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消失的國產二線手機
2019年04月15日19:20

  來源:投資界

  “是說再見的時候了。”

  4月14日晚間,美圖手機官方發佈了長文告別信,正式與大家告別,宣佈美圖手機業務將轉交給小米。至此,這一款曾經深受女生喜愛的“自拍神器”,黯然退場。

  難免唏噓,卻不難理解。眼下,Apple降價、Samsung退出,中國手機儼然已經是一個競爭激烈到白熱化的行業。一線手機巨頭尚且如此,二線手機品牌更是在生死線上苦苦掙紮,一個一個消失。

  再三告別

  美圖手機從此改姓

  4月14日晚間,美圖手機官方發佈了長文告別信,正式宣部美圖旗下手機品牌獨家授權給小米集團。

  小米集團公關部總經理徐潔雲隨後也在微博轉發並評論稱“很快再見”。

  其實,早在2018年11月,美圖公司與小米集團宣佈達成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後,美圖將旗下美圖手機的品牌、影像技術和二級域名,在全球範圍內獨家授權給小米集團,小米負責研發、生產、銷售和推廣接手後的美圖手機。

  美圖公司CEO吳欣鴻發佈內部信稱,“目前美圖手機的用戶主要集中在一二線城市,而小米具備線上線下融合的高效新零售渠道,可以對美圖軟硬件現有用戶群體形成有效補充。”

  在今年3月20日的美圖年度業績會上,美圖再次確認將於 2019 年中旬到來前關閉手機業務,後續將由小米負責相關研發、生產、推廣,美圖負責按合約收取產品分成。

  據瞭解,美圖與小米的合約中分成方式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美圖公司將獲得小米生產的美圖手機毛利潤的10%,第二階段美圖公司未來每年可獲得保底1000萬美元的授權費。

  一代自拍神器

  一部美圖手機曾被炒到17999元

  在中國手機界,美圖手機的崛起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2013年,美圖首款手機發佈,主打前置800 萬像素美顏自拍。而當時Apple發佈的新機iPhone5S ,前置攝像僅有160萬像素。

  2013 年 6 月美圖手機 1 開售,53 分鍾內手機被搶購一空。次年美圖在北京高調發佈美圖 M2,並宣佈推出 Hello Kitty 和多啦 A 夢限量版。同樣,5 萬台手機上架即賣空,2000 台 Hello Kitty 限量版 甚至在 27 秒內全部賣光。此後,美圖又相繼推出了和美少女戰士、多啦 A 夢等知名IP合作的限量版手機,還簽下了 Angelababy 作為代言人。

  美圖依靠當時領先的自拍得到了不少愛美女生的追捧,在網紅圈更是炙手可熱。隨著直播、短視頻的興起,當“照騙”已經不能滿足網紅需求的時候,美圖手機甚至推出了視頻全身美型的功能,讓美圖不再局限於照片,甚至連視頻都可以“美圖”。美圖手機一度出現需要加價才能買到的情況,據說美圖T8發佈之後,曾一度炒到17999元。

  中國智能機出總體貨量在2017年已顯頹勢,但是隨著直播行業的飛速發展,美圖手機銷量逆市上漲。

  “美圖公司2016年能夠成功上市,美圖手機功不可沒!”吳欣鴻說,儘管市場被不斷衝擊,但是美圖從未想過要放棄美圖手機業務。美圖的股價一度從8港元衝到了23港元,市值逼近千億。

  從年收37億到黯然走進歷史

  第三方數據顯示,美圖手機一共推出了10餘款手機,共售出350萬台。但就是這樣一個比起頭部手機廠家似乎不值一提的銷量,卻貢獻了美圖公司的大部分營收。2016年、2017年,美圖手機等硬件收入分別為14.7億、37.4億元人民幣,在其總營收中分別佔比93.4%和82.6%。

  較高的定價,很大程度上彌補了美圖手機的銷量短板。據財報顯示,2018年美圖手機的平均售價為2519元,屬於國產手機的中上價位。去年推出的新款手機美圖V7如今成為了美圖手機的封筆之作,其起售價為4799元,托尼洛·蘭博基尼限量版更是高達10888元。

  然而如今,自拍美顏早已經成為了智能手機的標配,美圖手機自拍的優勢逐漸瓦解,高價策略難以為繼。

  2016年-2018年,美圖總研發開支分別是2.43億、4.47億,6.99億。如果再除去美顏算法、人工智能、直播、互聯網等領域的研發開支,可以想像美圖分攤到手機業務的研發支出實在有限。而相對其它手機廠商動輒數億、數十億元的研發投入,美圖難以競爭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此外,隨著無他相機、輕顏相機、VSCO相機以及水印相機等各類拍照應用的湧現,一個APP也能解決美顏拍照。自拍美顏做成了智能手機的標配,市面上美顏軟件層出不窮,這讓美圖手機陷入了尷尬的境地。

  這在銷量上赤裸裸地體現了出來:美圖2018年共售出智能手機72.17萬部,甚至不到2017年的157.4萬部的一半。

  財報顯示,美圖在 2018 年全年營收 27.92 億元人民幣,同比下滑 37.8%,全年淨虧損 12.43 億元。其中智能手機業務虧損達到 5 億人民幣,成為營收下降的主要原因。

  不做手機做社交:

  社交已經不是過去的江湖

  用了10年的時間,美圖似乎才明白一個道理:修過的圖片是為了用於社交。

  去年9月20日,全新改版後的美圖秀秀正式上線,這也標誌著美圖正式從工具向社交平台轉型。“這是美圖秀秀十年來最大的改版,顯示了我們做社交的堅定決心。” 吳欣鴻表示。

  此前採訪中,吳欣鴻曾解釋道:“手機在我們收入裡面所占的比例在降低,意味著互聯網收入在飛速的成長,其中又以廣告、用戶增值服務這兩塊增長最為迅猛。美圖秀秀從工具到社交在轉型,美拍也進入新定位的調整,但是我們各項商業化進展非常快。我比較確定,在美圖秀秀完成社交轉型之後,收入會有一個比較大的成長空間。未來當美圖秀秀打開是社交產品,信息流將提供無窮無盡的變現的空間,這個階段剛好在一個轉型期。”

  事實上,美圖並非第一家從工具向社交轉型。當年,百度從搜索起家,孵化出了貼吧;而微信最初就是一款通訊工具;Instagram最早也是靠濾鏡吸引用戶,隨後轉為圖片社交,美圖秀秀這次的轉型,也多少對標了Instagram。

  只是,社交已經不是過去的江湖,美圖的“社交之路”並不那麼容易走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