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遊戲》即將謝幕:8年的陪伴,我們的整個青春。
2019年04月15日22:29

  (來源: InsDaily)

  2019年4月14日(北美時間),《權力的遊戲》最終季上映。

  陪伴了我們整整八年的冰與火之歌,即將謝幕。

  八年了。

  很多人聽到《權力的遊戲》主題曲,還是忍不住頭皮發麻。

  ‘每當熟悉的旋律響起,整個人就彷彿瞬移到了維斯特洛大陸,看著那些英雄梟雄的興衰成敗、悲歡離合。’

  殺死心中的男孩

  有人說,距離2011年4月17日《權力的遊戲》首播,好像並不遙遠,因為最初的畫面,依舊曆曆在目。

  然而,仔細回想,這部劇又似乎已經漫長到,陪我們度過了全部的青春。

  ‘第一季權遊,

  是在讀書時和舍友們一起看的,

  如今,畢業後的我們已經散落在天涯。

  狼家的孩子,也都長成了大人。’

  ‘ 我是艾莉亞·史塔克(Arya Stark),

  我希望你知道。

  你死之前,會看到一個史塔克家族的微笑。’

  這,是二丫在割斷佛雷的喉嚨前說的話。

  艾莉亞·史塔克(Arya Stark),臨冬城那個頑皮倔強的小女孩,曾讓Arya一度成為英國最受歡迎的新生兒名字。

  然而,二丫本人,卻在小小年紀,就經曆了無數的生離死別。

  原本生活無憂無慮的她,親眼看著自己的父親被斬首,看著母親和哥嫂被弗雷家族屠殺。

  一路逃亡,一路險象環生。

  12歲的二丫,孤苦無依,只能在暗夜裡唸著那些仇人的名字,咬著牙活下去。

  為了複仇,變成無面者的她失去了名字,也失去了光明。

  八年過去了。

  在沼澤般的生活中,依然不願意濫殺無辜的二丫,還是找回了她自己——艾莉亞·史塔克。

  不再懵懂,不再天真,卻善良頑強如初。

  珊莎也長大了。

  和愛舞劍的妹妹二丫不一樣,她的生活里原本只有漂亮衣服和鮮花,連給自己冰原狼的名字,都叫Lady。

  所以一開始,她就被觀眾叫成了‘三傻’,妥妥的傻白甜。

  做著嫁給王子的美夢,珊莎滿懷期待地到了君臨城。

  完全不知曉命運給她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很快,珊莎看著父親的頭顱,被插在了城牆上。

  昨日心心唸唸的王子,變成了惡魔。

  這一切,彷彿是漫長到永遠醒不來的噩夢。

  喬佛里已經夠變態了?

  但,那還不是終點。

  等待她的還有小剝皮,以及無止境的踐踏和折磨。

  站在臨冬城上,大雪紛飛,黃粱夢醒。

  ‘沒人能夠保護我,誰也保護不了誰’。

  天真虛榮的少女,終於在陰謀和屈辱中重生,學會了獨立勇敢。

  八年前的三傻,早已遠去。

  活下來的,是史塔克家族的頭狼——珊莎·史塔克。

  珊莎的弟弟布蘭,在10歲那年,從城牆跌落,摔斷了雙腿後,也一天天從眼神純淨的小正太,變成了三眼烏鴉。

  能窺見千年風雲變幻的三眼烏鴉,已不再只是史塔克家的布蘭。

  在曆史的浩瀚面前,家族的徽章,失去雙腿的痛楚,不過是過眼雲煙。

  至於他們的哥哥,第一季里,史塔克家的私生子瓊恩·雪諾。

  曾經許下守夜人的誓言,竟真正以死亡為句讀。

  ‘長夜將至,我從今開始守望,至死方休。’

  死過一次再重生的雪諾,殺死了心中的男孩,變成了真正的男人:

  ‘殺死心中的男孩,瓊恩·雪諾,因為凜冬將至。

  殺死心中的男孩,承擔男人的責任。’

  雪諾,你啥都不懂

  八年時間,讓我們見識了成長的殘酷,也領略了冰火世界里,命運的無常。

  如果運氣夠好,從第一季陪你看到第七季的女朋友,可能已經變成了孩子他媽。

  但要是想在劇里嗑cp,一定會被虐到肝疼。

  很多人最懷念的cp,是雪諾和那個老是說他‘啥也不懂’的耶哥蕊特。

  初見時,雪諾是肩負重任的守夜人,耶哥是為自由而生的女野人。

  如果當時的雪諾不是守夜人,大概他們可以就此在溫暖的山洞里,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但冰火的世界,哪裡有如果。

  即使紅髮的耶哥熱烈直率,敢愛敢恨,也只能反反複複地說:

  ‘你什麼都不懂,瓊恩·雪諾。’

  最後滿懷遺憾地,在愛人的懷裡死去。

  當初發的糖,都碎成了玻璃渣。

  有著一大串頭銜的龍媽,曾經也是愛過的。

  她曾是丈夫馬王卓戈‘ 生命中的月亮 ’,而他,是她的 ‘日和星 ’。

  但很快,太陽和星星隕落了,龍媽的世界,只剩下浴火重生。

  從此,來自熊島的喬拉·莫爾蒙,只能一直在她身後,默默守護她。

  被龍媽驅逐,被誤解,被各種虐,莫爾蒙都選擇不離不棄。

  儘管,無論是多少人的電影,他都不會有姓名。

  詹姆·蘭尼斯特,蘭尼斯特家族族長的長子。

  不僅劍術高強,而且長得很帥,有著‘閃亮的碧眼和利如刀鋒的笑容’。

  這樣一個風度翩翩的騎士,卻偏偏愛上了孿生姐姐瑟曦。

  即使他知道這是一段不倫之戀,連親兒子都無法相認;即使他知道她自私虛榮,冷酷無情,然而,他愛她。

  沒有人知道,在澡堂里和詹姆赤身相見的美人佈雷妮,和他告別的時候,是否有過遺憾?

  那個策馬奔騰的騎士,和從小被嘲笑醜陋的她,原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至於狡猾的小指頭,到底有沒有愛過珊莎,有沒有愛過珊莎他媽?

  唯一肯定的答案是,他最愛的,一定是他自己。

  不當贏家,就只有死路一條

  權力的遊戲,比言情小說要殘酷一萬倍。

  不當贏家,就只有死路一條。

  有的人,一開始命運就已經被寫好。

  臨冬城的一個普通的胖小孩,在平常的一天,突然就變傻了。

  無論你跟他說什麼,他嘴裡都只會重複一個詞:Hodor.Hodor.Hodor

  天長日久,這個莫名其妙的詞,竟然變成了他的名字。

  人們提起他,只會說,那個傻子Hodor。

  直到最後一刻,大家才明白,Hodor原來是Hold the door。

  多麼殘忍,他用了一生的時間,只是為了完成一項使命。

  席恩的人生,也從一開始就註定是悲劇。

  身體里流淌著鐵群島的熱血,卻在敵人家中被撫養長大。

  此心安處是故鄉,然而,他卻無處安放自己的一顆心。

  席琳公主,從小就因為灰鱗病被嫌棄。

  在那麼苦的生活里長大,只要給她一點甜,她就會很開心。

  然而,幼小善良的她,最終卻被自己深愛的父親下令,活活燒死。

  沒有人知道,被綁在火架上的她,經曆了怎樣的絕望。

  戰場上,永遠有數不清的人在哀嚎。

  也有人被自己的兒子,殺死在了馬桶上。

  ‘凡人皆有一死。’

  無論死法有多千奇百怪,有多觸目驚心。

  馬丁老爺子唯一偏愛的,似乎只有讀書人。

  例如胖乎乎的山姆威爾·塔利,生性善良,卻膽小懦弱。

  然而,他卻偏偏活過了七季,混成了知識淵博的大學士。

  連兵器都不會用,倒成了第一個殺死異鬼的人。

  這部劇里,沒有絕對的主角。

  出場時間最多的,是一個侏儒,也是很多人最愛的一個角色,小惡魔。

  睿智的他,最強大的武器,是書籍。

  有讀書加持,即使身高只有1米35,也帥成氣場兩米。

  馬丁曾在原著《冰與火之歌》里,這樣描寫小惡魔:

  ‘光傾瀉下來,他的身影穿過了院子。

  這一刻,提利昂·蘭尼斯特昂首挺立,彷彿一位國王。’

  但說到底,故事的結尾,會不會團滅,沒人知道。

  因為馬丁老爺子早就說了:‘沒有任何角色是安全的。’

  冰與火的世界,就是如此殘酷冰冷,充滿未知,又如此令人期待。

  感謝八年來的陪伴,讓我們一起相約最終季。

  Winter is Coming。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