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內主要藝術品被救出 對天主教徒很重要
2019年04月16日14:01

  原標題:巴黎聖母院內主要藝術品被成功救出,對天主教徒非常重要

  聖母院內的主要藝術品,耶穌受難的“荊棘皇冠”、路易九世的一件長袍已被成功救出。

▲巴黎聖母院發生大火
▲巴黎聖母院發生大火

  當地時間15日晚間7時許,一場突如其來的熊熊大火,包圍了擁有800多年曆史的巴黎聖母院大教堂。數小時後,教堂塔尖倒塌。從現場視頻中能夠清楚地聽到,街邊路人齊聲呐喊:“NO!”

  晚間8點半,火勢基本得到控製。

  不幸中的萬幸

  火災發生後有幾件事是“不幸中的萬幸”:其一,大教堂的尖頂和屋頂都倒塌了,但主體結構得以保留;其二,重要文物“荊棘皇冠”和路易九世的一件長袍已被成功救出;其三,目前沒有人員死亡,但有一名消防隊員在救援中受傷。

▲巴黎聖母院起火前後(圖源:法新社)
▲巴黎聖母院起火前後(圖源:法新社)

  不過,危機尚未完全解除。巴黎消防隊長表示,內部結構仍然存在坍塌的風險。消防人員將徹夜作業,先對現場進行冷卻。

  巴黎市長安妮·伊達爾戈在社交媒體表示,聖母院內的主要藝術品,耶穌受難的“荊棘皇冠”、路易九世的一件長袍已被成功救出。“這兩者對天主教徒來說非常重要,是在這場瘋狂的悲劇中一個令人安慰的消息。”巴黎聖母院主教帕特里克·肖維(Patrick Chauvet)說。

▲荊棘皇冠
▲荊棘皇冠

  CNN在《為何巴黎聖母院對全世界天主教徒而言如此重要》一文中,詳細介紹了荊棘冠冕。

  據悉,每年聖週期間,巴黎聖母院都會展出最受教徒關注的文物,其中一個就是耶穌曾佩戴過的荊棘冠冕。大教堂稱其為“最珍貴、最受尊敬的文物”。據大教堂介紹,天主教徒戴著荊棘冠冕祈禱已有超過1600年的曆史。這件荊棘冠冕對天主教信徒來說意義重大。信徒們相信,在耶穌受難前,羅馬士兵曾強迫耶穌戴上了這頂荊棘冠,因此它是基督教信仰中曆史最悠久的聖物之一。1239年,法國國王路易九世從曾劫掠了拜占庭帝國首都的威尼斯人處購得了荊棘冠,並將它放置於正在修建中的巴黎聖母院中。

  但另一聞名於世的玫瑰花窗就沒有這麼幸運。聖母院內東邊的玫瑰花窗在大火中被燒燬。不過《衛報》的最新報導似乎給了人們以稍許安慰。在現場的法國記者Laurent Valdiguié稱,北邊的玫瑰花窗似乎倖存。現場消防員稱,“街上、地上,沒有彩色玻璃的碎片,只有破碎的石頭。但我們仍然很擔心。”

  隨後法媒曝光了建築物內部首張照片,十字架仍立在中央,但是周圍已是坍塌的廢墟一片。

▲內部照片
▲內部照片

  據法國《世界報》報導,巴黎檢察官辦公室稱,目前調查人員在對建築工人進行問詢。法媒稱,這起大火疑似從屋頂上的腳手架開始燃燒,事發時,該處的修繕工作已經進行數月。

  據《費加羅報》報導,巴黎檢察官辦公室15日晚間說,檢方已經發起一項針對“非自願火災破壞”的調查。據消息人士稱,在大教堂屋頂上的建築工地發現了這起火災的起火線索,“這引起了調查人員的注意”。

▲英國BBC解析這次巴黎聖母院起火位置(圖源:BBC)
▲英國BBC解析這次巴黎聖母院起火位置(圖源:BBC)

  法國franceinfo電視台報導,15日晚,馬克龍在教堂前廣場發表講話稱,“儘管這場戰鬥還沒有完全獲得勝利,但是最壞的情況已經得以避免。”馬克龍表示,“我們將重建巴黎聖母院”。他還表示,巴黎聖母院起火,觸及到整個國家的情感。他的掛念和所有天主教徒及所有法國人在一起。“像我們所有的同胞一樣,今晚看到聖母院被燒燬很傷心。”

  馬克龍表示,從週二開始,將發起國際募捐活動,重建巴黎聖母院。

  “像我們所有的同胞一樣,今晚我很難過。”馬克龍稱,“我要告訴大家——我們將一起重建這座大教堂,將在接下來的幾年里做到這一點。從明天開始,一個全國性的捐贈計劃將會啟動,它將延伸到我們的國界之外。”

  另據法新社消息,法國億萬富翁弗朗索瓦-亨利·皮諾表示,將捐贈1億歐元(約合人民幣7.6億元),支持重建工作。

▲大火中,玫瑰花窗被燒燬(圖源:推特)
▲大火中,玫瑰花窗被燒燬(圖源:推特)

  巴黎聖母院大火燒了4個多小時,直至當地時間晚上10時許,火勢才逐漸減弱。儘管聖母院內部重要文物得以被救出,然而由於其主體建築是木質結構,屋頂隨著大火燃燒後崩落,東邊的玫瑰花窗也被燒燬。巴黎聖母院文物基金會主任埃里克·費希爾表示,巴黎聖母院大火所帶來的損失巨大,重建聖母院需要幾十年的時間。

  巴黎聖母院文物基金會主任埃里克·費希爾(Eric Fischer)向法新社解釋了巴黎聖母院將如何進行重建工作,建築工地給古建築帶來的風險,以及從這次火災中吸取的教訓。他說,巴黎聖母院大火所帶來的損失是巨大的,重建聖母院需要幾十年的時間。

  對於修復巴黎聖母院的技術層面問題,埃里克·費希爾抱持著樂觀態度,他對法新社表示,“在法國,我們很幸運地保留了許多文化遺產方面的企業,以及傳統的工匠團體,這裏有法國最好的工人。”費希爾認為,修復聖母院的工作規模龐大,幾乎整個建築物的主體都必須進行修復。修復工作涵蓋石材、木質屋架、金屬和技術設施等等。他認為對於修復工作,至關重要的是保存下來的文物副本,這些副本能夠讓修復師的成品儘可能接近先前的狀態。

  巴黎聖母院大火,文物之殤再次敲響警鍾

▲巴黎聖母院尖頂倒塌的一刻(圖源:推特)
▲巴黎聖母院尖頂倒塌的一刻(圖源:推特)

  巴黎聖母院的發言人稱:“一切都在燃燒,木製框架上什麼也留不下。”

  作為超過800年曆史的古建築,巴黎聖母院標誌性的哥特式尖頂坍塌的那一刻,全球都為這一世界文化遺產的損壞感到痛惜。

▲巴黎聖母院(上)和被燒燬的巴黎聖母院(下)(圖源:法新社)
▲巴黎聖母院(上)和被燒燬的巴黎聖母院(下)(圖源:法新社)

  此次巴黎聖母院大火曆時近6小時也難以撲滅,主要源於兩方面因素。首先是因為巴黎聖母院位於塞納河的西堤島,特殊的地理位置給消防救災活動帶來了巨大的困擾。消防部門不得不出動消防船隻進行滅火。其次,直升機水彈滅火這種大面積、自上而下的滅火方式會對建築物主體造成傷害,水的重量和衝擊速度甚至會導致整體結構崩潰。法國消防部門因此出動超過400名消防官兵採用高壓水槍的方式滅火。

  巴黎聖母院大火再次引發人們對文化遺產保護的關注。800多年的曆史文物受損,給全世界的文物保護工作再次敲響警鍾。

  文化遺產是曆史的見證者。人類文明千年的曆史長河中產生文物無數,然而能夠經曆時代更迭而倖存下來,讓後人得以一見的不及萬分之一。這需要我們利用最先進的技術手段、最專業的保護措施,做好各類風險管控。

▲未被燒燬前的巴黎聖母院內部(左)和被燒燬後的聖母院內部(右)(圖源:世界報、路透社)
▲未被燒燬前的巴黎聖母院內部(左)和被燒燬後的聖母院內部(右)(圖源:世界報、路透社)

  此次失火的巴黎聖母院由於是木質結構,一旦起火,極易見風起勢,難以控製。據法國官方消息,此次火災極有可能是修繕保存不當產生的。由此,文化遺產保護中,日常防火巡檢,排除火災隱患的極端重要性由此可見一斑。對重點遺蹟應有應急預案,在起火的一個小時的最佳救援時間里,能夠快速反應,減少進一步的損失。

  此外,最大化利用現代技術留存文化遺產信息也成為重要手段。在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高新技術為博物館保駕護航的背景下,文物數字化已經是文物保護基礎工作中必不可少的環節。它能夠全方位、多角度地記錄文物數據,為每一件文物形成獨家的數字化檔案,讓文物有更精準的保存方式、更廣泛的傳播途徑,是對文物傳統保護方式的有力補充。

  許多網友痛惜巴黎聖母院的損失,“這場火真是燒得心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