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足球撫平戰爭傷痕 阿仙奴為難民找回希望
2019年04月15日14:22

足球的快樂
足球的快樂

  為了拯救那些在戰火中失去童年的孩子們,阿仙奴做出了自己的努力,他們通過足球,幫助這些孩子們獲得了新的希望。每日鏡報作者Geraldine McKelvie就帶來了獨家報導:阿仙奴是如何通過足球,撫平敘利亞孩子們心中的傷痕,為他們找尋新的希望。

  她的腳下有足球,她的背後是風沙。

  15歲的拉瑪並不在意自己身處怎樣的環境,她正忙著完成自己生命中最寶貴的帽子戲法。她將戰爭的恐怖拋在了腦後。她希望能夠擁有一個更加光明的未來,能夠讓笑容重回自己的臉上。

  拉瑪的房子被敘利亞政府軍炸得粉碎,殘酷的戰爭讓她的生活支離破碎,但足球給了她生活的希望。

  房屋爆炸掀起了巨大的氣浪,而拉瑪在爆炸的過程中,也被開水、彈片弄得渾身是傷。她回憶道:「當他們脫掉我的衣服,我的皮膚都被扯掉了。燒傷的地方還有幾塊彈片,這太痛苦了,我不想再活下去了。」

  她向我們展示自己傷疤之時,悲傷的情緒也會湧上心頭,淚水也會忍不住地留下來。但轉身回到球場,她會繼續帶球,與其他年輕女孩一起奔跑,笑聲瀰漫了整球場。

  當阿仙奴教練們來到約旦的紮塔里難民營,拉瑪和其他許多孩子的命運都發生了改變。

  北倫敦球隊的「支教項目」致力於將足球這項美麗的運動帶到世界上一些最貧窮和最危險的地方。馬田-基昂、雷-帕洛爾和梅迪薩卡這樣的球隊名宿,他們都曾代表阿仙奴出訪過約旦和印尼,駐紮在那裡的教練也會教授孩子們如何作為一個團隊去工作,如何通過足球來解決衝突問題。

  差不多100年前,埃格蘭泰恩-傑布出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對整個社會的破壞,成立了「拯救兒童」組織。她肯定會為拉瑪感到驕傲的。這位年輕的球員不僅僅在絕望中收穫了希望,而且當18歲的哈馬德修女勸說她投身足球事業之時,她還突破了幾百年來性別歧視的困擾。

  拉瑪說道:「我們剛開始踢球的時候,有些人說我們這是淘氣。他們說我們偷了一個男人的運動。但足球並不僅僅是男孩的運動,也是女孩的運動。」

  2011年3月,敘利亞內戰爆發之時,拉瑪姐妹的父親賽義夫是達拉市的一名警察——在這場持續了8年的殘酷衝突中,數十萬平民死亡,數百萬民眾流離失所——按照姐妹們的說法,賽義夫拒絕成為政府軍的一名狙擊手,所以他腿部中彈,並被關入了監獄。

  一年之後,賽義夫被釋放出獄,並和他的家人們一同逃到了約旦。

  拉瑪的隊友阿麗莎哭著告訴我們,她最好的朋友和家人們試圖逃往歐洲,但淹死在地中海。她告訴我們:「我們總是在一起玩鬧。足球幫了我的忙,因為她出事之後我一直很傷心。」

  17歲的艾曼和15歲的瑪莎是一對姐妹花,她們在球場上試圖對抗拉瑪和希巴,而這樣的對抗也引起了陣陣歡笑。不過在球場之外,這些年輕女孩們仍舊會被糟糕的記憶所困擾。

  艾曼告訴我們,她是如何看到自家鄰居的小兒子被炸彈炸死的。她聳了聳肩說道:「這在敘利亞是很正常的事情。我看見他躺在路上,已經死了。我們不得不在晚上乘汽車離開約旦。我們關掉了所有的燈,這樣狙擊手就不會發現我們了。」

  「我媽媽給我的小弟弟下了麻醉藥,這樣他就能夠好好睡覺。但當時我玩了一下打火機。他們發現了我們,然後就開始射擊了。」所幸最後艾曼一家奇蹟般地逃脫了。

  艾曼的姐姐瑪莎補充說道:「我不想永遠待在這裡,但足球幫助我們結交了新的朋友。」

  「曾經我幾乎沒有朋友——但現在我有很多。」16歲的蕾娜如是說道。兩年來,她幾乎沒有離開過她家那間鐵皮小屋。隔壁小屋的女孩被賣去做了童養媳,誌願者們擔心她(蕾娜)會是下一個,他們寄希望於足球,希望它能夠給她一個不錯的未來。

  蕾娜說道:「我媽媽不想讓我踢球,但我爸爸同意了。」

  和其他一起踢球的女孩們一樣,蕾娜已經在難民營待了很長一段時間了,但當她回憶起家鄉的恐怖場景,一切彷彿就在昨夜。

  「我看到軍隊在檢查站射殺了一個大約16歲的男孩。」蕾娜說道,「我看到子彈射入他的胸膛,他的家人在周圍哭泣。現在我還能夠想起這件事情。」

  男生也有著類似的體驗。13歲的賴恩就知道蕾娜的痛苦。「我們村里每天都有空襲。我的叔叔被炸死了。當時我們都很痛苦。」

  賴恩的弟弟奧馬爾(4歲)和阿納斯(1歲)都出生在難民營,他希望有一天能夠教會他們什麼是「保持興奮的狀態」。

  「在踢球之前,我會「抽水」我的兄弟們,但現在我和他們一起踢球。足球教會了我為他人著想。」

  賴恩的隊友,16歲的阿西茲大約是和賴恩同一時間逃離了敘利亞。而大多數夜裡,戰爭的場景都會在他的腦海中縈繞。阿西茲曾看見一個狙擊手將他的鄰居打死。幾週後,他的姐夫被綁架,而後發現屍體被扔在了家門口。

  阿西茲說道:「午夜時分我會感到非常害怕,我會哭泣。所以我的家人會和我坐在一起。我的妹妹還在敘利亞。她還有一個孩子,我為她感到擔憂。」

  不過足球給了他一份無價的禮物——給了他一個夢想,以及像拉瑪那樣,在比賽中開懷大笑的機會。

  「我喜歡踢球,它也讓我交到了很多朋友。我希望成為一名職業球員。我想為阿仙奴踢球,也想為巴黎聖日耳門踢球。」

  梅迪薩卡:孩子們的失敗,也就是我們的失敗

  前阿仙奴隊長梅迪薩卡表示,他去年9月去「支教」的那段經歷,將讓他永世難忘。這位德國世界盃冠軍成員,阿仙奴青訓教練表示:「住在紮塔里難民營的孩子們經歷了平常孩子們不該經歷的事情。他們失去了童年——孩子們的失敗,也就是我們的失敗。」

  「這個培訓項目是為營地中最脆弱的孩子們準備的。它幫助這些孩子們建立起自尊,幫助他們改善心理健康問題。這不僅僅是教會他們踢球,更是幫助他們為生活做好準備,給他們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

  (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