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itcher3:狂獵》評測:在2019年仍然是最好的RPG遊戲之一
2019年04月16日11:10

  在Bioware的聖歌和Bethesda的輻射76,這些傳統RPG大廠的最新作品,口碑全面崩盤的當下,歐美RPG遊戲好像只能指望著黑曜石的天外世界和神界原罪新作來扳回一城。在記者曝出Bioware工作室的種種內憂外患之後,我們很難再期望Dragon Age4能交出滿意的答卷,這時回看The Witcher3這款遊戲,當初的波蘭蠢驢,已經從傳統大廠的競爭者,一躍成為了RPG領域的新希望,今年E3比起上古捲軸6畫的餅,我更期待的是《賽博朋克2077》的新預告片。

  遊戲故事圍繞著傑洛特尋找養女希里的旅程展開。希里由於繼承了上古之血的血統,有著開啟通往異世界的Portal的能力,異世界的精靈想利用希里的這種能力,將他們的軍隊傳送到各個世界去尋找合適的居所,以此來躲避白霜的侵蝕。The Witcher3的故事中希里正運用自己的能力,在世界各地不斷轉移,以此躲避異世界精靈派出的追兵,由於這些追兵也能使用小範圍的傳送技能,來無影去無蹤,且所到之處往往屍橫遍野,所以被傑洛特世界的民眾當做了一種叫作“狂獵”的怪物。遊戲就是以希里的生父尼弗迦德的皇帝,聘請傑洛特尋找希里的下落開始的。

  想要完整的體驗The Witcher的故事,我推薦去看一下The Witcher的原著小說,現在國內也有了前6部小說的中文版本。在我讀過傑洛特的大部分冒險後,我對遊戲中的情節有了更深的感受,我驚奇地發現無論我們在遊戲中替白狼做出了何種決定,實際上都是符合傑洛特的行為方式的,看似是我們是在按自己的想法操作遊戲中的角色,其實都是在劇本的範圍內進行遊戲,無論我們做了什麼,白狼還是原著中那個白狼。

  當前開放世界遊戲的趨勢是,使用程序來生成一個任何人一生都不可能完全探索的虛擬世界,我相信你已經玩了一些這樣的遊戲,這些遊戲都提供了一個像海洋一樣寬闊的世界,但實際深度都像水坑一樣淺(比如說仙女座)。The Witcher3正與此相反,玩家可以探索的每一寸土地都是製作組精心製作的。

  傑洛特搜尋希里的旅途,將會途徑維倫飽受戰爭蹂躪的沼澤,正在肆意追捕The Witcher的都市諾維格瑞和爆發內亂的史凱利傑群島,再加上DLC中的世外桃源陶森特,這些地區的風景和文化彼此產生了鮮明的對比,但又完美無瑕地整合在了同一個世界中,The Witcher3的地圖設計是我所見過的開放世界中最接近完美的。以遊戲中最大的城市諾維格瑞為例,你在城市中可以隨處漫遊而不會有一絲的讀盤時間,整個城市就像一個會呼吸的世界,NPC在白天和夜晚都有自己的行動軌跡,當遇到雨天還會自己去尋找遮蔽。

  The Witcher3的地圖非常的大,尤其是維倫地區,對它進行全面的探索需要耗費相當長的時間,地圖中除了散落各處的村莊和匪徒營地外,還有各種外物的巢穴,隱藏的寶藏。由於地圖的寬廣,傑洛特經常需要呼叫他的愛馬“蘿蔔”,蘿蔔也有自己的專屬裝備,例如各等級的馬鞍,它影響了馬衝刺的持續時間,還有用於運輸物品的口袋和減少被怪物驚嚇概率的眼罩。

  我在探索世界的過程中,希望能夠發現這裏的每一個秘密,因為The Witcher世界中的秘密都非常有趣且能給冒險帶來真正的益處,比如我偶然在敵人的屍體上撿到一封書信,可能就會引出一個秘密的藏寶地點和一段曲折的支線劇情,不像是其他的開放世界遊戲,搜索到的只會是一些文稿和收集品。

  The Witcher3的畫面絕對是遊戲的一大加分點,隨便在steam社區找幾幅截圖,就能說明為什麼2015年的The Witcher3還能拿下2018年的steam最佳環境獎。在PC的機能加持下,The Witcher3的畫面能展現出驚人的美感,儘管遊戲中有快速旅行的功能,但只要目的地的距離不是太遠,我幾乎總是會選擇騎馬穿越森林、山丘、草原、田野、沼澤、村莊和城鎮,只為多觀賞一下沿途美麗的風景。

  遊戲畫面的好壞不僅僅是由技術和多邊形決定的,CD Projekt RED的美術設計非常出色,The Witcher3中角色臉上每一個皺紋、疤痕,盔甲上的紐扣、花紋,皮革和金屬的質感、擦痕,從宮殿和城市的建築到村莊和沼澤中的小屋,都與現實中別無二致。

  充滿異國情調的史詩級配樂,很難不引起你的注意,我不知道製作組使用的是不是波蘭風格的音樂,但不管怎樣它都為遊戲增添了一股迷人的外國風情。The Witcher3的配樂營造的氛圍會完全貼合玩家當前的行動,並在適當的時間點出現,當你與怪物戰鬥時,女聲的吟唱會讓戰鬥充滿史詩感,讓你感覺自己就像一個真正的狩魔獵人,當與愛情有關的過場動畫開始時,音樂會變得圓潤輕鬆,正確地營造出浪漫的氛圍。

  如果你想要一些老派的東西,可以選擇關閉地圖上的所有標記,將難度設置成最高,當你不再依賴遊戲中的GPS,而是靠自己的雙眼雙耳行動時,你會發現全新的玩法。製作組為The Witcher的世界增添了很多真實感,你可以通過叮叮咚咚的鍛造聲找到村里的鐵匠,僅憑建築物的外觀就可以找到酒館,你可以不通過迷你地圖上的紅點就發現背後存在的危險,因為你聽到了附近狼群的嚎叫,或者背後敵人冷箭發出的哨音。

  對於一款單人RPG遊戲來說,可重複遊玩度低是一個不可避免的問題,因為你從始至終只能操作傑洛特一個角色,另一個可操作角色希里也只是在一小段特定主線中才能使用,但是遊戲極其豐富的可玩內容有效的彌補了這一缺點,認真遊玩的情況下一週目150小時左右的遊戲時長,對於一款單人遊戲來說不可謂不豐富。

  在這150個小時里,我見證了一段永生難忘的旅程,我曾經密謀暗殺過國王,戰勝傳說中的怪物,抵抗盤踞一方的遠古惡魔,被邀請參加皇室的婚禮,追捕連環殺手,甚至參加了決定世界未來的戰鬥。在這個美妙的曆程中我哭過、笑過,投入了真實的情感,感謝遊戲和書籍,讓我們可以進入另一個世界,過上另一種生活。我不建議任何空閑時間很少的玩家去開始The Witcher3的遊玩,這個遊戲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它提供了一個完美的沉浸式體驗,能帶給你一段充滿傳說的大型奇幻世界的冒險旅程,只有親身經曆過才能明白這些都是值得的。

  從“幫助老太太找到她的煎鍋”到“通過殺死國王完成政變”,在為了寫這篇評測而回憶The Witcher3的任務時,我無法控製自己的微笑。The Witcher3不是要你簡單地完成“殺死獅鷲並將它的心臟帶回給委託人”的任務,遊戲中的每個任務都是一個小故事,製作組會告訴你,這個委託人是誰,他想要什麼,為什麼他需要這個怪物的死。在遊戲方面,系統不會在地圖上標記怪物的位置,也就是說,系統基本上只是給你一個起點,你必須自己搜索獵物的痕跡,通過傑洛特的特殊感官和豐富的知識,最終帶你找到怪物或者它的巢穴。而對於委託人,你需要引誘他說出真相,很有可能他只是利用了你,或者這個委託根本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

  The Witcher3中即使是最微小的支線任務通常也很有趣,從一個任務中能得到多少樂趣,取決於你是否能仔細閱讀你找到的日記和書籍,以及你如何看待NPC對你說的話。如果你只是根據任務指引一路砍殺怪物領取獎勵,那你將失去遊戲為你準備的一大半樂趣。許多看似很平常的任務,往往會引出引人入勝的支線。

  遊戲中還有某種故事,是隱藏在任務之外的,如果你仔細環顧四周的環境,你可以揭示出隱藏在場景中的秘密。當然,除了獲得探索的滿足感外還能得到一些物品獎勵。比如在諾維格瑞北部的某個地方,有一個無人的小村莊,在那裡你可以找到一本書,它以血腥的故事講述了這裏發生的事情。在維倫,有一個標籤點,除了一個小屋,還有母親和孩子的遺體躺在那裡,而院子裡是一棵掛著被絞死的父親的老樹,我們只能猜測這裏到底發生了些什麼。

  從來不對血腥和慾望加以掩飾,是這個系列長久以來的傳統,The Witcher系列一路走下來,成人要素從來不是拿來吸引部分玩家的噱頭,而是有機的融入這個世界的一個元素,The Witcher的世界從來都是殘酷且充滿慾望的。在The Witcher3的時間線上,各國正處於戰亂之中,人民流離失所,原野上到處都是被肢解的屍體,加上各種怪物的侵擾,各個種族之間長久以來的矛盾,在這裏,暴力、血腥、慾望、背叛的故事,無時無刻不在上演,除了陶森特,傑洛特所在世界沒有一點我們幻想中的童話要素,道德在這片土地上從來都不是行事的標準。

  我們在The Witcher世界中遇到的角色大多都非常有趣,以至於我們想要更多地瞭解他們的故事,每個角色都是一個活著的人,有著自己的目標,自己的秘密。透過他們的臉,你可以看到人類所有的情感:仇恨,憐憫,愛,悲傷,快樂,幸福等等。

  我們都知道,The Witcher中的選擇不會有明確的正確答案,這些選擇往往都是以傷害某一方為前提,The Witcher3中有太多這樣的選擇,製作組甚至還努力地引誘你去選擇一個看上去“好”的選項,只是為了讓更加可怕的結果出現。遊戲總是讓我質疑我的選擇,讓我重新加載以前的存檔,去追尋另一個可怕的結果,好消息是The Witcher3的自動存檔十分頻繁。

  在玩了很多允許你做選擇的遊戲之後,你自然會產生一個觀念,如果你解鎖了一個特殊的對話選項,那選它準沒錯,肯定不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在The Witcher3中,我常常會遇到因為點了控製人心的法印技能,在對話中出現了新的選項,在遊戲的早期階段,我常常讓之前的遊戲習慣影響了我的決定,直到這款遊戲給了我重重一拳。之後,我就停止了對人的盲目信任,我開始拒絕那些對我撒謊的人,不管那些謊言是否出於善意還是言不由衷。

  傑洛特能夠成為最好的狩魔獵人,不只是靠青草試煉和身體改造獲得的超人的身體素質和高超的戰鬥技巧,更多的還是依靠對怪物的瞭解和豐富的對抗經驗。在遊戲里很少會出現白狼沒見過的怪物,從白狼通過一系列分析得出犯案的怪物真身,到充分準備擊殺怪物,白狼全程都散發著專家的氣場,無論面對的敵人是獅鷲還是怨靈,他總有辦法引出並擊殺怪物。這一點在系統上是靠怪物圖鑒來展現的,在你第一次擊敗某種類型的敵人後,它的詳細信息就會加入相應詞條中。詞條中不僅標識了適合對抗怪物的手段,仔細閱讀怪物說明,還能得到怪物的攻擊方式、弱點、出現時間地點等有效信息,而這些信息往往會在下一次戰鬥中帶來很大幫助。

  傑洛特的近戰武器是狩魔獵人傳統的銀、鐵兩把長劍,鐵劍質硬專門用來對付野獸和人類,銀劍則是用於所有非人的怪物。The Witcher3沿襲了前代的戰鬥系統,玩家通過長劍和單手弩殺傷敵人,配合閃避、翻滾、招架等技術來躲避敵人的攻擊,再加以投擲物和法印進行輔助。

  隨著每次升級,傑洛特都會獲得一點技能點,玩家可以把技能點花在四個不同的分支系統上,分別是劍術、法印、煉金和通用,通過學習不同的技能,你可以獲得攻擊力、暴擊幾率、魔藥的中毒閾值、法印效果等等不同的能力加成。在學習了技能後還需要將它拖到右邊的技能插槽中才能生效,這個技能插槽是隨著玩家的級別上升陸續解鎖的,白狼可以通過技能的不同組合,在誘發突變物的加持下獲得額外的屬性加成,靈活的搭配技能也是遊戲中的必修課。

  因此,這個遊戲有著非常複雜且自由度極高的技能系統,玩家可以通過不同的技能、裝備、突變物的搭配,實現完全不同的戰鬥風格,既可以通過華麗的劍舞斬殺敵人,又可以將劍當做法杖,投身獅鷲學派成為一名火系法師,再或者通過喝藥和塗抹劍油,利用屬性加成碾壓敵人。如果你想改變戰鬥的風格,可以從煉金術師或者草藥商那裡買到洗點藥水,讓你重新做出技能選擇。

  The Witcher3中各個派系的套裝可能是玩家間最主流的裝備了,儘管傑洛特能從怪物和寶箱中得到比現有套裝屬性更好的裝備,在旅途的過程中,你會遇到無數比現有綠色套裝更好的武器,但是狩魔獵人職業套裝是具有高度針對性的,其帶來的法印或腎上腺素加成收益是巨大的,隨意換上傷害更高的劍,實際上可能會造成反效果。

  你會在遊戲中獲得許多的藥水配方和裝備圖紙,不像是上古捲軸,你的背包里永遠有一千瓶無用的藥水,在這裏,每瓶藥水都有自己實際的功用,特別是在與怪物戰鬥時。例如,塗抹不同類型的劍油,可以增加對特定類型敵人的傷害加成。

  The Witcher3也與之前的兩作一樣,包含了幾個迷你遊戲,像拳擊、賽馬和昆特牌,製作組為每個迷你遊戲都有設計了相關的任務線,比如各地的搏擊比賽和賽馬比賽。特別是昆特牌,遊戲中與昆特牌有關的支線任務特別的多,甚至還有專門的昆特錦標賽,並為這個任務設計了精彩的劇情,我經常會跑遍整個世界去滿足NPC提出的要求,就是為了獲得他手中的一張稀有卡牌。

  對於很多玩家來說,昆特牌最初看起來很複雜,規則並不是那麼淺顯易懂,首領技能、派別選擇、卡組搭配都需要去深入研究,遊戲中與昆特牌有關的獎盃,不僅要求勝利還會追加各種各樣的要求,但是一旦你掌握了昆特牌的玩法,那麼這款紙牌遊戲是有魔力讓你長時間陷入其中的。

  說實話,這個遊戲不是沒有缺陷,我見過玩家們對The Witcher3各種各樣的負面評論,指出了遊戲中存在的種種缺陷、錯誤,但他們仍然會向沒有接觸過The Witcher系列的玩家推薦這款遊戲,因為只要是喜歡遊戲的玩家,都會為自己有幸玩過這樣一款高質量的遊戲而感到自豪。這款遊戲對我來說唯一的缺點就是,在通關後感覺到的空虛,我害怕完成這個遊戲,從原版通關在百果園贈與希里佩劍,到陶森特與雷吉斯的夜晚共飲,The Witcher3整整傷害了我三次。

  傑洛特史詩般的冒險已經全部結束了,我不會說什麼The Witcher3是有史以來最好的遊戲,我只能說在過去的10年里我沒有看到任何比The Witcher3更令人興奮的史詩級遊戲,只有跟其他3A級遊戲進行對比你才能發現The Witcher3是有多麼全面。飽滿的劇情,從來不是非黑即白的世界,有趣的角色,精心編寫的任務,充滿諷刺和幽默的對話,藝術般的美術風格,令人驚歎的風景,觸動人心的音樂,一板一眼的戰鬥,翔實的文本,亮眼的卡牌遊戲。每個優秀的遊戲都有自己的立足之本,要麼是獨特的美術風格,要麼是爽快的戰鬥,再或者是優秀的劇情,而The Witcher3是個全能型選手,你很難挑出它有什麼弱項。

  在我看來,這個遊戲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傑作,它滿足了遊戲玩家對現代RPG的所有需求,同時還提供了超長的遊戲時間。我現在擔心的是The Witcher3把好遊戲的標準提升到了其他遊戲難以企及的高度,以至於它會對享受我其他的“開放世界角色扮演遊戲”產生負面的影響。現在只能寄希望於其他遊戲的質量能夠與The Witcher3相匹配,可惜的是現在除了神界原罪還沒有任何遊戲可以做到這一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