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談兵|奇葩方式守夏登!是自殺還是另有所圖
2019年04月15日16:28

夏登
夏登

  大概在幾個月前,ESPN做過一期節目,請了麥基迪跟柏賓,講的主題是“如何防守夏登”。

  在節目上,柏賓的建議是這樣的:

  首先我得去限制夏登觸球,讓他很難拿到球,做到這些之後我會看時間。即便是他手感最好的時候,你也得讓他一直處在忙碌的狀態中,不斷去消耗他的進攻時間。並在整個防守的過程中找機會去斷掉他手裡的球。

  其次,我會主防夏登的左邊,放他走右路。當他突破進去之後,我的隊友就得找機會蓋掉他的偷懶。這是他們應該做的事。而我呢,在他準備撤步三分的時候,我得儘量站在他的身邊去完成干擾。

  在常規賽里,就有人這麼做過。

  3月27號,公鹿主場迎戰火箭那場球,他們最終以108比94勝出,靠的就是這一手。外線單防夏登,站夏登的左側,逼他走右路,把他往禁區裡趕。之後鋒線協防收縮,把夏登逼停在中距離的位置,迫使他在低效的位置出手,或是分球。

  全場比賽下來,火箭一共出手98次,只投進了36個,命中率36.7%,低的可憐。而被對手集中針對的夏登,更是只有34.6%的命中率,僅僅拿到了23分。

  那場球,被不少人視作是防守夏登的教科書。

  防左路,的確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夏登的發揮。左利手嘛,更喜歡左路的攻擊,出手點也相對偏左,防守人站在靠左的位置,更有利於他完成對夏登投籃的干擾,尤其是在他試圖利用後撤步來完成空間拉扯時。

  所以,爵士今天這麼佈置防守,其實是可以理解的。

  畢竟他們也是一支以防守著稱的球隊。常規賽百回合就丟105.2分,排聯盟第二。同時,他們還是這個聯盟里控制對手籃下出手頻率和頻次方面做的最好的球隊之一。當戈貝爾出現在籃下的時候,他能將對手籃下的命中率壓製在53.2%,是護框表現最好的球員之一。

  在他們的設想里,劇本的設定應該是這樣的:

  外線防守人掐夏登的左路,迫使他從右路進行突破,戈貝爾作為內線,腳步上比較容易吃虧,所以得沉底防突,通過協防,利用身高和臂展在油漆區外就逼停夏登,迫使他通過拋投、急停跳投或者傳球的方式,在中近距離區域終結自己的進攻回合。

  所以,我們在今天的比賽里,看到了很多諸如此類的防守畫面——夏登的身前始終沒有防守人,他可以非常隨意地處理自己的進攻。

  這裏就出現問題了。

  你會發現站在夏登左側的這名防守球員,其實並沒有給予夏登很強的身體對抗,甚至於,他的存在更像是只起了空間路線上的干擾,也就是壓縮了夏登左路處理球的餘地,但並沒有起到柏賓所說的“時間和體能上消耗”的作用。

  如此一來,就相當於是爵士把所有防守夏登的寶都壓在了戈貝爾一個人的身上。

  可戈貝爾再能防,他終究也只能守一個人。既然爵士給了夏登一個如此寬闊的正面視野,那供他操作的選擇就很多了。

  比如這個回合。

  夏登右側45度單打盧比奧,同樣的防左放右,夏登就走右路突破禁區,這時候戈貝爾禁區協防圍堵。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夏登身上時,爵士完全忽略了弱側空切的卡培拉,夏登的吊球越過了法國鐵塔的頭頂,卡培拉輕鬆入樽得手。

  這個回合還是同樣的問題。

  英格爾斯過於輕鬆地讓夏登突破了自己的防線,逼得戈貝爾只能提早上前協防,過早的移動防守位置,就給了夏登更大的處理空間,之後卡培拉的吃餅,就是水到渠成,非常自然的結果。

  可如果爵士試圖通過輪轉防守去限制卡培拉的空切禁區,那麼他們就不得不忍受火箭外圍的空位投籃。

  說到底,既然你決定通過雙人合圍的方式去限制夏登,那就得忍受之後輪轉防守中必然會出現的少防多。

  這其實就是一場賭博。無論是對公鹿,還是爵士來講,都一樣。他們試圖將三分線的破綻展示給夏登,去引誘他更多地交出自己手中的球權,並寄希望於角色球員們能夠投失那些處在空位的遠投。

  至於差別,無非是一個賭贏了。

  公鹿那場球,火箭全隊在三分線外52投16中,命中率僅為30.8%。

  而另一個,賭輸了。

  今天的比賽里,火箭三分41中15,命中率36.6%,光在三分線上,就比爵士多拿了24分。

  如果事實真如盧比奧在接受採訪時說的那樣,這會是一個“針對一整個系列賽”所製定的防守方針。

  那麼角色球員們的投籃手感如何,或許就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火箭未來比賽的難易了。

  (代號9527)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