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蘋果 遍地英雄
2019年04月15日00:42

  原標題:一顆蘋果,遍地英雄 || 大視野

  來源:秦朔朋友圈

  1

  2017年12月4日,一家叫大壺春的上海包子鋪。蘋果CEO庫克和美團CEO王興一起吃飯,王興演示了用手機點菜、結賬、取餐等移動支付場景。這是中國式的應用創新。

  在之前的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上,庫克演講時說,自蘋果進入中國以來,已為中國創造了500萬個工作崗位,有180萬中國開發者通過App Store獲得了1120億元人民幣的總收入,成為全球之最。

  庫克此行還會見了ofo小黃車的戴威和滴滴出行的柳青。這些公司和人物,在中國都被視為互聯網英雄,其創業背景,則是蘋果和安卓手機的風行。

  時光倒流10年。2007年1月9日,舊金山莫斯康展覽中心,蘋果公司發佈第一代iPhone,喬布斯說:“今天蘋果要重新定義手機。”

  2008年,蘋果發佈首款支持3G網絡的iPhone 3G,系統內加入了App store。2009年,蘋果發佈iPhone 3GS,“S”代表速度,這也是首款引入中國的iPhone產品。

  幾乎和蘋果同時,基於開放的安卓操作系統的智能手機也誕生了。2007年11月,Google與84家硬件製造商、軟件開發商及電信營運商組建開放手機聯盟,不久發佈了安卓的源代碼。2008年10月,第一部安卓智能手機發佈。

  這是移動互聯網的10年。從中國的微信到美國的Uber和Airbnb,移動互聯網造就了太多奇蹟和英雄傳奇。

  我不想再去嘮叨這些傳奇。我想寫的,是另一個和蘋果價值鏈相關的部落的故事,即蘋果手機的零部件供應商。他們默默無聞,但同樣是英雄。

  2

  庫克吃完上海包子鋪的餛燉,去了已連續十幾年位居中國百強縣之首的崑山。

  “在崑山拜訪了我們的合作夥伴立訊精密。他們超一流的工廠將了不起的精良工藝和細思融入AirPods的製造。董事長王來春女士打造了以人為本的卓越文化。

  “我們很高興可以跟他們合作!”

  12月4日,庫克發了這樣一條微博。

  但很少人知道王來春。她的知名度和王興、柳青不能比。

  按照上週五的收盤價,立訊精密(002475,SZ)市值為1028億元人民幣,相當於青島海爾(600696,SH)市值的94%,大致相當於聯想集團(00992,HK)的140%,而其知名度遠遠趕不上海爾和聯想。

  立訊精密有5.5萬名員工,是中國最大的連接器企業。2018年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有27億多元,今年一季度預計為5.66億至6.32億元之間,同比增長70%-90%。

  王來春的故事的勵誌性,不亞於任何一個中國企業家。

王來春(右一)陪庫克參觀
王來春(右一)陪庫克參觀

  那是1988年,郭台銘的富士康在深圳建廠,到粵東澄海、潮州、豐順一帶招收女工。澄海縣槐澤村的農民王來春被錄取了。她生於1967年,初中畢業後就在家務農。

  王來春成了富士康旗下“深圳海洋電子插件廠”的插件工,她也是富士康在大陸首批150名員工中的一員。當時條件極差,常常停水停電。100多個女工睡在一個大通鋪上,電扇吹出的都是熱風。停水之後,刷牙洗臉,要端著臉盆到一公裡外的村里,洗澡衝涼,要到附近一個建築工地留下來的小木屋中。停電下工,一旦電來了,不管幾點,都要回車間,趕進度。有人不幹了,王來春不但堅持了下來,有時半夜還偷偷爬起來加班。

  10年後,王來春已被提升為大陸員工的最高職級——課長。郭台銘親力親為、言傳身教的管理方式深刻影響了她。她說郭台銘為了按時完工,曾親自衝到生產線上,捲起袖子操作機器,三天沒有睡覺。

  1999年,32歲的王來春離職創業,她和哥哥王來勝買下了香港立訊公司,做電子連接線、連接器,並得到了富士康的支持,成為其供應商。2004年5月,立訊精密工業公司正式成立。

  立訊精密是在2011年進入蘋果產業鏈的,後來又進入了汽車連接器、可穿戴設備和智能家居、手機音射頻模組等領域。它總部在東莞,製造基地分佈多個省市,在東莞、崑山、台灣及美國設有研發中心。王來春希望,未來的立訊精密能實現“從設備與設備的智能交互,到設備與人的智能交互”,實現“機、電、聲、光”全方位發展。

  3

  《福布斯》發佈的2017全球科技界100位富豪排行榜,共有6位女性,都是白手起家。中國有3位,都和蘋果產業鏈有關。

  除了王來春,還有藍思科技的周群飛和伯恩光學的林惠英,兩家公司都是做手機光學屏幕的。

  周群飛和王來春一樣,是不折不扣的農民打工妹。1970年,她出生於湖南湘鄉一個小山村,上世紀80年代末跟著父親到深圳謀生。白天在手錶玻璃加工廠打工,晚上讀夜校,在廠里經常義務幫會計貼發票、抄流水賬,還考過報關員,自學掌握了絲網印刷技術。1993年,周群飛和7個親戚在寶安租了一套三室一廳的民房,靠2萬元啟動資金創業。一開始搞絲網印刷,1997年買了幾台研磨機、仿形機,找了個小廠房,將玻璃切割、修邊、拋光、絲印、鍍膜等工藝打通,形成手錶玻璃的生產線,做玻璃錶殼的業務。

  2003年,周群飛成立藍思科技,專注於手機防護視窗玻璃。2007年,蘋果為瞭解決多點觸控技術在應用中的屏幕透光率問題,在中國找供應商,最後選擇了藍思科技。2015年3月18日,藍思科技登陸創業板。

  林惠英是香港人,她和丈夫楊建文共同擁有伯恩光學有限公司。伯恩光學是蘋果和三星手機電子防護屏的最大供應商之一。楊建文對香港商界有一個特別的意義,即他是20年來打破地產商壟斷香港富豪榜前三位的第一人(彭博億萬富翁指數,2017)。

  楊建文80年代初從香港到深圳做生意,1986年在橫崗街道一家磚廠的廠區內,搭了一個鐵皮棚,生產手錶表面玻璃,後來他創新性地用玻璃材質替代膠片做手機屏,自此在行業里獨樹一幟。

  在蘋果產業鏈造就的富豪榜上,還有一對經常名列前茅的夫婦,就是瑞聲科技(02018.HK)的創始人潘政民、吳春媛,目前公司市值638億港幣。瑞聲科技提供了全球超過90%的旗艦智能手機的聲學解決方案,此外還提供精密加工、觸控反饋、光學、射頻天線、MEMS傳感等方面的解決方案。

  潘政民創業,上承其父潘中來。老潘在上世紀80年代是江蘇常州市一個五金電器廠的技術開發員,因工作關係接觸到了日本進口的電磁訊響器,在報警器、玩具、鬧鍾等產品上應用。他希望打破日本在這個產品上的壟斷,研究了好幾年,發現關鍵在於怎麼繞獨立線圈,就向上級反映,希望工廠朝這個方向發展,卻被拒絕。老潘一氣之下,拿出全部家底,還借了錢,辦了一個電子器材廠,幾經波折,終於造出了中國的電磁訊響器,代替了進口產品。

  1993年,從師範學校畢業的潘政民辭去教師公職,按照父親的規劃,和妻子吳春媛一起從常州到深圳,在天安工業村辦了一個工廠,從事微型聲學器材的研發和生產。當時摩托羅拉剛剛推出翻蓋手機,潘政民看到其中蘊含著微型揚聲器的機會,就造出樣品,帶著翻譯去美國,拜訪摩托羅拉,不料吃了閉門羹。他回來改進,兩年內四次去美國拜訪摩托羅拉,都沒有斬獲。後來是因為摩托羅拉原來的日本供應商不願意改進,才給了他一次機會,要他15天內研發出新產品。潘政民和父親到南京大學找到權威專家幫助,按時交出了新型微型揚聲器,從此進入發展的快車道。

  瑞聲科技2017年的淨利潤超過53億元人民幣,2018年為38億元人民幣。利潤下降,有智能手機出貨量低迷的原因,也有競爭對手立訊精密為iPhone設計的聲學和觸覺設計功能優於預期,導致瑞聲拿到的訂單份額減少的原因。

  4

  自2001年的iPod開始,富士康就成為蘋果最重要的生產夥伴。而在整個蘋果的產業鏈上,無論iMac、iPad,還是iPhone,中國企業已經排得密密麻麻。

  蘋果CEO庫克是享譽世界商界的供應鏈大師。2017年12月,他除了去立訊精密之外,還到深圳看了蘋果的另一家供應商,攝像頭組件生產商歐菲光(002456,SZ)。他發微博說:歐菲科技在iPhone8和iPhoneX前置攝像頭生產過程中應用了令人驚歎的精工巧思,近距離學習了一下。

  歐菲光2018年實現營業總收入430.50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8.39億元。

  今年3月7日,蘋果發佈了《蘋果2019供應商責任報告》,蘋果排名前200位的供應商大致占有蘋果96%到98%左右的採購訂單,它們運營著800家左右的工廠。在這個名單中,中國大陸和香港的供應商增加到41家,超過日本和美國,僅次於中國台灣。800家工廠中有380家在中國,接近一半。蘋果的零部件採購在進一步向中國傾斜,中國企業主要生產半導體器件、攝像頭模組、顯示面板、聲學器件、振動馬達、線材、電阻電容、各種機構件,等等。

  蘋果列出的這41家中國大陸和香港的公司是:瑞聲科技,伯恩光學,京東方,比亞迪,國泰達鳴,成都宏明雙新科技,汕頭超聲印刷板,中南創發,卡士莫實業,高偉電子,創良科技,歌爾聲學,廣東依頓電子,INB電子,東莞捷邦實業,長電科技,吉林利源精製,金龍機電,中石偉業科技,崑山科森科技,藍思科技,聯豐集團,立訊精密,領益,深圳美盈森集團,歐菲科技,凱成科技,山東創新金屬,德賽電池,深圳富誠達科技,深圳信維通信,深圳裕同科技,欣旺達,蘇州東山精密製造,蘇州佳值電子工業,金橋鋁材,東江集團,通達集團,盈時達,正和集團。

  這裏會有一些疏漏,如高偉電子是在香港上市的韓國公司,佳值電子是中國台灣的企業,但大體上是準確的。

  這41家公司,我只去過比亞迪。稍微梳理了王來春、楊建文、周群飛、潘政民的創業經曆,不能不感歎,中國的企業家精神實在太蓬勃,太堅韌,中國在製造方面的配套環境實在世罕其匹!

  對這些年利潤動輒幾億甚至幾十億元的公司,為什麼我毫不瞭解?

  客觀原因是他們不直接面對終端消費者,以提供零部件這樣的中間產品為主,普遍低調。但主觀上,我應該是受了“配套和代工=附加值低=層次低”的所謂“微笑曲線”的影響,對這一片產業生態不感興趣。

  事實上,有些零部件企業的利潤率很高。例如,在2014-2016年,蘋果的淨利潤率分別為21.6%,22.9%和21.25%,在同時段,瑞聲科技的淨利潤率分別為26.0%,22.9%和26.0%,壓倒了蘋果。

  這究竟是為什麼?從我初步的研究看,他們都有技術創新能力,整合服務能力,代表了行業標準。

  像立訊精密,最早是做連接器的企業,似乎很低端,但是公司深度參與了Type-C標準的製定(通用串行總線的硬件接口規範),獲得TID認證的Cable與Connector產品已癒20項。公司的發明專利、實用新型專利及外觀設計專利超過1000項。從零件到配件,從模組到智能成品,從低速到高速,從有線到無線,從銅到光,立訊精密不斷創新變革,為消費電子產品提供全方位的設計製造整合服務,並正向智能互聯解決方案提供商的方向邁進。

  像伯恩光學,創始人楊建文最早意識到手機塑膠面板很容易刮花,且滿佈指紋,於是努力在玻璃材料的合成上取得了突破,用玻璃面板取代塑膠面板。2004年,他的產品獲得了摩托羅拉的關注,自此手機玻璃面板成為伯恩光學的主要業務。近年來,伯恩光學又在3D曲面玻璃手機面板、藍寶石手機面板、電容式觸控屏等高端產品方面不斷創新。

  在看了一些案例之後,我意識到“製造即創造”。所有中國供應商在製造中,都有各種各樣的創新、創造,有的是技術的,有的是工藝的,有的是材料的,有的是合成創新的。這使得中國供應商不僅具備最好的質量和性價比,而且有不可替代性。即離開了中國供應商,蘋果無法有更好的選擇。

  當然,和蘋果的一些美國、日本、韓國供應商相比,中國在集成電路、存儲器、射頻收發器、傳感器等方面還有差距,但整體而言,蘋果對中國供應商的依賴度在增長,中國供應商從蘋果供應鏈中的獲利也在增加。

  5

  中國的零部件供應商、代工商通過創新,讓蘋果這樣的品牌商最後離不開他們,使蘋果的產品表現也要取決於他們的優異程度,這就形成了真正意義上的互相需要。蘋果在引領這個產業,而中國則在為這個產業托底,中國也是這個產業不容或缺的基礎。

  高盛去年的報告說,如果蘋果公司將生產與組裝全部移到美國,其生產成本將提高37%。而且這不會成為現實。即便美國公司的中國工廠全部撤回美國,iPhone生產和組裝也不會回到美國,因為在中國為蘋果進行生產組裝的工廠只有少數屬於美國公司,大部分是中國大陸、中國台灣和中國香港的,還有日本、韓國、德國等國的。

  德意誌銀行的報告說,假設中美貿易摩擦加劇,中國對美出口產業鏈轉移,也只可能是一部分。因為其他國家沒有足夠的技術勞動力和基礎設施來取代中國,至少在短期內如此。價值低的簡單商品可能會被淘汰,但是更加複雜的、中國更具競爭力的產品生產可能仍然留在中國。

  這些更加複雜的產品包括但不限於指紋識別系統、玻璃蓋板、攝像頭模組等精密結構件,在這些細分領域,中國供應商的競爭力在全球數一數二。

  近年來,蘋果在中國市場的占有率不斷下降,國產手機品牌則強力崛起,依託國產品牌的供應鏈也隨之崛起。不少供應鏈和蘋果是重合的,也就是說,蘋果的中國供應商也在為國產品牌服務,以對衝蘋果下滑的風險。

  6

  為有奮鬥多壯誌,遍地英雄下夕煙。

  移動互聯網在中國的普惠化,遠遠不止是BAT的功勞。無數英雄的名字,我們並不知曉。那以千萬計的流水線上的中國工人,也是造就移動互聯網的英雄。

  中國製造的內涵正在發生深刻改變。如果我們認為蘋果是全世界最好的產品之一,正如蘋果手機上印著的字樣,它在加州設計,主要在中國製造。大多數的零部件也在中國生產。顯然,中國的製造能力是世界最好的之一。

  不用再強調,大家都明白開放的重要性。幾乎所有中國供應商,都從蘋果那裡獲益良多,躍上了新台階。用世界一流的質量觀念、技術標準、環保要求引領我們進步,從當年的寶潔,後來的寶馬,再到蘋果,無不推動了中國供應商的能力提升,而這些能力又會服務於更多中國企業的成長。

  中國製造中的遍地英雄,證明了人力資本的價值,也證明了中國營商環境的有效性。中國和印度的“龍象之爭”一直是世界關注的話題,不少人舉出印度人在矽谷互聯網公司擔任高管的比例遠遠高於中國人,這確實值得思考。但另一個問題是,印度不乏優秀分子,在美國也發展得很好,為什麼在印度卻無法建立起強大的製造能力?

  最後回到最近我在多篇文章中提到的,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的問題。一顆蘋果,遍地英雄,這樣的產業鏈不是哪個部門事先規劃出來的,王來春、周群飛這樣的農民,潘政民這樣的教師,誰會想到“小人物”創出了大企業?深圳、東莞幾十年前還是不毛之地,又有誰能想到,是這裏而不是京津滬,成了世界上最完整的電子工業加工製造的生態集群,環環相扣,絲絲入扣,效率高得讓人難以置信?!

  這些無法想像的生機,是自下而上,在消費者偏好和市場價格信號引導下,通過企業家自主進行的競爭、合作與創新,自然而然生成的。人的創造精神會被市場所調動,被對美好生活的嚮往所激發。經濟自由的真諦很簡單,就是對人的自主選擇權的信心。

  只要讓創造性的活力不受阻礙地發揮,一切奇蹟皆可發生。

參考資料:

  1、《她是郭台銘忠實學徒,在富士康偷師10年,自立門戶後身家113億》,荊文靜,AI財經社

  2、《潘政民:站在蘋果供應鏈頂端的人》,華商韜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