塔”早在十多年前便躍居“盧浮宮最受歡迎的藝術品”排行榜第三位,僅次於《蒙娜麗莎》和《米洛斯的維納斯》。

  以玻璃金字塔為標誌的這一方案,既能滿足當時盧浮宮作為一個世界性博物館的使用需求(在2006年曾擬擴建),也能完美融入盧浮宮建築乃至協和廣場、甚或整個巴黎的城市空間關係的曆史文脈,又誠如設計師本人所言:“它預示著將來,使盧浮宮達到完美”。究竟是什麼使得貝聿銘的盧浮宮擴建設計如此恰到好處?又是什麼讓他在專業領域斬獲殊榮?

  玻璃金字塔本身就是一場“文明對話”的結果:它承載了建築師個人的文化背景、教育背景、從業背景,與1980年代盧浮宮建築改造需求之間精妙的對話關係,更體現了兩者之間堅實的共識基礎——既是思想觀念層面的,又是技術語言層面的。在30週年回顧的視野中,它又轉變為引發新對話的絕佳曆史題材。

盧浮宮廣場
盧浮宮廣場
盧浮宮與國王們

  盧浮宮始建於1204年,最初是菲利普·奧古斯特二世皇宮的城堡,主要用於存放王室的檔案和珍寶;查理五世時期,盧浮宮開始被作為皇宮使用。1546年,弗朗西斯一世繼承王位後,下令由建築師皮爾·萊斯科在原來城堡的基礎上重新建築一座宮殿。他崇拜意大利的藝術,購買了當時意大利最著名的畫作,包括《蒙娜麗莎》等珍品。弗蘭西斯一世的兒子亨利二世即位後,把他父親毀掉的部分建築又重建了;不過他的意大利皇后卡瑟琳·德·美第奇決定搬出盧浮宮,在附近新修了一座意大利風格的皇宮居住,這就是杜樂麗宮(Tuileries Palace)——直到凡爾賽宮建成之前,這裏了一直都是國王和皇后的居所。創建波傍王朝的亨利四世在位期間,則花13年的功夫建造了盧浮宮最壯觀的部分――大畫廊。

  最著名的法國國王“太陽王”路易十四把盧浮宮建成了正方形的庭院,並在庭院外面修建了宏偉的走廊。他一生迷戀藝術和建築,致使法國金庫空虛。路易十四在盧浮宮一直居住到1678年遷至凡爾賽宮。當宮廷最終遷往凡爾賽時,君王們也就對盧浮宮失去了往昔的熱情。1768年,盧浮宮轉型成皇家博物館。到了路易十六在位期間,法國大革命爆發,盧浮宮的“競技場”院子裡建起了法國革命的第一個斷頭台。1792年5月27日,國民議會宣佈,盧浮宮將屬於大眾。1793年8月10日,盧浮宮成為公共博物館,正式對外開放。這種狀況延續了6年,直到拿破崙一世搬進了盧浮宮。

  拿破崙在這座建築的外圍修建了更多的房子,並增強了宮殿的兩翼,還在競技場院里修建了拱門,拱門上的第一批馬群雕刻,是從威尼斯的聖馬可教堂上取下來的。拿破崙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裝飾盧浮宮,他把歐洲其他國家所能提供的最好的藝術品都搬進了盧浮宮。拿破崙不斷地向外擴張,並稱雄於歐洲,於是幾千噸的藝術品從所有被征服的國家的殿堂、圖書館和天主教堂運到了巴黎。拿破崙將盧浮宮改名為拿破崙博物館,巨大的長廊也佈滿了他掠奪來的藝術品。在盧浮宮,拿破崙的光彩持續了12年,直到滑鐵盧戰役的慘敗。對拿破崙來說,每一幅天才的作品都必須屬於法國。這樣的觀點是德國人、意大利人、西班牙人和荷蘭人所不能接受的。拿破崙失勢後,他們來到盧浮宮,約有5000件藝術品物歸原主。但由於法國人的外交手段及法國人的說服力,仍然有許多藝術品留在了盧浮宮。

  拿破崙三世也是一位雄心勃勃的皇帝,他在5年內為盧浮宮新增的建築,比所有的前輩在700年內修建的總和還要多。3個世紀前的宏偉藍圖都留給了他來實現,全部竣工後,盧浮宮變成了皇家慶祝活動場所。這時,整個“舊”盧浮宮的宏偉建築群才告以完成,前後曆時600年。

玻璃金字塔的設計背景

  (1)中國籍建築師對法國現代建築設計的學習與實踐

  作為20世紀30年代留學海外的華人建築師,貝聿銘曾先後在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學就讀建築學。他所學習的“現代建築”理論、風格與方法,其根源來自17世紀誕生的法國現代建築思想。

  當時先進的建築思想原則,主要是以下三條:

以理性主義思想組織建築語言。 以幾何關係組織建築模塊,強調軸線、對稱、陣列、以及空間的主從關係。 以力學計算作為基礎設計結構和材料,1747年巴黎成立了世界上第一所橋樑道路工程學院;巴黎萬神廟是世界第一個通過計算確定結構設計的穹頂建築;法國工程師漢尼畢克發明了鋼筋混凝土,並建成了第一批鋼筋混凝建築;作為世界上最高的臨時建築的埃菲爾鐵塔一直矗立到今天。

  可以說現代建築體系正是發端於法國的理性主義思想和運動。

  19世紀末的現代建築師們在與東方文化的接觸中,擺脫了建築設計中的“歐洲中心主義”,徹底革新了建築語言。路斯、柯布西埃、斯卡帕等大師熱愛日本藝術。被奉為“現代主義四大師”之一的美國建築師萊特則引用中國老子的思想來解釋自己的建築空間觀念:

  《道德經》說:“ 埏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 明確地指明“無”與“有”相輔相成,是一個有機的整體。

  這正是“現代主義建築”觀念的一個顯著特點(解放古典主義建築觀念的一把鑰匙)——塑造空間:空間是人類活動的容器,建築構件圍合出空間。空間並不必然是傳統房間的形狀,建築也不必然是房間堆砌的結果。現代主義建築徹底跳出了古典建築語彙的桎梏。

  貝聿銘被稱為最後一位“現代主義”建築大師,正是因為他對於幾何形體具有超長的把握能力,從他設計的華盛頓國家美術館東館、甘迺迪紀念圖書館、香港中銀大廈等項目中可以強烈地感受到。

  (2)理性主義“法式”方案的勝利

  在路易十四擴建盧浮宮的過程中,曾就盧浮宮東立面的設計方案舉行了一場劃時代的競賽。最終,來自法國建築學會的彼洛(Perrault)推崇理性主義的“法式”方案,戰勝了老牌大師貝爾尼尼的“意大利式”方案。這不僅在盧浮宮的建造史上留下了鮮明的一筆,而且標誌著法國現代建築的誕生,理性主義自此深深植根於法國現代文明的基因之中。

  盧浮宮東立面全長約172m,高28m,上下按照一個完整的柱式分作三部分:底層是基座,中段是兩層高的巨柱式柱子,再上面是簷部和女兒牆。主體是由雙柱形成的空柱廊,簡潔洗練,層次豐富。中央和兩端各有凸出部分,將立面分為五段。這種構圖反映著以君主為中心的封建等級製的社會秩序。它同時也是對立-統一法則在構圖中的成功運用。

盧浮宮三段式東立面
盧浮宮三段式東立面

  (3)奧斯曼男爵與巴黎的軸線體系

  拿破崙三世時期的1852年,喬治·歐仁·奧斯曼男爵調任巴黎所在的塞納行政區,任行政長官。從這年開始至1870年的18年任期內,奧斯曼啟用了著名的城市建築師歐仁·貝爾格朗德等一批建築師、規劃專家和水利專家,對巴黎市區進行了大規模的規劃和改造。他最重要的曆史貢獻,就是將杜樂麗宮花園的中軸線延伸到協和廣場,直穿大凱旋門,並以這座巨大的紀念碑式建築為中心原點,擴建出12條放射狀的主幹道,從而構成了當今巴黎的輻射狀街道網絡的型態。

  奧斯曼男爵充分運用17世紀以來的“法式”理性主義空間規劃模式(整齊、對稱和軸心崇拜),甚至“超前”地在人類曆史上實現了一個傳奇般的現代城市規劃案例(曆史意義上的“現代建築”還要在幾十年以後才萌芽),將巴黎從一個中世紀古城直接改造成現代大都市。

巴黎的軸線體系
巴黎的軸線體系

  一百多年後,貝聿銘將新時代的盧浮宮擴建方案的中心,準確地設置在奧斯曼男爵創造的巴黎城市空間的軸線上。難怪在玻璃金字塔建成之後,它會被法國人譽為“盧浮宮庭院中的一顆寶石”——從空間位置上來說,它確實穿在城市軸線上,閃閃發光。

貝律銘的天才構想

  1981年,弗朗索瓦·密特朗在當選為法國共和國總統後,致力於“讓盧浮宮恢復原來的用途”,他的第一項舉措就是讓財政部搬出“黎塞留側翼”。這使盧浮宮增加了2.15萬平方米的展覽面積、3個庭院和165個新展廳,共展出藝術品1.2萬件,其中3000件是從存放室取出的,盧浮宮博物館展出的展品由此大量增加。

  但是,如此偌大的宮殿里,當時只有兩個洗手間可供大眾使用。最糟的是,走進盧浮宮讓人如墜五里迷霧,人們在狹窄、標示不清的入口處四處流竄。密特朗總統的第二個大行動,就是擴建盧浮宮。他親自出面,邀請世界上15位博物館館長評選,結果其中13位都選擇了世界著名建築大師、美籍華人貝聿銘的方案——其核心便是在拿破崙廣場上建一個“金字塔”入口,從地下通入盧浮宮內。

  貝聿銘在1983年春天和冬天4次參觀了盧浮宮,之後便草擬了一個5英畝的地下樓層方案,包含寬大的儲藏空間、運輸藝術品的電車路線、擁有400個座位的視聽室、會議室、一間書店及氣氛良好的咖啡廳。貝聿銘的計劃共增加了8萬2千平方米的展覽空間,且裡面光線明亮,最重要的是,這些全都設在盧浮宮古老的內部結構之中。

  貝聿銘設計建造的玻璃金字塔入口,高21米,底寬34米,聳立在庭院中央。它的四個側面由603塊菱形玻璃拚組而成。總平面面積約有1000平方米。塔身總重量為200噸,其中玻璃淨重105噸,金屬支架僅有95噸。換言之,支架的負荷超過了它自身的重量。因此行家們認為,這座玻璃金字塔不僅是體現現代藝術風格的佳作,也是運用現代科學技術的獨特嚐試。在這座大型玻璃金字塔的南北東三面,還有三座五米高的小玻璃金字塔作點綴,與七個三角形噴水池彙成平面與立體幾何圖形的和諧美景。

玻璃金字塔
玻璃金字塔

  這裏有兩個重點需要強調:

貝聿銘的設計並不是借用古埃及的金字塔造型,而是來自現代主義建築最基本的的幾何形態;應用玻璃材料,不僅可以使金字塔表面積小、能夠倒映出巴黎不斷變化的天空,還能為地下設施提供良好的採光,從而創造性地解決了把古老宮殿改造成現代化美術館的一系列難題。讓玻璃金字塔享譽世界的,首先是因為它是一座了不起的現代主義建築,貝聿銘的“現代主義建築大師”頭銜也由此而來。 一個“主要空間”處在中心位置、周圍有噴水池環繞的格局,又沿用了17世紀以來典型的理性主義建築樣式中,對於廣場紀念性建築的處理手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