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程語言Python之父:996工作時間表是不人道的
2019年04月15日22:09

  原標題:美國矽谷也要天天加班?創業公司真的需要“996”?

  文/孫秋霞

  工作與生活的平衡。

  每天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一週工作6天。這個最初被程序員牴觸的“996”加班製度,不僅在中國討論火熱,而且在國外也備受關注。

  一位名叫Ben Munson的網友指出:老闆們之所以實行996,是因為他們在為自己工作,而且他們的財富也隨之增長。而我們每週工作996是在沒有加班費的情況下被剝削。

  編程語言Python之父Guido van Rossum則對此表達了自己的同情,他在推特上稱:996工作時間表是不人道的。

  Guido van Rossum還在論壇上發起了一篇名為《我們能為中國996程序員做些什麼?》的帖子,CPython 核心開發者Senthil 在帖子下給出了一些建議,如列出執行這種工作製度的公司名單,並拒絕與他們開展業務合作,這是施加壓力最有效的方式。

  然而,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認為,能夠996是一種巨大的福氣,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沒有機會。“只有你付出巨大的代價,有一天才有可能有回報,你不付代價,你是不可能有回報的。

  京東創始人劉強東日前也在朋友圈發文稱:京東永遠不會強製員工995或者996,但是每一個京東人都必須具備拚搏精神!

  這反映出,在中國尤其是創業公司,拚搏奮鬥的工作文化仍然是主流。然而,創業公司真的需要“996”嗎?在高科技公司雲集的美國矽谷,工作氛圍又如何?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製圖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製圖

  矽谷每週工作多長時間?

  在矽谷工作的業內人士告訴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除了創業公司,矽谷很少有人在意員工工作時間的長短,往往注重的是結果,幾乎很少出現“996”這種情況。如果有特殊情況,在家裡加班即可,矽谷比較強調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美國問答網站Quora曾做過一項調查,即在Google、臉書、蘋果等頂尖科技公司,人們平均每週工作多長時間?

  一位Google工程師Onufry Wojtaszczyke指出,他通常每週工作38-42小時。他以前工作時長更久,總是想在離開辦公室前完成正在做的事情,後來發現這種習慣影響了自己的社交,於是決定做出改變,努力減少工作時間,並得到了經理的支持。

  “沒有人檢查你什麼時候上下班,如果我把事情做完了,就沒有問題。” Onufry Wojtaszczyke說。

  另一位叫做Ross Bagley的網友也指出,在Google,大多數人每週工作40小時甚至更少。如果工作時間比這長得多,就會感到疲勞,工作質量也會下降,最終完成的工作量也比只工作40小時更少。

  臉書首席招聘官Sief Khafagi則指出,臉書每週平均工作時長是35到50個小時,大多數人在45小時左右,如果是隨叫隨到的工作人員,則可能有更高的工作時長。他認為,重要的不是投入時間,而是從工作中產生的影響。

  不過,與中國一樣,矽谷的一些初創公司也仍舊在拚時間。

  在舊金山考察科技初創企業文化的Vivienne Schröder在一篇文章中寫到,一家正在重塑商務旅行的初創公司Beenest的創始人Jon,除了吃飯和睡覺,大部分時間都在工作。

  Jon是從優步辭職後開始創業,辭去工作之前,他每週利用空餘時間做現在的事情。如今,Jon每週花上100多個小時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他認為自己很幸運。在Jon看來,工作就是生活,生活就是樂趣,因此工作就是樂趣。

  據悉,這家初創公司的團隊只有10人,其他員工的工作量大概是Jon的60%-70%,也就是說,他們每週工作6-7天,每天通常工作8到10小時。

  如何看待“996”工作製?

  近幾年來,矽谷也在工作與生活之間尋找平衡,尤其是初創公司,在它們眼裡,努力工作被認為是取得成功的先決條件之一。

  編程語言Ruby on Rails的創始人、通信軟件Basecamp的聯合創始人、暢銷書作家大衛·海涅邁爾·漢森(David Heinemeier Hanson)在一篇博客中指出,創業公司有一種根深蒂固的觀念,這種觀念鼓勵精疲力竭的努力。

  漢森指出,這種觀念之所以根深蒂固,有其他因素在起作用。他認為,如果科技金融家的財富取決於其所投資公司的生產力,那麼投資者的態度是造成很多創業公司染上不健康工作習慣的部分原因。

  這種“拚搏”的態度,在創業公司大佬們身上可以時常看到。

  據悉,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每週工作120小時。相比之下,Twitter和Square創始人傑克·多爾西每週只工作100小時。

  劉強東曾指出:“我現在無法再像創業初期那樣拚命工作了!但是以我的體質,做到8116+8(週一到週六,早8點工作到晚11點,週日工作8個小時,每個月休假兩天,每年也會休一次長假)完全沒有問題!”

  不過,互聯網技術專家、企業家和投資者Andreas Goeldi撰文表示,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公開討論創業公司創始人和員工長時間工作所付出的沉重代價。

  Andreas Goeldi指出,初創公司的創始人需要決定他們希望為公司塑造什麼樣的工作時間文化,並以身作則。這得將事情進行優先排序,對於初創公司來說,沒有什麼比無休止地忙些無關緊要的工作更糟糕的了。

  Andreas Goeldi認為,大量研究表明,長時間工作的回報反而會顯著下降。這特別適用於那些具有強大創造性成分或需要安靜環境的工作。而作為一名經理,最容易管理的事情就是員工在辦公室辦公的時間。

  “仍然有人認為讓員工每天在辦公室工作12個小時很棒。不用說,這與生產力相差甚遠。”Andreas Goeldi說,這種方式只會促進一種非常懶惰的管理風格,從而避免度量實際效果。這往往是管理者在短期內沒有注意到的事情,但從長遠來看會適得其反。

  FT中文網專欄作家周掌櫃指出,從人力資源角度,榨乾奮鬥者在90後身上已經不管用了。90後成為職場主力之後,這個人群對生活和奮鬥的理解已經遠遠超越了70後的艱苦創業和80後的奮勇拚搏,他們大部分生活在一個相對富裕的環境,得到更多家人的關愛,享受互聯網信息紅利更多,讓他們視野開闊,更國際化。

  周掌櫃指出,也正因為這樣,馬雲提出的996言論似乎更適合對70後和80後宣揚的奮鬥者文化,90後並不感冒,他們覺得奮鬥既然是為了更好的生活,不能有命賺錢沒命花。

  值得注意的是,在眾多互聯網大佬中,噹噹網創始人李國慶堅決反對“996工作製”,強調優秀的企業是結果導向、效率導向。管理者提高決策科學性和效率比員工加班更有價值。

  “當今公司辦公環境經常是降低工作效率的,西方嚐試十多年,每週在家辦公一天,對文案,編輯很有效。不坐班,彈性工作時間都更適合一批工種。”李國慶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