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和Apple Pencil搭配使用 就只是1+1=2的效果嗎?
2019年04月16日07:39

  設計一款球鞋,最快需要多久?可能不到一個下午。

  在上海 Nike lab X 158,用 Ton Mak 分享的方法,在 iPad 上使用繪圖工具 Procreate,非專業人士也能製作出一幅設計圖出來。

  Ton Mak 的一個訣竅是,先導入一張事先拍好的照片,然後在此基礎上繪畫大體的輪廓。這個方法十分好用,即使不是畫設計圖,用來記錄生活也非常不錯。幾筆下來,一幅像模像樣的線稿就誕生了。

  對創作工具熟悉的 Ton Mak 自然得心應手,在她手裡,勾勒線條、填充顏色、用筆刷修飾,一整套動作下來,非常流暢。

  一切要從用 iPad 記錄生活開始說起

  Ton Mak 是一名常常在香港和上海活躍的藝術家,平日就喜歡用 iPad 記錄她的靈感,她曾隨手畫的卡通人物,逐漸成為一個廣為人知的潮流品牌,這個牌子如今也和 Gucci、Lexus、Nike、Vans 等世界頂級品牌聯名。

  本來 iPad 只是她工作之餘用以記錄生活的消遣,她曾經的塗鴉也被人‘吐槽’,太粗線條,過於誇張。但她繼續保持這樣的創作,逐漸筆下離奇有趣的卡通人物從屏幕走出來,成為了她生活的重要一部分,也成為了她的工作。

  Ton Mak 本是倫敦大學的人類學碩士,曾在廣告公司做創意,這是她拿起 iPad 開啟創作的開始。

  在工作之餘,她經常用繪畫來釋放壓力,那些與生活息息相關的塗鴉都帶有明顯的個人特色,漸漸演變成了胖胖的糰子形象 FLABJACKS。

  FLABJACKS 的糰子形象看起來懶懶的,但卻成為人們治癒系的喜愛之物,帶給大家陪伴和溫暖。

  她使用的是 Procreate 這款應用,不僅可以快速建立圖層,就連拍攝的照片也可以導入進去成為一道圖層,輔助繪畫。無論是創作還是塗鴉,都非常方便。Ton 自己都非常喜歡使用 Procreate 的這一功能。

  使用時還有非常多的小技巧,比如自定義筆刷。Procreate 中有豐富的筆刷,從油畫筆到藝術效果,千變萬化,強弱粗細均可設置,經常使用的筆刷還可以保存起來,以後反複使用。

▲ Apple Pencil 的渲染
▲ Apple Pencil 的渲染

  Apple Pencil 多級壓感還可以在繪畫時及時變換強度,對邊緣進行印染,這讓圖片更逼真、好看,增加畫面立體感和藝術性。

  除此之外,Procreate 的界面非常適合創作,操作隱藏在左側和右上方,使用時再點擊便可,整個畫面留給畫紙的部分非常充裕。而手勢操作更令繪畫便利許多,無需調用設置便可直接在畫紙上操作。

▲借助觸屏快速操作
▲借助觸屏快速操作

▲Ton 設計的 Nike 球鞋
▲Ton 設計的 Nike 球鞋

  有了設計圖,Ton 可以快速將它帶到現實。FLABJACKS 繪製到 Nike 鞋面,輔以生命力頑強的花朵,鮮明靚麗,這便成了 Nike‘Free Expression’聯名的一系列。

  如果你是初學者,還可以利用 Procreate 的複製圖層進行重複練習,快速提升繪畫技能,今後更好地用來記錄生活靈感。

  而對喜歡記手帳、習慣用 iPad 記筆記的學生來說,iPad 也同樣是不錯的工具。

  尤其入門級 iPad 的出現,讓更多人能接觸到這一移動設備,從小白到專業人士的晉級,往往就是時間上的區別了。

  如今,Ton Mak 已經有了 Flabjacks Studio,平時和自己創作的角色相處,並將它帶到更多地方,成為她每天忙碌的事情。

  便利,鼓勵了創作

  事實上,Ton 使用的正是Apple在 2018 年評出來的優秀創作力工具。Procreate Pocket 是 Procreate(曾獲 WWDC 設計大獎)的 iPhone 版本,這款老牌繪畫應用驚豔自然的筆觸、豐富的自定義畫筆、繪畫過程錄製、Airdrop 分享等功能,讓它成為跨平台的繪畫利器。iPad 上沒有畫完的,用 iPhone 還可以繼續操作。

  iPad 的屏幕加上好用的 app,讓 iPad 和 Apple Pencil 加起來發揮出 1+1>2 的效果。繪畫時的線條十分跟手,效果更像是在用紙筆畫畫,卻不花費一點紙張,撤銷的操作也更簡單,再也不會有廢稿產生。

  也有不少專業人士在接觸到 iPad 後放棄了傳統意義上的顏料和畫筆,投向了 iPad 和 Apple Pencil,不僅平時省去清洗和材料的麻煩事,隨時隨地開始創作也值回了購買 iPad 的票價。

  世界上不缺乏優秀的 iPad 繪畫作品,比較出名的就有 Jorge Colomb 繪製的喬布斯的畫作。他從 2009 年才開始數碼作畫,以前也經常用手指在 iPhone 上作畫的他在拿到 iPad 後,便瘋狂產出。隨後他的畫作也登上了《紐約客》的封面。

▲ 圖片來自:fastcompany
▲ 圖片來自:fastcompany

  這張畫記錄了在布魯克林大橋公園打籃球的人們,Jorge Colomb 經常路過這裏,這給了他創作的靈感。在當時,iPad 的創造力還在被低估。所以當人們看到《紐約客》封面由 iPad 和 Apple Pencil 完成時,幾乎同時對其效果表現出了驚歎。

  David Hockney 也是一位不需要過多介紹的英國畫家,他的畫風和 Jorge Colomb 完全不同。他使用的是 Brushes 這款應用,同樣在 iPad 上作畫,每次完成便直接發送給朋友們欣賞。

  他的另一個著名的作品是為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設計彩繪玻璃,同樣用 iPad 繪製。這塊玻璃高 8.5 米、寬 3.5 米,上面充滿了蔚藍的天空和紅色的鄉村小路,路邊是盛開的山楂樹。

▲May Blossom on the Roman Road – 2009
▲May Blossom on the Roman Road – 2009

  這樣日常卻有靈氣的畫作自然來自平時的觀察,而不是憑空出現在他的腦海和筆下。

  81 歲的 David Hockney 可能已無法承受紙筆的沉重,但 iPad 輕巧的特性讓他可以在任何一個地方開始創作,揮筆將這幅大作帶到我們眼前,並長久以往地保存下來,供人欣賞。

  北愛爾蘭藝術家 Oliver Jeffers 還記錄了 2017 年那場壯觀的日全食,用 iPad Pro 繪製了《月球、地球和我們》,來探討人類和國家、星球之間的關係。在展覽中,這個巨大的地球儀就放在室內,通過和太陽的關係變換,還原了當天的場景,讓世界上很多沒能見證日全食的人重新觀看了這一值得紀念的天文景象。

  當然,我們目前所知的好用的 iPad 繪畫工具絕不止 Procreate 這一款,Zen Brush 2、Sketch Pro、Paper by FiftyThree 等涵蓋了不同功能的工具陸續在 App Store 和我們見面,並跟隨Apple設備和 iOS 進行升級。

  iPad 開始走入更多領域,發揮價值。比如上面提及過,Ton Mak 為球鞋進行設計。Nike 一直以來鼓勵藝術家們發揮想像力,讓球鞋精緻的色彩和紋路特質發揮下去。

  Ton 做分享的 Nike lab X 158 是為設計而生的空間,這是 NIKE 繼倫敦 1948 及紐約 21 Mercer 之後的全球第三家店。這裏每週一和週三舉行工作坊,‘創意集社’和‘異想秀場’讓人們動手動腦,將耐克的合作設計理念付諸實踐。

  自 1983 年成立 Art Department 以來,NIKE 就開始實驗活靈活現的色彩和印花設計。今年,NIKE 在發佈新鞋 Nike Air Max 720 之日,香港視覺藝術家 Way Fung 還創作了‘清明上河圖’風格的作品,啟發人們把奇思妙想帶進現實。

▲1987 年的 T-shirt,圖片來自:NIKE
▲1987 年的 T-shirt,圖片來自:NIKE

  漫畫家罈子鴉(微博 @冰箱罈子鴉)已經將用 iPad 當作創作的主力,iPad 能幫他完成繪製的 95% 的工作,剩下 5% 的台詞填入工作用電腦完成。

  無獨有偶,iPad 還幫助設計師進行建模,Shapr3D 的開發者表示,利用 iPad Pro 和 Apple Pencil,可以快捷地完成 80% 的操作,並且用 iPad 在操作還在建模上和 Apple Pencil 配合具有優勢,從製作到分享,一氣嗬成。

  對這些專業使用者來說,iPad 的購置成本相對低,比一般的工作站要便宜不少,上手也簡單, iPad Pro 屏幕 120Hz 的刷新率也令畫面流暢無比。

  配上那些同時適用於 iPad 和 Mac,甚至是 iPhone 的 app,iPad 可以發揮的地方還有很多。這些應用在 iPad 上也有極強的適應性,簡潔的 UI 界面,大量的自動化處理,可以媲美電腦上的體驗。

  在測試 iPad Pro 是否能代替 MacBook 時,愛範兒發現:

如果打算出門上課記筆記、刷刷網頁、處理文字稿件、看個視頻的話,iPad Pro + Apple Pencil / Smart Keyboard 完全足矣。在繪製示意圖時,iPad Pro 配合 Apple Pencil 也要比電腦方便不少。

▲拖拽文字內容到微信
▲拖拽文字內容到微信

  當然,如果涉及到一些 iPad 上沒有的專業軟件時,就必須要換成 MacBook 作為生產工具。結論是,iPad Pro 足以完成輕辦公。

  iPad 之所以無法完全代替筆記本電腦,是因為一些應用上的限製沒有完全為 iPad 做適應和開發,而類似應用的雲同步等功能,又在 Mac 上做得比較好,所以如果應用間的功能能夠打通,iPad 甚至可以做得更多更好。

  而對天性自由,熱愛在生活中尋找靈感的藝術從業者來說,一部 iPad 或許能帶來的便利更多。便利,帶來了創作,而一張令人滿意的大作會在靈感迸發的一瞬間誕生,或許是地鐵上,或許是公園里。

  至於那些仍在學生時代的人,記錄學習筆記、日常生活、兼具娛樂……iPad 對他們的誘惑似乎也更大。

  本文來自愛範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