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讀】球壇一職位 比教練更重要?
2019年04月15日14:22

曼聯遇到麻煩
曼聯遇到麻煩

  多家媒體近日證實,曼聯隊副靴里拉(A.Herrera)將不與球會續約,而是在賽季末自有轉會巴黎聖日耳門。馬達(J.Mata)、迪基亞(David de Gea)等球員的續約談判也並不順利,曼聯很可能在賽季末面臨多名關鍵球員流失。嚴峻的現實,令曼聯CEO伍德禾特再一次被推到了風口浪尖,這位經理人賽季初因為收購問題而與時任主教練摩連奴(J.Mourinho)產生齟齬,如今在關鍵球員的續約上同樣令人失望。

  與此同時,有關曼聯是否應該設置體育總監的討論也再次發酵,不少人都希望曼聯能夠設置一位專業的體育總監,來分割伍德禾特手中的權力。在西維爾打造「歐霸盃之王」的蒙奇,在國米鐵腕治軍的馬路達,如今越來越多的體育總監開始走上前台,這一角色在現代足球中的作用越來越重要。

  [什麼是體育總監?]

  很多球會都設置了總監,但不同球會對這一職位的稱呼不同。英超曼城隊等直稱「足球總監(Director of Football)」;國際米蘭稱今季加盟的馬路達為「體育競技首席執行官(Chief Executive Officer Sport)」;同城對手AC米蘭則由兩人共同行使總監職權,分別是「體育總監(Sporting Director)」李安納度(Leonardo)與「體育發展戰略總監(Strategic Development Director)」保羅-馬甸尼(P.Maldini)。

  儘管叫法不同,但總監們的任務是相似的。如果將球隊看作公司中的一個部門的話,那總監就相當於部門經理,統籌規劃球隊的一切競技與經濟事務。轉會收購、續約談判、聘請教練等都可以看作體育總監工作的一部分。當部門的經營出現問題的話,那體育總監無疑也要為此承擔責任。

  體育總監的來源,則大致可以分為兩大類。一些球隊會選擇球會歷史上的名宿擔任,這些前球員普遍對足球事務有很深的了解,同時在球迷與球員中都有很好的威望。拜仁慕尼黑與巴塞隆拿等豪門都是如此,前者從2017年開始任命「天使」薩利哈米季奇(H.Salihamidzic)作為體育總監,後者則選擇了六冠王功勳阿維達爾。

  也有一些球會願意在這一職位上選擇專門的職業經理人,這些經理人不一定有顯赫的球員資歷,但普遍有很好的談判水平與選材眼光。剛剛回歸西維爾的蒙奇就是職業經理人的代表,球員時代的「鷹眼」平平無奇,但是在擔任球會體育總監期間,他將西維爾打造成了一支歐戰勁旅,並在轉會市場上收益頗豐。

  [是樞紐,也是橋樑]

  如今很多球隊老闆並不是莫拉提(M.Moratti)、艾巴(J.Alba)式的富豪球迷,只是將球隊作為商業投資,並不善於直接管理球隊;還有很多球會的金主來自於海外,老闆與球員們相距千山萬水。這就意味著,老闆們必須找到一位足夠可靠的「話事人」代替自己鋪陳意志,體育總監很大程度上就是這樣的一個角色,「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既是一位員工,也是投資方的代表。

  RB萊比錫的總監朗尼克(R.Rangnick),就是這樣一位「宰相」。「足球教授」是紅牛集團全球足球事業的總負責人,在他的操盤下,RB萊比錫用短短4個賽季完成「三級跳」進入德甲。朗尼克不僅用慧眼為萊比錫帶來了大量的年輕球員,還兩度親自上陣執教球隊。他還是球會戰略規劃的製定者,早年萊比錫熱衷於年輕球員的低買高賣,但在升入德甲之後,朗尼克也開始將重心放到競技上,拒絕了多家豪門對旗下球員的挖角。

  除了完成金主的期望之外,一位優秀的體育總監也必須善於平衡球會內外的各種關係,以求行陣和睦、優劣得所。烏爾根-高普崛起的過程中,時任緬恩斯總經理赫特爾堪稱幕後英雄。對高普(J.Klopp)的任命起初不被媒體和球迷看好,但是赫特爾很好的幫助少帥承擔了輿論的質疑與炮火,為高普創造了一個寬鬆的環境,高普也沒有辜負他的信任。

  相比之下,現任拜仁總監薩利哈米季奇的表現就不盡人意。拜仁素有「綠茵荷李活」之稱,內部矛盾錯綜複雜。任命「天使」的一大原因,就是他作為功臣名將素有威望,能夠成為球員與教練之間的潤滑劑。可實際上,薩利哈米季奇並沒有完成這個任務。近兩個賽季中,安察洛堤與高華都曾遭遇手下球員的「兵變」,但是薩利哈米季奇並沒有及時挺身而出化解矛盾。

  [宏觀規劃考驗功力]

  如今越來越多的球隊在面對困境時通過換帥解決問題,一個教練在一支球隊的執教壽命通常只有寥寥數年。資本的湧進也使得球員的流動性大大提升,辛尼迪與謝拉特式的故事難以重現。但在頻繁的人員流動中,球會也必須保證戰略方向的穩定,有人能在亂流中把穩舵盤。這個任務,往往落在體育總監的頭上。

  艾馬利(U.Emery)曾如此回憶在西維爾與蒙奇(Monchi)的合作:「我渡假回來,發現我的球員們都不見了(被賣掉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去找蒙奇。但你猜發生了什麼?他給我拿出了一遝報告,每個位置都為我準備了至少10個替代人選。從此之後,我再也不擔心我的球員被賣走,因為蒙奇總能再買到我想要的。」

  蒙奇在收購時不僅看重球員的升值空間,同時也注重球隊整體風格的穩定,確保新援能夠即插即用。作為聞名歐陸的「黑店」,每個賽季之後大規模的陣容變更是西維爾的常態。但西維爾不僅沒有因為大失血而沉淪,反而成為了「歐霸盃之王」。這背後,無疑離不開蒙奇的操盤。

  有的總監則並不善於這種宏觀規劃,自然就成了反面教材。前米蘭總監米拉比利在2017年夏天花掉「李哥」足足2億,但這種豪購並不是有計劃的「指哪打哪」,而是漫無目的的「打哪指哪」。在已經引進穆沙基奧(M.Musacchio)的情況下,還在邦路斯(L.Bonucci)身上砸下重金;陣中有邦拿雲度拉(G.Bonaventura),卻還引進風格類似的查漢奴古(H.Calhanoglu);米蘭急需一名中鋒,但一通操作之後剩下的預算只有2000萬……最終米蘭的11人「壕陣」僅僅取得聯賽第6,米拉比利也在洛迪高伊利奧特接管後離任。

  [新時代崛起的新角色]

  今季初艾馬利入主阿仙奴時,兵工廠的官方公告稱新帥為「coach」,而不是過去雲格(A.Wenger)享有的「manager」。屬於雲格與費格遜的時代已經過去,「一帥一生一隊」的故事已再不可求。職業足球的管理正在不斷細化,數據分析師、錄像研判師,越來越多的新職位開始出現在球會中。與此同時,主教練的地位逐漸下降,權力也被逐漸拆分。

  與此同時,足球商業化的加劇也推動各個球會向現代企業轉變。競技成功與否不再是衡量球隊與球員的唯一標準,一份贊助合約的價值可能遠遠超過一筆冠軍獎金;一位籍籍無名的球員則可能通過一首歌曲躥紅。越來越多的球員開始在乎自己的場下的形象設計,不少球會也不斷嘗試「破圈」。

  因此,現代足球已經不再是單純的體育競技,而是一種混合了經濟學、心理學、管理學等的「交叉學科」。這就意味著球會的領路人不僅僅需要懂足球,同時也需要在其他方向上攻城略地、開疆拓土,實現球會的綜合發展。或許在未來,體育總監的重要性,會超過球隊的主教練。

  (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