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靈頓中國教育節:關注青少年心理健康,探討技術與教育關係
2019年04月17日17:09

原標題:惠靈頓中國教育節:關注青少年心理健康,探討技術與教育關係

4月13日,第四屆惠靈頓中國教育節在上海開啟。活動日程持續兩天,共彙聚了二十多位來自不同領域的專家與學者,帶來了七十餘場演講、會談和研討會。

惠靈頓中國教育節開創於2015年10月,今年是舉辦的第四年。該教育節的理念和形式引自英國惠靈頓公學,其中思維和教育上的思辨性是惠靈頓教育體系中一直所倡導的。

“作為教育者,我們要不斷地對教育這個議題進行有廣度和深度的思考。”上海惠靈頓外籍人員子女學校校長埃莉諾·普雷斯科特女士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專訪時介紹,“我們組織教育節這樣一個平台,是想使大家暢所欲言,哪怕有很多觀點是完全對立的,但這樣能促進思辨性,並觸發聽眾去思考教育。”

今年的惠靈頓中國教育節主要圍繞幸福教育、早期教育、探索教育、多語言體系等主題展開,著重探討了教育過程中青少年心理健康的問題,同時也就當下技術發展與教育現狀的問題進行了討論。

上海惠靈頓外籍人員子女學校校長埃莉諾·普雷斯科特

拿捏教育中的平衡點,關注青少年心理健康

在上海,“教育熱”的背後是家長們的教育焦慮,這種焦慮逐漸成為中產家庭的常態。對教育的重視和尊重其實是一件好事,但過度的教育焦慮卻會對教育本身產生負面影響。

“在教育當中,最關鍵且最有挑戰性的就是拿捏這樣一個平衡點。” 埃莉諾校長說。過度的教育,對教育的狹窄定義,甚至以分數為導向的觀念,這些都可能會產生一些負面影響。

埃莉諾校長認為,家長在把握教育平衡點的時候,需要對“何為教育”有一個更加全面和平衡的理解,“我們希望通過教育節,讓更多的家長,更多的教育同仁,對教育的平衡有一個更加深入的瞭解。”

今年教育節的核心主題是幸福教育,這背後關注的是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問題,這已經成為教學中意義重大的一部分。

在本屆教育節上,有專家們分享了壓力過大或者是目標性太過唯一時,比如以成績作為唯一目標導向,孩子們在這一過程中接收到的心理壓力可能會產生的一系列後果。與此同時,魯汶情緒健康評估的發明者Ferre Laevers教授以“如何更好地專注自己的生活”為主題,就情緒健康管理問題進行了探討,並帶來了可行的建議。此外,莎士比亞研究學者、作家和播音員Jonathan Bate爵士則帶來了有關幸福教育和文學之間聯繫的獨到見解。

“我相信我們的家長在這個過程中能夠受到啟迪,重新審視自身對子女的教育方式是否妥當,以及給予子女的壓力是否合適。”埃莉諾校長說。

魯汶情緒健康評估的發明者Ferre Laevers教授在現場演講

顛覆還是支持,探討技術和教育的關係

在未來的教育中,技術會擔當什麼樣的角色?一方陣營可能認為,我們不斷髮展的技術將會是一個革命性的,顛覆目前教育體系的一股強大的不可阻擋的力量。另一方則會認為,人的基本學習過程是不變的,我們的認知和學習能力是不會變的,所以技術給予我們的更多是一個支持性的作用,而不是一個主導和顛覆的力量。關於這一問題,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副校長潘建偉教授在此次教育節上主持了一次關於新技術融入現代教育可能性的會議,集中討論了新技術與現代教育的關係問題。

技術對於教育的影響不僅發生在學校的教學活動中,還體現在日常的家庭教育中。隨著智能手機等移動智能設備的普及,孩子們越來越習慣於接觸和依賴手機。家長們一方面恐懼這種方方面面的技術滲透,另一方面卻無法阻擋和迴避技術。面對這一問題,上海惠靈頓外籍人員子女學校的文化總監斯蒂芬·雅各布博士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面對這樣一個技術無所不在的社會現實,我們只是要去找到一個折中的平衡,不能走極端。”雅各布博士說,“我覺得完全不碰手機的小孩子,在這個現實社會當中也是行不通的。我們要想的是,怎麼樣在這個既使用技術或手機的情況中,保持他們的人性的一面,不會走到另外一個極端。找到一個既能免受其害又能積極看待的平衡點。”

來自世界各地的教育者們

堅持全人教育理念,因材施教適時調整

全人教育就是全方位的教育,上海浦東新區民辦惠立學校和上海浦東新區民辦惠立幼兒園,一直以來採用雙語教學模式,積極推行另一大教育節的議題:多語言體系。兩所學校以上海本地教學大綱為基石,融合中西方教育理念,提供中英雙語的沉浸式學習環境以及以學生為主體的探究式學習方式。埃莉諾校長認為一個學生某一方面的能力是伴隨其他課程和其他領域的能力一同成長的,是相輔相成的。因而在上海惠靈頓外籍人員子女學校,學生不僅僅只是在自己的學習舒適區內去發揮自己的能力。

“比如說一個學生的學術能力,和他在藝術領域、體育運動領域的能力進行的是一種相互輔助式的發展。同時再加上超課程外的一個能力的發展,比如說辯論,那能夠更加促進他的全面發展。”埃莉諾校長解釋道,“我想在我們現在的畢業生身上看到一些什麼樣的特質?我不要看他現在17、18歲的樣子,我們要看的是,他到了26歲、36歲、46歲的時候,他應該是已經成為了社會的棟樑,或者是成為領袖的時候,有什麼樣的風範。”

教育本身是一個很鮮活的東西,要隨時去因材施教,根據不同的環境適時調整。因而除了在教學理念上的堅守外,上海惠靈頓外籍人員子女學校會結合具體的教學情況對教學思路等方面進行調整。埃莉諾校長認為:“我們在課程設計、教學模式等方面的調整和變化是循序漸進的,幾乎每天都在發生。”

比如在課程設置方面,學校會針對上海地區的學生情況進行調整。在英國惠靈頓公學,中文是選修課。到了上海,15%-20%的課程是用中文進行教學。同時進行分級,包括有母語是中文的課程,和中文為第二語言的課程,還有中文作為外語的一些中文教授課程。

“我們設計這個教育節,是想在這樣一個舞台上跟大家展開對話,討論現在做得最好的教育是怎樣的。”埃莉諾校長說,“宣傳冊上有一句話叫發展的羅曼史,它其實就是說,怎麼樣能夠兼具東西方的所長,將我們的教育做得越來越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