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遊戲》是如何重塑HBO和電視劇行業的?
2019年04月15日16:01

  一集成本600萬美元、慘遭BBC“背叛”......《權力的遊戲》是如何重塑HBO和電視劇行業的?

  來源:WEEX

  2019年4月14日,HBO出品的現象級美劇《權力的遊戲》終於迎來最終季的上映。

  自2011年首播以來,《權力的遊戲》不斷刷新了行業的紀錄:全球獲得艾美獎最多的黃金時段電視劇,光是美國市場平均每集的觀看人數就高達2300萬人,在這個內容過剩信息爆炸的時代里,獲得數億人長達8年的持續關注本身就是難以踰越的成就。該劇的成功也帶來了極大的商業利益,2018年AT&T斥資千億美元從時代華納手中全資收購HBO。

(權力的遊戲前七季獲得創紀錄的47座艾美獎,來源:Newweek)
(權力的遊戲前七季獲得創紀錄的47座艾美獎,來源:Newweek)

  Fast Company今年4月初專訪了多名見證這部創造曆史的電視劇誕生的HBO高管,重新梳理了這部現象級美劇自誕生到爆紅的過程。

  註定“昂貴”的選擇

  Michael Lombardo(前HBO節目規劃總監,2016年離職)指出,在決定製作權力的遊戲前,每個人都知道這會是一部前所未有且花銷巨大的製作。當時有不少聲音都認為HBO的成功只是曇花一現(HBOver),公司內部也能感受到這種壓力。

  在製作試播集前,兩名編劇David Benioff和Dan Weiss在紐約與Richard Plepler(前HBO總裁,2019年2月28日因與千億美元收購HBO的新東家AT&T“理念不合”辭職)見過一面,雙方一拍即合。

  就在開拍前,一個壞消息傳來,原本參與共同製作的BBC突然退出,這意味著HBO必須獨立承擔每集約600萬美元的製作費用。這也意味著HBO需要承擔的風險變大了。雖然Plepler認為高質量的作品自然能吸引到觀眾的認同,但第一季剛剛上映時,市場的反應讓他們大失所望。

  “不過又是一部平庸的古裝劇”

  Michael Lombardo很清楚地記得,剛剛上映時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Gina Bellafante評價其為“穿著古羅馬長袍的男性打打殺殺的故事,順便還能看看衣著暴露的女性”。但早就看過第一季大結局的Lombardo相信,最後的反轉和震撼足以“感動觀眾”。

  事實是,整個第一季上線時觀眾人數增長的非常緩慢,真正的轉折點出現在第一季結束時, 奈德·斯塔克被處決引起了觀眾的極大憤怒。許多人寫郵件指責HBO“看看你們幹了什麼?!”,而對Lombardo來說,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就知道這事兒成了。

(奈德·斯塔克“領盒飯”引起互聯網熱議,來源:Youtube)
(奈德·斯塔克“領盒飯”引起互聯網熱議,來源:Youtube)

  陡然上升的“風險偏好”

  Casey Bloys(2016年接替Lombardo成為HBO節目規劃總監)表示,整個劇集的第二個爆點毫無疑問是第三季的“血色婚禮”。當時的狀態就是,每個人都在好奇這部劇(初始登場的主角“死”了這麼多),後面還要怎麼拍下去。

  Bloys指出,作為一部獲得現象級關注的電視劇,權力的遊戲不僅重新定義了HBO,也重新塑造了整個行業,現在大家都願意為了更有風險的創意花更多的錢。在電視劇史上如此大規模地讓主要角色“領便當”並不常見,但這種大膽的創意成功地吊起了觀眾的胃口,同時也對HBO製作的其他劇集產生了額外的期待。

  同時對於創作者來說,HBO不僅僅是一個播出平台,同時也是願意創造性地接受風險並掏出大額支票的理想合作方。

  Lombardo指出,權力的遊戲是一個信號,傳達出了HBO願意為大膽創意買單的訊息。同時也為電視劇行業的從業者創造了一個先例,不必拘泥於某種類型、不必迎合觀眾的特定口味也能取得巨大的成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