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沒倒下,生命我主宰”
2019年04月17日04:09

原標題:“只要沒倒下,生命我主宰”

2015年,醫院職工拔河比賽時的王磊(中)。
2017年,為一名結直腸癌患者實施“天河術”的王磊(右)。   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尋找廣州好人  

  廣州人身邊的平民英雄

  胰腺癌被稱為癌中之“王”,患者的生存期很短,是唯一一種發病人數與死亡人數接近1∶1的疾病。去年3月,畢生致力於與結直腸癌鬥智鬥勇的中山大學附屬第六醫院副院長王磊,被確診為胰腺癌晚期,癌細胞已擴散至肝臟。

  對於這個幾乎等同於生命即將終結的“判決”,過去13個月以來,王磊以鋼鐵般的意誌譜寫人生答卷,打動了眾多的癌症患者和奔波於一線的醫者:接受姑息手術治療的病人生存期約7個月,王磊已抗爭了13個月;手術後無法再自主進食,術後兩個月他仍然為患者接診,並帶著羸弱的身軀站立在美國臨床腫瘤大會上,向來自全球的近萬名腫瘤專家闡述消化道領域唯一一個來自中國的結直腸癌報告……

  癌細胞並未因此鬆手。目前,已發現癌細胞捲土重來,在這樣的生死之際,王磊日前接受了記者的採訪,披露了心路曆程,他坦言,未真正倒下前,每一天活著的意義仍需由自己主宰。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梁超儀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梁超儀 通訊員簡文楊

  長期腰疼體檢時發現胰腺癌

  2018年3月底,持續大半年經常感到腰疼、感冒長期不愈的王磊在醫院員工體檢中發現腫瘤標誌物CEA異常升高,這位長期從事消化道腫瘤研究的專家立刻有了不好的預感,進一步全身檢查發現:胰腺癌,晚期,癌細胞已擴散至肝臟。

  這一年,他才49歲,臨床、科研、醫院管理正做得風生水起,見證著中山六院從創院至今順利走上軌道,放射性腸炎的創新成果正奮力推進,卻在這緊要關頭面臨命運的一個“玩笑”。

  當夜回到家,王磊緊握妻子的手,眼前彷彿出現了一道無底深淵,無力感在這位鐵漢身上蔓延。

  2018年4月1日,在手術室躺下十多個小時,王磊的脾臟、80%的胰腺、大部分胃以及控製腸道的神經被大規模切除。儘管順利熬過手術醒來,但是那一刻五十年來未曾經曆過的新生活正等待他:失去了自主進食的能力,需靠營養針維持生命,稍微的氣溫變化會直接擾亂身體的控溫調節系統,他那一向壯如牛的身體,突然變得虛弱不堪。

  “寧可轟轟烈烈燃燒三年”

  “我或許無法延長生命的長度,但是我可以主宰生命的厚度。”年輕時曾思考人生的活法,王磊對自己有清晰的認識:寧可轟轟烈烈燃燒三年,也不願得過且過三十年。

  於是,手術後兩個月,拖著這副羸弱的身軀,隨時隨地與體內肆虐的癌細胞作戰,王磊重新出現在診室、科研會議室,他甚至走向放射性腸炎創新治療研究的評審台,再進一步走向國際。

  過去13個月的時間,王磊的生命在提速:

  術後兩個月,在病床上躺下十個小時儲存體力,他走向第53屆芝加哥美國臨床腫瘤大會,作為主創團隊成員代表,向來自世界近萬名腫瘤前沿領域的專家學者作消化道領域唯一一項來自中國的口頭報告,這項關於局部晚期直腸癌新輔助治療的對照研究,對世界各國晚期直腸癌治療指南有重要的價值;

  前一夜還在吸氧搶救,次日他如常出現在廣東科技獎的初審會上,向評審專家闡述放射性腸炎的創新性治療研究成果,這項成果最終獲得廣東省科技進步獎一等獎殊榮。這一年,他牽頭與全國30多名專家共同製定發表了《中國放射性直腸炎診治專家共識(2018年)》;

  身負晚期癌症患者和醫者兩重角色,他重新出現在診室,給予同在抗癌路上的人更多的心理撫慰;在每週三下午的醫學研討會上,時常看到他邊打點滴邊參會的身影。

  王磊拖著病軀踐行醫學理想的點滴瞬間打動了眾多的醫者,他的眾多醫學學生為此默默鉚足勁前行,與老師一起共同推動放射性腸炎科研,踐行醫者理想。

  要做能改變患者命運的醫生

  從美國博士後研究學成歸國,2007年王磊與30多位同事一起來到了天河區,在一棟三、四層簡陋樓房中駐紮,成為中山大學附屬第六醫院創院的開荒牛之一。

  “我熱愛外科,一上手術台就充滿力量,我更熱愛科研,生命充滿奧秘,外科醫學有太多可以創新的地方,這些細微的改變可以直接影響人們的命運。”王磊動情地說。坐在一旁緊握丈夫的手,妻子表示,丈夫對醫學的執著和激情,幾乎到達了“入魔”的境界。

  這份數十年如一日的付出,讓王磊真正成為一名可改變患者命運的醫生。他與其老師——中山六院首任院長、中山大學常務副校長、英格蘭皇家外科學院院士汪建平確定距齒狀線2釐米可保肛的直腸癌保肛手術新標準,寫入第七版國家統編教材《外科學》;他們建立的性功能保護手術技術,使直腸癌術後性功能障礙發生率由70%降低至15%;以前中晚期直腸癌患者的治療一般參照美國NCCN指南,先進行術前同步放化療後再行手術切除創立單純新輔助化療方案,術後不少患者容易出現放射性損傷,生存質量不佳,他們成功建立起一套術前“單純全量化療”,去放療的直腸癌治療新方案,美國NCCN指南引用了這項研究成果。

  針對已經接受過放療的患者,王磊教授創立了獨有術式——直腸癌近側擴大切除,並以中山六院所在的天河區命名為“天河術”。天河術減少吻合口相關併發症發生率,降低了患者出現吻合瘺幾率,提高生存尊嚴。為了進一步提升癌症患者術後生存質量,王磊將研究方向鎖定在相對冷門的放射性腸炎。盆腔放療中放射性腸炎發生率高達20%左右,其中出血性放射性直腸炎來勢洶洶,反複發作,患者備受煎熬,非常痛苦,少部分患者痛不欲生,一度以自殺告終。王磊團隊總結出出血性放射性腸炎的分度治療方案(即放射性腸炎治療的三項技術),為這些飽受痛苦的患者破解難題。

  王磊——  

  讓每一天有意義

  在答應接受採訪當日,王磊的身體狀況並不理想,就在採訪前幾個小時,躺在床上儲存能量的他感到身體狀況很不好。他明顯感覺到,身體調溫系統已無法自主調節,發著燒在病床上昏睡。

  流著淚聽完丈夫講述,一旁的妻子坦言,說出這些經曆並不容易,“我們並不想做被關注的名人。”然而,身負醫者身份、一輩子為腫瘤患者治病的王磊,想到這場經曆可能會給同樣的癌症患者積極的意義,他仍然選擇從病床上掙紮起來,在發燒的情況下講述了兩個多小時。

  為何已是癌症晚期患者,仍然要如此奮力付出?“如果一個人對於即將發生的事情無法接受,只會令自己和身邊的人很痛苦。”王磊說,人生如旅途,他已準備好做那個提前了一點下車的旅客,儘管最後面臨的可能是壞結果,但是在真正倒下之前,仍然要做自己命運的主宰者,要讓每一天過得有意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