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起火或為電線短路!再次敲響文物安全警鐘
2019年04月16日16:41

  當地時間15日傍晚,位於法國首都的巴黎聖母院發生大火,造成巴黎聖母院塔尖倒塌,建築損毀嚴重。

  標誌性尖頂倒塌↓

  “此次大火造成的文化價值損失是無法用金錢來衡量的,即使複建也很難體現建築的原真性和歷史性。” 長期從事古建保護與修復的故宮博物院研究館員周乾博士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巴黎聖母院起火原因

  或為電線短路

  目前,法國司法部門已就火災原因展開調查。據多家法國媒體報導,聖母院頂樓的電線短路可能是引發火災的原因。

  另據教堂修繕工程負責人菲利普·維倫紐夫的證詞,火災開始時(18點50分)並沒有工人在現場。目前,還沒有證據顯示此次火災由人為破壞所致。內政部長洛朗·努涅斯也表示,這場前所未有的火災原因仍然未知。

  古建防火

  管理中的重中之重

  新華社援引自法國媒體的報導稱,大火是從巴黎聖母院的樓頂開始燃燒的。有消息說,此次火災可能與翻修工程有關。

  在周乾看來,對任何文物建築進行保護和修繕,防火都是極其重要的內容,要防患於未“燃”,加強管理是第一位。為了預防火災,故宮博物院還專門設了消防處。

故宮消防中隊的隊員們
故宮消防中隊的隊員們

  在古建修繕中,如何防患於未“燃”?周乾認為,要提前做好對管理人員及施工人員的防火培訓,提高防火意識。另外,強化施工管理製度,易燃易爆物品不得帶入現場,工人施工期間做好各種防火預案。

  據法國媒體報導,消防隊員稱,巴黎聖母院主體結構被“拯救”,主結構整體保存完整。周乾介紹,石材一般不易著火,巴黎聖母院下部的主體結構由石材牆體構成,估計在此次事件中受影響不大。

  從目前公開的圖片來看,其上部的木質、金屬結構部分損毀嚴重。”木質結構極易著火。鉛類材料熔點約300度,鋼結構結構的著火點約1000度,對現代高層建築而言,金屬結構防火也是重點。”周乾指出。

  原地修復技術上可行

  位於塞納河畔的巴黎聖母院,是一座哥特式建築,始建於1163年,於1345年完工,具有非常重要的歷史和文化價值。教堂外形高聳挺拔,其內部的雕刻和繪畫藝術,以及教堂內所收藏的大量藝術珍品也聞名於世。

巴黎聖母院火災後內部圖 圖據法新社
巴黎聖母院火災後內部圖 圖據法新社

  在巴黎聖母院大火發生後,法國政府動員了400名消防員參與救援。截至目前,聖母院內最重要文物——耶穌受難荊棘冠(Couronne d‘epine)已經被成功搶救。遺憾的是,在塔尖坍塌後,建築頂部的木製框架都在燃燒,焚燬嚴重。

  法國總統馬克龍15日晚在教堂前廣場上發表講話稱,將重建巴黎聖母院。他計劃盡快在全世界發起募捐,呼籲全球有識之士共同參與重建巴黎聖母院的工作。“重建巴黎聖母院是法國人民的期待,因為她代表著我們的歷史、我們的文學和我們的想像力。”他說。

  法國當地電視主持人在現場直播中表示,預計聖母院重修至少需要8-10年時間,在此期間不會對外開放。也就是說,在今後十年內去巴黎的遊客,將無緣感受這座教堂輝煌的藝術。

  “巴黎聖母院建築主體有800多年歷史,此次頂部焚燬的部分建築是維奧列特·勒·杜克在19世紀主持修繕的,相比較而言,這部分建築的年代不是特別久遠,修建原始資料可查,從技術上來說,也比較容易實現外觀原樣修復。” 北京建築大學歷史建築保護系講師齊瑩介紹。

  儘管對於損毀的文物古建遺址是否進行原址重建存在一定爭議。針對此次巴黎聖母院火災事件,齊瑩選擇站在原址重建的一方。她指出,從修復價值來看,被焚燬的部分有著重要的宗教和象徵意義,原址修復重建能帶給人們精神上的慰藉。

  “當然,原址修復不一定是原樣修復,不同時代的修復理念不盡相同,修復中會呈現不同時代的特點。”齊瑩指出。

  加強監測瞭解古建狀態

  火災猛於虎。此次巴黎聖母院大火事件,再次為世人敲響文物安全警鍾,保障文物安全的弦必須時刻緊繃。

  在齊瑩看來,和西方古代建築多為磚石結構所不同的是,中國的古代建築主要是木質結構。一旦發生火災,磚石結構建築的主體能得以保存,而木質建築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年代久遠的木質材料中所含的水分很少,燃燒起來會很快”。

  今年春節前夕,國家文物局組織的文物安全突查暗訪中,發現了100餘項文物安全隱患和問題,其中,電氣火災隱患是突出問題。據介紹,這次暗訪中發現,一些地方在文物建築的木質構件上直接敷設燈具和線路,有的在文物單位內使用大功率電器,甚至還有在古建築單位內同時為多輛電動自行車充電。

  “因此,要加強對古建狀況的日常監測,運用現代科技,及時瞭解古建的‘健康’情況,避免由於人為因素引起的火災事故。” 齊瑩指出。

  歐洲之殤

  法國和歐洲的集體記憶

巴黎聖母院也是歐洲的一顆寶石,大火蔓延的圖像引起全歐洲的震驚。
巴黎聖母院也是歐洲的一顆寶石,大火蔓延的圖像引起全歐洲的震驚。

  15日深夜,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發推文表示,“巴黎聖母院是全歐洲的聖母院。今天,我們和巴黎在一起”。

  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表示,“巴黎聖母院屬於全人類。對此,我和法國民族一樣感同身受”。

  歐盟文化專員蒂博爾·納瓦拉西克斯表示,他很悲傷地看到“巴黎聖母院遭火蹂躪”,它是“巴黎、法國、歐洲遺產和文化認同的象徵”。

  歐盟議會主席塔賈尼表示,“消防隊員竭盡全力控製巴黎聖母院大火中所展現的勇氣是法國的象徵,歐洲為此而感到自豪”。

玫瑰窗,讓人目眩神迷
玫瑰窗,讓人目眩神迷

  對於法國,巴黎聖母院位於巴黎市的中心,是法國國家最初的原點,同時也是法國乃至歐洲集體記憶的載體,它見證和保留了法國時代的記憶:皇室婚姻、拿破崙一世的加冕、1945年二戰勝利的歡慶和祈禱、戴高樂將軍的國葬……

  費加羅報頭版文章中深情寫道:“巴黎聖母院不僅僅是一座大教堂,它也是人們仰望天堂的遺蹟,它是一座代表著法國歷史的建築。如果所有道路都通向羅馬,那麼所有啟程都始自巴黎聖母院。”

很多人都趕到現場,   一起為巴黎聖母院祈福
很多人都趕到現場, 一起為巴黎聖母院祈福

  對於世界,巴黎聖母院是歐洲訪問量最大的歷史古蹟,每年吸引1200萬至1400萬遊客參觀。在這座建築的腳下,哥特建築宏偉的雙塔和高聳的尖頂輝煌莊嚴、高聳挺拔,無數遊人折服於石匠和建造者的天才。

  在教堂內,1239年聖路易國王放置於此的耶穌荊棘花冠、1260年至今耀眼奪目的彩色玫瑰花窗、每週響起的禮拜歌聲,穿透光陰的宗教文化震懾人心。

  誰也沒有想像過,沒有巴黎聖母院的巴黎是什麼樣的。誰也沒有想到,經曆了將近一個世紀風雨、無數戰爭和動亂,塞納河環抱的巴黎聖母院卻在科技發達的今天毀於大火。

  來源:科技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